Blog

轟!


就在她們內訌時,突然天降星火,擊在雷凌上空,被雷凌布置的天罡結界阻擋在外,傳來一聲炸響。

「怎麼回事?」

「難道有人想要強行攻進來?」

「不對!中毒的都是普通市民,怎麼可能會有這等手段?」

……

納蘭詩雨、小青、鐵墨三人皆是一頭霧水。

各自抬頭看向頭頂出現結界,看到上空光芒四射之時,居然看到有幾名男子漂浮上空,正在瘋狂的對結界進行攻擊。

「星河境十階的修鍊者?」

花雲毅愣了,看出上空幾人居然不是普通人,這讓他意識到,這血毒不單單針對普通人管用,就算修鍊者也會中毒。

「才幾個星河境,就算他們耗費全部力量,也打不開結界的。」

鐵墨不屑。

結界可是雷凌親手布置,沒有玄境實力實力的人,根本就破不了結界,完全就是杯水車薪。

可就在鐵墨說完,上空陸續出現十多位修為一般的修鍊者,都是修為處在星河境。

「二十多人?」鐵墨如同看花了眼,剛才還是幾個,這麼一會就增加到兩位數了。

「二師兄,他們人數還在增加?」

「難道,全城的修士,都跑到我們這裡來了嗎?」

小青驚愕,她看到人數持續增加,這讓她無法淡定了。

「有可能!」

鐵墨點頭,如果不是有人操控,不可能跑來這麼多人。

「結界力量雖然強大,但如果人數過百后,結界極有可能被他們破開。」

「結界一旦破開,門外那些瘋子就會一擁而上,到那時候憑藉我們幾個人,根本就阻止不了他們!」

納蘭詩雨眉頭緊皺。

如今他們已經坐立不安,若繼續坐以待斃,後果將不堪設想。

「哼!」

「有我花雲毅在,誰都別想踏入這裡一步!」

花雲毅何曾不知道後果的可怕?

他憤怒虎軀一震,徒然化為星火衝出結界外,抬手一揮,怒氣化蟒,瞬間將上空幾十人震的吐血橫飛。

此時的花雲毅,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勇。

他一人,足以讓那些中毒的宵小無法靠近雷家半步。

結界內。

納蘭詩雨、小青、鐵墨三人沒有出去,她們知道,有花雲毅一人足夠了。

只是,此時日落西山,夜幕降臨江都城。

天空上漩渦異象再次出現,雷電交加,血雨紛飛,覆蓋整個江都城。

嘩嘩……!

「大師姐,趕快躲起來。」

老大的天降血雨,鐵墨急忙開口提醒自己大師姐,后伸手拽著小青躲在迴廊里,生怕被血雨澆到。

……

中央大街,指揮總部辦公室。

「雷凌,下雨了?」

「看來你說的沒錯,這個魂剎真的沒安好心。」

看到窗戶外面下起血雨,禪德扭頭看向正在抽煙的雷凌說道。

「比預料的要早。」

雷凌看了一眼時間,才晚上七點多,外面就下起血雨來,讓雷凌不由懷疑起,魂剎是著急了?

「雷凌!」

就在雷凌剛剛說完,青冥與李天龍兩人行色匆匆返回。

「雷凌,真的被你說中了?」

「我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李天龍進入辦公室,看著雷凌有些迫不及待問向雷凌如何行動。

「這次,不用你幫忙。」

「由我、青冥、禪德三人足以。」

「你還是老老實實在這裡呆著,免得你也中了血毒。」

雷凌搖頭。

這次行動,他完全沒把李天龍算在其中。

「我?」李天龍啞口無言,雷凌居然不用自己,可他心裡怎麼會甘心?

「雷凌這樣做,都是為了你著想。」

「別多想了?血毒力量更強,普通的血肉之軀根本無法承受。」

禪德看到李天龍不滿,他搖了搖頭替雷凌向李天龍解釋了一下。

聽到禪德所說,李天龍到還能接受現實,只是他才是這件事的負責人?

