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就是熏為何如此疑惑。


等到那金髮女子剛剛念完那一段晦澀的古語之後,遙遠的空間之外,三座信仰池便是微微泛起了漣漪,其中兩道便是直奔生命之王以及刑罰之王而去,隨後發生一道詭異的折射之後,再度穿梭無垠的空間直達陰羅界,直達地宮,直達輪迴深淵的深處……

任何信仰之力,都受到三位王者的掌控,即便是擁有上古妖夜族血脈的武者,想要動用信仰之力,也需要經過三王的首肯!

在這個過程中,王者也能輕鬆掐斷信仰之力的傳動……

不過擁有上古妖夜族血脈的武者,對於妖夜族來說也是一筆財富,一般情況下,他們需要借用信仰之力的時候,也是十分危急的時候,何況借用的信仰之力原本就不多,三位王者一般也不會掐斷!

那三座信仰池中的信仰之力顏色各自不同,生命之王的信仰之力散發著淡綠色的光芒,刑罰之王的信仰之力則呈湛藍色,而殺戮之王的信仰之力,則是血紅色!

「咦?有人……在借用信仰之力?而且還在陰羅界中?」

妖夜族的一處核心大界之中,瑤正端坐在一座宏偉的宮殿之中,屬於她的信仰池中的信仰之力被抽走了一些,通過她本人朝著遙遠的陰羅界傳遞而去。

被抽走的信仰之力,對於信仰池來說,只是極少的一部分,那信仰池無時無刻不在累積,借用這麼一點信仰之力,連九牛一毛都談不上。

不過瑤還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誰在抽取信仰之力?

擁有上古妖夜族血脈的武者數量並不多,借用信仰之力並不是很常見的事情……

瑤沒有將這一道信仰之力給掐斷,而是將自己的感知融入這信仰之力中,隨即便是以極快的速度,傳遞到遙遠的彼端!

那金髮女子這番動用信仰之力,也是被艾虎強大的戰鬥力給逼急了,若是再有留手,她恐怕會被狂亂的艾虎直接給殺了……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番借用信仰之力,卻是牽扯出一個天大的麻煩,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改變了整個寰宇演化的一個進程!

綠,藍兩道信仰之力也已經就位,很快,第三道信仰之力也穿梭無窮的空間遁入深淵之中,然而這一道紅色的光芒並沒有直接打在金髮女子的身上,而是直接映照在了羅征身上,隨即發生了折射,再朝著那金髮女子彈射而去!

「啊……」

這一刻,就連金髮女子也愣住了。

好在所有的信仰之力已經集結,形成一道三色光幕,將自己籠罩在其中。

那艾虎的攻勢雖然越來越兇猛,將那三色光幕打的轟隆作響,但終究無法撼動這光幕絲毫!

這金髮女子並沒有選擇還擊,她那驚詫的目光依舊牢牢地盯著下方的羅征……

不僅僅是她,此刻地宮之外那位紫竹聖地的聖主,臉色也是無比凝重,目光之中還透露出濃烈的疑惑。 現在羅征的實力不夠強大,遠遠不是為熏出頭的時候。

所以熏依附在羅征體內,是一個絕對不可泄露的秘密……

一旦讓瑤知曉,迎來的恐怕就是無窮無盡的追殺!而熏離開妖夜族已久,先現有的舊部,很難與瑤對抗!

現在泄露這個秘密,絕對是不是時候。

然而當那一道血紅色的信仰之力,在羅征身上發生折射的一刻起,這個秘密註定無法被保守了。

「轟隆……轟隆……轟隆……」

在煞氣的支配之下,狂亂的艾虎依舊瘋狂的轟擊著金髮女子的那道三色光幕。

但這一刻,金髮女子已經忘記了還擊,雙目則是緊盯在羅征身上,目光之中充斥著無盡的疑惑……

「吾王,為何是一個男人?這是為何……」那金髮女子喃喃說道。

地宮之外,紫竹聖地的聖主眼中的疑惑漸漸散去,但神色則更加凝重起來,「吾王消失已久,看樣子……應該依附在這人族武者的體內!」

至於魔族聖主與人族聖主的臉色,則就更加精彩了!

