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有幾隻烏鴉想飛過城牆,但是撞到如同空氣牆一般的結界,無法前進。


「我們只好在城門前降落了。」

說著木子墨等人降落在城門前。

「嗖!」

一支箭射了過來,而目標竟然是大雕,木子墨迅速召喚出夜魅,一刀將這支箭斬成兩段,箭尖掉落在地上可以聽到「沙沙」的聲音,上面還附著綠色的液體,綠色的液體給地面弄出一個又一個小洞。

「是劇毒!不愧是魔族。」

木子墨看著地上的毒箭眉頭微皺,而一旁白雯萱卻一臉「好帥!」的表情。

「我等有急事前往魔都,懇請放我們同行。」

木子墨弓腰作揖,大聲的說出了這句話,而城牆上邊的將軍一臉不屑。

「你你你,還有你,去殺了他們。」

說著將軍點了四個小兵下去,而木子墨眉頭越皺越緊。

「我並不想造成過多的殺戮,懇請放我們通關。」

而城牆上的將軍聽到木子墨的話語青筋暴起,一臉怒容。

「人類! 總裁,好久不見 你這是瞧不起我!?想通關,用實力說話!」

木子墨只好無奈嘆氣,四個小兵已經沖了出來,大聲喊打喊殺,金雷克面無表情輕鬆的收拾掉了這些雜兵。

「子墨,你盡量不要出力,保留好實力,後面的路還很長。」

木子墨點了點頭退到了一邊。

「一群廢物!百夫長呢!?給我下去三個。」

三個百夫長都是特彆強壯的樣子,手裡拿著大刀,一臉凶樣的從城牆上跳下來,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金雷克面前。

「錚!」

之間長劍出鞘,白光一閃,隨後長劍歸鞘,三個百夫長如同稻草人一般倒下。

「就這等實力,也想阻攔我們通關!?」

金雷克一臉不屑的看著城牆上的將軍,而白雯萱看著金雷克的背影一臉狂熱,連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始喜歡上這樣的金雷克了。

「廢物!廢物!全特么是廢物!副官!你去!」

這時一個精瘦的魔族人腰間別著一把長劍,一臉陰沉的樣子,化為黑霧消失在城牆上,下一刻已經拔劍斬向金雷克。

也幸虧金雷克反應的快,用自己的長劍抵擋了對方的攻擊。

「原來有能打的啊。」

金雷克開心的笑了出來,終於不用虐菜了!

「找到勢均力敵的對手很開心嗎?」

副官一臉好奇的看著金雷克。

「是啊,很開心,因為啊,殺死對方可以證明我的強大!」

金雷克一臉瘋狂的樣子,但是副官聽到金雷克的話語彷彿找到了知音一般,也一臉瘋狂,兩個人因此越打越激烈。

劍與劍之間的碰撞,摩擦和火花,兩個人都大笑著,瘋狂的攻擊著。

「這一劍是我贏了。」

說著金雷克一劍刺破副官的臉頰。

「那麼,這一劍就是我贏了。」

而副官一劍也刺破了金雷克的臉頰。

「叮叮噹噹。」

兩個人越戰越勇,此刻兩個人覺得不夠,開始運用鋒力,劍氣飛舞,兩個人的劍氣波及到了城牆上的將軍和木子墨等人,但是被將軍和木子墨用兵刃撥開,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轟隆,叮叮噹噹。」

金雷克與副官不斷在城牆下變換方位,鋒力也運用到了極致,但是還沒有分出勝負。

「你一直在保留著實力吧?」

兩個人突然停了下來,而副官用眼神死死盯著金雷克,金雷克此時用餘光看了一眼木子墨,早知道自己的大部分底細暴露給了木子墨,索性不再偽裝和演戲了。

副官想趁著金雷克思考的時候襲擊金雷克,眼看要成功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刺穿的是一塊石頭,石頭也因此炸裂開來。

