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候帶著鳳嫣然飛行的林風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怎麼了?」鳳嫣然問道

「沒事估計有人想我了吧。」林風不在意的道。

林塵發現家裡沒什麼要拿的東西,都特么被自家老子搬空了,連一點油水都沒給自家的兒子留。

「唉~」林塵嘆了一口氣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準備收拾收拾幾件衣服就算了。

看著胖虎向自己走來嘴裡叼著一隻林塵不認識的魔獸放在自己的腳下,林塵把魔獸拾掇拾掇烤了烤,把剛剛的鬱悶化為食慾。

吃完飯後林塵帶著胖虎現在家門口準備出發了,扭頭看了看身後這個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家,這裡裝著林塵最初的記憶,他也許再也不會回來了,又或者在很多年以後會再來看看,胖虎也扭頭對這個家充滿了不舍,畢竟它也在這生活了十幾年。

「好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再回來看看吧,現在我們要到外面的世界了!」林塵對胖虎說道。

「嗷嗚~」胖虎表示也很期待,畢竟這哥兩這麼多年從沒出過星斗森林,對外面的世界也是蠻期待的。

「這特喵的算不算開局一隻虎(肥豬←_←)裝備全靠撿?」林塵看了看自己和胖虎突然惡趣味的想到前世一句很有名的話。

林塵現在可以說是一窮二白,唯一值錢的東西就是手中的那把青雲劍(林塵自己取的),至於胖虎這隻寵物則沒算上,因為就算把它放在別人面前也不會相信眼前這隻胖的和豬一樣的大貓和赫赫有名的光明聖虎聯繫起來。

這傢伙的脖子上被它母親白靈帶上了隱藏它聖獸的玉佩。除非胖虎主動釋放氣息,否則其他人壓根不會察覺到。

林塵和胖虎慢悠悠的走著,查覺到四周的環境突然他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發現自己不認識出去的路!

「喂,胖虎啊,你知不知道走出這片森林的路啊?」林塵親切的向胖虎問道。

「嗷嗚?」胖虎回答表示一臉懵逼,它也沒出過天斗森林,所以當然不認識路啦!

「也就是說咱兩現在都不知道出去的路!而且還迷了路!」林塵這時候突然聽到一陣玻璃碎的聲音。

愛你,一步之遙 完了,要炸了,開局不利,林塵感覺此時自己突然的內心被一萬隻咩咩羊奔騰而過,而且還被來回的踐踏。

「嗷嗚!!!!!!」胖虎也反應過來了事情的嚴重性也慘叫道。

「團長,這次我們的任務完成的異常順利啊!」天斗森林外圍,一群大概有二十個人左右的團隊往天斗森林外走著。其中一位走在前面的男子對他旁邊的一位像是這個群人的首領一樣的男子說道。

「嗯,這次我們採摘星靈草的時候沒有碰到手魔獸守在旁邊所以這次我們避免了一次損傷。」這個男子說道,這是一位大概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修為在師級四階左右。

他頭上留的一頭短髮,身上穿著一身銀色鎧甲,臉上看起來充滿了滄桑,他的左臉上有一道大概十幾厘米的傷口,但是並沒有破壞什麼反而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堅毅,銀色的盔甲上有許多的痕迹彷彿展示著主人曾經的戰績。

「一定是團長的強大讓那些魔獸害怕然後嚇走了!」這時那個人又發出了聲音對男子崇拜的說道。

星靈草在天斗森林並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而且是一些二級群居魔獸喜歡吃的食物,一般要是採集星靈草的話會面對一群二級魔獸,一般修為高的人不會去干這些事的,畢竟一群二級魔獸就算是將級的武者也招架不住。

「阿威!你可真會拍杜大叔的馬屁!」這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從那個叫阿威的身後穿來。

這是一位大概十四五歲的少女,身著米黃色的連衣裙,頭頂上被一個漂亮的髮飾固定著,防止頭髮披散開來,額頭前一抹劉海可愛的垂了下了,配上她的瓜子臉沒有一點瑕疵。

「哪有!團長明明就很厲害!」那個被叫阿威的男子扭過頭來看到少女眼中一絲迷離閃過,隨即有恢復了正常對少女說道。

少女撇了撇嘴,對於眼前這個青年的話表示不在意。因為這個叫阿威的青年當初機緣巧合下被團長救了下來,就一直很崇拜這個人,所以一直跟在團長的身邊,團長對他也沒辦法就一直讓他跟著。