前不久,妖夜族的兩位王者還在寰宇之中動用咆哮令對罵,現在看來,傳聞中消失已久的殺戮之王,似乎就在這地宮之中了!

羅征的臉色也沉了下去,眼下的這個麻煩之大,恐怕前所未有!

「嗖」

那一道從遙遠的空間之中傳遞而來的信仰之力,被熏掐滅了,血紅色的光芒驟然消散,失去了信仰之力的補給之後,金髮女子的三色光幕就少了一道紅色的光芒,不過抵擋艾虎的攻擊依舊綽綽有餘。

即便是掐滅了折射在羅征身上的信仰之力,已經沒有意義了……

不久之後,寰宇之中便是響起了瑤的笑聲。

「哈哈哈,我原本以為貓抓老鼠的遊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熏,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蠢!」瑤是動用咆哮令,將自己的聲音傳遍寰宇,自然也傳到了羅征和熏的耳中。

而整個寰宇的人,也在同一時間知曉,似乎妖夜族的那位殺戮之王被找著了。

「吾王,你在哪裡!」神箭天尊的聲音也響了起來,語氣甚為急迫,作為熏最強的舊部之一,神箭天尊密切關注著熏的動向,現在聽到瑤的話,神箭天尊自然緊張起來。

雲渺天宮之中,雲落的神色也是微微一變,卻是低頭喃喃道,「麻煩了……」

妖夜族的內部紛爭,雲落是不適合干涉的,若是一般的事情干涉也就罷了,面對龐大的人族聯盟,妖夜族也會退步。

但是眼前涉及到的是兩位妖夜族王者之間的內鬥,這種你死我活的鬥爭,妖夜族是不會讓步!如果雲落強行干涉,可能會將聯盟中的天尊和妖夜族的天尊卷進去,如今大世降臨,諸多天尊都在潛伏之中,等待新一輪的天命降臨,現在雲落捲入其中絕對是不明智的舉動。

可是羅征……

「太不小心了……但願你能逢凶化吉……」雲落忍不住搖搖頭。

羅征抓著慕茗雪依舊在下墜,眉頭卻是緊皺起來,發生這種事情純粹屬於意外,熏也不知道,那位金髮女子會忽然動用三王之力,這才將熏暴露出來!

「現在……怎麼辦?」羅征問道。

熏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思索之後,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厲色,「繼續向下,先度過輪迴深淵再說!其他的問題以後再考慮!」

眼下的情況,對他們兩十分不利!

此前在澤吉城中,熏可以逼迫鈴蘭立下王者誓言,藉此便能夠瞞天過海。

但是地宮之外那位紫竹聖地的聖主,卻不會聽從熏的命令,雖然熏乃是殺戮之王,但身居高位之人,往往比下面的人更加看得清楚形勢,熏的王者之位,早已經是搖搖欲墜。

那聖主如今堵在了地宮門口,只要羅征與熏離開輪迴深淵,他們的命運可想而知,總之現在他們肯定是無法出去!

但一直呆在這輪迴深淵中也不是辦法,首先這輪迴深淵是無法阻止聖主級別的強者進入的,這些聖主之所以不願意強行闖入,也是重視這地宮中的種種機緣和秘寶,他們強行闖進來恐怕會讓整個深淵都毀於一旦。

即便羅征一直呆在這輪迴深淵中,只不過是消耗瑤的耐心了,等到耐心耗盡,他們遲早也會強行進入輪迴深淵。

羅征現在無暇關注其他武者,包括艾虎,他拽著慕茗雪便是朝著淵壁靠過去,等到自己的身體接觸到淵壁之後,整個人便是橫過來,隨即雙腿用力斜蹬在淵壁之上!

「嗖!」

他是朝著斜上方蹬踏,這樣一來,羅征下墜的速度頓時加快了三成有餘!

雖然此前下墜的速度已經不算慢,但現在羅征的時間卻不多了,他要儘快通過這輪迴深淵,至於後面的路……他和熏兩人心中都是一團亂麻!

隨即再度調整自己的方位,再度靠近淵壁,再度蹬踏!

「嗖……」

速度再次加快!

