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也是王子遲遲沒有回國,反而在威尼斯舉行生日宴會的原因,這樣可以有效損耗其他幾位王子的兵力,到時候率領援軍回國一舉擊退蠻子,萬一得不到王位,強行奪取也未嘗不可。


那麼,他為什麼想要象牙呢?

國王晚年唯一的嗜好就是收藏各種象牙,在戰爭開始前,曾當著整個王室宣布:以半年為期,哪位繼承者進貢的象牙最好,王位就歸誰。

王子的想法是,能和平即位就盡量不流血,逼不得已才能暴.動篡位。

……

拍賣開始了。

第一件拍賣品,當然是萬眾矚目的人蔘。

落難千金的反擊 百來棵成色一般的人蔘,起拍價二十萬枚銀幣。

鄭飛靠在椅子上,始終微笑不語。

二十萬枚銀幣,按照購買力來算,等同於三四百萬美元,只買百來棵普通花旗參,簡直就是天價。

但即便是這樣,資金雄厚的鉅賈還是樂意抬價,因為曾給他們留下極大的震撼的東方馬戲團老闆,親口說這人蔘是真的。

即使還心存一點點疑慮,他們也沒時間派人去請專家,一來是義大利境內沒幾個懂人蔘的,二來是稍有猶豫就會被其他鉅賈拿下,他們太需要這批人蔘了。

再者說,這點小錢對於他們來說,算不了什麼……

中世紀,貧富差距非一般的極端,99%的錢都集中在1%的富人手裡,更何況他們是超級富豪,戰爭沒開始時做的都是奢侈品生意。

「五十萬銀幣!」

一名身披豹皮大衣的鉅賈,眼都沒眨一下地加碼,他右手裡搓動著的不是瑪瑙球,是精雕細琢的犀牛角。

他來自北非特大型港口,的黎波里。

「六十萬!」

短短几秒后,就有人搶下。

「六十五萬!」

……

宴會現場的商人,大多都是威尼斯本地人,他們手頭也很闊綽,但還遠遠沒到和西亞鉅賈匹敵的地步,只能眼巴巴地在旁邊觀望,等著拍賣其它貨物時再搶個兩箱。

就這樣十分鐘過去了,拍賣價格已經被哄抬到了一百一十五萬枚銀幣!

這一大筆錢,買下整座亞伯拉罕莊園都綽綽有餘!

公爵的眼睛,一點一點的變得賊亮,想到事後能分五成的利,激動得指甲直往大腿上掐。

老謀深算的他,早已被利益沖昏了頭腦。

到了一百一十五萬,寂靜,全場無聲。

不管是參與競拍的鉅賈,還是周圍的看客,集體屏住呼吸,等待著阿瑞斯宣布結果。

撐到頂了?阿瑞斯微蹙眉頭,徵詢似的看向鄭飛,笑道:「這位東方來的大富商,有興趣加碼么?」

「沒有。」

鄭飛翹起了二郎腿,按照約定,這個動作表示可以收尾。

「好!恭喜這位……」

「一百五十萬銀幣!我要了!」

那位的黎波里來的鉅賈咆哮著站起,緊握犀牛角,志在必得!此刻他的神情正如身上的豹皮大衣,透著股野蠻兇狠的氣息。

他是做犀牛角和軍火生意的,做事風格向來是剽悍果斷,他想要的東西,就必須得到!

當他喊出這個數字時,人們霎時愣住了,和之前看到馬戲團表演一樣震撼。

一百五十萬,真的是太多了……鉅賈們冷靜之後仔細斟酌,花費那麼大一筆巨款去買一盒人蔘,不太值。

許久,依然沒人抬價,那盒花旗參成功易主。

競拍失敗的鉅賈們,恨恨咽下堵在嗓子眼的氣,陰冷地望著勝利者。

他們想:你就得意吧,那批人蔘我遲早搞到手。

聽說,哈里森家族的特等雇傭兵——約翰·塞納,目前就在威尼斯,大不了給那傢伙十萬銀幣,殺人越貨!

