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掌落下,改天換地,道主殭屍眼前一黑,已經消失不見,片刻后,只剩下一灘血水,撒發著充沛力量。

何凡看了一眼,就直接收了起來,以後看誰順眼扔給誰,自己沒有吃人形生物的習慣,特別是像屎一樣的屍族。

「走吧。」何凡拍了拍大黑牛,催促他趕路。

「哦。」大黑牛連忙跑動起來,現在的何凡更兇殘了,一般道主也接不下一招。

何凡面色平靜,他一掌只能鎮殺道主中期的,後期就不行了,除非激發基因,否則就要多來幾巴掌。

這也多虧了天書之靈,將龍族煉化大陣,掌中佛國,各種武學結合,依託他身體的消化能力,改造出來的武技。

除了掌中廚界,兩種火焰也在融合,聖火族的進化法,可是容納萬火,有天書之靈在,能夠研究出來,然後就是一些趕路的武技,比如金烏的化虹之術改造的神光,跑路起來,一般天人六級都追不上。

之後就是護體氣罩和刀法的改良,護體氣罩,同階無法撼動,隨著基因激發而提升,難以打破,神之刀的威能,比之前強了數倍,比掌中廚界強,一招秒了道主後期都有可能。

滅了道主殭屍,快速前往神鱷族。

在大黑牛的全力趕路下,終於在半月後趕至神鱷族。

神鱷族能量通道,鱷通天神色嚴肅:「吾乃鱷通天,要回族群,快快讓開。」

「鱷通天?我族沒有叫鱷通天的。」幾頭天人神鱷連忙說道。

鱷通天:「……」

雖然知道是因為白鶴族,但為什麼,內心還是好生氣,要不,讓廚神弄死他們算了?

「還是讓神來吧。」何凡冷聲道。

腹黑老公別吻我 「不用,不用,廚神稍待,馬上就好。」鱷通天連忙說道,同時靠近幾頭神鱷,低聲道:「你們想死啊,這是廚神何凡,殺過道主的。」

幾頭神鱷看了眼何凡,一個激靈,澀聲道:「鱷祖,不是不讓你進去,白鶴族道主在族群,比你們早來一段時間,而且還是道主頂峰,你還是趕緊跑吧。」

「道主頂峰?」何凡面色一喜,道:「本神吃定了,走,快進去。」

神鱷:「……」

道主頂峰都吃定了?鱷通天老祖,這廚神殺的是什麼道主?

直接帶著他們進入能量通道,前往神鱷族。

神鱷族。

白鶴族道主巔峰駕臨,神鱷族兩位道主老祖連忙相迎,內心卻很苦逼,白鶴族到來,准沒好事,而且還是道主巔峰老祖,更不會有好事。

神鱷族恭敬招待,奉上最好的茶水,小心應對著。

「神鱷族這些年來,發展的不錯,聽聞鱷通天有一後裔,已是天人四級。」白鶴道主抿了口茶水,淡淡地道。

「是,只是天君已經遠離族群,前往萬界中心了。」兩位老祖連忙說道,在鱷通天消息傳出的那一刻,他們就將鱷通天一脈送出去了,否則就是等死。

「萬界中心么?年輕一代,是該去闖一闖了,我族的天才,也出發了。」白鶴道主面色平靜地道。

兩位老祖面色一白,這該不會是去追殺了吧?

「兩位不必這般緊張,年輕就要年輕的活法,就該出去看看,見見世面。」白鶴道主淡笑道:「這次來,只是想與兩位聊聊鱷通天的事情。」

「大人,鱷通天是受地球廚神何凡所脅迫,所做作為,並不代表神鱷族,而且,鱷通天從始至終,沒有回來過。」兩位老祖連忙說道。

「這點本座知曉。」白鶴族老祖平淡地道:「這次來,是想商量賠償的事情,我白鶴族損失這麼大,兩位道主去了地球,未曾歸來,神鱷族若是不給個解釋,怕是說不過去。」

「大人,我族去地球的族人,也未歸來。」兩位老祖面色難看,你們要去搶秘鑰,結果死在那裡,你找我賠償?我特么去找誰去?