這番反覆蹬踏之下,羅征拽著慕茗雪便是將上方那群陷入狂亂的武者們,遠遠地拋在上方。

「轟,轟,轟……」

艾虎依舊在轟擊著金髮女子的雙色光幕,那金髮女子依舊愣愣的望著羅征迅速下墜的身影,臉色還有些發愣,她不過是一位神極境的武者而已,不過因為擁有上古妖夜族血脈,便是得到聖主的重用。

按照妖夜族的規矩,她這樣的血脈原本是要被送入妖夜族的核心之地中修鍊,不過她自幼在紫竹聖地中成長,而聖主待她有恩情,所以才將自己的血脈的事情給隱藏下來,沒想到剛剛被這人族武者逼上絕路之後,動用三王之力的情況下,竟然引發了這麼大的事情!

咆哮令傳遞而來的聲音響徹寰宇,自然也傳進了她的耳中,這可是王者之間的紛爭,她隱隱覺得自己在無意中做錯了什麼事情……

熏和羅征倒是沒有恨這金髮女子,畢竟她也根本不知情,在這裡暴露身份,完全是因為巧合而已!

隨著羅征急速下墜,周圍的景色再度發生變化,原本淵壁的四周便是血紅一片,充斥著殺戮之氣,但現在淵壁周圍流動而出的則是白色的光點!

那是極為純凈的凈化之力!

一點點白色的凈化之力宛若雪花一般,在深淵之中不斷地迴旋著,迅速打入羅征和慕茗雪的體內。

這凈化之力對羅征倒是沒有太大的作用,畢竟他吸收的煞氣已經完全送入了殺戮劍山中,但這種奇特的凈化之力,倒是讓羅征一些焦躁的心情略微平靜了一些,這凈化之力原本就能夠凈化心境中那些亂七八糟的雜念。

隨著一點點的凈化之力打入慕茗雪體內,她體內的煞氣也是在迅速的減少著,雙目中的紅光也漸漸消散!

不久之後,慕茗雪身上的煞氣被清除乾淨,神色便是再度恢復了正常!

「羅,羅征……」

慕茗雪陷入狂亂之中,她剛剛的思維已經被煞氣所支配,自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離開輪迴深淵,」羅征只是簡單地說道,他沒有必要向慕茗雪解釋太多。

慕茗雪的神色一凝,大約是聽到羅征的口氣不好,臉上流露出一絲默然之色,抿了抿嘴巴,只是「嗯」了一聲……她也知道,自己跟進來也是拖了羅征的後腿,儘早離開地宮對羅征來說是一件好事。

大約是感受到慕茗雪的情緒,羅征只有轉過頭來,面對慕茗雪微微一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有其他的麻煩!」

「什麼麻煩……」慕茗雪眼中閃過一絲關切之色。

「以後你自然就知道了,」說完之後,羅征再次靠近淵壁,蹬踏之下,再度加快自己的速度朝著下方衝刺而去。

慕茗雪怔怔的望著羅征遠去的身影,只有搖搖頭,捏碎了那道回歸神紋…… 慕茗雪也知道,即便是一般的麻煩,她也無法為羅征分擔。

何況看羅征的臉色,這一次他的確是遭遇了相當大額麻煩,在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她自然盡量乖巧一些……

在激活了回歸神紋之後,一道紫色的光芒將她籠罩,她的下跌之勢便是迅速止住,隨即那紫光便是帶著她朝著上方速度攀升。

羅征現在的下墜速度,比此前已經足足快了三倍有餘,整個人的精神也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

沒想到這次地宮之行,會惹來這麼大的麻煩……

但是世無定事,每個人的命有不同,而羅征的命運是無法推算的。

不過現在羅征面對的是一個困境,但並非是一個絕境!

現在的羅征還是抓緊時間,先將這輪迴深淵探索一番,當年熏只是止步在輪迴深淵的第四圈,她卻斷定,這輪迴深淵的第五圈中存在更大的秘辛,或許,這個秘辛能夠幫羅征擺脫這次困境?

