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現在可說不好。”garcia非常憧憬,“不過不管是教子還是教女我都會非常愛他們……對了,我已經列了一個購物清單,你們幫我看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沒有?”


看着那個長達好幾頁的清單,man有些艱難的說,“現在考慮這個,有點早吧?”

“不早了,will爲了孩子都把工作辭了,我這個教母怎麼能落後!”garcia鬥志滿滿,她忽然想起什麼,“嘿,issac小帥哥,我記得你也有一個還沒出生的教子對嗎?”

issac張了張嘴,“我送了他們一堆安全守則。”

“這個行不通,jj的警覺性可比我都好。”garcia有些苦惱,“我只能在嬰兒產品上下功夫了。”

“說話回來,既然jj已經定了教母,那麼教父是誰?”emily有些好奇,“該不會是will那邊的朋友吧。”

“會不會是hotch?”rossi推測,“jj說出懷孕消息的時候hotch笑了,高興地當場就給jj放假。”

“如果要從我們這邊選,那麼八成不是hotch就是man了。”garcia有些糾結,“hotch很好,但是,天啊,我無法想象我和hotch會成爲同一個孩子的教母教父。可是man,哦,man……”garcia爲難極了,“man我承認你是我心裏最性感最有男人味的帥哥,可我不想讓我的小甜心變得和你一樣……你知道……jj可是個甜妞!”

man覺得自己的心被他的babygirl瞬間凍結,風一吹,碎成了渣。

issac想着man的身材配上jj的臉,頓時笑抽了。

man不會拿他的babygirl怎麼樣,但這不代表他會對某個幸災樂禍的小子手下留情。man揮舞着拳頭,威脅道,“嘿,小子,差不多就夠了,不然我揍你!”

reid在專心的洗牌,聽到這句話隨口說道,“別信他,issac,man就會在嘴上說說。”

於是,捱揍的人變成了reid。

天才博士的動作停下了,似乎對man的行爲很不理解。半晌,他才控訴的對issac說,“issac,man打我!”

“乖,你要理解一個單身卻又精力旺盛無處發泄的男人的喜怒無常。”issac揉了揉reid的頭。

man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精彩。

————————————————————————

reid對jj即將要有寶寶的這件事非常上心,他甚至在下班回家前拉着issac去書店買了一本接生手冊。

“額,這是爲了以防萬一。”看着issac目光詭異的盯着自己手裏的書,reid忍不住解釋了一下,“你知道的,我們經常出外勤,萬一在外勤的時候jj生了……”

“理論和實踐不一樣吧?”issac默默的移開了視線,reid是個doctor沒錯,但此doctor非彼doctor啊。

“但理論來源於實踐。”reid對自己這方面的能力很有自信。

“難怪jj會讓你做孩子的教父……”issac的這聲嘀咕聲音很小,可是架不住書店裏很安靜而reid又離他很近。

reid搖了搖頭,“不會的,就算是你也比我合適。”

“別太小看自己了,。”issac不以爲意的說,“想想,你那麼聰明,有禮貌,有擔當……”

reid一臉的糾結。

“到底怎麼了?”issac好奇的問。

“jack,就是hotch的孩子出生後不久,haley帶他來過bau。”reid小聲說,“嗯,我當時表現的不大好,大家都以爲我不喜歡小孩。”

“你幹嘛了?”不是小看reid,但是issac就是想不出憑reid幾年前的戰鬥力能幹出什麼。

“我只是說出了我心裏的看法,不過其他人似乎……很有意見。”reid有些沮喪,“他們都說jack很帥,很可愛。不過我真的不覺得禿頭和皺紋有什麼值得讚美……”

“你說出來了?”

reid無辜的望着issac,“elle事後花了半個小時和我講語言的含蓄藝術性。”

“繼續努力吧,。”

reid沉默了一路,一直在翻看着那本接生手冊。直到晚上兩個人就寢的時候忽然問道,“issac,你喜歡孩子嗎?”