靠在椅子上,鄭飛還是忍不住笑了,連忙端起酒杯吖了一口。

鉅賈啊,傻憨傻憨的,這盒花旗參放到二十一世紀,充其量只值萬把塊人民幣,也就是一百枚銀幣。

現在才切實體會到,在這個新大陸還未被世人所知的年代,航海真的是一本萬利!

接下來,拍賣的是獸皮。

數量比較多,有一百多箱,被幾位鉅賈瓜分掉了,威尼斯本地的商人連根毛都沒撈到。

亞速爾群島產的金粒,歸屬於一位來自開羅的鉅賈。

最後,美洲本地的特產,蔓越莓和堅果。

食物往往是賣不了高價的,但鄭飛自有辦法。

拍賣到蔓越莓時,眾人顯然沒什麼興緻,阿瑞斯會心一笑,道:「這東西,我想有人比我更懂。」

說著,他的視線移向了鄭飛。

鄭飛挑挑眉,走過去捏起一顆,面向眾人,微笑。

「它叫珍稀蔓越莓,在東方被稱為紅寶石,很多年前,有個小國家進貢給我們天.朝,經過長途跋涉,其他東西都腐壞了,唯有蔓越莓還保持著新鮮,因此東方的藥師認為,它有常駐青春的良效,能夠延緩衰老。」

常駐青春!一聽這個,在場的姑娘們頓時不淡定了,紛紛央求父親或丈夫買下來。

在鄭飛的信口胡謅下,每箱蔓越莓賣出了近一萬銀幣的高價,被幾十個商人分掉。

其它美洲土特產也差不多是這樣,能騙就騙,反正這群富人有的是錢,拿出一點來給妻子女兒買「化妝品」而已。

拍賣會到這裡,似乎已接近尾聲了。

不過…..還有最後一樣東西——猛獁象牙,王子的渴求!(未完待續。) 醫生再三確認紀傾心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沒事之後,慕靖西便來到了書房。

男人俊美的面容,被燈光打照得半明半暗,愈發的深邃立體。

讓監控室把花園的監控切進了他的電腦里,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監控畫面。

只可惜,三人落水的地點,恰好是監控死角。

也就是說,無法證明她們究竟誰在說謊。

身子重重的靠在椅背上,慕靖西眉頭緊蹙,點了一支煙。

火光星星點點,煙霧輕輕裊裊。

他深邃的眉目,愁緒始終縈繞,雖然跟喬安接觸的時間很短,但他大抵也能知道,她這樣囂張的個性。

不至於敢做不敢當。

再者,她也不會蠢到在官邸里對少璽動手。

紀傾心一向柔弱,即便她有什麼動機針對喬安,也不至於不顧肚子里孩子的安危。

除非……她真的不在意孩子的死活。

這個假設,很難成立。

畢竟,他是因為孩子,才答應結婚。

他們現在還沒領結婚證,一旦孩子沒了,他們之間的婚姻,也就隨之消散。

他眸色深諳了幾分,究竟是誰在說謊?

煙灰缸里,散落不少的煙蒂。

最後一支煙,抽完之後,他起身離開。

…………

第二天,早上。

紀傾心睜開眼醒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床畔,俊美如斯的男人。

他靠在椅背上,雙眼緊閉。

他守了她一晚上么?

想到這個可能,紀傾心心底泛起一股甜蜜,臉上的笑意也更甜了幾分。

她微斂笑意,伸出手,輕輕拽住他的袖子,小小聲的:「靖西。」

男人倏地睜開眼,那雙漆黑的眼眸,如黑曜石一般,帶著迷人的光澤。

「傾心,你醒了?」他聲音帶著幾分初醒的沙啞。

紀傾心愈發的確定,他就在床畔守了自己一晚上。

神色突然慌張了起來,紀傾心像是想到了些什麼,一臉慌張不安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孩子……我的孩子怎麼樣了?靖西,我們的孩子怎麼樣了?」

