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就是一般水族的目的,他們不奢望成龍,能夠化形就可以。故而在第一層的黑風層裏面打滾一陣後便紛紛離去。


三個時辰後,水族散去大半,只有少數一些精英留了下來朝着化龍的目標奮鬥。

黑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在天火層中不斷苦苦打熬,身邊一面黑色靈幡散發寒氣消弭火焰的傷害。而後面伏青、白玉龜、騰蛇等等十二人在第二層的金雷層奮鬥,至於黑風層還有五十水族在。

“成了!” 伏青前面不遠處的騰蛇忽然大呼一聲,身形一動,蛇身上面一層焦炭般的蛇皮落下,一條黃色大蛟龍飛入天火層。

“諸位,我先走一步!”騰蛇大笑之後衝入其中,但隨後大家便聽到一聲疼喊。

“啊——!”一團天火包裹着騰蛇從空中墜落,在湍急的河水中撲騰半天才擡起頭來。

“疼死老子了!”天火映着河水通紅,騰蛇在下面待了半天才重新開始衝擊。

而白玉龜見騰蛇遭遇心中怯意一起,見天火層這般難對付,暗自想到:“反正我乃靈龜之身,壽歲萬年,也不急在這一時,便暫時退去吧。明年再來?”隨後,白雲抵足,白玉龜晃晃悠悠離開龍門不在繼續。

有人奮發,有人卻步,而伏青體內有着木靈珠不斷恢復傷勢,又有玄靈七十變這種擅長療傷的功法,在龍門開啓第五個時辰後終於進入天火層。

伏青走的是木德道路,不管是風雷也好,天火也罷,對他的剋制極大。方纔金雷淬體可是讓他好一番折騰。

青蛇蛟龍歷經千雷劫數終於更進一步。頭部的三角蛇頭化作龍首,龍身蛇尾化作真正的龍身龍尾,而雙爪也從三趾化作五趾。可以說,除了腹下兩個龍腿外,他跟真龍別無二致。

“這就是你的選擇?”伏青身邊忽然響起黑蛟的傳音。

伏青擡頭看去,黑蛟在天火層中默默抵禦天火的力量,目光看向自己。

伏青點頭,同樣是化龍,有人最後差的是龍尾,有人是龍鱗,有人是龍角,而伏青的龍爪也不算多特殊。

龍門有着限制,每年只有七十二條真龍誕生。但如今別說七十二條了,能夠誕生一條就是他們這批人的大運了!故而二者在天火層中各佔一方,拿着法寶應對天火劫數。

雲雨託真身,至天火層中受無盡烈火焚燒,這就是化龍之道。

伏青是木德之道,風雷克木,天火焚木,他在此受到剋制太強,僅僅三息時間便從天火層墜落而來。而不久後,黑蛟也從上空墜落,一黑一青兩條蛟龍盤踞水下喘息。

伏青身上三寶,山河扇乃青木之屬,被天火焚燒後扇面烏黑,索性有女媧娘娘遺留法印在不傷根本。剩下兩件先天靈寶不欲外露,故而藏在龍珠之中。

黑蛟也有三寶,除了萬寶星砂外還有一面玄冥冰盾以及一面靈蛟寒光幡、但黑蛟偏向陰寒之屬,法寶也大抵如此,在天火中損毀大半。

伏青體內木靈珠自行催動,木精從體內慢慢逸散恢復元氣。而黑蛟在伏青不遠處,隱約察覺伏青身邊濃郁的生靈之氣後也走近幾步藉着他的光恢復元氣。

“我說,咱們打個商量吧!”黑蛟傳音:“我是水行,水火相剋,在天火層難以抵抗天火的侵蝕。但是我可以用法力製作防禦裹住我二人。至於你——!”