“喜歡啊。”issac握着reid的手,“再過幾個月我也會有個教女呢。”joyce經過檢查,確認了她懷的是一個小公主。

“那麼,你想過什麼時候要一個孩子嗎?”reid的聲音有點憧憬,“小小的,長得和你一模一樣。daisy說過你小時候可愛極了,我真想看一看。”

issac不知道話題是怎麼拐到這裏的,但這並不妨礙他實話實說,“好吧,我補充一點,我喜歡的是別人家的孩子。”

即使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issac也能感覺到reid那不解的眼神。“爲人父母可不是容易的事,小孩子大多數時間都是天使,可當他們的惡魔本性暴露的時候,第一個受折磨的就是父母。我寧願去逗別人家的小孩,看着他們笑的活潑可愛。就算哭了也不用自己哄……”

“你怎麼會這麼想?”reid被issac的想法驚呆了。在他看來,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珍寶,issac的態度對他而言就是不負責任。“你就沒有想過嗎?一個繼承了你的樣貌和性格的小孩子?”

issac回憶了一下自己的童年,再次確認瞭如果真的有一個像自己一樣的熊孩子出現在日常生活中……

“恐怕我是第一個受不了把他扔出門的。”issac說,“你絕對想不到那會帶來怎樣的破壞力。”

“我以爲你很喜歡孩子,你之前還在福利院裏做過義工!”

“這又不矛盾。”issac按住了reid,“別想這個了,除非哪天兩枚精子能產生胚胎了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吧,沒準你的基因可以強勢一點,把我的改良一下,萬一真的遺傳了什麼可不好玩……”

reid真想告訴issac,真正該擔心遺傳問題的人是他! 蒙大拿的天空永遠那麼藍,這是ricardo最愛這裏的地方。作爲一個辛勤的老牛仔,ricardo在這裏從有到無一點點建立了自己的牧場,從一個窮小子變成了一個牧場主。

ricardo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在他年輕的時候,他的朋友們對他的評價大多是熱情、豪爽、不拘小節,而那些看他不順眼的人則說他粗魯、無禮、固執己見。就是這樣一個老頭,在清晨起牀之後騎着馬巡視了一圈牧場,然後親手給愛馬梳理鬢毛。這時候,一匹黑色的大馬頭湊了過來,還噴了兩個響鼻。

ricardo拍了拍那匹馬的腦袋,遞過去一把麥芽糖,“行了,壞小子,一會兒就輪到你了。”

壞小子是ricardo送給issac的生日禮物。

看到壞小子,ricardo就想起那個在華府還加入了fbi的壞小子,好好地,怎麼就和男人攪和在一塊了呢。ricardo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就是issac在和他聊了一堆市場牛肉價格之後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他有了一個男朋友,當時ricardo哈哈一笑沒當回事,還開玩笑說那很好可以直接收養一個足球隊不用計算時間成本。結果第二天起牀的時候,老先生忽然覺得不對勁打電話向女兒求證,結果發現那居然是真的!

ricardo老先生似乎看到了那一個足球隊的曾外孫長着小翅膀撲棱棱的飛走了。

於是,issac長這麼大難得一次受到了來自外祖父的冷遇。每次通話的時候,如果是正常話題,那麼一切都好,而一旦涉及到那個男朋友,ricardo直接掛電話都不帶提前打招呼的。

ricardo知道自己很固執,但他也認爲自己也很開明。就像在自己的牧場裏,他僱傭的牛仔裏面就有一對gay呢。可是,issac?那個假期來這裏度假還能吸引一票小姑娘甚至在離開之後還讓人想念的issac?ricardo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受了什麼愛情創傷了。

儘管ricardo拒絕從issac那裏瞭解關於男朋友的任何信息,不過這不代表他不會從daisy那邊打聽情況。結果,一年了,他倆居然還沒分!更糟糕的是,似乎其他人都認同了這件事。

“你該看看spencer再做結論,他還懵懂的時候就被issac拐了。”這是daisy的原話。

ricardo對此嗤之以鼻,他可是聽kiven說了,那個spencer——連名字都這麼彆扭——可比issac還要大兩歲,又是fbi出來的,還能天真不知世事?