她的手,緊緊握住他的手,指甲深陷他的皮膚里,也不自知。

慕靖西垂眸,看著那雙用力得手背血管凸起的手,眸底劃過一抹暗流,「你放心,孩子沒事。昨晚醫生給你檢查過了,孩子很好,你放心。」

緊繃的神經,啪的一聲斷掉。

紀傾心緩緩鬆了一口氣,激動不已,「太好了……」

她目光四處尋找著,過了一會兒,擔憂的問:「少璽呢?少璽他怎麼樣了?沒事吧?」

邪御天嬌 「少璽也沒事,只是受到了點驚嚇。」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平時多練練游泳,就不會這麼沒用讓少璽嗆了那麼多水。」

慕靖西若有所思,緋色的薄唇輕啟:「傾心,昨晚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掉進湖裡?」

咬住唇瓣,紀傾心聲音帶著幾分顫抖,「難道……喬小姐沒告訴你么?」

「她該告訴我什麼?」

「也對,她怎麼敢說……」紀傾心笑了笑,隨即又不安的握緊了他的手,「昨晚,我和喬小姐在花園裡談話,談到最後不歡而散。」 聽到姚艷君的話,公孫戰天也是正了一下神色,這可是關係明浩的終身大事啊,公孫戰天也必須要認真對待:「我剛剛派血寒全城搜捕那個臭小子了,一切還是等他回來再說吧,如果老姚你覺得不解氣我先打斷他雙腿怎麼樣?」

說完公孫戰天還一臉笑意的看著姚艷君,而姚艷君臉色一紅又是怒氣勃發:這絕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如果事情是真的,那明浩可就是他姚家女婿,如果公孫戰天真的打斷他雙腿姚玲玲可怎麼辦啊,看著公孫戰天的神態,姚艷君也知道他可是捨不得打自己孫子一下的。

「老爺,血統領派人傳信找到少爺了正在返回。」此時一個下人進來稟報。

「恩,血寒有沒有說是找到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公孫戰天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明浩是否和姚玲玲在一起。

可惜,這名下人並不知道只能搖搖頭沒有辦法回答。「好了,你下去吧。」公孫戰天讓下人退了出去,轉身和二人商量起來。

「少爺請。」明浩此時也已經回到公孫家中,在侍衛的引導下走向公孫戰天三人所在的大堂,而侯東侯等人被明浩派人先安置在小院里,轉眼。在下人的帶領下明浩就來到了大堂。

「爺爺,深夜叫我所謂何事啊。」明浩走入大堂后並沒有見到蘇興波和姚艷君,只有公孫戰天冷著臉坐在那裡,看到明浩進來后,公孫戰天雙目一瞪「剛才幹什麼去了。」

看著公孫戰天滿目的怒容,明浩也有些摸不著頭腦: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我剛剛的事情被知道了?可是這也沒什麼啊,就是侯東侯遇險碰巧被我碰到,難道是剛剛姚艷君和蘇興波前來說了什麼事情,可我這一天也沒有幹什麼啊,哦,對了。

明浩想起來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擅自離校,可是這點小事也犯不上這麼興師動眾吧。

「爺爺就這麼點小事,我錯了,保證下次不會了,再說,誰沒年輕過,這不是很平常點事情嘛,只要回去我求求蘇爺爺保密就可以了。」明浩現在心中關心的是侯東侯和死神之塔,只想趕快認錯好早點回去再說,擅自離校這麼點的小事也沒有多大關係啊,對於自己的猜想,明浩也感到有些好笑,不過,現在這些都不在重要了。

讓明浩沒有想到的是,聽到自己認錯后公孫戰天滿臉的驚喜:「好啊,那找個日子成親吧,明浩我可告訴你,以後你一定要好好對人家,不能再做這麼荒唐的事情了。」

「成親?」

明浩腦袋一清,感覺那裡有些不對,藏在內堂里的蘇興波和姚艷君也在明浩說完后沖了出來。

「明浩啊,你們怎麼不早說啊。」蘇興波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著,而姚艷君此時都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手指不住地顫抖著,緊要牙床。

