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數目縱使是南城頂尖的孫家也是承受不起的。


所以他不敢接!

也不能接!

更是接不起!

“孫先生?”

小泉見孫海成還是沒有動作,當即再次問道,但孫海成並沒有回答他,而是搖了搖頭,將桌子上的蠟燭放倒。

這一幕,落在衆人的眼中已然是知道這場競爭的結果。

公孫浩海見狀也是知道這場戰鬥結束了,當即他舉起手中的木錘,大聲的說道。

“六個億,第一次!”

“六個億,第二次!”

“六個億,第三次!”

“成交!”

隨着木錘沉重的敲擊之聲傳來,孫海成也是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沒辦法,這點天燈給予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可惡!給我等着!”

孫海成死死的瞪了蘇葉一眼,便轉過頭去沒有在說話。

而小泉則是目光陰鷙的握着手中的***,不過他並沒有被憤怒衝昏頭腦。

既然知道寶物在哪裏,總比當一個無頭蒼蠅好。

後面,一個服務員來到蘇葉的面前恭敬的說,“您好先生,您本次拍賣一共八件藏品,一共價格七億兩千萬。”

蘇葉聞言點了點頭將一張卡遞了過去。

這次買的東西其實並不是特別的貴,主要是最後一件八咫鏡價格六個億。

【叮!恭喜宿主消費七億兩千萬,隨即加倍等級上升至五級,隨即加倍提升到十倍。】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蘇葉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他這次不僅僅是因爲喜歡這些東西,而是最主要的則是將隨即加倍技能升級。

不過片刻功夫,那個服務員再次來到包廂裏,將卡恭敬的還給蘇葉,“先生,這些藏品是現在交給您,還是?”

“你先把這個玉佩和八咫鏡交給我,其他的我給你一個地址,你直接讓人送過去就可以了。”

“好的,先生。”

不過片刻功夫,兩個服務員便端着啷個盤子走了過來,輕輕的放在桌子上。

嚴修遠等人見狀也紛紛的忍不住的走了過來,想看看這價值六個億的實物到底長什麼樣的。

掀開放在上面的紅綢緞,就見一塊有些破損的鏡子靜靜的躺在其中。

蘇葉動用紫金雙瞳,確實發現其上有些許的淡黃色的氣流縈繞在其上,看來這六個億花的值,等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研究一番。

一旁的瑤瑤看到這如同鏡子一般的寶物,便想要伸手摸一摸,可還沒等她碰到便被一旁的嚴修遠拉了回去。

嚴修遠看到自己的女兒竟然敢用手碰,這差點把他的心臟病都快要嚇出來了。

這古鏡本身就有些破損,若是被自己的女兒碰一下,萬一要是破損的更加嚴重,嚴家怕是根本就賠不起!

看完後,蘇葉便將寶物放在一個特質的手提箱裏,這也是拍賣行特地給這個古董定製的手提箱,其表面是特質的合金打造,就是子彈打在上面都可以保證古董的完好無損。

既然蘇葉拍下了這件寶物,這手提箱自然也當做附贈的禮物送給了蘇葉。

蘇葉將手提箱合上後,便將另一個盤子裏的玉佩,取了出來。

玉佩整體不大,只有半個巴掌大小,通體溫潤,上刻雙龍盤旋爭日之圖,剔透晶瑩,很是漂亮。。

“瑤瑤,來這是你喜歡的玉佩。”

蘇葉拿起那塊玉佩對着嚴瑤瑤招手道。

嚴瑤瑤見狀心喜不已,當即便快步跑了過來。

“多謝,葉哥哥。”

摸着戴着脖子上的玉佩,小丫頭笑的合不攏嘴。

“不錯挺好看的。”

蘇葉打量着小丫頭,滿意的點了點頭。

“瑤瑤,你一定要保管好這個玉佩,等你以後長大了一定要好好報答蘇董,知道了嗎?”

聽着嚴修遠的話,瑤瑤眨巴着大眼睛,認真的點了點頭。

就在蘇葉準備繼續說的時候,就聽到腦海中傳來的系統的提示音。

【監測到宿主已在任務指定區域,是否打卡?】

蘇葉在心中說道,“是!”

【打卡成功,恭喜宿主獲得東山御龍山莊的所有權。】

緊接着一連串,和當初獲得億豪集團股份的提示音類似的聲音響了起來。

【正在修改股權配置】

【修改中,請稍後……】

【股權配置修改完成!】

這!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蘇葉整個人都爲之一愣,這次的獎勵居然是東山的御龍山莊所有權?!

總裁寵妻超甜 這可是價值數十億的產權啊!

