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些都太高調,不太合適校園場景。


於是葉誠隨便買了台二十來萬的本田雅閣,現車現牌現提,很低調的回到了江南大學。

……

太陽國,東京都。

首相邸,首相辦公室。

首相直屬特工組組長「傑爾馬666」,是個面色沉穩、但卻帶著狂熱名族主義情緒的男人。

此刻,他正在向首相安貝晉三彙報最新任務情況。

任務,自然指的是核爆葉誠的任務。

「報告首相,核彈已經埋設好了。」

「埋設?」

安貝晉三有些懵逼,作為結結實實挨了兩枚核彈的國家的首相,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核彈是埋設的。

「核彈難道不是靠投放的嗎?」

「這一次不能投放了,考慮到小鷹號航母事情和伊辣克地震事件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生,米國方面警告我們,絕對不要使用任何收發信號的電子儀器,所以這次核彈已經提前設定好了引爆時間,到點自動引爆,無需人為發送信號,除非目標在引爆時間沒有抵達核彈十米之內,這樣會由我國特工現場解除核彈。」

一聽到特工,安貝晉三不禁想到米國至今杳無音訊的那七位……

「特工可靠嗎?」

「這是我國潛伏在華夏的唯一特工,也是全霓虹最強的特工,這次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確保目標在核彈引爆時間處在方圓十米之內,並且使其注意力被別的事情吸引住,不會發現任何異樣。」

腹黑律師不好惹 「如果任務失敗的話,霓虹會被牽連嗎?」

「任務一旦失敗,特工會立即自殺,不會給目標留下任何拷問的機會。」

「很好,這次我們霓虹人要完成連米國佬都沒能完成的任務,為在海嘯中喪生的國民報仇!」

——————————

PS:這兩章稍稍修改了一下,如果客戶端遇到內容重複的現象,直接跳過去就好了。

飛盧b.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 我是蜀國鎮國王遺子蘇白?

不!我是蓬萊界中央政權帝君,白帝!

白衣少年,從地上驚坐而起,雙目猛然睜開,一道犀利的凌芒爆射而出,殺意席捲,好似兩把利箭,劃破蒼穹!

少年模樣清秀俊俏,眉宇間英氣十足,但他如星的雙眸,卻透露出一股外人難以看透的滄桑之感……

「呼~」

許久之後,蘇白才長長舒出一口濁氣,收起眼中的滄桑,喃喃道:「我是重生了?如今已經是三千年後……」

確切點說,蘇白是重生在一個同名同姓之人的身上,代替了身體主人的靈魂。

蘇白的前世,乃威震八方的蓬萊界中央政權之主,白帝!

「武帝至尊,原來是你出賣了我,枉我收你做義子,帶你走上至尊大道!如今,就算你成了蓬萊界的中央帝君又如何,這筆賬早晚得算清!」

蘇白握緊雙拳,雙眼中的憤怒似要化作火團熊熊燃燒。

武帝至尊,從小被蘇白收為義子並且一手帶大。

可是,沒想到他的野心居然如此龐大,為了掌控整個蓬萊界得到神功,趁著蘇白突破失敗重傷之際,扇動大量強者,頂著弒父的罵名,對蘇白出手!

最後,蘇白懷抱愛人在彼岸樹前祈求重生未果,他毅然決然引爆自身,想與武帝至尊同歸於盡,可是沒想到卻重生了,難道彼岸樹在最後開花了?

蘇白恍然大悟,當年的彼岸樹開花,自己重生了,錦玉也應該一同重生啊!

「你沒有死,太好了!」蘇白激動的吶喊,雙眼中滿是期待,心頭被濃郁的思念所佔據。

不過緊接著,蘇白微微皺眉,思索道:「錦玉,若是你重生了,如今你又哪裡?」

錦玉身世不凡,傳聞是神界中人,就算重生也有很大的幾率在神界。

所以,就算錦玉重生了,蘇白想要找到錦玉談何容易啊。

半響,蘇白眉頭舒展,嘴角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語氣猖狂,卻氣勢如虹的說道:「錦玉,你等著,就算踏破諸天萬界,我也要將你找到,讓你穿上火紅嫁衣,讓天下之人皆來慶賀!這一世,我不會再留下任何遺憾!」

「恩?你不是死了嗎?」

蘇白在心中暗暗道,他能夠感受到,身體原本的主人,正在進行反抗,好似有什麼不甘。

「原來如此!」蘇白眉頭一皺,心中生出一團怒火。

原本,這具身體的主人,身處蜀國輔政大臣的陳家,並且在三年前和丞相家的千金定下婚約。

可恨的是,這一切都是丞相府和神將府的陰謀!

