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句話,就像是一粒種子一樣,深深地紮根到了許多記名弟子的心靈深處,開始緩緩地生根發芽。


而一些原本已經放棄了努力的外門弟子,迷茫的眼神之中,也漸漸恢復了一些清明,轉身離開,抓起腰間懸著的長劍,走向那已經好長時間未曾去過的演武場,現在努力,也許還來得及吧?

沒有大聲的喧嘩,人群靜靜地散開。

每個人都若有所思。

所有人都明白,從今以後,至少在問劍宗下三階梯區域,沒有人敢惹丁浩和他的朋友們了。 青衫東院的弟子們難以抑制心中的興奮,離開天理樓不久就興奮地歡呼了起來。

尤其是一開始被瘦猴揍的那位濃眉大眼的叫做魚小明的弟子,雖然被打腫了半邊臉,說話漏風,但是卻唾沫橫飛,手舞足蹈,繪聲繪色地描繪丁浩如何狠抽那些外門弟子的經過。

丁浩臉上帶著微笑,重新又變回了那個溫潤如玉的少年。

這個時候,很多人開始明白丁浩喜歡一直都掛在嘴邊的那句口頭禪【對朋友要春天般溫暖,而對敵人要秋風掃落葉一般寒冷】的真正意義了。

少年們為自己能夠成為青衫東院的一員而驕傲。

今天的一切都證明,丁浩會像是大哥一樣,守護在他們的身邊。

「小七,你回頭統計一下本院被天理樓欺壓掠奪過的弟子名冊,按照四倍損失補償,將金票發下去,受傷的兄弟,沒人八千金子,天翼和小凡,每人分五萬,剩下的暫時保存起來,你對商業區比較熟悉,回頭辛苦一趟,幫我收購最好的續骨和療傷葯,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將天翼和小凡的傷勢治好!」

丁浩計劃了一番,微笑著道。

「丁師兄你就放心吧,我保證把事情辦的妥妥的。」王小七拍著胸脯打包票,旋即有想到了什麼,低眉順眼地道:「丁師兄,對不起,我已開始不應該懷疑你的實力,不該自作主張,你不會怪我吧!」

丁浩在他肩膀上錘了一拳,笑道:「看在你也是一片好心的份上,這次我就原諒你了。」

「哇哦,多謝丁師兄!」王小七誇張地跳了起來,惹得周圍的弟子們都哈哈大笑。

今天這一口氣,出的實在是爽,看以後還有什麼人,敢欺壓青衫東院的弟子?

就在這時——

「丁浩!」

旁邊傳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

眾人扭頭看去,一個一襲白色長裙,猶如仙子下凡的美麗女孩,在對面笑盈盈地喊著丁浩的名字。

正是公認的東、南、西、北、中五院記名弟子之中的第一美女李伊若。

她笑盈盈地看著丁浩,顯然是專門來找丁浩的。

「哇喔,佳人有約!」王小七誇張地怪叫了一聲,然後對著身邊的兄弟們擠了擠眼:「大家趕緊走吧,不要破壞丁師兄的好事啊!」

「哇,丁師兄你真厲害,居然不聲不響地搞定了第一美女。」

「啊,我的心碎了,李仙子居然有心上人了!」

「去去去,心碎個屁啊,難道你要和丁師兄爭嗎?」

「也是哦,既然李仙子選擇的是丁師兄,那我還可以接受,要是別人,我一定要和他已決生死!」

青衫東院的弟子們一陣調笑,嘻嘻哈哈地抬著張凡和方天翼兩人,從旁邊繞過去,主動地為兩人留下了相處的空間。

說實話,這些人之中也有不少是李伊若的欽慕者。

但他們還是從心底里祝福丁浩,在他們看來,也就只有丁浩這樣的天才,才真正配得上李伊若這樣美麗無雙的少女吧!

很快,林間小路上,只剩下了丁浩和李伊若兩個人。

微風習習,細碎的陽光從樹枝縫隙里照射下來,灑在地面,隨風搖曳。

「丁浩……你回來了?」被青衫東院的弟子們一陣調侃,小辣椒的臉上也有一片紅暈,罕見地露出了一抹小嬌羞,原本很多要說的話,在這一刻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恩,今天剛回到宗門。」丁浩笑著點點頭。

經過了試煉之中的那些事情,丁浩對李伊若的看法大為改觀,雖然平時刁蠻潑辣了一些,還有著一身公主病,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卻表現的比很多男人都要堅強和勇敢,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是一個合格的武者。

「這麼長時間……你沒事吧?我和表哥,還有蕭大哥曾經去試煉區找了你幾次,可惜都沒有找到,後來宗門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再派遣強者前往試煉區搜尋,大家都以為你已經……」李伊若慢慢地平靜下來,細細說道。