“你要我用法力恢復你我二人的元氣?”伏青反應過來,道。

木之道生生不息,黑蛟察覺伏青身上有異寶在身,故而有了合作的念頭。

伏青龍首輕點三下,他自己被天火剋制太深,如果不跟旁人聯手恐怕今年難有勝算。而且水生木,這合作提議對他有利。

半個時辰後,一羣水族便見一黑一青兩條蛟龍從水中飛出。

蛟興洪,二者聯手飛天,周圍水汽瀰漫,靈雲繚繞,伏青藉着黑蛟的氣勢衝過風雷兩層,隨後在天火中打滾。

“蛟龍覆海,開!”黑蛟一陣龍吟,身上黑光暴漲,三尺靈光裹住他跟背後的伏青。還有冰盾化作冰晶靈雲裹住二人,寒光靈幡舞動玄冥之氣凍結天火。此二物都是他從北海萬丈寒淵之下尋得寒鐵寒冰煉製而成。如今自毀冰盾後,寒氣逼人,二蛟終於有了喘息之機。

伏青的蛟龍之體比黑蛟小了一半有餘,只需躲在黑蛟身下即可。但伏青也不閒着,化作人身龍尾後手持山河扇,扇面大開,將木靈珠中的一縷縷先天元氣投入扇面施展咒法匯聚造化青光恢復他們倆的消耗。

玄靈七十變本來就是造化玄功,一層層青光漫漫而來,二人在青光黑光的保護下慢慢進行道體的煉化。

看我多好!

插入書籤 瀋陽三官廟雖然稱作廟,但實際上卻是一座道觀。三官者:天官、地官、水官是也,道教中認為,三官掌管人間禍福、天神轉遷、生死輪迴諸事,因此明代各地都有三官殿、三官堂、三元庵、三官廟等。每逢三元節,人們都要到廟宇祭拜三官,懺悔罪過,祈福免災。

瀋陽的這處三官廟在城內算是首屈一指的道觀,努爾哈赤攻下瀋陽並定都於此,在城內大興土木的時候,依然還是留下了城中心的這處道觀。不過三官廟的功能卻有了一些變化,不僅僅是作為一處道觀,還兼具了招待各國使節和被俘明國官員的暫居之所。

作為明國的使者,田弘遇一行人抵達京城之後,就被安排在了三官廟最好的院子內。不過即便是三官廟內最好的院子,也遠不及明國京城的一處普通客棧,畢竟雙方的生產力水平相差的實在是太遠了些。

田弘遇雖然年輕時四處行商,也吃過不少苦。不過他自發達之後,就已經很久沒嘗過這種在外奔波的苦楚了。加上本來他就有意試探一下,后金方面究竟有多少談判的真心,因此乾脆就縱容身邊的親隨為難了幾次接待自己的官吏,特別是那個從張家口逃亡到后金來的范永斗,這也使得幾次會談尚未開始就草草結束了。

鬧了這麼幾次之後,后金方面也就安靜了下來,沒有再過來同他交涉了。看到這樣的情形,田弘遇又有些不安了起來,擔憂自己的試探行動是不是過火了些。到底他還是在後金的地面上,要是這些建虜惱羞成怒起來,吃苦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無所事事的田弘遇,為了找點事情壓制住自己的胡思亂想,於是就讓四海貿易公司在瀋陽的管事拿來了今年的賬目,在自己住的院子里翻看了起來。

他正看得入神,卻聽到守門的親隨過來稟報,達海帶著一個叫做多爾袞的年輕貝勒找上門來了。田弘遇楞了一下,才合上面前的賬本說道:「董、黃兩位管事,你們把這些賬本都先搬進去,阿武你去把人帶進來吧。」

站在達海身邊的多爾袞,看到明國的使者居然沒有出門迎接自己,只是派了一個下人出來,饒是他一向堅忍,此刻心裡也不由冒起了火,對著達海不由抱怨道:「這明國的使者還真是好大的架子,這國丈的威風都擺到我們瀋陽來了。」

達海的表情倒是沒什麼變化,倒不是他不生氣,而是此前數次在這裡碰壁之後,已然習慣了這位明使的作風。作為後金難得的讀書人,他的性格可比常人淳厚多了,聽了多爾袞的抱怨之後,不僅沒有趁機挑唆,反而出言相勸道。

「貝勒爺不必往心裡去,我國雖然僥倖擊敗了幾次明軍,但畢竟還是一個創立不久的小國。而明國雖然一時失利,但根基深厚,並未傷及元氣。既然明國皇帝有修好之意,奴才以為倒是給了我國休養生息的機會。就算對方架子大一些,但只要談判對我后金有利,貝勒爺還是應當忍耐一二啊。」

