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他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


原以爲是沈子嫣的,打開一看卻是沈玲星打過來的。

“怎麼了?”

接了電話他的語氣也不是很好。

“姐夫,你得趕緊回家一趟,出了大事!事關公司的安危,電話裏說不清楚,趕緊回家吧!”

“關係公司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還說,趕緊回來吧!”

掛斷電話,陳樂拍了拍方向盤,一踩油門,車子躥了出去。

很快,陳樂就回到了沈家,沈子嫣的車就停在院子裏!大門敞開着,陳樂一陣無奈,不用說自己的老婆正在家裏發悶氣!

撓了撓頭,陳樂想着怎麼去跟自己的老婆解釋。

沒成想,他還沒措辭好,家門就已經開了,沈子嫣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匆匆的出門!

這一從屋子裏出來,剛好和陳樂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臉色陰沉的像要下雨似的!

“你回來了,我不是說了嗎,這個家容不下你,你以後就不用回來了!”

“老婆你聽我解釋,這真的和我沒關係,昨天……”

“昨天什麼?你想解釋什麼?解釋你跟電話裏那個女人如何如何嗎?怎麼敢做不敢承認,人家都叫你老公了,還讓你給穿衣服,你還想跟我說什麼?”

“不是,你聽我說那是個誤會!”

沈紫嫣過來,一把推開陳樂:“滾開,狗改不了吃屎!從今天開始你就不用回這家!”

外面吵吵鬧鬧的,沈玲星也從屋子裏跑了出來,看到陳樂便苦笑了起來。

他沒回來之前,自己的姐可是跟她發了不少的牢騷!

姐夫一進家門,這外面的吵鬧聲就驚動了她。

“還不走,等我留這你吃飯?”

看他沒有離開的意思,沈紫嫣狠狠的推了他一把,這一把可是卯足了力氣。

“姐,姐夫不能走,再說了,姐夫也不是那種人,你真相信電話裏的人?”

沈子嫣沒說話,但是看錶情似乎是有些動容了。

陳樂在這個家雖然不像樣,要說對不起她的事兒也有,不過看他也是有那賊心沒那賊膽,突然跟別人開房,似乎也做不出來!

“姐,姐夫,我不是想求情什麼的,而是公司裏有一件大事,你們可能不知道,這樣,先一起進屋,進了屋再說!”

沈玲星從家門走了出來拉住陳樂,又瞅了瞅沈子嫣。

沈子嫣沒好氣的瞪了眼陳樂,一甩衣袖,起身進了屋。

“哎……”

一起回到家中,沈玲星讓他們等一下,自己跑回到了屋裏,不多時從樓上下來,手中拿着一封信,這封信已經開封了。

“姐,姐夫,你們先別鬧氣,看看這封信上的東西!”

沈紫嫣接過信封,打開看了一會兒,臉色就陰沉。

“誰寄來的?”

狠狠的將信拍在桌子上,沈子嫣皺眉看着沈玲星。

“是一封匿名郵件,不清楚是誰寄過來的!”

陳樂看她發怒急忙拿起了信,看了起來,很快臉色也陰沉了。

這封信上寫的,全都是威脅的話,但是內容大致的意思就是,要給沈紫嫣好看,這一個星期的時間,不光是要沈紫嫣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同樣還要將公司一併收拾掉。

信件上的內容,除了威脅的話之外,沒有提及任何的原因,也沒有寫任何人的姓名。

整封信,全部都是用打印機出來的!

看着這些內容,陳樂轉頭看了看沈玲星:“你是怎麼拿到這封信的?”

“咱們門外有一個郵箱,這個郵箱,我一直都在用,今天早上拿報紙的時候看到的,我之前交給一些朋友,讓他們掃描上面的指紋,但是信上的指紋好像經過處理,只有幾個模糊的印記,我調查過了,上面的那些指紋印,全都是造紙廠裏的人的指紋!”

那些普通工人完全沒有必要威脅偌大的沈家,算是威脅,他們要做也沒那個本事。

陳樂皺了皺眉:“不管是誰寫,這封信的人,一定和我們沈家有仇怨,這樣吧,近期紫嫣,我就一直跟在你身邊保護你!”

沈子嫣沒說話,陳樂說:“我先去洗個澡,待會兒咱們一起出去!”

半個小時後,陳樂從衛生間裏出來披着一件浴袍,正擦拭着頭髮。

沈玲星扭頭看了看陳樂,這一看不要緊,就見他的胸口上有一個大王八,畫工不怎麼樣,但是,王八的個頭卻不小,那顆腦袋就露在外面。

“姐夫,你這身上……”

“嗯?”

陳樂還沒回過神來,低頭朝着胸口看了一眼。

這一看,臉又跟着綠了!

剛纔他可是使勁用肥皂搓過了,但是身上那王八竟是怎麼都搓不掉,他倒是沒想到沈玲星的眼睛這麼尖。

沈子嫣聞言,也突然轉頭看向了陳樂,嘴角跟着狠狠的抽了一下。 沈子嫣抓起抱枕狠狠的丟在了陳樂的身上。

“好啊,剛剛我還以爲,那女人是故意在電話裏搗亂!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本事不小嘛!”

