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什麼名字,斐常帥?哥…你完全跟帥不搭邊好嗎,還有…非常紅?別搞笑了,你哪裡紅了,把你丟進人堆里都不一定能找得出…不過,不對啊!重點好像不是兩人的名字,天乾聖地?山河宗!!!


不會吧,老子都已經跑了一夜,你們也能找到?也太神奇了吧,是巧合?還是說…你們他媽的在老子身上安了GPS!

「小兄弟,你也真是厲害,馬上就要和魔軍戰鬥了,你居然還能睡得著,我服!」斐常帥道。

「對啊,可是你應該到房間里睡的,這裡離你的房間應該不遠,也就幾步路!」

「你懂啥!他可能嫌屋子太悶,所以出來透氣,保持好心態才能贏得勝利,極好,這種心性令我欽佩!」

兩人討論起來了。

「蝦米!!!你們說我離山河宗就只有幾步路的距離?」逗我呢,跑了一晚上你和我說只有幾步路距離?也太誇張了吧。

我不信!

「可不就是,你看…山河宗的議事堂不就在那!」

順著斐常虹的手指的方向走了幾步,出了小樹林,他看到了山河宗的全貌,一座座建築映入眼帘。

噢的法克!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跑了一晚上,怎麼沒跑出去?鬼打牆?

肯定是鬼打牆!

天啊,好端端撞鬼了!

某人想哭…倖幸苦苦跑了一夜,就是這種結果?當真是好驚喜,好意外啊!

「系統…我是不是遇到鬼打牆了,可怕!」

「鬼你妹!你之所以沒有走出去,只不過是因為山河宗布在宗門周圍的一些小迷幻陣,障眼法阻止你了而已,這種東西對實力稍微強大一點的人沒用,可是對付你卻綽綽有餘了。」系統回答。

「意思我昨晚在這小樹林裡面轉了一夜?!」凌風崩潰。

心中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

「要不然你以為呢?」

「我靠…你為什麼不提醒我?為什麼不幫我!」

「我為什麼要提醒你?再說了,你也沒問我啊!」系統理所當然+理直氣壯,地道。

「說好的宿主和系統相親相愛呢?我給了你身體,你卻套路我,還忘記給了我愛!」昨晚他就感覺不對勁,感覺還真對了。

如果可能,他真想掐死系統。

「相親相愛是沒錯,可是你有需要你要說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要?」

「你…你…」對於系統,凌風是無語的,也無力吐槽…

隨你開心!

有那麼一瞬間,他真動搖,想和錦囊里的老爺爺合計合計,好好套路系統一次。

可再想想那個或許又是系統的另一個套路,他放棄了。

……

「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斐常帥問。

「我叫……」算了,我還是隨便說一個名字吧。

出門在外,全靠瞎編亂帶!

「我叫龍傲天!」某人抬頭挺胸,傲然挺立,望著天空,一副落寞無敵姿態。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你叫凌風!」斐常帥肯定地道。

我去?老子這麼出名嗎?為什麼他一猜就猜到了?

還是說這傢伙原本就認識自己!

「我真叫龍傲天!」凌風肯定地道。

「切…你就叫做凌風,你以為我不知道?」斐常帥一副,我已經看透了一切的微笑。

你怎麼知道?

「我騙你幹啥,我就叫龍傲天!」

「凌風,別裝了!」斐常虹也道。

其實他們根本不認識凌風,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叫凌風,可是他們得找個替罪羊啊,一個來接替山河宗宗主的替罪羊。

管你叫不叫凌風,從此時開始,你就是了。

至於那個所謂的凌風,估計早就跑了,想抓住幾乎是不可能,所以他們要讓眼前的年輕人冒充凌風…

可是兩人又怎會想到,這個人其實就是凌風!

「哎…你們怎麼就不信!好吧,我認輸,我告訴你們我的真名吧,我其實叫做葉良辰,小名我乾爹起的,叫做趙日天!」凌風道。

「不不不…從今天起,從此時起,你就叫做凌風!」斐常虹微笑裡帶著殺氣。

「或者叫做…死人!你選吧,是叫凌風還是死人?!」

那股殺機,鎖定住了凌風。

威脅我?太年輕了,你們對力量一無所有,我可是擁有系統的男人。

「系統!我現在想弄死這兩個人,有什麼招數嗎?」

系統:「叮,如果有可能的話,你可以選擇讓他們笑死,氣死,爽死…」

「需要多少積分?這麼殘酷的死法,應該很刺激吧。」凌風眼前一亮。

史上最後一隻龍 「不!我是叫宿主自己想辦法,因為你那4點積分…根本兌換不了任何系統商城裡面可以擊殺兩人的技能。」

凌風:「……」

這是把我託管了?

辣雞系統,你說我要你有何用?

笑死,氣死到是容易理解,爽死怎麼個死法?

不懂!

「記住,從今以後,你就是山河宗的宗主,凌風!要永遠記住!永遠!」斐常帥鄭重地道。

蝦米?山河宗的宗主?這稱號…簡直黏上他了,甩都甩不掉。

「如果你記不住,我們會讓你永遠消失!讓你不用再記任何東西,希望你能夠明白。」

得,你實力強,你最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無話可說。

「這是你的宗門令還有禪讓書!」

「這東西,你們哪裡撿的?」不是老子丟掉的嗎,凌風訝異。

「不用管我們怎麼得到的,你只要記住我們的吩咐,好好當宗主就可以了。」他們故弄玄虛地道。

「走吧,回山河宗,我們給你加冕!讓你成為凌風,成為山河宗宗主!」 好吧,簡單的來說事情是這樣子的,凌風被兩個摳腳大漢抓住,用極其殘酷嚴酷血腥暴力的手段逼迫他要冒充自己。

臨走前還丟下一句話:我不管你以前是誰,也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以後,你就是凌風,就是山河宗宗主,要是敢忘記身份,那你將會被抹殺!