「是鱷通天消息傳出,我族才會前往,要麼交出鱷通天,要麼給個說法。」白鶴道組冷聲道。

「鱷通天我們也不知道在哪,這讓我們……」

「老祖,鱷通天老祖回來了。」一頭鱷魚直接闖了進來,急聲道:「鱷通天老祖要見二位老祖。」

「鱷通天!」白鶴道主猛地站起,瞥了兩位道主一眼,面上浮現冷笑:「這不來了嗎?」

兩位道主面色鐵青,鱷通天早不回來,怎麼這個時候回來,萬界台那邊,就沒人通知他?

「帶他……」

「本座親自去見他,看看神話時代活下來的神鱷,強到什麼地步。」白鶴道主直接打斷兩位老祖的話,搶先走了出去。

「跟上。」兩位道主面色微變,連忙追了出去。

踏入神鱷族,鱷通天神色很複雜,激動,畏懼,愧疚種種情緒交織。

「鱷通天,本座親自迎接,你可感到榮幸?」一隻巨大白鶴飛來,俯視下方鱷通天。

「不覺得,這是你的不幸。」鱷通天看著巨大白鶴,悵然嘆道。

「嗯?好膽,竟敢和本座這般說話,你還活在神話時代?」白鶴冷喝道。

「不,這次隨我回來的,還有廚神。」鱷通天退了一步,讓出背後一人兩獸簇擁的何凡。

「廚神?地球那隻螻蟻?」白鶴目光陰冷,死死地盯著何凡:「好,很好,今日就滅了你,斷絕人類一切希望,就如當初,我族斬你人族仙神佛陀一樣。」

「食材,激怒神,只會讓你死的更快。」何凡面色不變,緩緩御空,與白鶴相對:「說吧,想紅燒,還是干鍋,或者煲湯,神滿足你。」

「找死!」白鶴怒吼一聲,巨大的身子綻放無盡神光,殺向何凡。

「這麼急切被吃,神很感動。」 基因激發,一掌擎天,掌中廚界再現。

何凡一出手就是全力,道主巔峰,是最好的立威對象,可以直接嚇住神鱷族這群慫貨,讓他們不敢反抗自己,聽話地去保護人族。

沒有意外,巔峰白鶴連反抗都來不及,已經熟透了,濃郁的肉香傳出,被何凡收入空間腰帶。

「白鶴族,從今日開始,將是人族附屬族群。」

何凡御空而下,冷眼看著兩頭呆若木雞的神鱷:「有意見?」

「沒,沒意見。」兩頭神鱷吞了吞口水,這特么敢有意見?

「沒意見,就將族中的好東西,全部交出來。」何凡伸手道。

兩頭神鱷張了張嘴,最終只有無力嘆息,白鶴是強盜,何凡也不是好東西。

憋屈地取出一些幾株藥材,一些礦石,都是他們的積攢,基因數據+11,比冰雪族差一些。

「大人。」鱷通天小心地看了眼何凡,道:「大人,現在白鶴族死在神鱷族,白鶴族肯定會來找麻煩……」

「這是你們的事情。」何凡淡淡地道:「兩族既然臣服,就該做點事,去把大地族滅了吧。」

「大地族?」神鱷眉頭一跳,道:「大地族也是大族,排名也不低,兩位道主……」

「只剩一位了,還一位已經死在地球了,你們和冰雪族聯手,已經夠了。」何凡淡漠道:「滅不掉大地族,那就滅掉神鱷族和冰雪族,本神不需要太多的附屬族群。」

有一個安生之地已經夠了,何凡有興趣將萬族吃乾淨,沒興趣將萬族打下來,讓人族坐享其成。

「大人,那白鶴族那邊?」兩位老祖忐忑地道。

「本神過段時間會處理,等你們滅掉大地族歸來,差不多就能行動。」何凡道:「現在就行動,本神在神鱷族等待你們勝利的消息,之後本神會告訴你們,如何去做,對了,不留活口,將屍體全部帶回來。」