「沒事,後來我擺脫了清平學院高手的追蹤,只是很可惜,居然在森林裡迷路了……」丁浩笑道。

「迷路?」李伊若睜大了美麗的眼睛,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兩人很自然地肩並肩走在林蔭小路上,有說有笑。

丁浩雖然沒有如同很多記名弟子那樣,被李伊若的美麗容顏徹底傾倒,但是對於美麗的食物並不排斥,況且經歷了試煉波折,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緩和了許多。

丁浩略作思考,將森林之中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

「你將擊殺穆天峰和那些清平學院弟子的事情,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李伊若心中一陣震撼,卻又誤會了什麼,一陣陣難以抑制的甜蜜,低著頭道:「丁師兄,其實你不必要這麼做的。」

丁浩並未察覺小辣椒的異常,微笑道:「反正事情已經發生,那樣的局面下,就算是將你和殘陽兄弟扯進來,也於事無補,不如我一人承擔了也好。」

「謝謝你,丁師兄。」李伊若的頭,垂的更低了,不知不覺靠近了一點,肩膀挨在了丁浩手臂上。

誘人的處女體香和發香,瞬間鑽進了丁浩的鼻端。

被這樣一個尤物級別的美少女靠在肩膀,饒是丁浩定力驚人,卻也忍不住一陣陣面紅耳赤。

「咦,小妹,丁師兄,原來你們在這裡啊?」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丁浩抬頭看去,原來是李殘陽和蕭承宣兩人,從遠處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一聽說丁兄你回來了,我和殘陽就立刻趕過來了,你沒事吧?後來發生了什麼?」蕭承宣臉上的疤痕還沒有退去,卻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大大咧咧地叫嚷道:「咦,沒想到小辣椒你也在啊,居然還趕在了我們的前面,這幾天你一直都在念叨丁兄,據說連做夢都喊著丁浩的名字,哈哈,這下子你總該放心了吧!」

李伊若頓時一張俏臉變得火紅,嗔怒地跺跺腳,怒道:「姓蕭的,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做夢都……」 「哎,是你的詭秘室友說的嘛,難道沒有……」蕭承宣這個沒有絲毫戀愛經驗的小處男,顯然還沒有搞明白狀況。

倒是李殘陽顯然是從表妹罕見的嬌羞女兒姿態中看出來了什麼,恍然大悟道:「啊,原來是這樣,我們不該出現,嘿嘿,我們走了,你們繼續,嘿嘿,繼續……」

說著,拉著一臉迷惑的蕭承宣回頭就走。

「哎,為什麼要走啊,我們是來感謝丁兄的救命之恩的啊,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嘛。」蕭承宣迷迷糊糊就被拉走了,還大聲地喊道:「丁兄,回頭我再來啊,咱們痛快大喝一場,我要好好感謝你……」

終於還是被李殘陽倒拖著離開。

「丁師兄,你……你別聽那個傢伙胡說……」李伊若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女兒家的心思一旦被揭開,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丁浩微笑道:「伊若,謝謝你的關心。」

李伊若頓時一陣芳心亂跳,螓首垂的更低了,第一次聽到丁浩這樣稱呼自己,她腦海之中簡直就是一片空白。

兩人就這樣肩並肩地走出了林蔭小路,不知道不絕來到了青衫東院的餐舍附近,又說了幾句話,李伊若揮手道別,依依不捨地離開。

丁浩站在原地,看著小辣椒的身影消失在遠處青石台階拐彎處,嘆了一口氣。

匆忙回到住處,丁浩找出了李蘭曾經贈送給自己的療傷葯,幫助張凡和方天翼療傷,然後有讓王小七花重金找了商業區最為高明的醫師,寸步不離地照顧兩人。

丁浩乾脆將自己從後山垃圾懸崖下方採摘來的那幾顆【龍心玄草】拿出來,以靈藥的藥力,不斷地刺激兩人身體的恢復。

「放心吧,小兄弟,這兩人雖然受傷不輕,但是治療及時,又有靈草滋潤,你拿出來的那瓶療傷葯也絕對不凡,老朽估計,最多需要四五天,他們就可以下地了,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醫師的話,打消了丁浩心中的擔憂,終於讓他鬆了一口氣。

……

轉眼之間,忙忙碌碌已經一天時間過去。

吃完晚飯,在餐舍解答了一些青衫東院弟子修鍊過程中遇到的疑惑,丁浩正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精心修鍊。

不想卻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襲青衫、柳葉眉彎彎的青衫東院另一位高手李蘭。

有了五院大比中贈葯的交情,丁浩心中其實是將這個將柔弱秀氣和霸道陰沉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集於一身的少年,當做成了自己的朋友。

