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尖利的說話聲.出自一個身材瘦削.顴骨突出的老頭之口.只見他身穿一件黑色長袍.在長袍心口位置上有一個幽綠色的馬頭.馬頭下面還有兩顆金星.


「哈哈.還是廖前輩考慮周全.以這居陽子做誘餌.華青山肯定不會坐視不理.這樣不用我們前去.他們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哈哈.讓人看著自己的弟子來送死.這種事我廖公府最喜歡幹了.」瘦削老頭得意洋洋地笑道.

這笑聲剛落不久.便有一個鄙夷的聲音說道:「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你這個人還是這麼招人討厭.」

「誰.」廖公府扭頭向來聲望去.只見麻臉老太率領華青山的其他長老和元嬰期以上的弟子堪堪趕到.

廖公府一雙小眼睛仔細端詳了一遍麻臉老太.許久之後輕咦了一聲.納悶道:「你這老女人是誰.為何會認得.」

廖公府問話的同時.私底下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幾十年的打打殺殺已經讓他養成了小心翼翼的性格.這也正是他能在大馬角斗場連勝四百多場的原因.沒有十足把握.他是不會參加角斗的.

麻臉老太倒是沒有回答廖公府.而是環顧了全場一眼.見松鶴門和真言道的人站在一起后輕輕地皺了皺眉.又看到華青山五位首座均被控制.眉上的愁意更深了.

廖公府見來人這麼輕視自己.怒道:「你這老太婆是從哪裡來的.本大爺問你話你沒有聽到.你是華青山請來的救兵么.快快報上姓名.老夫手下不留無名鬼.」

麻臉老太這才輕笑道:「廖公府.好久不見.不知道你本事長了多少.但是你這脾氣倒是大了不少.連老朋友都認不出來了.」

廖公府聽罷眯著眼睛想了一會兒.然後不確定地問道:「你是梅…」

麻臉老太不等他說完.便點頭應道:「不錯不錯.看來你還沒有把我這個老朋友忘了.」 廖公府聽麻臉老太親口承認自己的身份.心裡不自主地咯噔了一下.「兩百年了.沒想到此人還在人世.不過為什麼變得如此醜陋?」

麻臉老太見廖公府雙眼微眯.眼中精光四射.知他正在心中權衡利弊.慢慢說道:「老朋友.不如我們聯手.你幫我滅了這兩個小門派.這裡的靈礦全部歸你.如何.」

此言一出.廖公府後面的真言道和松鶴門眾人一陣嘩然.歐陽興江和錢艷不約而同慢慢地向後挪了一小步.兩人相望一眼.俱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安.

誰知廖公府只是冷笑一聲.邊搖頭邊說道:「想不到啊想不到.雖然不知你為何以此面目示人.但那股子冰雪聰明.詭計多端的勁兒卻一點沒變.也難怪當初無數豪傑為你折腰.只可惜.古言道.紅顏禍水啊.嘖嘖.」

聽到最後.麻臉老太臉色忽然就變了.手中拐杖重重地在向下一擊.只聽咔咔聲中.由岩石構成的大地以麻臉老太所立之地為中心.數道裂紋不斷向外擴展開去.足足一丈才停止.

「廢話真多.」

麻臉老太應聲而起.化作一道電光.向廖公府急速衝去.

兩人甫一·交手便展現出化神期高手的實力.也不知麻臉老太手中拐杖是何材料所做.看似一碰就斷.每每揮舞都帶起一股凌厲的罡風.

廖公府見麻臉老太招式凌厲.一往無前.一副拚命的架勢.一時間不敢掠其鋒.手中仙劍左擋右支.卻絲毫不見慌亂.

這邊麻臉老太對上廖公府.那邊華青山眾人也沒有閑著.法寶齊出.早和松鶴門和真言道打成了一團.

一時間天空中各色豪光繽紛綻放.煞是好看.只不過這美麗景色背後燃燒的卻是無數修士的性命.慘呼和嚎叫聲不絕於耳.

不自覺地.眾人的戰團都遠遠避開了兩大化神期高手.生怕一不小心被掠過的罡風掃到.稀里糊塗地就死掉了.

楚風國修真界雖說是三足鼎立.但發展至今.華青山已經隱隱超越松鶴門和真言道.有一家獨大之勢.

這種勢頭從戰場回來之後更加明顯.有了劍鋒軍團的暗中支持.在二級修真國里就是想不一家獨大也難.這也是為什麼松鶴門和真言道願意聯手對付華青山的主要原因.

這種趨勢從這邊戰場上已經初露端倪.華青山少了五脈首座.在各位長老帶領下.門內精英弟子對上松鶴門和真言道兩派.一時間竟然也沒有讓松鶴門和真言道佔據多大優勢.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局勢還是慢慢向松鶴門和真言道一方傾斜.

但是大家心裡都清楚.這場戰役勝負的關鍵還在已經從地面斗到天上的兩大化神期高手身上.

激戰正酣.誰也沒有注意到有一小股人正悄悄地接近華青山五脈首座被困之處.