雖然這點價值對於現在的蘇葉來說自然是不知一提,但關鍵的是這塊產地可不是錢所能衡量的,而是一種象徵,權利的象徵。

系統提示音剛一落下,蘇葉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喂,您好,請問是蘇先生嗎?”

一道十分沉穩粗獷的聲音從手機裏傳出。

“蘇先生,您好我是御龍山莊的負責人叫羅天煞,剛纔我收到了上一代莊主的消息,他說您已經全額將御龍山莊收購了下來,所以需要我們見面的嗎?”

蘇葉聽到這裏,也明白此人打來電話的用意了,當即點了點頭道。

“那行,我現在在就在這裏,A01包廂裏,你直接過來就可以了。”

說完蘇葉便將電話掛斷。

見蘇葉將電話掛點,嚴修遠連忙起身說道,“既然蘇董還有朋友要見那我等就不打擾了。”

蘇葉聞言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遠送了。”

鍾玉宸也準備和嚴修遠等人一起離開,可就在這是,包廂外忽然傳來一陣鬨鬧聲。

緊接着便聽到包廂門被人敲響。

“蘇董,我去開門。”

鍾玉宸徑直走向包廂門,將其打開,只見孫海成和小泉帶着幾個人站在門外。

此時的小泉臉色都快陰沉的滴出水來,右手緊緊的握着***的刀把,身上的殺氣更是抑制不住的向外散發。

來找事的?!

“你們看,這不是億豪集團的包廂嗎?怎麼孫海成帶人過來了?!”

“不知道,不過看這個樣子應該是剛纔蘇董的點天燈惹惱了孫海成,來者不善。”

“我覺得不會,這裏畢竟是江城,就算給孫海成幾個膽子他也不敢明目張膽的鬧事。”

“確實,就算孫家在南城的地位很高,但億豪集團在江城的地位同樣不低,若是他們兩家起了衝突,這結果定然兩敗俱傷啊。作爲孫家的大公子,他自然不難看出。”

若是真的兩家起了衝突,引發了全面性的商業戰鬥,那結果不僅僅是普通員工受苦,就連江城和南城的上層也會受到嚴重的波及。

一些原本準備離開的衆人,此時也紛紛駐足,朝着這邊看了過來。

包廂內,鍾玉宸等人自然是不難看出來孫海成等人的來意,當即站起身來毫不示弱的對了回去。

“孫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葉將手中裝有八咫鏡的手提箱放回桌子,眼神之中帶着戲謔之色看着孫海成。

此時的孫海成在他的眼中不過是一個失敗者,一個失敗者是沒有話語權。

“讓一讓。”

孫海成撥開面前的鐘玉宸,隨即便邁步走到蘇葉面前,笑道。

“億豪集團的蘇董,久仰大名,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我先正式的介紹一下,我叫孫海成,是南城孫氏集團的少東家,這位是鈴木小泉,是鈴木家族的少東家。”

說完,孫海成便將手伸了出來。

看這懸在半空的手,蘇葉不禁冷笑了一聲,“前戲至於這麼多嗎?直接說吧,來找我幹什麼?”

"呵!不虧是蘇董,那我就明人不說暗話了。"

孫海成將手收回,“我知道蘇董是不缺錢的人,所以我想請蘇董,看一張圖片。”

說着,一旁的小泉便從口袋拿出一張有些泛黃的照片遞給蘇葉。

照片裏,一個留着一字胡,手拿***的人正雙手捧着八咫鏡。

臉上笑容戲謔,狂傲無比。

雖然此人的打扮很符合小泉現在的裝束,但從他背後城牆上顯示的華夏字來看,這照片的背景很顯然是百年前的華夏。

而百年前的華夏正值千年未有的動盪之中,更是不知多少瑰寶流落國外,亦或者是下落不明,這張照片很明顯就是一個證據。

鐵證如山!

看到蘇葉死死的盯着照片,一旁的小泉操着不算正宗的華夏語說道。

“蘇先生,正如您所見,這塊八咫鏡本就屬於我鈴木家主的寶物,只是當初準備運回國內的時候,遭到華夏人的襲擊而因此下落不明,如今蘇先生幫我鈴木一族找回寶物,我鈴木小泉定當不會忘記蘇先生的。”

“所以我這次來就是想請蘇先生將這塊八咫鏡歸還與我鈴木家族,我鈴木家族定當永遠不會忘記蘇先生的恩德。”

蘇葉聽到小泉的話嘴角不由微微揚起,隨即將桌子上的手提箱打開,指着其中的八咫鏡,“你想說這個是你們的?”

“正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