「你回來了?」李蘭靜靜地站在月色中,語氣一如往常地平靜。

「恩,撿了一條命回來。」丁浩苦笑著道。

面對李蘭,丁浩有一種很奇怪的極為放開的感覺,就像是對著一個多年的摯交好友一般,一項很靈敏的直覺讓丁浩感受到了李蘭那種隱藏的很深的友善之意。

「幹掉了穆天養的親哥哥,還能從穆天養的面前活著回來,你的確是撿了一條命回來。」李蘭的語氣不知道是嘲笑還是無奈。

丁浩伸了伸懶腰,靠近幾步,笑道:「看起來,你的消息很靈通嘛,這樣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李蘭面無表情地道:「我不僅知道這些,還知道你和穆天養約戰,一年之後,要在千寒絕峰一絕死戰。」

丁浩訝然地看著李蘭,終於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些消息你都知道了?有點兒不可思議啊,我以為只有我和穆天養兩人知道呢。」

「你以為這件事情無足輕重嗎?」李蘭搖著頭冷笑道:「如今整個問劍宗高層,幾乎都知道了這件事情,據說清平學院一方,對於這件事情也很重視,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整個雪州,都會知道你和穆天養的一戰!」

丁浩訝然:「我居然這麼受關注?」

李蘭無可奈何地搖搖頭:「醒醒吧,受關注的是號稱【神童】的穆天養,誰都知道,穆天養曾經在千寒絕峰一劍擊敗了【雪州四快劍】,其中就有本宗的關飛渡師兄,在外界看來,你挑戰他,代表的是整個問劍宗,這一戰,已經被上升到了清平學院和問劍宗的再一次對決層次!」

「不會吧?」丁浩這下也凝重了起來,苦笑道:「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記名弟子而已。」

「你也是記名弟子五院大比第一人,你以為這個稱號,真的一文不值嗎?」李蘭一副恨不得抽丁浩一頓的表情,道:「反正這件事情,已經在雪州高層範圍內掀起了波瀾,相信很快就會被更多的人關注。」

丁浩笑笑,反問道:「關注就關注吧,反正遲早都有一戰,恩,有人看好我能夠獲勝嗎?」

李蘭很正式地搖了搖頭:「沒有一個人看好你,包括我在內。」

「哦,你還真是坦白呢,」丁浩不滿地撇撇嘴,「就不能對我有點兒信心嗎?」

李蘭恨鐵不成鋼地道:「你以為穆天養是誰?你……唉,算了,和你說這麼多,也是白搭,反正你現在已經被架在火上炙烤了,沒有了退路。」說著,揚手扔過來一個小冊子,接著道:「雖然擔心冊子裡面記載的東西打擊你的信心,但我還是覺得應該給你看看,在那一戰到來之前,起碼應該讓你知道,你面對著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對手。」

丁浩伸手接住了小冊子。

這是一本關於【神童】穆天養的詳細資料記載,上面詳細地介紹了這位雪州第一後輩天才的各種光輝事迹和驚人的成長速度。

「謝了。」丁浩對李蘭拱拱手。

「希望你不要被裡面記載的東西嚇壞,一年之後……雖然我同樣不看好你,但還是期待你能創造一個奇迹。」李蘭看著丁浩,靜靜地打量了一陣,又道:「對了,提醒你一下,明天宗門的高層會傳喚你,好好準備吧。」

說完,轉身就走。

「高層傳喚我?」丁浩心中一驚,沖著李蘭的背影問道:「因為什麼事情?」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今天已經透露了太多。」李蘭的聲音飄蕩在空中,人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遠處的黑暗裡。

————

感謝tcxiazhou、為你含情、Boy暗夜傲龍、影子中的舞者、鋒出無右幾位老友的捧場 丁浩搖了搖頭。

「真是烏雲壓城城欲摧,山雨欲來風滿樓啊!接下來有夠煩的,門派高層傳喚我,可能和與穆天養一戰有關,也有可能和被我殺掉的宋柯有關,這一關可真不好過啊!」

一邊借著月光翻閱李蘭給的小冊子,一邊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穆天養,被清平學院前任院長收養的棄嬰,無與倫比的天賦,千年罕見,修鍊清平學院鎮派絕學【清平寂滅心經】,一年小成,突破第一層,兩年突破第二層……」

「被內定為六十年後清平學院的院長候選人!」

「打破了清平學院史上最快的修鍊速度記錄!」

「雪州歷史上年紀最小的突破先天之境的強者!」

「沒有人知道穆天養是什麼血統體質,但是絕對是一種稀有的上品血統,非常可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