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期間,那男子一直都站在城牆上觀察兩邊。


兩處地方的異動,自然是黎殤吩咐秦力和小五故意製造的,這樣才可以將裡面的人繼續引誘出來。

十五分鐘后,趙全同樣來到城牆上。

「錢剛,你說有人襲殺我們長河部落的人?」趙全皺眉問道。

錢剛和趙全乃是長河部落城牆守衛中的頭領,二人修為都在地荒境後期。

錢剛點點頭,道:「左城門和右城門都有,我已經發現了他們的位置,他們還沒有離開,看來是想繼續襲殺我們部落的人。」

趙全面色一凝,看了看遠處,道:「剛才出去狩獵的人修為如何?」

「最高的才地荒境初期。」

「被對方轉瞬擊殺?」

「差不多。」錢剛答道。

趙全眉頭鎖得更深了,眼珠轉了轉,並未立即作答。

錢剛看趙全一副遲疑的樣子,不由嘲諷道:「你要是膽小不敢去就直說,不用在這裡裝深沉。」

他們二人都是守衛頭領,平日里趙全就更加得到族長的器重,導致錢剛心裡很不平衡,現在看趙全有些不敢去,錢剛自然是要抓住這種機會。

「我不敢去?我裝深沉?」趙全眼中閃過一抹怒意。

「你敢去嗎?你要是敢去,那你遲疑什麼,害怕對方是天荒境的人?」

錢剛冷笑一聲,「天荒境的人會來偷襲我們部落的狩獵隊伍?再說,族長修為都已經達到了天荒境後期,你怕什麼?怕死?」

趙全聞言,雙眼死死盯著錢剛,冷哼一聲,道:「我去右邊!」

說完,趙全轉身走下城牆,朝著右方走去。

見趙全被自己氣得不輕,錢剛臉上湧現一抹得意,同樣走下城牆朝著左城門走去。

……

秦力等人依舊隱藏在森林當中,一部分人不斷晃動樹枝,製造假象迷惑長河部落的人,另外一部分人則是分守在四方,防備著周圍的荒獸,以免被荒獸突然襲擊。

「秦力哥,都這麼久了,長河部落裡面怎麼還沒人出來?」秦力身後的一人問道。

「會不會是黎殤哥猜測錯了?」另一人說道。

秦力目光微沉,黎殤之前告訴過他和小五,只要在晚上襲殺了長河部落第一批人後,按照他吩咐的布置下去,長河部落的兩個守衛頭領必定會帶人出來。

他不知道小五那邊的情況如何,但他這邊的布置絕對沒有出錯。

可現在都已經過去不少時間了,長河部落內竟然還是沒人出來,難道真的出錯了?

秦力搖搖頭,「再等等看,不要心亂。」

「是。」二人答道。

幾分鐘后,秦力帶人從左城門走出。

「力哥!快看,真的出來了!那好像是長河部落兩個守衛頭領中的一個。」其中一人馬上驚喜的說道。

秦力也是一喜,但又很快冷靜下來,吩咐道:「不要大意,原計劃行動。」

長河城右邊。

小五等人等待了不少時間后,同樣沒有見到長河部落內有人出來,心中或多或少有些焦急。

只不過,就在他們猜測之時,右城門處也是有人從其中走出。

「按計劃動手。」小五叮囑道。

「是。」小五身後的人立即點頭應答。

兩場戰鬥,照樣沒有任何意外的結束。

錢剛和趙全各自帶出來的三百人都被抹殺,至於錢剛和趙全,則是被打暈過去,連夜派人送往夜傾城和黎殤處。

與此同時,城牆上的那些首位見到兩位頭領被殺,一個個驚恐不已,立即將城門牢牢禁閉,安排人前往族長府邸。

翌日清晨。

帳篷之中,除了夜傾城和黎殤以外,還有兩個被繩子捆綁的男子。

這兩個男子,自然就是連夜押送過來錢剛和趙全。

此時他們已經清醒,身體劇烈掙扎,但卻無論如何也掙不開繩索,最終只得雙眼憤怒的盯著夜傾城和黎殤。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還敢捆我們,活得不耐煩了!」錢剛大聲吼道。

趙全保持沉默沒有說話。

黎殤看著錢剛,搖頭笑道:「看來你還不清楚你們現在的處境。」

「你想做什麼?我們族長可是天荒境後期的強者,你若現在放我們離開,我們還可以既往不咎。」錢剛冷聲道。

夜傾城坐在首位上,原本並不打算管黎殤審查的,但在聽到錢剛說天荒境後期強者時,她也忍不住的笑了笑。

天荒境後期?強者?