「好了晴兒,你別再取笑阿威了。」這時候少女口中的杜大叔對他們無奈的說道。

這名杜大叔是這個傭兵團的團長,名叫杜天火,這個傭兵團叫烈火傭兵團。是一個老牌的傭兵團,在杜天火這些年的打拚下在這一帶也是小有名氣的傭兵團。

至於這位叫晴兒的少女杜天火也不了解,她只是臨時加入的,雖然她的修為只有士級五階左右在這群人中修為算是最低的但是她的另一個身份卻讓團里的所有人把她視為珍寶。她是一位二品練藥師。

要知道這個大陸煉藥師可是非常珍貴的,他們可以煉製武者所需要的丹藥,這些丹藥可是能在自己處於危機的時候救下一條命的,所以團里的人知道晴兒的身份的時候差點興奮壞了。沒想到自家團長居然把一個煉藥師給拐到自己團里。

對於晴兒的身份大家都默契的沒有往外說,因為這會讓別人對自己的傭兵團起心思的,這些團員都是和杜天火一起打拚了許多年的人了,整個團里就只有阿威和晴兒是十幾歲,其他人都三十歲左右了。

而且他們都打心眼裡喜歡這個小姑涼,都把她當作自家的閨女看待。所以把晴兒保護的很嚴實。

「呦!這不是大名頂頂的烈火傭兵團嗎。」這時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

杜天火和其他人聽到以後立馬拿起武器戒備起來,發現來的人正式他們的死對頭血獅傭兵團。

「血鳴,你想幹什麼?」杜天火對著面前這個一臉不善的男子問道。

這名叫做血鳴的男子是血獅傭兵團的團長,因為他不滿別人說道自己的傭兵團比天火差,而且自己也看杜天火不順眼所以一直和天火傭兵團作對。

「我想幹什麼?當然是讓把你們手中的天星草交出來啊!」血鳴說道。

「你休想!天星草我們是不會交給你的!」這時阿威對血鳴叫道。

「呦!小夥子挺有血性的!我喜歡。如果你們不主動交的話我可就要搶了昂!」血鳴說道。

杜天火發現這次血鳴帶了四十幾個人,自己和血鳴的修為差不多,打起來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是自己只有二十幾個人,要是真的戰鬥起來自己這些團員絕對會損傷大半。杜天火想了想咬牙道。

「我可以把天星草給你們,但是你要放過我們。」

「可以,不過我還要加一個條件,把那個黃衣服的小妞留下。」血鳴看到晴兒的時候眼睛閃著淫邪的光芒。

「你休想!那便戰吧!」杜天火聽道后立馬大怒的血鳴道,其他聽到后也非常的憤怒的拔出武器準備戰鬥。

晴兒見到大家為了自己不惜和敵人拚命的做法很感動,也拿起手中的劍準備戰鬥。

這時候雙方的氛圍劍張跋扈,然後他們突然一道尷尬的聲音。

「啊!!!十天了!我特喵的終於從這該死的森林裡走出來啦!!!!」

「啊嗚~」

沒錯,這就是林塵和胖虎,他兩個自從在森林裡迷路以後一隻在瞎竄,被困在森林十天,後來發現了一些人為的痕迹,這些痕迹是那些經常在天斗森林歷練和一些做任務的傭兵留下的。然後順著這些痕迹才走了出來。

於是便出現了剛剛的那一幕,這一人一獸看到了自己終於從那該死的森林走出來便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

靜~,林塵這時候也發現了自己被一群人想看猴子一樣圍觀。因為這傢伙迷了路,在森林裡瞎竄了十天現在整個人的形象和街上的乞丐沒啥區別。

「那個……各位大俠,你們該幹啥幹啥,小弟只是路過,你們就當我不存在。」林塵這時候也發現了自己貌似打斷了一場火拚。

「來人啊!把這個乞丐和這隻肥貓給我宰了!」血鳴對這個突然來攪局的人很生氣,因為林塵修鍊了《斂息絕》把修為壓倒士級六階,血鳴理所當然的把他當做了小嘍嘍。

因為林塵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胖虎的異常就讓它便成一尺大小的模樣,結果喜聞樂見的被當成一隻肥貓了。

「?????」我招誰惹誰了,剛出森林就惹到這檔子破事。林塵心裡吐槽道! 血獅傭兵團的人聽道家老大發話了,立馬就走出五個士級四五階的人員把林塵圍了起來,因為林塵此時顯示的修為也就士級五階,所以他們自認為可以把林塵吃的挺挺的。

