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一對戰葉影竟在此突破武師中階,速度頓時加快,不過石申速度更快!


還好石申速度雖然比葉影快上許多,但也沒有達到風狼那種程度。

追擊持續不久,石申又追了上來!一劍向葉影劈來,葉影返身跳起一劍斬去,藉着石申一劍的力道向後飛去,不過石申這一劍的震力又讓葉影猛吐了一口鮮血!

看着葉影瘋狂跑去,此時石申左手封口又已破開,鮮血狂流,石申無奈撤回,再追下去就算將葉影殺了,自己因爲流血過多也會極其虛弱,在這魔獸衆多的山脈中難以安全回返啊。

石申可不會爲了自己的表弟連自己的命都不要。

葉影又狂奔許久,確認他沒有追來後,急忙翻身上到一棵樹上就昏了過去。

轉眼已然午後,此時葉影終於醒了過來,還好葉影昏過去時爬到了樹上,否則遇到正在獵食的魔獸就完了。

微微立起,葉影只感胸部一陣劇痛,之前與石申對戰胸骨足足斷了三根。

服下一顆療傷藥,葉影下了樹,現在這個狀態極其嚴重,此時哪怕一隻一級魔獸過來,葉影都難以取勝。

想了想那黑衣男子的樣子葉影將他深深地記在了心裏,可惜葉影不知道他的名字,不過相必他定於石樊有關!因爲與葉影有仇的也就石樊而已。

一步一步向着武雷特學院走去,葉影心中暗暗決定:既然那石樊和那黑衣人對葉影出了殺心,葉影必殺之!

正暗暗下決心之時,忽然葉影腳一頓,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前方正有十幾只風狼在啃食一隻野火豬。

葉影急忙準備回走,此時葉影撇到聲旁有一道身影出現。葉影此時的聽覺可是儘量放到最大的,竟然有人不知不覺來到了他身後!

葉影急忙想向後跳開,只見一隻手壓在了他的肩膀上葉影頓時動彈不得,葉影轉頭一看,一個全身掩蓋在黑衣下的人影連臉都用黑色斗篷遮住,他身高與葉影相當,此時他掩藏於斗篷下的雙眼正看着葉影。

這黑衣人倒是沒有什麼惡意,他搭在葉影肩膀上的手不斷傳來暖流,葉影的傷勢飛快的恢復着,連胸口的斷骨都慢慢連接起來!

一會兒葉影傷勢便完全恢復,他的手也收了回來,葉影頓時一拱手:“謝前輩!”

葉影一聲道謝竟將風狼給驚動了,十幾只風狼向着葉影他們飛奔而來。

那黑衣人一轉頭斗篷下的如星辰般的雙眼一掃,那些風狼頓時爆裂開來,只留下一地血肉!

葉影怔怔的看着這一幕,剛想說些什麼,那黑衣人身形一閃已然消失。

一個連着一顆血紅色珠子的項鍊丟向葉影面前。

“這個送你,你太弱了…..”森林中淡淡的嘶啞聲傳來。

葉影接住那珠子,看了看四周,那黑衣人早已消失不見,葉影嘆了一口氣,看着這珠子發呆。

將珠子放好葉影向着學院走去,現在葉影的傷勢已經全部恢復,襲殺他那人傷勢估計要好幾天才能恢復,葉影不怕他路上埋伏。

學院一宿舍中,兩男子正在交談,正是石樊石申二人。

此時石樊滿臉驚訝,看着石申問道:“表哥,你這傷?”

石申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哎,一言難盡啊,今天我準備去幫你廢了葉影那小子,結果沒想到他如此狡猾,暗中偷襲我。”

石樊頓時露出怒氣:“葉影那小子本來就狡猾無比,上次他就暗算我,沒想到表哥也中他圈套,不知他現在如何?”

石申冷哼一聲:“若不是他事先偷襲我必已殺他,不過他應該也活不了,被我逼進橫脊山脈深處,在加上他一重傷,他必定死在山脈裏!”

那石樊大笑一聲:“死了最好,如此小人天理難容啊。” 葉影回到學院宿舍後便開始研究那珠子,這珠子被他命名爲血靈珠。

只見葉影拿起珠子精神力探入,不過葉影立即感覺到這珠子好像有一層隔膜擋住一般,精神力無法探入。

“不行嗎?”葉影拿起血靈珠仔細看了看,將食指咬破,一滴鮮血滴到血靈珠上。

血液從血靈珠上滑落,愣是沒有吸收一星半點,有靈性的寶物都要滴血認主,難道這是廢物?