(此時公孫戰天已經昭告天下,公孫林傑正式改名為公孫明浩。)

剛剛在得知明浩回來時,蘇興波和姚艷君提議先躲起來,現在暗處看看明浩的反映,如果二人在,怕明浩為了顏面抵死不從,而讓姚艷君沒有想到,自己會聽到這樣的話,什麼叫小事,什麼叫年輕過啊,還有什麼叫找蘇爺爺保密,氣糊塗的姚艷君根本沒有多想,現在他恨不得掐死明浩泄憤。

「蘇爺爺,姚爺爺這是怎麼了?」看著從內堂出來的姚艷君一副要吃了自己的表情,明浩有些懵,特別是看著姚艷君顫抖的身體,明浩有些害怕,這個號稱智者的帝國宰相會被自己氣死,更讓明浩無法接受的是,到現在為止,明浩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有一點明浩可以確認,能讓姚艷君這麼激動那麼一定和姚玲玲有關。

總是差點愛上你 「老姚頭你沒事吧。」此時蘇興波和公孫戰天也發現姚艷君的不對,蘇興波先是把姚艷君扶到座椅上,之後使用鬥氣滋養著他的身體,而公孫戰天也是急忙向著下人吩咐到來郎中和藥物,此時,明浩反倒是沒有人理了,要知道,姚艷君統領朝政多年,整個神龍帝國的政務都離不開他,要是今天他被氣出個三長兩短,就算公孫戰天都沒有辦法和龍傲天交代啊。

看到姚艷君的狀態,明浩心中也很是著急,如果今天姚艷君出現什麼問題,那自己的第四煉也就會宣告失敗,姚玲玲一生也不會原諒自己,雖然現在明浩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時的姚艷君氣急攻心已經奄奄一息,而他心中不斷重複著剛剛明浩的話,這個孫女可是他世上唯一的親人,從小雖是不和自己親近,但看到明浩剛剛說話的表情,姚艷君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明浩沒有把她當做一回事,這樣姚艷君怒從心起,也正是這一份怒氣,使得他本就因為衰老的心臟不堪重負。

「爺爺」此時堂內已經忙成一團,而明浩大聲叫向公孫戰天,因為明浩身上有生命之水和紫靈靈芝,此時可能這兩樣寶物是最有效的了,當公孫戰天聽到明浩的喊聲回頭時,也正好看到明浩手中的紫靈靈芝,只是一眼,公孫戰天就認出來這六大聖葯之一的紫靈靈芝了。

「紫靈靈芝」

聽到公孫戰天的聲音,蘇興波也看到了明浩手中的紫靈靈芝:「真的是紫靈靈芝,明浩快拿來。」明浩急忙送了過去,並且還把生命之水一併給了蘇興波,現在姚艷君呼吸已經有些紊亂了,而那些剛剛趕到的郎中也是亂作一團,明浩此時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這兩樣靈藥上了。

蘇興波可是神龍學院院長,知識淵博,通知古今,對於大陸上的各種靈藥也是如數家珍,接過明浩手中的生命之水時,蘇興波只是打開蓋子就道出了生命之水的特性和療效,此時蘇興波小心的倒出一滴生命之水,使用鬥氣讓它懸浮在空中,之後,蘇興波在紫靈靈芝上取出一點使用鬥氣讓它擠進生命之水裡,之後,蘇興波向著周圍郎中和下人要著一樣又一樣的藥材。

「錢子葉,無尾草,天心蘭花,誰有快找來。」

「我有無尾草。」

「天心蘭花」

「所有人都退開,公孫戰天你過來幫我扶住姚艷君,其他地方不要碰,只要護住他的心脈即可。」

蘇興波索要藥材都是一些常見藥材,在他說出名字后,這幾種藥材就整齊的擺在蘇興波身前,而蘇興波把各種藥材向天上一扔,之後鬥氣激發而出包裹著這些藥材,只是片刻,藥材就變為一些碎泥,之後蘇興波把這些葯泥懸浮在一旁,分出一絲鬥氣在那裡灼燒著這些葯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