「血鳴!放這位小兄弟離開。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不要牽扯到其他人。」杜天火對血鳴說道。

「呦!你現在自身都難保了還有心思擔心別人?還是想想怎麼保命吧!」血鳴對杜天火調侃的道,他很享受別人氣急敗壞的樣子。

「小子,要怪就怪你來的不是時候,乖乖的投降吧,本大爺會給你一個痛快!」

其中的一個嘍嘍對林塵說道,看林塵的眼光中充滿了不幸,他認為林塵的運氣也太背了,居然撞到這事。

他發現周圍的這幾個傢伙在聽道他們同伴的話,也對這個小乞丐充滿了同情,但是自家老大的話又不能不聽。

奪嫡 「喂喂喂!你們那種看死人的眼光是什麼意思啊!魂淡!小爺我就這麼好欺負嗎?就憑你們這些小嘍嘍就想幹掉小爺?一個個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還有那個頭頭,你特么是不是精神有問題?小爺我只是路過而已,都特么解釋了你還追著不放,小爺是吃你家大米還是睡你的媳婦啦?見面就要幹掉小爺,真以為小爺我怕你啊!看看你那個熊樣子!」

反正撕破臉了林塵也不管這群傢伙想幹啥了,直接開啟嘲諷模式對血鳴他們噴到。說完了林塵感覺還有點意猶未盡,他總算知道自家老爹這麼喜歡嘲諷別人,真是太爽了。

「哈哈哈,」這時候林塵看見那位黃衣服的小妞捂嘴笑了起來,烈火傭兵團的其他成員想笑又不敢笑臉憋的通紅。

「啊!!!你們趕緊給我殺了這個小鬼!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了!」血鳴聽到后喜聞樂見的爆炸了,臉氣得通紅對他的手下叫道。

這時候林塵看見圍在他四周的五個人拔出手中的兵器向自己砍去,對於此時的情況林塵表示一點都不慌,幾個垃圾而已分分鐘就收拾了。

「鏘!」這時他們聽見一陣利劍出鞘的聲音,然後一道刺眼的劍光劃過。彷彿時間停滯了幾秒鐘,那五個人保持著進攻的姿勢,而林塵這時候已經出現在他們的身後,手中握著的劍充滿著寒光,散發出一道道銳利的氣息,而劍尖處滴落的鮮血紀錄著剛剛轉瞬即逝的戰鬥。

「哐鐺,」一陣兵器掉落的聲音傳來,那五個人的脖子上出現了一道淺淺的血痕,最後越來越明顯,「噗嗤!」一陣血霧閃出,這幾個人永遠倒了下去。對於這幾個人的死林塵並不在意,因為他自己前世殺了太多的人了,而且這幾個人也不是什麼好人。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塵身上,他們怎麼都想不明白這個小乞丐會這麼厲害,一瞬間殺掉了五個好手。

「啊!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血鳴這時看到自己瞬間損失了五個好手,心裡就在滴血,因為這五個人是他自己的班底,這次來的四個幾個人有一半的人都是更著他渾水摸魚的。他們要是發覺局勢不利的決定會毫不猶豫的離開,真正起作用的是他血獅團里的自己人,看到自己的手下想切瓜一樣被殺掉血鳴徹底失控了,揮起手中的大劍向林塵砍來。

「鏘!」這時一把大刀擋住了血鳴的攻擊。

「血鳴,想傷害這位小兄弟先過我這一關!」

杜天火見到林塵的實力后立馬反應過來此時的局勢已經好轉,他也發現血鳴帶的這些人內部的不和,這時候被林塵一攪局那些渾水摸魚的人立馬想離開這裡,所以他看到血鳴的舉動立馬出手組織。

「杜天火!你讓開,讓我殺了這個小子我放你們離開,而且天星草我也不要了!」

血鳴感覺自己現在快要瘋了,先被這個小乞丐嘲諷又讓他殺掉了自己的人,這時他已經不想在和杜天火對峙了,只想把這個小乞丐幹掉。

「不好意思,你的話我不會聽也不會信的,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這位小兄弟的。」杜天火壓根不信血鳴的鬼話。

「好!你們給我等著,杜天火還有那個小乞丐,這件事我血鳴記下了,這次我認栽了我一定會報仇的。我們走!」

血鳴也知道這下根本打不成了,自己被杜天火給拖住分不開手,那個小乞丐太厲害了靠人數對他根本沒用,而且這些人和自己的心又不齊,真打起來說不定他們會突然背叛。所以血鳴放棄了,不過他有機會一定要把那個小乞丐幹掉,讓他知道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

