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樣一來,果斷他也就不再客氣!


根本沒有動用太多手段,面對雙手此劍發動聖裁衝殺過來的聖騎士里昂,他只抬手,凌空一斬。

便只這輕描淡寫一記手刀,以他龍紋血罡之軀斬出,瞬間虛空破開一道血色殘痕,聖騎士里昂當場被連人帶劍斬成兩段。

幾乎是同一時間,另一個方向衝殺過來的聖騎士被斬殺。

就這麼簡單!

尚在先天初期的時候,憑藉著驚人的手段與超乎想象的堅實根基,他已經能做到將墮落魔神之流一劍秒殺。

而今他實力大進,先天大圓滿的戰力比當初強上百倍不止,如此,秒殺這些實力連墮落魔神都不如的所謂護教聖騎自然不在話下。

兩名聖騎士之後,剩下的人也難逃厄運!

完全就是一面倒,一分鐘不到,浩浩湯湯強大無比的教廷隊伍,被屠戮一空。

最後只剩薩摩聖子孤家寡人,戰戰兢兢,恐懼得幾乎都站不穩。

詭異的是,場面一點都不血腥!

盛寵之帝妃權欽 所有被滅殺者,不論被斬滅,還是直接被震死,又或者念動致死,最後的結果一樣,都是化作金燦燦的光點直接消失。

畫面看上去很唯美,彷彿回歸天主懷抱一樣,上百人的死亡,除了留下大片金光,沒有任何其它痕迹留下。

可越是如此,越是讓人驚悚、心寒!

實力太強了。

瑪格麗特家族這些凡人不說,便是薩摩聖子眼裡,林昊之強,也已經遠遠超出認知。

在他看來,除非召喚神界天使,否則此人之強,光明教廷無人可與匹敵。

他能召喚神界天使!

可事實上,那都是在另外一個空間才能完成的事,在地球上根本不可能。

所幸,林昊並沒有馬上取他性命的意思。

強制搜魂這種事雖然便利,但林昊向來不喜歡。

倒不是怕麻煩或者有傷天和,主要還是強制搜魂會搜到很多垃圾信息。

便是那些垃圾信息,很多時候都會讓人有種被喂屎的感覺。

所以他留了薩摩聖子一命!

當然,必要的禁制還是要有的,至少在帶他去到教廷總部之前,他不可能放薩摩聖子真正的自由。

拋開薩摩聖子的處置不說,其實奧爾里昂等人也沒有白死。

教廷兩大修鍊體系,一曰聖光魔法,二曰聖光鬥氣。

兩大體系中,魔法修鍊重精神力,鬥氣修鍊重氣血重天地元力。

本質上,這與墮落墳場的力量體系沒有區別,唯一不同的是屬性。

教廷是聖光,墮落墳場是黑暗,僅此而已。

而對於林昊來講,其實這唯一的區別都不存在。

鴻蒙開天經的特性,使得不論何種能量,他都能輕易吸納煉化,納為己用。

總裁大人,體力好! 所以現如今的情況是,看似奧爾里昂等人都死了連身體都消失了,實際上他們一身修鍊的精華全都被留了下來。

所有的精華,全部被凝聚成丹。

丹藥金燦燦,圓滾滾,顆粒都不大,正好方便入門的修鍊者服用。

其中魂丹表面流動著蒙蒙灰氣,血丹表面則是流動著一根根血絲。

灰氣和血絲之外,那宛如純金的丹藥主體,其實是聖光之力凝聚的精華。

林昊也沒要這些東西!