「我在這裡。」

金雷克一臉邪笑。

副官再次一劍刺過去,依然刺到的是石頭,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一頭冷汗。

「魔….魔息?魔界皇族或者驚世奇才才有的魔息?」

金雷克微微一笑算是回答了他,隨後對著面前刺了一劍,副官正在疑惑金雷克的作為,下一刻才明白,自己被金雷克貫穿了肚子,雖然並沒有傷及要害。

「今日我饒你一命,他日你要還回來!」

金雷克瞳孔里透射出血紅色的光芒,彷彿王者降臨,嚇的副官冷汗直流,立即點頭。

金雷克回頭看向木子墨,木子墨不以為意,這種事情在鋒元式已經見識過了,而他口中的魔息,木子墨還是知道的。

「主人,主人,沒想到你是魔族皇室!」

金雷克一甩劍,劍上的鮮血全部甩落在地,一臉冷酷,而副官此時也回到了城牆上。

「我不是什麼皇族,我只是巧遇得到了魔息而已。」

白雯萱此刻眼神更為狂熱,不對,是愛慕。

「驚世奇才!主人是驚世奇才!」

金雷克無視了白雯萱的崇拜,走到木子墨身邊。

「總有一天,我們還是會兵刃相見。」

雖然聲音很微弱,但是木子墨還是聽到了,既然這句話可以從金雷克嘴裡出來,證明金雷克此時的心境有的些許的變化。

「有些事情,就算我不說,你也知道,我與你不共戴天,你搶走了我摯愛。」

但是下一句話讓木子墨明白,之前對金雷克的改觀全部都是幻覺…

既然話都說明白了,木子墨也舒心了。

「為什麼來到魔界之後你會告訴我這些?而且雪柔跟你並沒有什麼嘛?何來摯愛一說?」

木子墨一臉無奈的看著金雷克,金雷克卻是一臉不屑。

「不久以後,世界將不在是現在這個世界了,那時候的你也不會得到上天的庇護,雪柔早晚是我的人,成為我的摯愛,而你早晚會被我殺死,告訴你這些事情又何妨?」

木子墨不氣反笑。

「你就這麼胸有成竹?金雷克?」

金雷克神秘的一笑,並沒有回答木子墨。

「好吧,趁著我們現在還是朋友,還是好好相處吧,演戲也要演全套,對吧。」

對於木子墨的話語,金雷克勉強的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因為你背後有人皇,可能你剛來到魔界的那一刻就死掉了」

這句話金雷克並沒有說出來,而是憋在了心裡,金雷克打一開始就沒想跟木子墨好好相處,只是顧及人皇當初對金雷克說的話,不得不老老實實的。

話又說回來,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兩個人同時喜歡上了一個人,而金雷克得不到自己喜歡的人,惱怒成羞,所以才想辦法表現自己,甚至搶奪回來,真是一場無聊的爭鬥啊,本來能成為好朋友的兩個人,魔界之事過後,可能就要兵刃相見了。