這個境界也配成為強者,真是天大的笑話。

夜傾城一笑,自然暴露了她是女人的身份。

錢剛和趙全都是一驚,沒想到黑袍人竟是個女人。

錢剛再度吼道:「你這個小娘們笑什麼?」

砰!

他話音剛一落下,夜傾城一道冷冽的目光便是鎖定著他,一股強大氣息迸發而出,瞬間撞擊在他身上。

僅僅這一下,錢剛就口吐鮮血,身形一晃癱倒在地,險些暈倒過去。

夜傾城出手的力道把握得很合適,既不會讓錢剛暈死,也可以讓他知道厲害。

果不其然,出手之後,錢剛就乖乖的爬在那裡,不敢再開口說話,眼中充滿了畏懼。

一旁的趙全暗自咽著唾沫。

一個眼神,僅僅一個眼神就將錢剛傷成這樣,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人?

黎殤淡淡的看了一眼錢剛,便是將目光轉移到趙全身上,道:「他的下場你也看到了,我想你應該知道你們現在的處境了吧?」

「知道,知道。」趙全立即點頭。

「很好,我現在問你一些問題,你毫不隱瞞的回答上來,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黎殤道。

「問題?」趙全疑惑不已。

「不錯,一些關於長河部落的問題。」黎殤沉聲道。

趙全眼中浮現一抹慌亂之色,關於部落的問題,難道這些人打算攻打長河部落?

他若是回答出來,那就是長河部落的叛徒,到時候就算回到長河部落那也定是死罪。

可若是不回答,想來現在就會被斬殺。

黎殤察言觀色,抓住時機,道:「你回答了我的問題,我可以允許你加入我們夜盟。」

「夜盟?」

趙全眼皮一跳,「你們就是夜盟勢力,原來是真的!」

顯然,趙全這段時間也聽說過夜盟這個勢力,只是那個時候他們都不太相信,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勢力,怎麼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就收服了十多個部落,並且還做得悄無聲息。

他們不是沒有派人去查探過,但派出去的人看到那些部落中依舊有人影存在,便讓他們覺得夜盟不過是造謠造勢,根本沒有什麼真正的實力,說的收服了十多個部落只不過是自吹自擂罷了。

現在看來,他們錯了,而且錯得很徹底。

「既然你聽說過我們,那別的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我給你一個機會,你辦得好,那就允許你加入我們夜盟。」黎殤淡淡說道。

「什麼機會?」趙全帶著一絲疑惑。

黎殤轉身,從桌子下方抽出一把長刀,拿著刀走到趙全身後,將他的繩子解開,然後把刀放在地上。

「殺了他。」黎殤沉吟道。

錢剛雙眼瞪大,這是要讓趙全來殺自己!

他看著趙全,見趙全盯著地面上的長刀,一副動心的模樣,哪裡顧得了別的,馬上大叫道:「我……我也可以告訴你們,我也可以回答你們的問題,求求你們給我一條生路。」

趙全看著長刀,想過拿起來反抗,但夜傾城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震懾住了他。

「哦?你願意回答?」

黎殤看向錢剛,道:「不過,你們兩個只能活一個,否則我不太放心。」

「我可以殺了他!」錢剛一急之下不假思索就說出這句話來。

剛一說出,他就發現事情不對勁,趙全伸手握住長刀,眼帶殺意死死盯著錢剛。

原本趙全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真的殺死錢剛,但聽到錢剛這麼說之後,他不用猶豫了,因為再猶豫下去的話,要是眼前這二人反悔了,讓錢剛來殺自己,那就真的虧大發了。

「趙全!你……你要做……」

呲!

錢剛還未說完,趙全手中的長刀便是刺到他身體之中,結束了他的性命。

殺死趙全后,錢剛將長刀插在地面,等待著黎殤和夜傾城的詢問。

「做得不錯,可以開始回答我的問題了。」黎殤淡笑道。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內,黎殤不斷詢問著關於長河部落整體實力和成員分佈的問題。

趙全將他知道的都一一回答。

「你可願意加入我們夜盟?」黎殤詢問道。

趙全目光瞥了瞥地面上躺著的那具屍體,旋即牙關一咬,道:「願意。」

他親手殺了錢剛,又將長河部落的秘密都暴露出去,長河部落怎會有他的容身之地?

再者,這夜盟實力如此龐大,此番進攻長河部落,定然會取到意想不到的結果,他自然要做出明智的選擇。

「恩,你先出去吧,在外面等著。」黎殤揮揮手。

「是。」趙全朝著二人行了一禮,轉身走出帳篷。

夜傾城手掌一揮,將帳篷和外界隔絕開來,趙全無法聽到他們的談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