以他如今的修為境界,再往前一步,十有八九金丹大劫臨頭。

倒不是沒做好面對金丹大劫的準備。

主要是地球空間強度承受不起那等劫數,除非他想讓這個世界崩潰毀滅。

漂浮的金色丹藥,一顆顆如綠豆大小,總數上萬,全都被他裝進瓶子里。

金光散盡,瓶子遞給蘇珊,他道:「給你的,你修鍊的是《大光明心經》,用這些丹藥正好,可以加速修鍊。」

大光明心經,也算是頂級的修鍊法門,那是上一世他斬殺一名異族仙帝所得。

願深情不負歲月 之所以選擇這個法門傳授,主要還是因為蘇珊原來有著天主教信仰,本身有著與這門功法的契合度。

蘇珊心裡有點甜,卻是沒有接。

她搖頭道:「你留著吧,我慢慢練就可以了……」

既然進了修鍊之門,丹藥的珍貴她自然清楚。

雖然也猜到這些丹藥怎麼回事,但是因為場面並不血腥殘酷,加上對林昊的崇拜與信任,她心裡並不反感。

可她還是本能的希望林昊留下這些,因為她覺得這樣的好東西林昊比她更加需要。

林昊也沒說什麼,只道:「讓你拿著你就拿著。」

一句話,蘇珊甜甜一笑。

「謝謝,愛你,一輩子都愛……」

立刻改變主意了,送上香吻的同時,也把丹藥瓶抱入懷中,心裡美滋滋的,傻傻的甜。

林昊也沒理她。

轉身看向四周離得遠遠的瑪格麗特家族眾人,他淡然道:「從現在開始,信仰本帝,可有異議?」

當然有異議。

異議太大了。

信仰這種東西,發自內心,豈是說改就改的?

可問題是,再有異議又如何?

眼睜睜看著那些神一樣的聖騎士紅衣主教死得連灰都不剩,眼睜睜看著連薩摩聖子都嚇得全身哆嗦魂不附體,就算有異議,如何敢說?

這個時候,沒人敢於反駁。

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求助的目光看向蘇珊,期待著她能出面說說好話。

然而女生外向!

蘇珊這時傻乎乎甜著呢,她哪有空理會這些?

是以,滿腔希望最終只能演變成滿腔幽怨。

林昊也不管。

既然沒人說話,他就當同意了,當下就道:「既然都同意,那好,所有教廷相關事務摧毀,所有教廷相關禮儀廢止。

從現在開始,蘇珊是這裡唯一的主人。

原則上,本帝不反對她對你們好,拿你們當親人。

但是記住,不要試圖去違抗她的意志,更加不要試圖去決定她的人生……」 此間事了,當天中午,林昊跟蘇珊共進午餐。

沒什麼感覺!

西餐還是太繁瑣了,加上食物不和口味,果斷不是他的菜。

蘇珊卻很開心,全程都在笑,笑著笑著就呆住了,然後一個不小心還會流口水。

便是那花痴模樣,連林昊都在想,把瑪格麗特家族交給她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查爾斯等人更是哀凄,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林昊活著一天,那麼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身份地位,都找不回來。

他們唯一能期待的是,念在往日的情分,蘇珊不會太過為難他們。

再說林昊。

時間所剩無幾,原本他不打算多留,準備當天下午就動身前往教廷總部的。

只是蘇珊非說要跟著去,要麼共同面對危險,要麼共同接受榮耀,不得已,又多留了半天。

一個下午蘇珊沒露面,只是雷厲風行在料理家事,到傍晚,她又一身輕鬆,陪著他在那從前獨屬於她的山頂泉池一邊泡,一邊俯瞰這座古老卻又充滿現代氣息的城池。

一夜無話。

轉日一早,蘇珊安排了一架私人飛機。

飛機從私人機場出發,不到一個小時,便在梵蒂岡降落。

因為薩摩聖子的存在,進入教廷總部的路暢通無阻。

如同墮落墳場上面的古堡一樣,這裡所謂的總部只是個幌子。

教廷真正的根基,在另外一個空間位面。

林昊沒想過現在就過去。

這次只是來認認路,順便打打秋風。

作為地球上最龐大的信仰中心,擁有著數億信眾,教廷無疑是十分富有的。

哪怕只是明面上的傀儡,哪怕這裡並沒有真正修鍊上能用到的東西,可金銀財寶各類產業,這裡積蓄得真心不少,說句富可敵國真的一點不過分。

林昊對這些沒什麼興趣,但也談不上厭惡。

蘇珊卻很動心。

似乎早就知道這裡富有,得到林昊的許可后,她果斷開始搜刮。

以後會怎樣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現在這個當口,她要幫林昊好好持家。

由此而造成的直接後果是,教廷數千年積累的財富,幾乎被洗劫一空。

海島、醫院、學校!