多爾袞抬頭看了看達海,便端正了姿態對著他拱了拱手說道:「達海大人不愧是父汗看重的人才啊,小子受教了。也罷,咱們這就進去瞧瞧,這明國的國丈有多大的譜吧。」

多爾袞說著就踏入了院門,達海也馬上跟了進去。穿過了狹小的庭院之後,兩人就發現了站在正堂台階上迎接他們的田弘遇。

此時的田弘遇已經從管事那裡知道了多爾袞的身份,因此態度倒是比之前幾次要謙遜了一些,將達海和多爾袞迎進了會客廳之後,田弘遇不由微笑著對達海詢問道:「達海大人今日可有什麼賜教?咱們是談公事還是私事?」

達海先是看了坐在邊上的多爾袞一眼,方才客氣的回道:「自然是公事,田大使此前不是多次抱怨我方無人能夠做主嗎?汗王聽聞之後,便請了我鑲白旗貝勒來同你談,這一次田大使可不會抱怨無人能夠做主了吧?」

田弘遇打量了一下年輕的多爾袞,看著這位身形瘦弱的年輕人居然是建虜八旗的一旗首領,心下也不由嘖嘖稱奇了起來。來瀋陽之前,他原本以為,女真八旗的首領各個都是膀大腰圓的勇士呢。

田弘遇心中的思量一閃而過,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說道:「達海大人說笑了,我也只是為了確保,雙方談成的協議能夠執行下去而已。之前你們弄來的那個什麼范永斗,不過是個連祖宗廬墓都背棄了的喪家之犬,我同他談,能談出個什麼來?他連祖宗都不要了,難道還能對我大明講什麼誠信不成?」

田弘遇的話語頓時讓達海尷尬不已,范永斗對大明是背棄祖宗的漢奸,但是對於后金卻是有功之臣,可是他卻不能以此來反駁田弘遇對范永斗的看法,因為這不符合大家所認同的社會價值觀。

后金既然已經立國,這忠君愛國的精神自然也是要講的。這個時候誇范永斗,不就等於告訴天下人,后金是只講利益不講忠孝的蠻夷之國了么。在華夏文明數千年來的熏陶之下,除了那些深山野林中的野人部族,只要是華夏周邊能建立起國家的民族,都是不願意把自己當成蠻夷的。

達海打了個哈哈就轉移了話題說道:「田大使,我們此前已經浪費了許多時間,既然你已經認可了談判的人選,我看大家不如儘快進入正題,不要做無謂的口舌之爭了。」

田弘遇笑容不改的說道:「好,那麼我們從什麼地方開始談呢?是從如何執行去年和年初,四海貿易公司同八旗定下的大豆貿易合同開始?還是從營口的地位開始?或是從鑲藍旗和公司被中止的貿易合同開始?」

達海正想回話,多爾袞突然插嘴說道:「依我看,我們不妨從寧錦的軍事演習開始談,我想知道明國同我國的談判到底有幾分真心實意?還是你們的談判只是想要來試探一下我國,為明國對我國的進攻做好準備?」

對於多爾袞的質問,田弘遇倒是不慌不忙的回答道:「這位貝勒想必是誤會了,我只是四海貿易公司的代表,我來瀋陽只談關於后金同公司之間的一切商業問題,至於寧錦的軍事演習,我並不知情,也不感興趣。

如果你們認為我們的談判存在什麼陰謀,那麼我覺得大家可以取消這個談判,不過那樣的話,后金同大明之間將不會再存在什麼商業通道了。這對於你我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損失。」

聽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讓多爾袞有些一愣,他下意識的看向了達海,達海同樣有些驚訝,他趕緊問道:「如果明國出兵攻打我國的話,我們談成的商業協議還有什麼意義呢?而且,田大使你出訪我國的目的,難道不是為了兩國之間的和平相處的嗎?」

風流仕途 田弘遇思索了一陣,才小心的回道:「我出使瀋陽的確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為了維護后金同我國之間的和平,另一個則是洽談四海貿易公司在後金的商業合同。

我能夠出現在瀋陽,不就已經證明了我國對於兩國之間和平的誠意了嗎?至於你們剛剛所說的軍事演習,那不過是我國軍隊在自家疆土上行事,怎麼能看做是準備向後金出擊的行動呢?