「是,大人。」兩頭神鱷連忙召集族人,前去地球,轉道去大地族。

冰漣漪回去召集冰雪族人,現在何凡隨時會改變主意,找其餘族群,他們必須表現好一點。

何凡帶著白靈兒,大黑牛,在神鱷族老祖居所住下。

基因數據積攢的已經夠了,等他們滅掉大地族,再帶一些回來,穩穩成就道主之境,之後就能去滅掉白鶴族了。

「大人,牛魔王當初和神猿老祖齊天大聖乃是結拜兄弟,兩族關係極好,同理,牛魔族和人族關係也非常好。」大黑牛真誠地道:「我們是朋友。」

「嗯,我們是朋友。」何凡點點頭,認真地道:「我最喜歡吃的食物,就叫朋友。」

「咳,大人,看在神猿老祖的面上,就別去牛魔族了吧?老牛帶你去找神猿。」大黑牛擠了擠眼道:「老牛知道神猿族在哪,還知道不少族群的祖墳。」

「你是在賄賂本神?」何凡面色一愣,正聲道:「本神就喜歡和你這種人當朋友,說吧,哪些族群的祖墳。」

「大人,其實不只是祖墳,還有一些秘境,古戰場。」大黑牛一屁股坐了下來,牛蹄子擺動,打了雞血一般:「當初的神戰,都是在星空中爆發的,一些星辰上,都遺留著那些古神遺迹。」

「古戰場有什麼好去的。」何凡不屑地道:「都是一些斷裂的神器,這麼多年了,早就沒用了。」

「大人,神器是沒了,但一些殘魂還有啊。」大黑牛興奮地道:「一些殘魂缺損太嚴重了,雖然沒什麼傳承留下,但卻是一種補品,而且神戰所留的神血,神屍,也會滋長出一些神葯。」

「大黑,你很有前途,那你知道戰場在哪不?」何凡問道。

「知道幾個。」大黑牛昂著頭道:「老牛也算是走南闖北多年了,正義之事沒少干,花族祖星附近,就有一個古戰場。」

「你還去過花族?」白靈兒驚訝一聲,接著鄙視道:「你是不是去偷看花族姑娘了?」

「休得胡言,高貴的牛魔,那是欣賞!」大黑牛瞪了白靈兒一眼,接著道:「花族姑娘真漂亮。」

何凡:「……」

這大黑牛沒救了,你特么好好找一頭母牛不行么?看上白鶴,冰漣漪就算了,你特么還去花族偷看?

花族也是一個頂尖大族,排名四十七,裡面的姑娘個頂個……咳咳,裡面都是一些美麗的花朵。

「告訴本神,哪個最漂亮?」何凡低聲問道。

「每個都漂亮,難分上下。」大黑牛沉思了下,道:「大人,要不到時我們將百花仙子綁在床上,仔細觀察下,肯定能分出哪個漂亮。」

「此法可行,但總有個最漂亮的吧?」何凡思索著,等自己成就道主,肯定能壓制白鶴族。

「百花老祖?」大黑牛激動地道:「傳說百花老祖最漂亮,千年前,萬界傳說……」

「這種老奶奶級別,就別說了行不?」何凡一臉嫌棄。

白靈兒獃滯地看著一人一牛,這畫風轉變的,猝不及防,之前威風凜凜,轉眼就低俗到討論哪個漂亮,要去睡哪個。

「大人,不是應該先討論白鶴族么?還有神猿族。」白靈兒小聲提醒道。

「他們沒什麼討論的,我決定了,滅了白鶴族,就去花族睡姑……咳,是去找古戰場。」何凡連忙改口,差點說出內心的想法了。

「大人,你應該自稱神……」

「現在我是人,我想當神的時候,再自稱神,要保持本心,做到神與人的自然轉換。」何凡語重心長地道。

白靈兒挪了挪身子,你就是想睡姑娘了,神與人自然轉換?神經病吧!

何凡和大黑牛聊著,今天才發現,這黑牛肚子里藏著不少東西,以前就知道白鶴族葯田分佈,從他吃了白鶴之後,這貨就不表現出來了。

現在何凡連滅兩個大族,還要滅大地,白鶴族,大黑牛無法再藏了,必須討好何凡,否則將來牛魔族很可能滅族。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冰雪族和神鱷族留著,是因為要為人族留下棲息之地,等此地徹底打下來,何凡不需要其餘族群了,牛魔族想臣服,那也看何凡答不答應,冰雪和神鱷作不作死了。