自定下婚約之後,丞相府家中的千金蕭月兒便不斷以各種借口索求,不給便裝撒嬌賣萌,非常惹人喜愛。

至於蘇白則對蕭月兒一心不二,要什麼給什麼。

陳家對蘇白這個養子又特別在乎,甘願為他付出一切。

就在陳家認為兩家小兒可以成親之際,蕭月兒卻要求蘇白將陳家的《五象功》當做彩禮相贈,否則不嫁。

這個要求,瞬間就難倒了陳家,需知《五象功》可是陳家唯一的功法,也是陳家的全部底蘊!

陳家可以給出所有東西,卻不能給出家族底蘊。

不過,蘇白卻一心想要抱得美人歸,於是乎便偷偷將功法從陳家帶出,贈與蕭月兒。

至此,蘇白以為滿足了對方的所有要求,接下來就應該順理成章的結婚,抱得美人歸。

可是誰知道,一向對他慈祥疼愛的丞相大人突然翻臉,並且將他趕出丞相府,聲稱蘇白和陳家騙婚,蘇白一文弱書生,不配娶蕭月兒為妻,要求婚約作廢。

甚至,就連一直很聽話、溫柔、乖巧的蕭月兒也對蘇白冷落許多,連一面都不願意見。

於此同時,丞相府和神將府同時宣布,兩家將聯姻結親。

這時,蘇白才知道自己被算計了,丞相府和神將府為的只是利用他得到功法,並且削減陳家在朝廷中的地位。

沒有了底蘊的陳家,果然一夜之間便亂了套,朝中地位也是大大降低,甚至還被丞相和神將兩人不斷壓榨。

故此,陳家中人便將各種矛頭指向蘇白,使他內心有愧甘願受罰。

只不過,陳家家主卻力排眾議,保住了蘇白,不但沒有讓蘇白受罰,連一句責怪的話都沒有。

蘇白自問內心過意不去,整個陳家因他一人淪落至此,一夜之中他便口吐鮮血不止,徹底崩潰。

最終,他實在受不了內心的譴責和煎熬,去尋找蕭月兒這個賤人討要說法,誰知卻被神將府的少爺劉山扔下山崖岩縫之中,想要殺人滅口,毀屍滅跡!

……

「沒用的傢伙,別人給你一拳,你就應該打的對方站不起來,難道想當一輩子的受氣包和可憐蟲?放心,既然你我有緣,你的仇我幫你報,至於陳家我也會好好對待,這是我的承諾!」

說完,身體的反抗消失,蘇白徹底擁有了身體的控制權。

「恩?外面有人?」

蘇白眉毛一挑,目光投向岩縫外。

「神將府的人怎麼在這裡?說,我家蘇白少爺哪裡去了!」

一道女子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不休。

「呦呦呦,來了個小娘皮,你家少爺不就是個臭書生嗎?一介布衣,弱不禁風的,早被哥幾個扔下岩縫摔死了,這都幾天了,估計已經死透了吧!不如,你以後就跟著我,只要你讓我全身上下,連腳趾頭都舒坦了,爺爺一定讓你吃香喝辣!」

猥瑣的笑聲,伴隨著陣陣淫邪之言,傳進岩縫。

「呀~我……我的衣服,你們不準扯我的衣服!嗚嗚嗚……你們這群壞蛋,不準碰我!」

丫丫抽泣著,眼眸中滿是驚恐,雙手已經絕望的停止掙扎,她知道自己最寶貴的東西,要被奪走了。

轟隆!