至於我們在此期間達成的商業協議,這我倒是可以向兩位保證,只要你們履行了自己的義務,那麼哪怕就是后金同我國之間出現意外的衝突,這些協議依然會得到公司的尊重。」

多爾袞頓時奇道:「我知道你是皇帝陛下的國丈,但即便是如此,你拿什麼保證這些協議會得到尊重?難道四海貿易公司還能大過皇帝陛下的旨意嗎?」

田弘遇笑了笑說道:「雖然我說這話你們可能不太相信,但我將要說的全是事實。四海貿易公司的最大股東就是陛下自己,所以在我出京之前,陛下已經給了我這個承諾。只要協議能夠達成,就算后金和明國之間發生了戰爭,協議依然會得到執行。」

達海和多爾袞都有些啞然無語了,他們感覺自己似乎聽到了一個荒謬的笑話,但是看著田弘遇一本正經的樣子,顯然這又不是一個笑話。

無法理解明國皇帝到底想要做什麼的兩人,只能暫時將這個問題擱置在一邊了。多爾袞和達海交換了一下眼神,他不由開口岔開了話題說道:「不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們暫且願意相信你的說法。

我看,大家不如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掉,比如鑲藍旗現在被中止的合同。根據我國現在的形勢,想要全部履行鑲藍旗和公司簽訂的大豆貿易合同,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此外,原本阿敏貝勒和公司獨佔的木料貿易,現在也要重新談過。至於營口的地位,這就更不用說了,以往鑲藍旗和正紅旗答應給公司的條件,恐怕也不作數了…」

聽完了多爾袞一口氣提出的條件,田弘遇的眼皮也下意識的跳了跳,他有些苦笑的說道:「按照貝勒你剛剛說的這幾點,等於是全部推倒重來了。看起來,我們之間的緣分,不是一天兩天能夠結束的了…」

達海趕緊在一邊打著圓場說道:「田大使不必擔憂,瀋陽雖然不及京師繁華,但也有可觀之處,招待田大使住上一段時間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田弘遇卻不領情的說道:「瀋陽有沒有可觀之處,我是不知道。不過我倒是知道,我的隨行人員連三官廟都出不去,買菜辦事只能通過三官廟的管事,這方小院倒是成了我的囚室了。」

多爾袞對著達海點了點頭,達海便解釋道:「田大使不要誤會,他們也只是為了保護田大使的安危。既然田大使想要出門看看,哪又有什麼難的,等會我吩咐他們一聲就是了…」 人身龍尾返祖相

天火灼燒,水木連成一片,二人蛇性蛟性逐漸抹去,有純粹龍性孕育而出並且慢慢靠近龍門。

龍門寬大,輝煌莊嚴,黑蛟拖着伏青走到三丈之外,心神一緊:“抓緊了!”猛然一個鑽身衝入龍門。

風火雷驀然暴動,黑風、金雷、天火同時攻擊向二人。伏青一咬牙,口吐木靈寶珠:“變!”

伏青披肩散發,俊美的臉龐滿臉灰塵,身上五彩靈光飛舞,木靈寶珠和山河扇同時放光,一座萬里山河虛影抗下攻擊。二蛟頂着最後一波攻擊衝入大門。

門內無邊龍氣靈液匯聚,有七十二道靈雲龍影翻騰。見二蛟進來後,龍氣洗禮二人不說,又有兩道赤紅天火墜落擊打在二人身上。

二人悶哼一聲,聯合之勢被天火打斷。黑蛟蛇尾上有一團燃燒不滅的赤色天火,不管他如何施展法力驅逐都難以功成。

“這是神龍的龍炎!”黑蛟驚懼,在龍門內不斷翻滾,欲要撲滅火焰。而伏青直接被一團龍炎裹住,整個道體被焚燬,只有一顆龍珠並着幾件靈寶保存下來。

山河扇、木靈珠以及八卦鏡,先是山河扇中最後一道媧皇法印被激發,隨後八卦鏡中也有一道伏羲法印被引動。

陰陽造化,一人身龍尾和一位人身蛇尾的神像合在一處。伏羲女媧下身龍蛇糾纏象徵陰陽造化。兩尊大神雙手合攏護住伏青魂魄,一道炎黃魂魄受到陰陽造化之氣的刺激開始重新造化。接着是木靈珠中的先天木精之氣被引動。

陰陽化雷霆,木精融龍珠!

