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二貨兄弟大聲道:「大哥,誰稀罕他們的道歉,他們怎麼打我們的,我們要十倍的還回去。」


「聽到了嗎?」楚南冷聲問。

龍甲衛隊長脖子上青筋暴露,他深吸了兩口氣,輕嘆了一聲,頹然的點頭。

二貨兄弟沖了上去,開始對著這些龍甲衛拳打腳踢。

在一片慘叫聲中,二貨兄弟卻是越打越興奮。

好一會兒,二貨兄弟才心滿意足的收手了。

一行四人朝酒樓外走去,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楚少爺。」

楚南一扭頭,停了下來,笑道:「許大掌柜,這麼巧。」

「這些不長眼的傢伙惹楚少爺生氣了?要不我給龍甲營的將軍說說直接斬了他們,讓楚少爺消消氣。」許春風大聲道。

剎那間,場面一靜,那些臉龐腫成豬頭,剛剛爬起來的龍甲衛一聽這話直接軟倒在地。

那酒樓掌柜一臉冷汗,暗自慶幸。

雖然同是掌柜,但身份卻是天差地別,葯閣的背後站著某位帝國大佬,聽說與九龍書院也有些關係,一個大掌柜的地位非同小可。而這位許大掌柜竟然對這位楚少顯然不一般,說明白點這是公開在替他撐場子。

「算了,不必做絕,他們已經得到應有的教訓了。」楚南笑著道。

「那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來找我,一定義不容辭。」許春風笑道。

楚南與許春風客氣了幾句,與二貨兄弟和鳳丫離開了酒樓。

「大哥,幸好你來了,我還以為要掛在那酒樓呢。」梅新心有悸道。

「是啊,不過剛才也很解氣。」梅費道。

「你怎麼出去這麼久?要不是你,也沒有這事。」鳳丫不滿道。

楚南乾笑兩聲,道:「這個是我的錯,因為遇到點事,耽擱了時間。」

四人回到住宿的地方,楚南道:「你們都過來,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們說。」

在房間里坐定,楚南開口道:「我遇到了一個紫月書院的人,她答應帶我去紫月書院。」

「那太好了。」二貨兄弟大聲道。

「問題是,她說現在紫月書院已經禁止帶隨從進入。」楚南道。

二貨兄弟頓時沉默,鳳丫也怔了怔,道:「你的意思是拋下我們,自己一個人進入紫月書院?」

「你這麼說,好像我是一個狼心狗肺的人一樣,當初能帶僕從進入紫月書院,是托德大公說的,現在紫月書院不收,難不成你以為我有能力能改變紫月書院的規矩不成?」楚南道。

鳳丫無言,但仍舊不高興。

「這樣,我去買一幢院子,你們在這聖光城先安頓下來,等我在紫月書院紮下根,立住腳,再想辦法。」楚南道。

「沒問題,我最討厭讀書了,這聖光城這麼大,有不少好玩的,我們在這裡絕對舒服。」梅新道。

「老大說得不錯,書院肯定有不少的破規矩,我寧願呆在聖光城。」梅費也接著道。

這個倒是兩兄弟真實的想法,只要楚南不拋棄他們就行。

鳳丫也沒什麼好說的,這應試是最好的辦法了,對楚南生氣,也沒有什麼理由。

商量好后,楚南直接去找了許春風,有關係不用,這不浪費嗎?

許春風聽了楚南的話,當下就讓決定將葯閣名下的一幢清幽小院送給他,楚南不收他不樂意。

其實楚南知道,許春風是想和他打好關係,確切的說,他是看重楚南背後那位煉丹大師的關係。

楚南見許春風堅持,便也沒推辭,這個人情算是承下了,他也答應有七級玄丹要賣的話第一個就賣給許春風。

這幢小院在聖光城的中心城區,鬧中取靜,竟然十分的幽靜。

小院種滿了各種鮮花,裝飾得十分有格調,二貨兄弟一進入就連連讚歎,比起他們家的古堡要好多了,鳳丫也很是中意。

楚南在小院裡布下了玄陣,留下了一塊感應玉牌。

而這時,他收到了穆琳琳的傳音,她在催促他快點去匯合。

「我走了,你們兩個傢伙別瞎惹事,這裡強者如雲,別一不小心就被人擰下了腦袋,鳳丫,你看著他們點,有解決不了的事去葯閣找許春風,他在聖光城中有點地位,一般的事情還是能解決的。」楚南囑咐了幾句后,就閃身離去。