「呦! 我有一個大世界 你這個沙雕不是要幹掉我嗎?小爺我現在就擱在站著來砍我啊!剛剛不還流弊的不行嗎?現在怎麼慫了昂?沒事裝啥子大頭哦,臉被打的腫腫的吧。真是個信球!」

「!!!!」這時林塵一道嘲諷的聲音傳到血鳴的耳中。血鳴感覺自己真的快要氣炸了,扭頭狠狠的盯著林塵彷彿要把他印在腦海中,然後帶著他們的人走了。

烈火傭兵團的人聽道林塵的話后在嘴角咧了咧,心裡此時都在想這傢伙的嘴是真毒啊,脾氣在好的人估計也會被氣瘋。

杜天火這時候的眼皮也瘋狂的跳動,以他對血鳴的了解估計現在對林塵的仇恨值比自己還高了吧,血鳴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幹掉林塵。

林塵這時也不在呼血鳴的想法,就算知道也不會太在意,最多是提高些警惕罷了。看到血鳴離開以後就把青雲劍插入劍鞘然後對杜天火問道。

「那個大叔!離這個地方最近的城池咋走啊,還有從這裡到聖靈學院要走多遠啊!」

杜天火聽到林塵的話以後明顯愣了一下然後又盯看了看有回想起他那利害的劍法想道,這個小兄弟應該是哪位高人把自己弟子放出來歷練的,所以才看起來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這位大叔別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吧,」林塵被杜天火盯的頭皮發麻,然後想到那些大叔的癖好,便不留痕迹的往後挪了挪,眼色古怪的盯著杜天火。

「小兄弟這裡是天龍帝國,我們現在處在天斗森林是位於天龍帝國的最東部,聖靈學院在帝國的都城,聖龍城,要是從這裡出發到聖龍城最快也要半個月的時間。而離這裡最進的城池叫星斗城,往東方走一會就到了。」

杜天火併沒有在意林塵古怪的眼色只當是對陌生人保持的一種警惕罷了,要是讓他知道了林塵的想法估計會毫不猶豫的揍他一頓吧。

「哦哦哦,謝謝大叔昂,」林塵聽道眼前這位大叔說完就打算趕緊離開,因為他怕這位因為他的癖好向他伸出魔爪。

「小兄弟等等,我們現在也打算回星斗城,不如一塊走吧,而且血鳴剛剛離開你要是一個人碰到他們的話會很危險的。到了星斗城你就算遇到了血鳴他也不敢對你怎麼樣。」杜天火看到林塵打算自己單獨去星斗城便對他好心勸道。

「好吧,既然大叔邀請的話我就跟著你們一起走吧。」林塵想了想雖然這位大叔是一個老玻璃,但是畢竟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也不敢對自己動手動腳,於是就決定和他們一起出發了。

林塵一路上也沒有打算和他們搞太熟,畢竟進城就分開了所以就摟著胖虎吊在隊伍的後面。

「喂!小乞丐你叫什麼名字啊?為什麼會從天斗森林裡跑出來?」這時候林塵突然發現邊上出現了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用一種不容反駁的語氣對林塵說道。

「你下次問別人事情的時候請不要用這種居高臨下的語氣?而且你哪來的勇氣對利害的人用這樣的口氣這麼說話的?」林塵聽道這傢伙的話也懶的和他糾纏直接毫不留情的諷刺道。

「你!」這個男子差點被林塵說的話給噎死

「好了,阿威你別說話了,這位兄弟對不起,我朋友失禮了」旁邊的黃衣女子說道。

「嗯,下次想在你的女神面前表現的時候請不要在拿我當墊子,我怕我忍不住揍你。」林塵撓了撓胖虎的腦袋眼角掃了掃這位黃衣少女對那個叫阿威的男子嘲諷道。

「晴兒,你不要相信他的話我沒有。」阿威解釋道。

「你不要說話了。」這位叫晴兒的女子這時候也對林塵有點生氣了,因為眼前這個傢伙連正眼都沒看過自己,因為對自己的模樣非常自信,雖然自己不在意別人的怎麼看自己但是眼前的這個傢伙也太氣人了連正眼都懶的看自己。難道在他眼中自己連一隻肥貓都比不上嗎?