若他是廢物葉影打死也不信,那神祕人修爲高深莫測,他送的東西豈會是凡物?

再次看了看珠子葉影將他戴在脖子上,既然不知如何用那便先放着吧。

很快葉影便開始查探這次襲殺自己的是誰。

幾天的查探葉影發現那石樊在學院裏還有一個表格石申,他是低階念靈脩爲。葉影暗暗猜測上次襲殺他的必定是那石申。

不過此時葉影也暫時無法報仇,石家乃是大家族,若是將他們的直系族人擊殺,必然會連累葉家,而且這石申葉影暫時也不是其對手。

……………..

時光飛逝,轉眼已經一年過去。

一年的廝殺修煉葉影已經達到了高階念師及高階武師,而且葉影感覺不久自己便將突破念靈。

這一年葉影一直待在學院,出去歷練也極爲小心,沒讓別人知道。而石樊恐怕認爲葉影是怕了自己,一年都沒和自己作對,而不知葉影是在隱忍,對於對自己起殺心的人,葉影終有一天葉影會將其抹殺!

學院裏公開的武技、念技僅僅六品之下的功法,而且也不是同階品中頂尖的,就向葉影的《水靈劍法》必然是八品武技中頂尖的武技,和七品武技都有的一比。

不過這一年葉影也學了一門武技《撕裂之爪》,這是也是一門八品武技,不過大概是八品中中等的武技。

四品、五品的功法都極爲珍貴,很多大家族也僅僅一本五品功法,就向葉家便沒有五品功法。雖然五品四品功法宗級強者便可學會,但不少落魄一點絕級強者都僅僅只有五品功法。

雖然絕級強者能學會,但功法稀少,得不到,你有什麼辦法?

至於三品之上功法,那些就真是不傳之祕了。三品功法怕是隻有真正的頂尖家族及尊級強者才能得到,據說那些功法需要在古遺蹟中才能得到。

此時葉影正向着學院的兌換所走去,學院一些厲害點的六品功法甚至五品功法需要學院指定的魔獸魔晶才能兌換。

不過葉影不是去兌換功法,他是去接學院的傭兵任務。

學院在新生的一年後會發佈一個新生任務,也就是傭兵任務,這任務並不是強制性的,學員可以接也可以不接。

傭兵任務是要求學員去傭兵協會歷練,達到紅星青銅稱號後回來便有獎勵,獎勵極其豐厚,獎勵便是繳納一百萬金幣便可以兌換學習一門五品武技或念技!

即使一本普通五品武技價值可絕對在一千萬以上的,這等兌換條件也是極爲划算的。葉影的主要目的是磨練自己,當然這五品功法也是一個原因,可惜這學院兌換的武技不允許教授他人。

學院在宇心大陸上是極其神聖的,若你擅自將學院功法教授他人不僅會被學院逐出並追殺,而且會受到大陸上所以人的唾棄。

很快葉影便走到了學院兌換所,此時裏面也有幾人在兌換功法,這些人恐怕都是武雷特學院早已畢業之人,都是魂級之上的高手。

不過作爲學院之前的一員,即使你畢業了,學院也允許你兌換功法。

學院的強大正是因爲有這些遍佈四方的畢業學員!若是學院有難,這些畢業生必會回來支援。

葉影向着正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一個老頭恭敬的一彎身說道:“導師,我想接下傭兵任務。”

這老頭正是學院副校長中的一位!

“哦,把你的名字在這填一下便可以走了,對了,這傭兵任務必須在五年之內完成,要注意哦。”那老頭緩緩睜開眼看了葉影一下又閉了上。

葉影將名字填上便離開了兌換所,向宿舍走去。

葉影剛回到宿舍,只見白靈兒走來,看到葉影急忙跑了過來。

一年多,葉影於白靈兒已經很熟悉了,兩人關係也很好。

白靈兒跑了過來,搖了搖嘴脣,說道:“葉影你要去參加傭兵任務嗎,那不是好久纔回來嗎,要不我也去吧?”

葉影一聽假裝怒道:“不行,你一個女孩子跟來幹嘛,我這是去歷練自己,多個人反而不好照顧了。”

“哦,。。等你回來我恐怕都不在這了,我大概要回去了。”白靈兒擺了擺裙邊輕輕說道。

葉影皺了皺眉:“回去?”