極度護短的老先生在心裏給reid定了性,堅決拒絕更多來自他的消息。

給壞小子洗完澡之後,ricardo決定再次去其他地方轉一轉。然後,他就接到了來自三女兒的電話。

ann要結婚了。

ricardo一時間甚至以爲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在他已經對嫁女兒這件事絕望之後,居然又有了一份遲到的驚喜。不過,這份驚喜只持續了幾分鐘,因爲ann告訴他,那個男人叫做edwardcook,是以前住在鎮子裏一起上過學的老同學。

ricardo沒有立刻爆發,而是壓住了火氣,謹慎的問了一句,“是那個廚子家的cook?”

ann笑了,“沒錯,就是那個cook叔叔家的兒子,媽媽以前還誇過他呢。”

“cook家的男人……”ricardo想了想,用了最和善的一個形容詞,“有點靠不住。”

“不會的,issac都說edward不錯呢。”ann看着表情有些忐忑的edward,給了他一個親吻做鼓勵,“就算你不相信我,你也要相信issac啊,他在fbi裏專門研究人呢。”

“issac什麼時候知道的?”

“快一年了吧……”ann對着嘟嘟響的電話茫然了一秒鐘,然後朝edward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爸爸大概太高興了,他已經盼望我嫁人很久了。”

edward有些僵硬的點了點頭,ann也許不知道,可他早就從父親那裏聽說過兩家的交情似乎不那麼好。

而電話另一端的ricardo惡狠狠的瞪着電話有好幾分鐘後,訂了飛往華府的飛機。

issac那個小叛徒,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不說!

ricardo先是到了costa家,結果被daisy告知issac早就搬出去住了。看着二女兒那幾乎沒有表情波動的臉,碰釘子碰了幾十年的ricardo好聲好氣的問清了地址,然後就殺了出去。

整個過程持續不到五分鐘,連在後院整理花圃的kiven都不知道ricardo來過。

不過對於ricardo來說,今天的行程從一開始就昭示着不順利。比如說,給自己開門的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再比如說,自己的外孫趴在臥室的牀上專心致志的打着射擊遊戲,一點兒都沒被外面的動靜打擾。

而真正困擾老牛仔的是,因爲怕熱卻堅決不在臥室裏裝空調的issac直接赤膊,而他的背上還有幾條非常新鮮的抓痕!

ricardo寧願相信這間屋子裏養了貓!

而讓ricardo手癢忍不住一巴掌拍上去的是issac的一句話——

“嘿,prettyboy,拜託,等我玩完這一局我們再去吃飯……”

他ricardo的孫子什麼時候淪落到玩遊戲都要打商量的地步了!

所以,大家有理由相信,當初costa夫婦把issac送到意大利,除了是想讓他換個環境之外,還要摒除ricardo帶來的不良影響。這位老先生纔是真正溺愛無下限的代表。

issac纔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拍,這可不是reid的作風。拜平時遇到的那些入室兇殺案所賜,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滾下牀,用最快的速度掏出放在牀頭櫃裏的配槍。

等他看清楚被自己瞄準的人是誰之後,issac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隨手把槍扔到一邊,裝模作樣的發出慘叫。

“好痛!我被打出內傷了!”

ricardo被issac的反應弄得一愣,然後又一巴掌拍了過去,“看來加入fbi至少不全是壞處,你現在的反應速度可比以前快多了。”

“從來就沒慢過!” 九龍吞珠 issac爲自己正名。

“額,請問您……要茶還是咖啡?”這是被issac的叫聲弄得不安,站在門口打聽情況的reid。

ricardo直接扭過了頭。

“我記得還有瓶裝的礦泉水,那個就行。”issac從櫃子裏抽出一件t恤,套在了身上。

reid有些無措,這可不是待客之道。

issac朝他點了點頭,丟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

“我還以爲你不打算見我了呢。”issac擰開礦泉水的蓋子,然後把水倒進了玻璃杯,遞給ricardo。

ricardo氣哼哼的接過杯子,不說話。那個叫spencer的還坐在一邊呢,他得給issac留點面子。

“難道不是嗎?”issac控訴,“這一年你掛斷我電話的次數比過去二十年加起來還多!我就知道你生氣了!”