「雷凌。」

「在我返回的路上,看到不少中毒的修士,都向你家方向而去,你不回去看看嘛?」

青冥神色凝重,向雷凌彙報情況,希望雷凌不要因小失大。

「無妨。」

「都是一些小嘍啰,有花雲毅一人足夠了。」

「我們的目標是魂剎與冥王,這次讓他們插翅難逃!」

雷凌搖頭,冷目微眯的他,轉身看向對向摩天大樓上的盤坐在天台的冥王。

青冥、禪德沒有出聲,好不容易等到出手的時候,二人自然已經迫不及待了。

……

摩天大樓上,冥王此時汗流浹背。

想要運轉修羅大陣,必須要有人作為陣眼,進行駕馭輸送力量,才能保持修羅大陣不會終止。

冥王,此時正在傾盡全力,開啟修羅大陣,動用天眼,散發血雨。

「不行!」

「有些人一直躲在房間里,讓我幫你一把!」

在冥王持續降雨時,他體內的魂剎卻坐不住了,因為血雨只能澆在外面,無法滲入高樓大廈裡面。

索性,魂剎出手,將血毒蒸發融入空氣中,以這種方式快速擴散血毒。

只要會呼吸,就逃不掉血毒的入體,這樣反而會大大增加血毒擴散的速度。

「魂剎大人高明。」

「如此一來,用不了天亮,全城的人都會成為大人的養分!」

冥王笑了。

看到血雨落地瞬間蒸發,化為氣體飛向家家戶戶,這可是讓人防不勝防的。

嗖!

高興的冥王,等著見證激動人心時刻之際,突然面前傳來破空的聲音。

「什麼?」

冥王抬頭正視前方,突然一道青光破空而來,讓他始料未及,避無可避。

噗!

青光直接貫穿冥王胸膛,背後飛出的青鋒劍,刺在樓頂地面上。

冥王面如死灰,雙目瞪大看著前方的他,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雷凌!」

在冥王目瞪口呆,氣絕身亡之時,他體內魂剎化為血光衝出體外,一聲怒喝。

「是我!」

魂剎呼喊,雷凌卻隨叫隨到,憑空出現在魂剎的面前。

魂剎瞳孔睜大,看到雷凌從容的樣子,他內心感到了恐慌。

冥王以死,修羅陣已經停止運作,血雨消失,漩渦潰散。

「雷凌,你處處壞我好事,勸你不要欺人太甚!」

魂剎惱怒,看著對面吃定自己的雷凌,一副不甘心的咆哮道。

「是我欺人太甚,還是你不知天高地厚?」

「為了一己私慾,居然要讓全城的人為你陪葬!」

「像你這種的禍害,就不該活在這個世上!」

雷凌神情冷峻,一身的殺氣騰騰,對魂剎種種罪行感到髮指。

「哈哈……!」

「這是我聽到世上最可笑,最滑稽的事情。」

「你是魔族的餘孽,魔族比我修羅族更加這等沒人性。」

「而你竟然在這裡說我?你確定你不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魂剎冷笑。

雙目血紅的他,看著對面擁有魔族的身份,說著人類大義凜然的話,這得有多麼的滑稽而又可笑。

雷凌雙目突然變得深邃,被魂剎說的如此不堪,他憤怒咬了咬牙,隨後抬手便是萬道劍光直奔魂剎而去。

魂剎瞳孔睜大,他知道這次雷凌鐵了心不會放過自己,他不敢大意絲毫,直接轉身就要逃跑。

「想跑?沒門!」

魂剎要逃,可就在轉身之時,迎面一把鐵鎚橫空而來。

嘭!

「啊……!」魂剎猝不及防,一聲慘叫后,身軀被鐵鎚擊的倒退,與雷凌萬道劍光迎上。

噗噗噗……!

魂剎瞬間被萬劍穿身後眨眼之間已經是千瘡百孔。

可魂剎畢竟生命力頑強,就在萬道劍氣消失后,他居然化為血光破空想要逃跑。

「給我回去!」

上空禪德忽然出現,抬手一掌遮天蓋地,將受傷的魂剎擊退,重新掉落在樓頂天台上。

嘭!

魂剎已經是頭破血流,全身血跡斑斑。

「魂剎!」

「你做夢也不會想到,今日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