白靈兒看了看葉影,沉默片刻說道:“若是有機會你便來龍騰學院吧。”

話一說完,白靈兒便快步跑去,葉影看了看白靈兒的背影唸叨了一聲“龍騰學院。”

不讓白靈兒去葉影確實是怕白靈兒受傷,雖然白靈兒修爲比葉影還高。。。。。

這一年的相處葉影對白靈兒也說不出來什麼感覺,嘆了一口氣,葉影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明天出發!

葉奇這次也不會去,葉奇在武雷特學院修煉竟極其刻苦了起來,如此他的天賦頓時顯露,竟比葉影先一步突破武靈,已被之前介紹新生歷練那位副校長柯棟收爲親授學員。

葉奇說他導師這段時間不讓他出去歷練,規定葉奇完全學完他教授的東西才能出去。

坐在宿舍牀上,葉影心中想了許多,父親的期望與母親之仇壓在葉影心頭,而這以後幾年的傭兵生活怕纔是他真正的第一步。

至此,傭兵任務便只有他一人了,不過葉影心中卻有些興奮,他渴望變強!渴望完成藏於心中目標!

…………..

清晨,天邊剛剛露出了魚肚白,葉影便已出發。此時正是夏秋之際,微風吹拂,將葉影的頭髮帶起。

葉影離開不久,武雷特學院附近,白靈兒與保護她的那老者正面朝西邊站立着。

“吳爺爺,我們回家吧。”白靈兒眼中有一絲愁意,看着身旁的老頭說道。

那老頭看着白靈兒微微笑道:“靈兒,你不會喜歡上那葉影小傢伙了吧?”

白靈兒俏臉頓時一紅:“哪有。。。”

“可惜一他的現在的修爲,你父親肯定不會答應的,他,太弱了。”那被稱爲吳爺爺的老頭摸了摸鬍鬚。

白靈兒沉默片刻,吐了吐舌頭便不再理會那老頭。 傭兵協會在個個行城都有設立,而在一些像石崗城這樣的小城也有傭兵協會,不過小城的傭兵協會只能接取或發佈任務,獲取傭兵稱號和稱號進階都要去行城的傭兵協會才行。

葉影選擇去湖鑫行城去申請成爲傭兵。雖然古苳行城近些,但葉影剛剛招惹了石家顯然不好在古苳行城停留。

到湖鑫行城的路途挺遠,葉影足足騎龍馬走了十多天才走到。

“呼。”看着湖鑫行城葉影頓時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高達石家丈的城牆,石崗城確實無法和其相比,這圍牆怕是魂級強者才能跳的過去。

進城兩個金幣,這是大部分行城的收費標準,葉影交了錢便往裏走去。

經過一路詢問葉影終於到了傭兵協會。

走進傭兵協會頓時一陣濃厚的酒味傳來過來,不看外面的‘傭兵協會’四個大字,定會以爲這是酒鋪。

“哎呦,看,一個小鬼竟然也來我們傭兵協會,有趣。”一個正在喝酒的傭兵看着葉影進來頓時發笑道。

傭兵協會裏面很大,左邊是給傭兵接任務的前臺,而右邊則是給傭兵喝酒休息之地,所以傭兵協會最不缺的便是酒了。

葉影聽着他們的言論沒太關心,徑直向前臺走去。

前臺一紅衣女子正慵懶的靠在哪裏,衣着暴露,不過倒也是個美女,看到葉影過來,那女子也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我要申請傭兵!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葉影淡淡說道。

“哎呦,竟還真要申請傭兵,這小鬼倒正是有點膽氣。”周圍傭兵的淡笑聲傳來

那前臺紅衣女子看了看葉影,露出一絲關切說道:“小弟弟,這成爲傭兵可不是鬧着玩的,你可要仔細想想。”

周圍頓時露出笑聲。

葉影眉頭一皺,又說道:“難道傭兵還有年齡限制嗎?”

“那倒沒有隻要你達到師級便可申請傭兵。”紅衣女子看出葉影不像是開玩笑,急忙補充道。

“那便是了,如何測試我修爲。”

“請到這邊。”紅衣女子一說,便帶着葉影打開中間的一扇門示意葉影進去。

走進裏面,另一個女子走了過來看到葉影問道:“是要測試修爲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