「你們兩個在那裡咬耳朵,把我這個將軍放在哪裡了?」

木子墨跟金雷克光顧聊天了,真把城牆上的將軍給忘記了。

「啊,抱歉抱歉,說到哪了,我們繼續。」

看著木子墨一臉抱歉但是樣子,將軍此刻氣的頭頂青筋暴起,握緊雙拳,從城牆上跳了下來,隨手召喚出一把長戟。

「一群廢物,我自己來!」

說著將軍帶著強烈的氣勢沖了過來,直接把金雷克撞飛。

「區區鏡的境界巔峰,敢與我半步升境界為敵?」

將軍一臉霸氣的樣子,木子墨想拔刀幫忙卻被金雷克攔住了。

「木子墨!你給我退下!保護好白雯萱和大雕。」

聽到這句話白雯萱如同小女兒姿態一般,紅著小臉一臉「奴家任你擺布」的樣子。

「記住白雯萱和大雕死了,我們去魔都的時間會大大增長,所以暫時她們還不能死,還有利用價值!」

木子墨苦笑,難道金雷克一點也不在意白雯萱此刻的心情嘛,白雯萱此時如同失了魂一樣。

「原來我一直都是在自作多情,我只是一個道具而已。」

金雷克與將軍陷入了苦戰,而白雯萱卻一臉苦笑的蹲在那裡,雙眼失神。

「還沒努力就放棄了,那你永遠得不到你想要的。」

木子墨拍了拍白雯萱的頭,白雯萱聽到木子墨的話后抬起頭,楚楚可憐的樣子,木子墨可受不了這種表情,跑到一旁喂大雕吃肉去了。

白雯萱聽到木子墨的鼓勵之後站了起來,一臉堅定的看向金雷克。

「此生非你不嫁!」

雖然白雯萱說出這句話聲音不小,但是專心戰鬥的金雷克並沒有時間顧及白雯萱,而這句話使白雯萱陪伴了金雷克一生。

「小鬼你很厲害!魔息運用的也很熟練,怎麼了?繼續用魔息啊!?魔息最大的剋星就是魔息,所以你的魔息不如我!」

金雷克想使用盜仙錄,但是想到木子墨就在身後,還是忍住,這是最大的底牌,不能輕易顯露,咬著牙與將軍戰鬥,既然自己一開始說了不需要幫忙,就算跪著也要打贏!

金雷克逐漸開始後悔自己低估了魔族的實力。

「嗖。」

一支箭射了過來,正正好好命中了將軍的背後,而箭上帶著綠色的液體,一看就知道是劇毒,而將軍一直專心戰鬥,沒有發覺這支箭,所以才被命中。

將軍回身看向城牆。

「王維多!你個混蛋!!」

而這個名為王維多的人就是之前給將軍報信的小兵,而他的陰謀也因此得逞了。

「哈哈!你死了我就是將….軍了….」

一臉興奮王維多被將軍用魔息抓取了過來,活活的掐著脖子,捏死了。

「無名小卒,痴心妄想!」

最後劇毒纏身,將軍還是倒下了,而副官走了過來,看著倒地的將軍。

「安心的去吧,第八要塞我會替你鎮守。」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副官說完這句話,將軍死不瞑目,一臉不甘心的樣子,副官上前幫將軍合上了雙眼。

「雖然魔界就是這樣弱肉強食,天天生活再背叛當中,但是也會有人講情義的,所以將軍的屍體讓我來安葬吧,城門已開,看樣子你們還有急事,我就不多做挽留了。」

金雷克點了點頭,拍了拍副官的肩膀。

隨後木子墨等人穿過城門坐上大雕繼續前行。

「祝願你們成功。」 穿過了第一座要塞,周圍的景色依舊不變,紫色的雪山,光禿禿的樹榦,偶爾會看到紅色的湖泊。

「下雪了。」

一朵雪花飄落到白雯萱的手心中,紫色的雪花也是特別美麗的。

「昂!」

龍吟聲,這時大雕忽然特別恐懼的樣子,著急忙慌的從空中降落了下去,最後降落在一個紅色湖邊。

「為什麼有龍吟聲?」

金雷克眉頭微皺,質問著白雯萱,而白雯萱也被龍吟聲嚇的小臉蒼白。

「幾年前有一個傳說,在第八要塞和第七要塞之間,有一個龍穴,但是這應該只是一個傳說而已啊。」

看到驚恐萬分的白雯萱,金雷克也不好繼續懷疑她是故意陷害,現在最主要的是如何快點到達第七邊境。

「昂!」

龍吟聲不斷,但是這個聲音並不是有多麼威嚴,好像是慘叫一般。

「估計是這條龍遇難了,我們趁著這個機會快走,大雕既然已經無法飛行了,只能用跑的了。」

冷婚之情惑前夫 金雷克說完調息了一下體內的鋒力,準備開始瘋狂的趕路。

但是木子墨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殺氣,來者不善。

「想走的話,估計要先解決一下周圍的這些野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