這……

山河宗!

修鍊廣場!

此刻人聲鼎沸,宗內之人沒跑的全被集中在這裡,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的弟子,雜役,內門弟子只有十個來個後悔自己沒有提前跑的人,至於執事,護法,堂主,長老等等高層,一個不在,全部跑光了。

「山河宗不是解散了嗎?為什麼還要把我們圍在這裡,我們要離開。」有人大吼。

「是啊,掌門護法等等都跑了,山河宗已經不存在了,放我們走吧,我們都是普通弟子,實力不高,上了戰場沒什麼作用,反而會拖後腿連累你們。」

山河宗高層確實不在了,他們上了戰場,確實也沒什麼作用,成為累贅也很正常,可是天乾聖地不能讓他們走啊,這些人一走,絕對會帶動其他宗門一起,掀起一場逃跑狂潮,未戰先逃,很影響士氣。

對戰爭不利!

「誰說你們沒有掌門?」就在眾人焦躁不安時,斐常帥和斐常虹左右架著凌風出現了。

「這人是凌風?他沒逃掉,被抓回來了?倒霉蛋…」他們以為凌風是在逃跑的過程中被抓回來的。

全體弟子替他默哀!

「跑了也能被抓回來,運氣也太背了吧。」

「不…他沒逃跑。」洛十香心裡認為,這傢伙或許並不知道宗門解散的消息,之所以被抓回來,肯定是昨晚被自己追打,不敢回來,在附近躲著,今天被天乾聖地的人發現。

「從今以後,凌風就是你們山河宗的新任宗主!」

「……」

眾人一臉懵逼!

這也來得太突然了吧,就算是選宗主,怎麼說也輪不到凌風啊。

天乾聖地搞的這是什麼劇情?太猜不透了吧。

凌風無奈地聳了聳肩,確實很無奈。

他也很絕望!

「這是山河宗前任宗主傅星漢的禪讓之書,這是山河宗宗主之令,凌風當宗主,名正言順!」他們把禪讓書和令牌公示出來。

有前任宗主的法旨和宗主之令,確實有理有據。

可東西到底真的假的,沒人知道。

「那兩樣東西,或許是天乾聖地的人造出來的假物,然後再個替罪羊當宗主,拉大家上戰場!」眾人猜測。

天乾聖地好算計。

「幸好不是我當!」有人慶幸。

這個節骨眼,宗主就是炮灰中的炮灰,風口浪尖上的小花盆,隨時會覆滅。

有什麼事,宗主永遠要頂在前面。

可憐的倒霉蛋凌風,被選中了,默哀…可是這種感覺,怎麼這麼爽。

「我相信,你們山河宗肯定會在新任宗主的帶領下走上輝煌,甚至…不朽!」斐常帥還在激情昂揚地演講。

底下人卻安靜一片,鴉雀無聲!

「嗯?你們可服?如果不服,我可以推薦他當宗主。」斐常虹淡淡地道。

不服?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宗主?炮灰?送死?

不不不…

「服服服…我們服!」不服不行,這就是不服你上的節奏。

「對,凌風當宗主,眾望所歸!」

「我們願意誓死效忠新宗主!」

凌風:「……」

一幫心機婊。

「如此甚好!那我們就請新宗主給大家講話,大家歡迎!」斐常帥很滿意山河宗弟子的配合。

他一臉和藹可親的笑意,轉過頭以只有凌風才能聽到的話小聲地道:「不用我提醒,你應該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如果亂說話…你知道後果!」

「請自重!」這三個字,他咬得很重。

典型的笑面虎啊這是。

凌風:「我明白!」

凌風向前走了幾步,清咳一下,朗聲道:

「今日凌某能夠成為宗門之主,實在意外,在下慚愧,和眾位師兄師姐相比,凌某來山河宗的時間是最晚的,而且才疏學淺,恐難以勝任宗門之位。」

「不不不…宗主謙虛,世間萬事,向來以德能者居之,凌師弟雖然初來乍到,可卻驚才絕艷,坐上宗門之主的位置,實至名歸,此乃民心所向!」

我們就問你他媽是不是想甩鍋!是不是想把宗門之主的位置讓出來?別想了好嗎!

哼…你以為我們看不出來你心中的小九九,豈能如你所願?

「凌師弟不必自嘲,我等會全力擁護,共同為宗門將來的發展做貢獻。」

宗門之主這種大炮灰好不容易有人填了,怎麼能讓你再拋出來?

宗主這種位置,你就坐好吧兄弟,別掙扎了。

「我真沒那個能力,要不你們誰來?」凌風真心實意地道。

斐常帥臉都黑了,凌風趕緊小聲解釋:「我這是以退為進。」

聞言,他的臉色才緩和了一下。

「凌師弟的能力我們都看在眼裡,一人單挑百多名對手,還挑翻了整個溪河宗,這種實力,當宗主綽綽有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