reid低頭不說話,雖然之前就沒少見過issac對長輩撒嬌的樣子,但他覺得,就算見識了再多次,他也不會適應良好。

ricardo最受不了issac這樣,“我需要點時間,你把我那一個足球隊的曾孫都打水漂了……”

“……”issac不說話,只是看着ricardo。

“別把我當成老古板,我也是看過《斷背山》的!”ricardo一不小心,就把自己這一年的研究工作給泄底了。

作者有話要說:羅爺再次拿到金球,撒花~越來越帥了簡直沒法破~還有西西,嗯,西西的禮服很搶眼……

以及,明天作者君要坐車回家,歷時24小時,明天的更新……不確定,嗯,如果在晚上十點前沒有更新的話,大家就不要等啦~ Issac有些感動,也感覺有些囧。了想,他說,“那個是藝術作品,都經過加工的??br

“我當然知道。”Ricardo說,“那個都是什麼年代的,現在可開放多了,”

“您真的是太英明瞭,”Issac特別誠懇的說。

Ricardo不爲所動,這種話他早就聽多了。尤其是Issac,在他的教育之下,從來不吝嗇讚美他人,以及,自己。

果然,Issac的下一句話緊跟而至,“也只有您這麼優秀的老人家,才能養出三個那麼優秀的女兒,然後有了更優秀的我。”

Ricardo恨鐵不成鋼的指着Issac,“你也知道,這麼優秀的基因你居然不往下傳!”

Issac想也不想的說,“我總得給其他人留條活路吧。”

“……”

Reid在努力剋制自己不笑出聲來。

Ricardo老先生深呼吸,然後目光犀利的看向Reid。嗯,和自己之前想象的不大一樣,被盯的時間長了還會覺得不好意思。不過還好,就算覺得窘迫也沒向Issac求助,而是想靠自己獲得承認。

Ricardo暗自點了點頭,他是不喜歡這個男朋友,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年輕人並不是自己之前預想的那樣依附Issac的存在。

“你多大了?”Ricardo開始懷疑之前得到的消息有些失實。

“還有三個月27。”Reid坐的特別端正,一臉嚴肅認真的表情讓Issac好不容易纔按捺住拍照留念的衝動。

因爲是在家裏,Reid的穿着比較隨便,棕黃色的卡其長褲,短袖的千鳥格襯衫,已經半長的頭髮髮梢微卷。他沒有帶隱形眼鏡,而是在鼻樑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鏡。這讓他看起來格外的安靜無害。

不過……

Ricardo扭頭看Issac,爲什麼同一屋檐下的兩個人會這樣不同。如果情況反過來的話,自己就完全有理由發作了。

Issac閉口不言,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https://ptt9.com/134411/ 他倒是想Reid和自己一樣豪爽一點,可Reid還是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Issac堅決認爲,這是因爲Reid從小養成的習慣,而不是因爲自己而後改的。

Ricardo知道Reid沒必要在年齡上說謊,儘管看上去不怎麼像,不過這無關緊要。在經歷了Reid的忽然出現帶來的意外之後,Ricardo在Reid身上暫時貼上了無害的標籤,開始想起自己來的目的了。

“Ann要結婚了?”Issac臉上的驚訝完全發自內心。

Ricardo冷哼一聲,“Ann可是一年前就告訴你了。”言下之意,現在裝作不知情?晚了!