「我叫林塵不叫小乞丐,至於其他的嗎,對不起,無可奉告」林塵對他兩咧了咧嘴然後又繼續搓胖虎的頭了,他發現胖虎的頭搓起來讓人上癮,林塵有點擔心這樣搓下去會不會把他搓成禿頭。

此時晴兒和阿威終於明白為什麼血鳴會被這傢伙氣瘋的,就算是在好的脾氣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林塵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和他那無良老爹比起來差遠了。

「這就是青春啊!」杜天火聽道後面的三個年輕人的談話后感慨道,似乎在回憶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劍道凌塵》,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晴兒跟在林塵旁邊和他一起走,至於阿威則感覺剛剛林塵讓他在晴兒面前很沒面子所以就走到了前面。

晴兒走在路上一直盯著林塵她覺得眼前這個少年很神秘,甚至他抱著的那隻肥貓看起來都不簡單,她感覺在這個少年身上有一層面紗在遮掩著,讓她想揭開看到林塵的真正面目。

「我說這位美女,你能不能不要一直偷偷默默的盯著在下了好嗎?你想知道啥我看情況告訴你,你這樣盯著我感覺很不自在!你看我都緊張的快把胖虎搓成禿頭了!」

林塵一路上被晴兒盯的發毛,最後實在受不了直接說出來了。

「噗嗤!」晴兒看到林塵一臉鬱悶的表情,還有那隻快被搓傻的肥貓,憋不住直接笑了起來,沒想到這個傢伙還能露出這麼有趣的表情。

「丫的,被這小妞調戲了!」林塵這時候發現自己居然被一個小姑娘套路了,鬱悶的想到,看著眼前這個捂嘴輕笑的少女,林塵覺得自己還是太嫩。

「你說的哦!那你告訴我你到底為什麼會從天斗森林裡出來,而且還搞的跟小乞丐一樣?」晴兒聽到林塵的話后立馬一副陰謀得逞的表情問道。

這時候其他人聽到晴兒的話后也慢慢的放緩的腳步豎起耳朵聽了起來,因為在他們的眼中林塵很神秘為什麼他會從天斗森林裡出現,而且還會這麼利害的劍法。

「……」林塵發現晴兒一臉我想知道的表情和其他也是一臉八卦的狀態,也就半真半假的說了出來。

「額,我在天斗森林歷練然後迷路了。」

美男個個好過分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臉懵逼,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說這個?來搞笑的?

林塵表示一臉無辜,是你們要問的啊,我這不是說了嗎,然後便不再理會一種石化的人摟著胖虎向前走去。

「這就是星斗城嗎?看起來蠻大的嗎」林塵看了看眼前的城池摸著下巴對旁邊的晴兒問道,眼前的城池大概有四丈高的城牆向兩邊延伸過去一眼望不到邊,人們來來往往的在城門裡進進出出,顯示著這座城池的繁榮。

「沒錯這就是星斗城,雖然這個地方位於天龍帝國的偏遠地帶但是因為這裡臨近天斗森林,魔獸和煉丹所需的藥材豐富無比,吸引著大量的武者來這裡獵殺魔獸和採集靈草,人們一般在這個地方進行交易,久而久之就完成了這個地方繁榮無比,雖然地方偏僻但是和一些大城池比起來一點都不遜色。」

晴兒聽到林塵的疑問后對解釋道。

「所以你來這裡也是為了煉丹用的靈草?」

林塵通過在路上和這丫頭的交流中套出來她煉丹師的身份,林塵知道以後也很驚訝,他當然知道煉丹師的珍貴,想要成為煉丹師可是天份和努力一樣不能少,同時也感慨自己小看了天下人,隨便就碰到一個天才。而且這片大陸大的讓人不敢想象,所以永遠都不要小看天下人。

「對啊,我就是為了靈草過來的。」晴兒回答道。

林塵還是從話中聽出了一絲不自然,不過他也沒在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況且連林塵自己都沒有對人家說真話又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呢?

「對了你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地方能交易東西嗎?我想把身上的魔核賣一點搞點金幣。」林塵突然對晴兒說道。

「有啊,既然是魔核的話就到紫雲閣去交易吧,那個地方還比較好」

晴兒帶著林塵道了紫雲閣,把身上的魔核清了清,最後決定把一級魔核全賣掉。

「小兄弟你這些一級魔核我們按一顆二百金幣算你這有二十顆一共是四千金幣,你這數量有點多需不需要辦一張金卡儲存金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