說着說着,沈子嫣的眼睛又紅了咬牙切齒的盯着陳了好一會兒,她又嘆了口氣:“算了,我沈紫嫣真是瞎了眼!”

“媳婦兒,這真的……不是……你聽我解釋啊,我……我跟你說!”

“姐夫,這到底怎麼回事?你身上怎麼有這麼多王八?難道是那個女人,你怎麼能做出那種事呢?”

得了!現在就連沈玲星都不相信他了,陳樂欲哭無淚!

“哼!”

沈子嫣怒斥一聲,抓起車鑰匙,起身往外走去。

“不是,媳婦你聽我說!”

陳樂要追出去,只不過這兩天接連使用的力量讓陳樂的身子消耗極大,跑出門就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

沈子嫣已經鑽進了車子裏,把車窗搖上來,任憑陳樂在外面敲,踩着油門,一股腦的鑽出了沈家。

“該死的,那個瘋婆娘,是想害死我!”

咒罵了一句,他也要鑽進車裏去追!

沈玲星此時也從屋子裏走了出來,看着陳樂要去追,她搖了搖頭,拉住他:“姐夫你還是別去,姐現在正在氣頭上,你是越描越黑,說不準姐氣消了就回來!”

陳樂無語,在胸膛的那個王八蛋摸了摸。

“不過姐夫,你們玩的也太刺激了吧,這……對不起姐也就算了,怎麼還做這種事呢,要不,你跟我說說,你們是怎麼玩兒的?”

瞪了這丫頭一眼,陳樂沒再搭理他,起身回了屋。

原以爲沈子嫣是去了公司,成了給韓欣月打了個電話,讓她照顧好沈子嫣,這才一頭扎倒在牀上,準備睡一覺,今天晚上他不能睡,必須時時刻刻的保護沈子嫣!

“姐夫!姐夫你出來一下!”

剛快睡着了,沈玲星就突然喊了起來。

陳樂聽到她的喊聲,一股腦的坐起來,以爲這丫頭又要發什麼瘋,沒好氣說:“怎麼了?你又想搞什麼鬼?”

“姐夫,你出來快點出來,你看……”

陳樂皺了皺眉,從牀上蹦下來,打開門,由上至下的看着沈玲星那張娃娃臉。

“怎麼了?”

“你跟我來!”

“神神叨叨的,到底怎麼回事?”

“你來就是了,哪裏那麼多話!”

不由分說,她拉着陳樂湊到了窗戶邊。

窗簾拉着,沈玲星拉開一條縫隙偷偷的往屋外看,指了指,對面那間咖啡屋裏的一個男人!

“姐夫,你看那個男人,從剛纔到現在,足足坐了一個多小時了,我注意,他那杯咖啡一直在那裏放着,到現在還是那杯咖啡!”

陳樂挑了挑眉,湊到窗戶邊,往外看。

對面那家咖啡屋裏,玻璃前坐着一個男人,大概三十多歲,身材魁梧,拿着一張報紙,盯着看着。

只不過沈玲星說,從他坐在這裏開始,報紙和咖啡都沒有動過,而且時不時的還會朝沈家看。

這個男人可能有古怪,這也是沈玲星把陳樂叫過來的原因。

“你覺得這個男人有問題?”陳樂問。

“肯定的,你想,他旁邊坐個女人也就算了,咖啡屋就是給情侶準備的,可你仔細看,他一個人坐在這裏半個多鐘頭了,那張報紙從上到下,還是那個樣子,一張報紙才幾個字,半個小時早翻過了難不成他讀書能慢到和蝸牛一樣?”

陳樂推開沈玲星,瞅了瞅,過了一會兒,等着那個男人扭過頭來往這邊看,陳樂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那一雙眼睛他昨天晚上就見過了,一般人不會有這樣的眼神,凶神惡煞的!甚至眼眸中散着冷冷的寒芒,這分明是殺意!

“不好,是他!”

“誰?”

陳樂拍了拍沈玲星的肩膀:“你在屋子裏呆着哪裏也別去,我去會會他!”

“姐夫,他是誰呀?你別走啊!”

看着他離開,沈玲星想要喊住他,可是他已經出了門。

大路上空蕩蕩,偶爾有一輛車過來,那個男人依舊在窗前看着報紙。

過了一會兒,陳樂推開咖啡廳的門走了進去,徑直朝着那個男人走了過來,坐在了他對面。

“先生,您好,請問您要喝點什麼嗎?”

“原味咖啡,謝謝!”陳樂看了看服務生,等服務生離開了,他才說:“先生真是好雅興啊,坐在咖啡屋裏看報紙,半個小時過去了,咖啡都涼了!”

“呵呵……”

男人把報紙折了起來,放在了桌子上,看着陳樂:“涼了沒關係,換一杯就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