浮島震動之下,在浮島的各處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光圈。 “當時她說結婚的前提是一年內不分手!”Issac想了想,“那位Cook看起來還算可靠,Ricardo,你可以專心嫁女兒了。”

“可他姓Cook!”Ricardo看了一眼Reid。

Reid發誓,自己從來沒有對一個普通人這樣無時無刻的進行側寫。所以他第一時間就察覺了Ricardo因爲他的存在而對某些事閉口不談。想了想,Reid找了一個藉口去書房了。

沒有了‘外人’的存在,Ricardo就直接說出了他和老Cook的恩怨。故事俗套至極,兩個年輕人同時追求一個女孩,Ricardo成功了,Cook失敗了。因爲這個,原本就彼此有些不對付的人直接對上了。

“你是說,這個Cook就是那個開連鎖餐廳的Cook?”Issac的表情有些奇妙,他早就知道Ricardo看那家有些不順眼,還曾經納悶過,要知道,一個開牧場,一個開餐廳,兩個沒有競爭關係的人是哪來的矛盾。

Ricardo悶悶的點頭。

“這不是很好嗎?”Issac說,“我見過那個要娶Ann的Cook,他對Ann非常愛護。你可以想想,你情敵的兒子對你的女兒言聽計從。”

“可是我知道老Cook在五十年前就試圖讓他那個還不會說話的兒子娶我的女兒!”Ricardo大喊,“我當時就發誓,就算我的女兒嫁不出去也不嫁姓Cook的!”

Issac忽然很想問,自己那兩個阿姨之前堅持不婚的時候,Ricardo有沒有懷疑這是他之前發誓導致的。

“他追不到Linda就想讓自己兒子娶Linda的女兒,做夢!”Ricardo用拳頭錘着沙發扶手,用來加強自己的決心。

Issac忍着笑,他早就看出來Ricardo的言不由衷。他對Ann的選擇並非毫無異議,卻也不是無法接受。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找一個人來找一個臺階給他,讓他看起來是勉爲其難才接受這件事的。

最好的人選就是Issac。熟悉Ricardo的人都知道他在老牛仔心裏的地位,在外孫的勸說下接受一個看着不那麼順眼的女婿,這纔是老牛仔的打算。

Issac非常善解人意的給Ricardo列出了N條接受一個姓Cook的女婿的好處,其中‘搶走老Cook的兒子’這一條被Ricardo立刻接受了。

解決了面子問題的老牛仔心情愉快,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離開了。他要去和二女兒商量一下婚禮事宜,用一切行動來展示Cook丟了一個兒子的事實。

Issac默默嘆了一口氣。Ricardo在迴避Reid的存在,但這反而讓他鬆了一口氣。如果說那些長輩哪個讓他覺得對接受兩人關係沒信心的,那必定是Ricardo。不過現在看起來還不錯,如果Ricardo堅決反對的話,他的反應恐怕就不是無視那麼簡單了。

樂觀估計,只需要一年的時間,自己就可以帶着Reid去蒙大拿溜馬了。

心情愉快的Issac推開Reid書房的門,驚訝的發現小博士居然在發呆。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場景。

“嘿,在想什麼?”Issac坐在書桌上,居高臨下的看着Reid。

嗯,這個角度不錯。

Reid回神,“額,沒什麼……”

“Ricardo嚇到你了?”Issac想了想,“別擔心,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接受而已。這件事對他而言有些突然。”

“不,我只是在想,該怎麼讓自己變得可靠點。”Reid有些苦惱,“Ricardo似乎喜歡那樣的人?”

Issac有些驚訝,“你側寫了他?”

Reid的表情有些緊張,“我只是在想該怎麼……”投其所好。

Issac不甚在意的擺擺手,“我知道,這是本能,就算不是側寫師,第一次見長輩的人也會盡力揣摩他們的心思。我們可比那些懵懂的傢伙有優勢多了,該出手時就出手。”

Reid被Issac的說法逗笑了,“我在想,要不要去找一些關於養殖之類的書籍……”

Issac搖頭,“這行不通,Ricardo最討厭那種理論經驗無比豐富,可一遇到問題就麻爪的傢伙,據說以前吃了不少虧。”

Reid有些不甘心的閉上了嘴,畜牧養殖業這個領域他從來沒有涉及過,萬一出了錯拉低印象分就不好了。

“那Ricardo喜歡什麼?”

“我啊。”

“Ricardo愛好不多,最喜歡的就是每天早上起來以後騎着馬巡視牧場。”Issac看着Reid有些沮喪的樣子,安慰道,“別擔心,如果按照Ricardo的愛好來,我直接在他的牧場裏找一個牛仔就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