「田兒.你們怎麼來了.」伍鍾平驚愕莫名地看著突然出現在戰場中的愛女.但更讓他吃驚的是另一個久違的熟悉身影.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輕易地死掉.」

「師父.我們先救你們出去.這些話事後再說不遲.」說罷眾人一起動手.無奈眾人無論如何用力.綁在五脈首座身上的繩子竟是紋絲不動.

伍鍾平似是早就料到如此.臉色平靜如常:「這縛仙繩絕非蠻力可以撼動.如果沒有化神期以上的修為.要解開它恐怕很難.」

「我偏不信這個邪.」

話音剛落.伍小田便開始往縛仙繩中注入靈力.縛仙繩表面一層亮光忽悠而逝.任伍小田再如何施法.縛仙繩沒有一絲變化.

「哼.難道拿這繩子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伍小田秀眉微皺.額頭上幾滴香汗流下.

「讓我試試吧.」

喬虎雙手攥緊縛仙繩.臂膀左右開弓.竟是要用蠻力將縛仙繩扯出一絲空隙.以助伍鍾平脫困.

繩中五人見狀都微微搖頭.只覺得喬虎太多執著.多少人都試過了.難道別人不行你就行.

可是喬虎在妖族領地這幾年.靠的就是這副強悍的身體.五級妖獸都不能與之硬憾的身體.

隨著喬虎手中加力.縛仙繩上白光又再次出現.伍鍾平咦了一聲.沒想到喬虎的力量強悍若斯.已經催發起縛仙繩的法陣之力.不過他依然對喬虎扯開縛仙繩不抱一絲希望.

只是事情越往下發展.就越不可思議.先是縛仙繩中上的白光越來越亮眼.而且從之前的一閃而逝變成了持續發光.

后來在伍鍾平目瞪口呆中.喬虎竟變成了一個身體被鱗甲包圍的人形怪物.頭角崢嶸.望之生畏.

到了這個時候.任誰也看出喬虎真的有可能將縛仙繩扯開.眾人的心不禁都提到了嗓子眼.大氣不敢喘一口.

「給我開.」

隨著一聲怒吼.孜孜聲中.縛仙繩上的白光已經刺眼.縛仙繩微不可查的露出一絲空隙.磅礴靈力宣洩而出.眾人只覺撞上一道銅牆鐵壁.紛紛向後倒去.

喬虎更是手當其中.不過他知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只要再堅持一秒.師父就可脫困.因此含住一口鮮血咬牙堅持.

「哈哈.歐陽老道.讓老夫會會你.」一道赤色光芒一飛衝天.還有四色劍光伴隨其旁.五脈首座在華青山漸漸不支時終於脫困而出.

喬虎再也忍不住.噗地一聲噴出口中鮮血.雙手鬆開縛仙繩感到一陣脫力.趕緊掏出一顆催魂丹放入嘴中.平復體內奔騰的靈力.

催魂丹主要功用是補充一個人的精神能量.順帶還有回復靈力和體力的效果.也就喬虎這個土財主.換做別人就算吃得起也不會這麼浪費.

風波平息.伍小田第一個沖了過來.上下打量喬虎一眼.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

喬虎搖搖頭.笑道:「不礙事.休息一會兒就好.」

再向戰場望去.只見有了五脈首座的加入.局勢立即向華青山這邊傾倒過來.松鶴門和真言道苦苦支撐.只盼廖公府能早點拿下麻臉老太.

縛仙繩一破.廖公府心頭就有感應.但他也只是嘴角輕輕一笑.暗道:螻蟻再多也只是螻蟻.先解決掉這個老太婆回頭慢慢修理你們.

竟對華青山的五脈首座絲毫不以為意.

喬虎休息的功夫.伍小田等人心掛師門安危.也俱都加入了戰團.這下松鶴門和真言道的壓力更是增添了一分.

尤其是歐陽興江和錢艷.兩人身為松鶴門和真言道的掌門.自然受到了更多的照顧.

歐陽興江在伍鍾平和居陽子的圍攻下使出渾身解數招架.奈何就算和居陽子一對一他都討不到任何便宜.何況還有一個和居陽子幾乎不分伯仲的伍鍾平.

他現在只有將仙劍在身旁一寸的地方上下飛舞.不求傷人.只求自保.即使這樣.須臾間就可能被居陽子兩人轟得形神俱消.

另一邊錢艷的情況也是如此.

喬虎感覺身體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剛想加入戰團.忽然天空傳來一聲巨響.猶如春雷炸響.體內剛剛平復的靈力竟又有奔騰而出的跡象.

喬虎吃驚地向天空望去.只見麻臉老太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想要努力穩住身形卻是力不從心.從天上掉了下來.

居陽子不得不舍了歐陽興江.風馳電掣般飛身接住麻臉老太.入手只覺老太身體竟輕飄飄好似一片鵝羽.擔心道:「前輩您撐住.老夫這就找個地方給您療傷.」

「快跑.廖公府已經是化神期巔峰境界.你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快跑.」

「嘿.現在才想跑已經晚了.這裡所有的人都得死.這靈礦是我一個人的.」

原來.自打一開始.廖公府就已經打算獨吞這個礦脈.松鶴門和真言道以為請了一個幫手.卻是與虎謀皮.害人害己.