「大人,滅掉白鶴簡單,但想要白鶴無法逃走,就有些困難了,老牛可以犧牲自我,幫大人盯住到時想逃走的白鶴,給大人提供位置。」大黑牛話鋒一轉,說道。

「突然談正事,本神就聽聽,你打算怎麼做。」何凡有些掃興,說好的花族姑娘膚白貌美大長腿,突然就跳回白鶴族,你思維比我還跳躍。

「大人,到時我這樣做,大人只要負責殺就行了……」大黑牛低聲道。

白靈兒:「……」

今天才發現,你這頭牛,肚子里也全是壞水。 道主境界,進化者達到這個地步,可以說是一道之主,可以輕鬆如意,主宰修鍊的某種力量。

而道源境界,進化者堪稱道之源頭,無論身處何地,所修之道,都會自動朝拜,加持進化者,沒入進化者體內,就像是回歸源頭,是為道源。

這是天書之靈給他的解釋,想要成就一道之主,就必須讓自己的基因產生質變,向天地之道所靠攏,蛻變。

何凡一邊和天書之靈探討,一邊和大黑牛研究花族姑娘多漂亮,等待神鱷族和冰雪族歸來。

五日後,兩族沒有歸來,卻等到了白鶴族另一位頂峰道主,見到何凡的第一時間,就鑽入能量通道跑路了,打都沒打,之前道主頂峰就在此地消失,白鶴族也開始謹慎了。

「大人,再等下去,怕是白鶴族道源老祖要來了。」大黑牛低聲道:「我們先回地球吧。」

「嗯。」何凡接納了大黑牛的意見,現在和白鶴族幹上,他勝算不大,等突破成功,再來諸天萬界台,滅掉白鶴族不遲,而且,他還有事情要交代。

五日時間,現在冰雪族和神鱷族,應該差不多快到大地族了,他們滅完大地族,從地球借道回去是最近的路線,自己去地球等待更好。

花費三日時間回到地球,何凡哪也沒去,就在大地族的辟界通道等待著,地球上同樣多了不少族人,比如聖木族,狻猊,金鵬。

「這些大族都來了。」何凡面色沉重,金鵬族,他現在惹不起,族群內的道源強者都不止一位,很可能還有天人七級強者。

「大人,留下兩族,你做的很對。」白靈兒道:「有他們兩族暗中出手,怎麼說也能保下一些,減少傷亡。」

排名第十四的金鵬族,別說何凡惹不起,龍族也未必惹得起,特別是金鵬和孔雀兩族,乃是兄弟族群,關係十分要好。

「聖木族,還是留給他們吧。」何凡思索片刻,暫時放棄了聖木族。

若是自己已經滅了風火二族,大地族正在滅,再滅掉白鶴族,很可能被人猜到去滅聖木族,對方可能在那裡蹲他。

「我們先隱藏起來。」何凡低聲道,暫時惹不起金鵬族,還是不到處晃悠了,在這裡等幾天再說。

又是八日時間過去,天書之靈已經將道主進化法推演完成,扔給何凡了,正在推演天人六級道源境界的。

辟界通道震動,兩頭鱷魚渾身是血,煞氣滔天,冰雪族兩位老祖差不多,神情很疲憊。

「你們回來了。」何凡顯露身形,淡漠道:「預計比本座要久。」

美女明星看上我 「廚神要求滅族,我們不敢放過一個。」神鱷老祖疲憊地道,一道道紋飛出:「這是大地族所有屍體,廚神請驗證。」

何凡接過,抽取骨骼,融入風火神座之內,剩下的煉化成精純能量,丟給兩族:「其餘資源呢?」

「都在此地。」冰雪老祖交出藥材和土黃色礦石:「三株道主級藥材,五株四級的,兩塊道主級大地神晶,五塊四級的。」

「嗯,本神很滿意。」何凡收下這些藥材,淡淡道:「想必你們也清楚,金鵬族也到了,本神不要求你們護住所有人類,暗中救下一些便可,還有,不可泄露本神的消息。」

「廚神的意思是?」兩大族群不解。

「神要的是他們活著,知道拚命進化,才有生機,這些血肉,為他們留著,發現人族天才,就帶去培養,但培養也不能溫和,用盡一切手段磨鍊他們,只要不死,不廢掉就行。」何凡冷聲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