二貨兄弟情緒有些低落,笑容也收了起來,鳳丫也像是突然間感覺有些不對。

楚南在的時候,他們都不覺得,楚南一走,他們立刻感覺周圍空了一片,變得沒有了安全感。

盛世帝后江山行 ……

聖龍大陸被飛船遠遠的甩在了身後,很快就消失不見。

「紫月書院就是在那片紫煙神境中是吧。」楚南問穆琳琳。

「沒錯,就是那裡。」穆琳琳點頭道。

「那我們要多久才能到?」楚南問。

「需要十多天吧。」穆琳琳道。

楚南望著外頭美麗的星空,問道:「我有一個疑問,當初紫月書院也是神月三院當中的,為什麼突然就沒落了?」

穆琳琳搖頭,道:「我知道為什麼,但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你真正的入了紫月書院再說吧。」

楚南點頭,也沒有再多問。

十幾天的時間在修鍊當中一晃而過,當極速飛梭的飛船驟然停了停時,楚南從修鍊中清醒過來。

往舷窗外一看,楚南頓時目露驚嘆之色。

只見得這宇宙之間,一片一片的紫煙在蔓延,在捲動,如同有生命一般。

而那輪紫月,彷彿就在頭頂,大得驚人,大得能看清楚上面的一些山脈輪廓。

楚南眉心的紫月神晶跳動,他感覺渾身的力量都如大海一般在澎湃奔涌。

「準備好了,我們現在進入其中。」穆琳琳大聲道。

驟然,飛船一個加速,沖入了這一片紫煙之中,時而往上,時而往下,時而繞圈,時而打轉。

楚南能看到這紫煙之中,隱隱有無數龐大的影子在閃爍,甚至從舷窗中,偶爾還能看到有恐怖的巨臉貼在了上面。

慢慢的,紫煙由濃到稀,最後如同一縷縷輕霧一般繚繞著。

而楚南的眼前也不由得一亮,隨即,他看到了在紫煙繚繞著的一片片懸浮在空間中的高山大地,居中的是一座龐大寵偉的巨峰,其餘的山峰和陸地都是以它為中心。

飛船瞬間沖向了最居中的巨峰,離得近了,就看到了上面那一幢幢華美精緻,仿若鬼斧神工般的建築。

飛船停在了一個巨大的廣場上,楚南從飛船中跳了出來,圍首四顧,震驚無比。

空氣中是濃郁到極致的能量,不斷的沖入了楚南的體內。

這巨大的廣場上有著十八根巨大的柱子,上面刻滿了精美無比的圖案。

只是,楚南突然察覺到了有些不對。

「好空啊,紫月書院怎麼像是沒人的感覺。」楚南道。

穆琳琳咬了咬下唇,神情有些落寞,為什麼這麼空曠,因為紫月書院的人越來越少了,這些年來,新進的學員十根手指都數得過來。

為什麼呢?你紫月書院如此沒落,選拔還是一塵不變,嚴苛程度比青月書院與銀月書院都有過之而無不及,誰來你紫月書院啊。

穆琳琳心中這麼想,但卻沒有回答。

就在這時,山峰頂端的紫色宮殿中,突然有二道身影電射而來。

這是兩個中年男子,氣度非凡,身上的氣息深不可測,楚南心中頓時一緊,這絕非他可以抗衡的人物。

兩個中年男子掃了楚南一眼,其中一人低沉道:「穆琳琳,你好大的膽子,知道私帶外人進入紫月書院要受到什麼懲罰嗎?」

「回三長老,琳琳知罪,但是……」

「咦,通和,先等等,這個小傢伙的玄力氣息,竟然如此契合我們紫月書院秘不外傳的紫月玄決。」另外一個嘴上留著八字紅須的中年男子突然驚咦一聲,打斷了穆琳琳。

這三長老聞言立刻看向了楚南,伸手就扣向了楚南的手腕。

楚南下意識的手腕一閃,竟然閃過了他這一扣,而這三長老訝聲更濃,再度一扣,這一次,楚南雖然躲了,卻沒有躲過去。

一道玄力打入楚南體內,剎那間,楚南三脈內的玄力齊齊共鳴。

「不對,這種氣息,怎麼感覺比我們還要正宗?快,帶他去見院長。」三長老感受了一下,臉色一變再變,看著楚南的目光帶上了一片灼熱。

楚南瞬間被兩大長老一左一右的扣起,沖入了山巔上的紫色大殿。

穆琳琳張著嘴,獨自在風中凌亂,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兩大長老一路帶著楚南沖向了後殿,途中有人看到了,似是意識到了有大事發生,竟然也跟在了屁股後面,一眨眼的功夫,就有數十人吊在後面,大都是一些白髮蒼蒼的老者,這兩位抓著楚南的,算是年輕的了。