別墅、遊艇、私人飛機!

除非是她看不上眼,否則,基本上都要被無情拿走。

如此被掠奪,教廷方面自然是不願意。

可這次聖子出巡全軍覆沒,連聖子殿下現在都沒脾氣,任由宰割,再不情願,也只能老老實實配合!

便是這些財產產業轉移之類的瑣事,一交接就是一下午。

蘇珊忙著這些事的時候,林昊在薩摩聖子引路下,一路來到位於教皇宮最深處的傳送陣前。

這是真正的傳送陣!

一看這傳送陣,林昊便知這後面是真正的異世界,絕非桃園界墮落墳場這等附屬地球空間的小世界可比。

而薩摩聖子的說法,傳送陣後面是一個如傳說般的魔法與劍的世界。

老實說,他有點心動了。

只是現在似乎不是過去一探究竟的時候,是以想想,他還是放棄了踏上傳送陣的衝動。

薩摩聖子卻是以為他不懂的傳送陣的奧妙,借著解說的功夫,他偷偷摸摸站上傳送陣。

而後很自然的,傳送陣開啟,巨大的空間波動擴散。

「林昊,你會後悔的!」

詭異復甦世界的封靈師 「得罪我光明教廷,用不了多久,你,還有蘇珊那個小賤人,你們通通都要死!」

「……」

終於逃出魔掌。

傳送陣發動之際,薩摩聖子猖狂大笑,話音未落,白光一閃,一切又悄悄歸於沉寂。

林昊好奇看著薩摩聖子消失的方向,半響,硬生生被逗笑了。

「自以為是,若本帝想殺你,你以為傳送陣救得了你?」

「你以為你憑什麼活到現在,就因為本帝要留著你帶路?」

「愚蠢!」

「且得意吧,身上存在著本帝種下的精神印記,一旦本帝踏足傳送陣後面的世界,你,光明教廷,全都無所遁形!」

「還想糾集人馬捲土重來,你覺得本帝會給你這樣的機會么?」

「……」

真有殺心的話,其實想要滅殺薩摩聖子真的很容易。

哪怕傳送陣啟動,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破壞傳送,讓薩摩聖子死於空間亂流。

薩摩聖子之所以能逃走,並非因為他多麼機智,不過是因為他不想殺。

薩摩聖子並不知道,他身上其實有林昊留下的精神印記。

就因為這個精神印記,某種意義上說,他已經是林昊悄悄投放到教廷的一顆棋子。

至於他臨走前的威脅,林昊完全沒放在心上。

倒不是小看教廷,他只是壓根沒想過讓教廷的人重新回到這個世界。

傳送陣可以建造,自然就可以摧毀!

而對於真正精通陣法構造與空間規則的強者來說,修改傳送陣,使陣法暫時失靈,不接收雙向傳送,並不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

他現在並不算真正的強者,可修改眼前這種等級的傳送陣還是夠本事的。

前後不到一個小時,原本的雙向傳送陣變成單向。

這意味著,只要他願意,隨時可以從這裡去往薩摩聖子所在的世界。

而薩摩聖子想要再帶人回來就不那麼簡單了,除非地球上還有另外一個傳送陣與他們的世界連通,並且可以雙向傳送。

而說實話,那樣的可能性不大。

搞定這件事,此行的目的算是圓滿達成,可以安心回去了。

以為林昊大意以致薩摩聖子逃脫,一開始蘇珊也很惋惜,等知道薩摩聖子根本就是故意放走的,以後也再過不來,她頓時又樂得前仰後合。

沒有在梵蒂岡逗留。

催眠了幾個教廷首腦,讓他們繼續原樣運作,順便派人看護好傳送陣,當天晚上,林昊和蘇珊一起返回羅馬城。

一夜無話,轉天上午十點,瑪格麗特家族私人機場,蘇珊目送下,一架私人飛機沖入雲霄。

第一次歐洲之行結束了!

收穫很多,包括世俗之物,包括修鍊資源,也包括,一個死心塌地的女人。

「下一次過來,或許就是前往異世界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