隨後二神將魂魄投入龍珠後,一道陰陽造化神雷劈中龍珠。七彩靈光包裹的龍珠慢慢破開,其中一道微小靈光逐漸長大,最後化作一尊人身龍尾的怪物。

頭頂兩個小巧麒麟角呈玄青色,而眉宇面龐乃至上半身跟前世伏青一模一樣,只有下身是一條青色龍尾,如蒼龍一般。

“這就是羲皇法身?”伏青默默想道。伏羲和女媧是先天造化的神聖,身體合乎“道”字,正跟他如今一般無二。兩神的龍蛇尾部區分,與其說是種族不同,更可以說是男女之別。陽性是龍尾,陰性是蛇尾,一個鱗片厚重且有尾鰭,一個鱗片小巧且是尖尖蛇尾。

伏青收起法寶,在一旁拿着八卦鏡打量自己的模樣,另一邊的黑蛟也已經化龍完成。天龍燒尾,並不是害人舉動,而是幫助他將自己的蛟蛇尾部化作真正的龍尾。

“你這是什麼模樣啊!” 足球裁決天下 巨大漆黑龍首看來,探究目光打量伏青:“明明過了龍門,爲什麼還是半龍之身?而且你本體是蛇類吧?怎麼會有人類的模樣?莫非你在重塑龍身的時候想着是成人?”所以纔是半人半龍的模樣?

大凡妖靈,不是走返祖路線都會嘗試着成人。因爲人身好修行,因爲如今公認的正果大道便是仙佛神三家,不入三家都不是正果門路只能夠淪爲妖魔。任你道行通天,不入三教正宗便是外道!

“不對不對,這種模樣我似乎見到過!”黑龍搖擺龍頭,想了半天不得要門,搖身一變而化作人形。

黑龍所化人形頗有一股狂氣,放蕩不羈,正和龍族的霸道,跟伏青木靈一脈的親和力大不相同。身材偉岸,膚色古銅,而讓伏青爲之失神的是那一雙烏黑眸子。純黑的眸子如同淵海一般,在其中伏青似乎看到了水之根源。

“生而龍目?”伏青心中一動,似乎猜到了什麼,這黑蛟絕對有着純種龍族的血脈!而且他的龍目如同兩個水源泉眼一般,似乎是先天的水精。

黑衣男子長髮束冠,在伏青身邊打轉,忽然想起一事:“說起來,還沒請教老弟名字?”

“叫我伏青好了。”伏青也一轉身,化作人身,一套青衫穿在身上,拿着摺扇搖擺,仿若翩翩公子般溫文爾雅。

“鴻海!”黑衣男子說道,隨後心中一動,伏?伏姓的話……

沒等鴻海抓到腦中那一道靈光,忽然看到又有人衝入龍門。

騰蛇,土行靈獸,在衝入龍門後收到天火衝擊,隨後化作十丈長的黃虹在龍門內飛舞吸收龍氣。

“到底是火生土啊!”伏青輕嘆。他跟鴻海都被天火剋制,而這條騰蛇在後面天火層中不久便純化本源,化作黃龍之形。

空間之錦繡農門 聞言,鴻海也道:“傳說大禹王乃是黃龍幻化,故而龍門契合黃龍一脈。風雷劫數以及後面的天火都更契合黃龍一脈。”他們倆合力闖入天火層毀了法寶,以冰寒之氣護身方纔進來,而騰蛇藉助土行血脈直接闖了進來,足見大禹王對黃龍一系的優待。

半響後,一條威風凜凜的黃龍出現在二人眼前。但隨後空中一道黃光閃過,那條黃龍成就天龍之身飛入地仙界中消失不見。

見此,鴻海笑道:“據說當初龍門誕生的第一條黃龍拜入闡教化作一位太乙仙真,也不知是真是假。不過若傳說是真,這黃龍應該是去尋他祖宗了吧!”第一條黃龍,必然承了大禹王氣運,成仙成神不過一念之間。

兩人不急着離開龍門,在此吸收龍氣調息恢復。鴻海拿出幾個交梨火棗還有一瓶靈酒跟伏青對飲。

“鴻兄日後有什麼想法?”

“要去地仙界一趟,看看能不能認祖歸宗。”鴻海思量着,聲音越來越小。

見此,伏青自然猜出這黑蛟定然跟龍族有關。莫非是龍族在外留下後裔,因此血脈不純才被遺棄?