「呲啦啦」

似是閃電撕裂了虛空.廖公府的身影瞬間從高空飛到了居陽子眼前.單掌向麻臉老太拍來.竟對一旁的居陽子熟視無睹.

居陽子只覺自己的心神被鎮住.想要出掌迎接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知道麻臉老太所說不差.這份神識威壓只有化神期巔峰才能有.

居陽子又怎能讓廖公府得逞.他閉上雙眼.靈台恢復些許清明.借著這短暫的喘息機會.他調動體內磅礴的靈力.情不自禁地噴出一口血箭.在廖公府的手掌拍到麻臉老太身上前.勘勘趕到.

「轟」

兩股雄渾的靈力肆意向四周宣洩而去.居陽子懷抱麻臉老太急速向下墜去.廖公府只是身軀微微一晃.便又穩穩站住.

「咦.沒想到二級修真國里還有化神期的高手.不過真是不巧.你剛剛修鍊到化神期初期.就要栽在老夫手裡了.」

五脈首座其餘四人見狀無不驚詫莫名.掌門師兄什麼水平別人或許不清楚.但是他們卻心如明鏡.

沒想到才一個照面就被廖公府擊敗.松鶴門和真言道花了多大價錢才能請得動這麼厲害的高手.

他們當然不知道.廖公府看上的可不是松鶴門和真言道的那點禮物.他看上的是整條礦脈.

廖公府身形一閃.就要再補上一掌.送麻臉老太和居陽子一程.他的神識已經將兩人鎖定.只要他們的元神一旦出竅.廖公府也會跟著化神萬千.將他們一一擊破.

說時遲那時快.四柄仙劍齊齊迎了上去.廖公府以一敵四卻凜然不懼.又是一聲轟然巨響.四脈首座終於擋住了廖公府必得的一擊.

但四人心裡均不好受.不禁靈力不受控制地在體內四處亂走.且經脈巨痛.一時間竟然沒有了再戰之力.

反觀廖公府.雖然向後退了七八步才穩住身形.但卻看不出一點受傷的模樣.這仗還怎麼打. 「哈哈,你們不妨一起上,省得老夫還得一個一個動手,倒也省事,」

居陽子和麻臉老太仍然伏在一旁一動不動,生死未卜,其餘四脈首座互相對望一眼,心知這次華青山對上這個大魔頭,恐怕凶多吉少,

廖公府沒有給四人多餘的喘息機會,話音剛落人已飛至四人身前,橫空一掌拍來,這一掌廖公府用上了十成功力,務必將勉力再戰的四人毖於掌下,

「鏗」

猶如金石交擊,靈力光波層層綻放,四脈首座不由自主被吹得翻滾出去,

四人驚疑地向陣中望去,只因剛才一剎那間一抹青灰色身影猶如神兵天降,替四人硬生生接下了廖公府的必殺一擊,

煙塵散盡,一個全身青色鱗甲的怪物緩緩從地上戰起,渾身上下散發著懾人的寒意,身軀不大,卻給人一種崢嶸巍峨之感,

「喬虎,」

「小六,」

伍鍾平沒有想到,短短几年時間不見,雖然喬虎看上去還是築基期的修為,卻也可以接下化神期高手的全力一擊,這怎能不讓人感到震驚,

「師父,師叔你們不要說話,抓緊時間運功療傷,晚輩先替你們頂上一陣,」

四人心知就算集合五脈首座之力,恐怕也不是廖公府的對手,但堂堂七尺男兒一脈首座又豈肯俯首就擒,於是也不多話,默默調理體內翻滾的靈力,

廖公府乍見喬虎的模樣,內心吃驚程度絲毫不亞於四脈首座,華青山怎麼說也是在人類修真國的地界上,怎麼會有妖獸出現,

再看這妖獸全身披甲,粼粼發光,只有一雙眼睛透出兩道冰冷的目光,要多猙獰有多猙獰,還未交手已經讓人先膽寒三分,

但廖公府身為大馬角斗場的二級馬士,劍下亡魂少說也有兩千多,又豈會怕了眼前的怪物,

微一定神,廖公府心念一動,背後仙劍忽悠而起,猶如長虹貫日,直刺向喬虎,

自剛才擊敗麻臉老太后廖公府便將自家仙劍收了起來,這時候再祭出自是要探探對方虛實,小心駛得萬年船,

喬虎不敢大意,破蒼巨劍橫於胸前,一副任爾風狂雨驟,我自巋然不動的架勢,

「叮,」

一聲脆響,喬虎雙腳釘在地上,向後退出三四丈,在身前拉出兩道一尺多深的犁溝,才將廖公府劍上的力道完全卸去,

但即使如此,體內氣血翻騰,五臟六腑內翻江倒海,說不出多難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