千鈞一髮之際,一塊巨石,從天而降,砸起滾滾灰塵。

與此同時,蘇白一臉冷漠,邁著步子,從塵煙中走出。

「滾!」

蘇白淡漠的吐出一字,如雷貫耳。

頓時,守在岩縫外的幾人,向蘇白投去一種活見鬼的目光。

ps:沉澱半年精品力作,2017年震撼發布,新書《太古武神訣》希望大家支持,感謝大家的閱讀! 「少爺!」

滿臉晶淚的丫丫雙眼一亮,再次恢復了色彩,驚喜的大叫著。

正在撕扯丫丫衣裙的四人猛然一驚,還沒回過神來。

「丫丫,有我在,沒人能動你。」

蘇白勾出一抹柔和的微笑,對丫丫招了招手。

丫丫激動的點了點頭,隨後奮力擺脫四人的控制,跑到蘇白面前擦去淚水,破涕為笑。

「你個畜生,竟然還沒死!」

「臭書生的命真大,被斷了手腳,再被扔下山崖,沒想到竟然還活著!」

劉大和其餘三人,頓時緩過神來,嘴角同時勾出不屑的冷笑。

「劉山派你們來的?我今天不想殺人,跪地認錯,我便留你們一命!」蘇白淡漠的說道。

聽著蘇白霸道的言語,劉大等人均是一驚,內心更是為之顫抖。

不過緊接著,劉大便在心中暗呸一聲,自己怎麼會被廢物給嚇到?蘇白從小就沒習武,只有一介布衣,手無縛雞之力,得罪了劉山少爺,早晚都會死!

「你個臭書生,叛將的罪子,竟然敢直呼我們少爺的名諱,找死!」

「哼,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獃子,彩禮還要靠偷的賊,一無所有的窮光蛋,還敢和劉山少爺搶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做夢!」

「果然,大的當了漢奸叛徒,小的也一樣,三隻手的賊,哈哈哈!」

四人根本不將蘇白的話當回事,依舊冷嘲熱諷,專挑蘇白的痛處來說笑。

蘇白雙眼閃過一抹寒芒,內心極為不爽。

他從記憶中獲知,自己小的時候,家境的確不錯,父親是蜀國第一大將,蜀國在面臨滅國之危時,便是父親站了出來,拯救了蜀國!

只不過,在十年前,一次對鄰國的戰鬥中,父親兵敗垂成,在戰亂中失去了蹤影。

父親本就為人正直,故此在朝中結下許多仇人,特別是丞相和神將。

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錯過,於是在他們的推波助瀾下,漢奸和叛徒的帽子便扣在了父親頭上。

當朝,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剝奪了父親的所有功績,甚至還下令不限時的通緝父親。

母親為此奔波操勞,她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會叛變,於是動身尋夫,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至於蘇白,則被寄養在了陳家。

此刻,蘇白再回想起來,他依舊不相信,一個救了蜀國上下的人,會當叛徒!

「找死。」蘇白雙眼凌芒一閃,其中殺意流轉。

「找死?你竟然說我們找死!大言不慚!」

劉大冷笑一聲,隨後身如猛虎,縱身一個跳躍,如同虎撲一般,向蘇白直擊而去!

「猛虎拳!」

劉大怒吼一聲,氣勢兇惡。

若是以前的蘇白,恐怕早就嚇尿了,在此一擊之下,更是會倒地不起。

可是,如今的蘇白已經變了。

即便蘇白依舊沒有修鍊,身體條件依舊不好,但這一拳在他的眼中,卻顯得格外幼稚。

放開那個總裁大人 想當年,宇宙洪荒,蓬萊界處於戰亂之時,蘇白帶著一群毛頭小子,就算這群小子最後都稱君稱帝,成為威正八方的霸主,可依舊是在他的拳腳之下被教訓的哇哇大叫。

甚至,如今的武帝至尊,在蘇白的教訓之下也只能嚎啕大哭罷了。

所以,蘇白根本就沒有將劉大的這一拳放在眼裡。

而且,在蘇白看來,能夠讓自己動手,是劉大前世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花拳繡腿!」蘇白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向前一步邁去,跟著一拳打出!

砰!

轉瞬間,雙拳碰撞在一起。

劉大臉上猙獰的笑容,越來越濃郁,在他看來,蘇白死定了!

不過,緊接著,劉大面色巨變,身體不斷抽搐,雙眼中露出濃郁的恐懼和驚悚。

咔咔咔……

清晰的脆音,在空氣中不斷回蕩。

劉大的拳頭不斷顫抖,最後以一種極其猙獰的姿態垂掉在半空中,搖搖晃晃。

手骨碎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