“去龍族求一個正果也好,總比外道要好。”伏青抿了口瀝泉酒。瀝泉是鴻海採紫藤翠實調和一種北海幽泉而成的仙酒,可鎮壓心魔。

“伏老弟呢?”有了聯手化龍的交情,二人說笑間也逐漸放得開了。

“我承神位,如今因果不斷還需在元羲法界多待一段時間。”伏青龍珠呈九彩之色,按照驪山老母的說法已經可以問鼎天仙道果。但他並沒有感覺到突破的痕跡,沒有天庭接引,沒有感應木公金母以及鎮元大仙的召喚,也沒有飛入西方佛國的痕跡。顯然是被什麼給牽絆住了,故而正果不成。

二人隨後又留下相互間的聯繫龍鱗便各自離開龍門。

不過就在伏青準備施法迴歸時,自然而然順着感應來到一座青光籠罩的神域。

神域中央是一顆擎天大樹,伏青僅僅看向大樹便有一道信息在心中涌現。

“建木!”

通天之木,號稱世界樹的無上聖木!

樹下有一神人,人身龍尾,一道聯繫連接他跟伏青。

“羲皇?”不需要那人說話,伏青自然而然感應到了來自血脈中的呼喚,尤其自己成就跟這位大神一模一樣的道體,更是不自覺顯出原形。

“炎黃子孫伏青拜——”

啪了一聲,伏青難以自控道體一下子摔在地上。

“哈哈……”伏羲忽然笑了起來,右手一託,伏青被化作人形:“你剛成先天道身,行動不便,還是用人身交談吧!” 隨後,伏羲也化作人身跟伏青見面。

見伏羲所化人身,伏青臉色一變,這人他認識,這分明是他養父啊!

伏青面色猶豫,心中忐忑,不敢先開口。

“不錯,才百年時間就觸摸天人道果,也算是孤眼光不錯。”伏羲笑道:“坐吧,如今你應該也猜出來了,你是孤從地球帶過來的。”

“嗯!”伏青猶豫下,道:“大神,您——?”

伏羲伸手一按,示意伏青先別說話:“孤知道你想問什麼,所以等孤先說明地球和此地的聯繫再言其他。”

“地球所在的星河世界和元羲法界所在的洪荒世界並不是一個宇宙!”

僅僅一句話,伏青便呆住了。不過隨後恢復心智,暗道:理應如此,只有這樣也才解釋的通。

“一開始兩界本是一體,後來在秦皇之時人族一脈祖神以孤和炎黃二帝和三清玄門決裂,天地再度遭逢大劫。妹妹因不欲吾等再行昔年上古天傾之禍,撕裂赤縣神州地域飛臨天外再開一方地火風水,這就是你所在的那個宇宙。”

也就是說,太陽系,銀河系這些是女媧娘娘開闢的?

“此後火雲洞一脈所有人都進入地球重興人道,此後人道大興而仙神逐漸斷絕,走上另一條科技之路。”因爲女媧娘娘不欲再讓旁人執掌人族興衰,將選擇權利交給人族自身,故而造化地星後隱在一旁。因此地球也被人稱之爲大地母親,這是對自然對造物的崇拜。

“後來地球的歷史你應該也知道了。”伏羲話鋒一轉:“但孤跟妹妹不同,妹妹願意對三清退讓,可孤被三清堵了兩次證道機緣,豈能輕易放棄昔年恩怨?想來通天教主他們也放不下吧?”

“爲此,孤和妹妹吵了幾次,化身凡人降臨地球四處遊歷,正好碰到一個即將死去的嬰兒。”

伏青心中一震,自然明白這個嬰兒應該就是他了。伏羲便是化身凡人撫養了他二十年。

“後來孤心中有了成算,跟妹妹打賭遣派一人從地球迴歸此界。彼時此界火雲洞一脈因爲吾等都在星河世界教化人族,故而火雲洞早已經被三清聖人封印。吾等昔年遺留的化身被封印成石像,須得外人召喚纔可將神念迴歸此界。”

說白了,一切的希望都交給了伏青。如果伏青不能夠召喚回來三皇等人,那麼日後伏羲和神農軒轅再不能提起報仇的事情,而如果接引下來伏羲,那麼後面伏羲也就可以從容開場佈局了。

大禹:熟悉的人物,他的事蹟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大鯀之子,出生之時化作黃龍而走,炎黃尊奉的古聖皇之一。妻子塗山女嬌氏,兒子大啓,夏朝的開國君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