呼呼的風聲,在羅征的耳邊瘋狂的吹拂,他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不久之後,羅征就看到前方再次出現一個石台。

「第三個洞穴!」羅征的目光一凝。

「不用進了,」熏的聲音同一時間傳遞過來,「第三個洞穴之中,分佈著各種護身之寶,那些護身之寶雖然不錯,但若是將之取下來太過於浪費時間!」

聽到熏的話,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隨即點了點頭,他並沒有調整自己的位置,而是繼續下方急墜,目光甚至在第三個洞穴停留一眼。

飛快的掠過第三個洞穴之後,羅征就進入了輪迴深淵的第四圈!

「第四圈有些麻煩……你自己注意點,」熏叮囑道。

「明白,」羅征認真的回答道,與此同時長劍在手,體內的龍鱗也一枚枚的亮了起來,體內開始積蓄磅礴的力量。

縮在羅征體內的熏,看到羅征如此認真的樣子,原本也同樣緊張的她,卻忽然流露出一抹笑容,她雖然叮囑羅征,但對羅征通過第四圈還是還有信心的,不得不說,因為自己的原因,似乎給了羅征太大的壓力……

「放心……反正已經暴露了,這深淵中剩下的路,我會幫你!」熏便是暗暗想著。

因為闖蕩輪迴深淵,有妖夜族武者存在,何況地宮門口還有那紫竹聖地的聖主盯著,熏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出手。

可是現在不同了,她最大的敵人瑤,已經發現她的存在,如今已經沒有遮掩的必要,自己盡量幫助羅征度過輪迴深淵才是正道。

羅征這番高速急墜直下,不久之後,從這深淵的下方驟然傳來一道道鬼哭狼嚎之聲,一陣陣陰森鬼氣自下方傳遞而來,彷彿有萬鬼在其中哀嚎著,這一刻,輪迴深淵似乎化為通向地獄的深淵!

「吼吼……」

「嗚嗚……」

下方的淵壁周圍依附著無數密密麻麻的鬼物!

這些鬼物有大有小,現在聽到上方的動靜,則紛紛抬起頭來,當它們發現羅征之後,也是紛紛張嘴開始咆哮起來。

面對數量龐大的鬼物,羅征沒有任何猶豫,就直接沖了下去。

當然,他猶豫也沒用,他沒法御空飛行,根本無法避開這些鬼物,除非捏碎回歸神紋離開輪迴深淵,這顯然是不現實的想法。

由於羅征衝刺的速度實在太快,一開始那些鬼物甚至沒能反應過來,羅征便是飈射而去!

不過這番下墜了數里路后,攀附在淵壁上的鬼物們也是反應過來了,便是提前從淵壁之上一躍而出,紛紛朝著羅征圍攏過來。

「啊嗚嗚……」

一隻外形貌似猩猩的鬼物,順著淵壁跳躍過來,渾身散發著純黑色的鬼氣,便是要將羅征一把抱住。

「死!」

羅征的目光一閃,手中的雷風幽神劍一劍刺出!

這些鬼物並沒有實體,幽神影和風刃對它們無法造成傷害,但是雷電避邪,對這些鬼物卻是擁有奇效!

所以羅征這一劍,只是激發了雷風幽神劍中的雷系法則!

「啪」

一道湛藍色的閃電,劃過漆黑的深淵,映照出深淵兩邊密密麻麻的鬼物,那景象讓人頭皮發麻。

這一道閃電劈在那隻貌似猩猩的鬼物身上,頓時讓它煙消雲散……

但是羅征的攻擊並沒有震懾這些鬼物,相反,更加激起了這些鬼物的凶性!

一隻只鬼物從淵壁之上猛撲過來,而與此同時,羅征忽然聽到同樣也傳來各種哀嚎聲,原來上方被羅征迅速掠過的那些鬼物們,也是離開淵壁,朝著下方追趕……

只是它們下墜的速度遠遠不如羅征,只能被羅征拋在了後面,可是隨著掠過的鬼物越來越多,它們便是將深淵上方堵的嚴嚴實實!

也就是說,現在羅征的四面八方,包括頭頂都布滿了鬼物……

「都給死……」

「啪啪啪……」

隨著一道道閃電在深淵之中回蕩,一隻只的鬼物也被雷風幽神劍中釋放出的閃電盡數襲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