後殿中有一幢木屋,木屋外一把搖椅上,一個穿著一身素色衣裳,白髮白須的老者正在上面悠然自得的搖著。

「院長,快來看。」三長老大叫道。

老者睜開眼睛瞥了一眼,然後坐了起來,目光望向了楚南。

楚南倒是完全沒有想到,紫月書院的院長,竟然是這麼一個看起來平凡無奇的老者。

只是,當這老者略帶渾濁的目光望向他時,他卻赫然有一種裡面被看穿的感覺,似乎是光著身子站在眾目睽睽之下。

「咦,這種氣息……」老者渾濁的目光頓時泛出一道紫光。

而在剎那間,楚南覺得眉心中的紫月神晶不受控制的快速旋轉,似有一股龐大的力量要將之攝出。

楚南覺得頭痛欲裂,感覺腦袋都快要爆裂開來。

「啊……」楚南厲吼著,一張臉龐扭曲著。

就在這時,一道紫色的月影從楚南的眉心射出,在他的頭頂形成了一個微縮型的紫月光影,切斷了紫月書院院長的強行吸攝。

院長的鬍鬚在不斷的輕顫,目光望著那紫月光影,竟然隱隱有淚花在閃爍。

「他是被紫月之神認可的傳承者,我們紫月書院總算是迎來了光明。」院長顫聲道。

半晌,楚南上方的紫月光影縮入了他的眉心,他睜開了眼睛,帶著強烈的戒備之心。

但是,入目的卻是數十位垂垂老者老淚縱橫,但目光卻是極其灼熱的望著他,就彷彿在看著……希望。

「孩子,跟我來吧,不用害怕,從此以後,紫月書院就是你的家。」院長用溫和的聲音道。

家!

楚南怔了怔,這個詞打動了他,也讓他心中的戒備放了下來,他走到了院長的身邊。

「這件事,關係紫月一脈的興衰,關於這孩子,一個字都不許說出去。」院長望向這數十位老者說道。

「院長,他是上院的穆琳琳帶來的。」三長老道。

「讓她入紫鏡山,她算是給我們紫月書院立下了大功。」院長道。

三長老點頭,消失在面前。

「孩子,跟我來。」院長望向楚南,和藹的對他道。

院長帶著楚南出了後殿,後殿之外,就是虛空。

院長縱身一躍,腳底出現了一條紫色大道。

楚南就踏著這紫色大道跟在院長的身後,每走一步,都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帶著他。

來到這巨峰的中央峭璧上,院長打出一道光芒,上面赫然出現了一個巨洞。

楚南進入了這大洞,分明感覺到上面有一層恐怖的能量罩。

院長帶著楚南走入了這巨洞的深處,不多時,他們到了底。

洞的深處有一座雕像,是一個女子雕像,身著華麗的紫袍,身後有九道紫色光輪,她有一對紫色的瞳孔,楚南一對上,竟然有些心顫的感覺。

「這是紫月之神,你即然得到了紫月神晶的認同,就代表你有資格來參拜紫月之神。」院長道。

楚南眉心的紫月神晶跳動得更加厲害,似乎激動了起來。

楚南虔誠跪在蒲團上拜了三拜,不說別的,他楚南能有今天,全靠的是這紫月神晶,修鍊的是紫月神決,如果沒有紫月神晶,就不會有現在的他。

而就在這時,紫月之神雕像的眉心上,有一道紫光射出,正好射入了楚南的眉心之中。

楚南只覺轟隆一聲,神識有些恍惚,緊接著,他就陷入了黑暗之中。讓她入紫鏡山,她算是給我們紫月書院立下了大功。」院長道。

三長老點頭,消失在面前。

「孩子,跟我來。」院長望向楚南,和藹的對他道。

院長帶著楚南出了後殿,後殿之外,就是虛空。

院長縱身一躍,腳底出現了一條紫色大道。

楚南就踏著這紫色大道跟在院長的身後,每走一步,都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帶著他。

來到這巨峰的中央峭璧上,院長打出一道光芒,上面赫然出現了一個巨洞。

楚南進入了這大洞,分明感覺到上面有一層恐怖的能量罩。

院長帶著楚南走入了這巨洞的深處,不多時,他們到了底。

洞的深處有一座雕像,是一個女子雕像,身著華麗的紫袍,身後有九道紫色光輪,她有一對紫色的瞳孔,楚南一對上,竟然有些心顫的感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