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樣一個人,不見了一兩天不是很正常嗎?


「黃斌!你得趕緊幫我找環環啊!…他不見了!都沒回家!…」

在那個年代女孩每天晚上必須回家過夜,不然,鐵定要挨打的!男的也一樣,不過稍微好點。

岳母其實不大才五十多,收拾的也算乾淨利索,睜著杏眼看著女婿那就嚷上了。

「呵呵…媽!您別著急! 總裁的契約妻 先坐!爸,你也別太擔心!…咳咳…你們幾個現在馬上去找周環!….」

黃斌先是安撫了下岳父岳母,接著語氣嚴厲的對著那幾個年輕人揮手道。

幾個年輕人趕緊點頭,轉身離開。

黃斌這才起身,親自給岳父母倒茶水。

「爸,媽!其實呢,想小環這年紀的年輕人,那就比較愛玩了…所以,一兩天不回家也沒什麼事情!再說了,小環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們也不用太*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嘛!…」

黃斌看來還是個不錯的女婿,滿臉堆笑的把茶水遞給岳父岳母,老兩口這時板著的臉也鬆弛了下來,點了下頭沒吱聲。

「唉!…環環也是,多大個人了?真不懂事!還叫家裡人草心!…」

黃斌的老婆也端著茶水,喝了口,看了眼父母說了句。

「吁!…現在搞運動!其實亂的很!這話我也就對你們說說!….其實啊!咱們這個南河市…亂啊!…我也多次勸了環環!叫他不要跟那些造反派一起!可他不聽啊!…」

黃斌搖頭感嘆的說了句,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后,坐了下來。 金色的龍息,帶著驚天的波動,朝著洛天衝擊而去,同洛天揮動的拳頭碰撞。

轟鳴激蕩,金色的龍息,被洛天一拳轟碎,狂暴的波動,席捲在洛天的周身,讓洛天身軀倒退起來。

「這條龍,之前對抗天尊大人的時候,在故意輸掉!」地獄的人們看著金色的龍息將洛天擊退,瞬間明白過來。

「為什麼?他為什麼要故意輸掉,現在又要阻擋聖子!」地獄的人們疑惑起來。

「給我過來吧!」洛天伸手抓,黑色的大手募然伸出,朝著龍傑抓去。

「嘭……」剎那間,黑色的大手,便是抓在了龍尾之上,洛天舞動手臂,想要將龍傑那龐大的身軀掄動起來。

「大哥!我不想與你為敵!」龍傑沖著洛天傳音,渾身上下金色的神則流轉,彷彿蘊含著驚天的氣息。

「嘭……」龐大的龍身直接被洛天狠狠的砸進了地面之上,碎石崩飛,但是那金色的龍身卻是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

「很強的肉身嗎!」洛天眼中露出驚訝,不過依然還是死死的攥著龍傑。

農門有喜:胖妻萬萬歲 吼……

金色的龍頭怒吼,帶著一股王者威壓,龍吟震九霄,化成無形的波動,衝擊而起。

隨著龍吟之聲的響起,整個戰場無論是人,還是鬼物,都是獃滯起來,被這一股王者之威震懾。

就是洛天,無面還有楊武等人也是微微一愣。

金色的龍尾從洛天的手中鑽出,朝著洛天抽了過去,不過在即將抽在洛天身上的時候,龍傑又收了幾分力。

「嘭……」沉悶的響聲在洛天身前升起,洛天身軀倒飛,但是身上卻是只留下了一道印記。

另外一面,陳戰鏢和妖晨的進攻卻是沒有停下。

「老小子,回去吧!」陳戰鏢揮動著手中的鎚子,砸在了楊武的身上,直接將楊武砸的口中噴出鮮血,砸進了虛空。

「嘿嘿,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妖晨大笑一聲,金色的長棍,募然伸長,衝擊在了無面的身上,讓無面也是隨之倒飛。

「走!」龍傑龐大的雙眼看到補天城的人們已經在柯斷山的帶領之下,撤離了天魂城,龐大的身軀一卷,朝著遠處飛去。

「洛天,下回你可要準備好!」妖晨大笑,抗著棍子,彷彿閑庭散步一般,朝著遠處走去。

陳戰鏢沒有理會杜長明的劍芒,傻笑一聲,跟在了妖晨龍傑的身後,三人直接揚長而去。

「追!」杜長明臉色難看,身形閃動,朝著妖晨三人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別追了!」洛天卻是一把將杜長明抓了回來,沖著杜長明開口。

「他們想走,我們留不住!」洛天輕聲嘆息,不得不說龍傑三人的實力,實數洛天見過的最強的,即使是十殿聖子,也不承讓多少,甚至洛天感覺龍傑三人還要比十殿聖子強那麼一些。

「我們還有條大魚!」洛天雙眼露出陣陣的神光,看向那轟鳴不斷的虛空。

「對啊,還有江塵!」聽到洛天的話,杜長明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伸手一抓,蒼穹撕裂。

「所有人,退回來,駐守天魂城!」杜天明大喝一聲,身形閃動,衝進了虛空之中。

洛天也是縱身一躍,踏進了虛空之中,一衝進去,瞬間便是感覺到了虛空之中的灼熱。

灰色的虛空之中,兩道身影不斷的交錯著,江塵手持著金色的神劍,不斷斬出,斬滅一道道火焰。

「走!」江塵雖然在虛空之中,但是同樣也感覺到補天城的人們已經撤離,因此無心戀戰選擇離開。

「現在想走,可沒那麼簡單了!」不過江塵剛想離開,杜劍行卻是阻擋住了江塵的去路之上,手持著黑色的長劍,朝著江塵刺去。

「該死!」江塵臉色微微一變,同時也是看到了衝進虛空之中的洛天,一劍朝著杜劍鳴刺去,若是再不走,他就走不了了。

一黑一白,兩枚劍尖精準的觸碰在一起,杜天明的黑色長劍瞬間彎曲起來。

嘩啦啦……

剎那間,黑色的長劍,化成一片片碎片,崩滅在杜天明的身前,金色的長劍,刺進了杜天明的肩膀之上。

「去死吧!」江塵眼中露出猙獰,另外一隻手中多了一把長刀,朝著杜天明斬了過去。

電光火石間,洛天也動了,身形化成一道殘影,出現在了杜天明的身前,抬起雙手,夾住了長刀。

「洛天!」江塵看到洛天,頓時火帽三丈,只能抽出刺穿杜天明肩膀的長劍,因為身後一片火焰,已經朝著他席捲而來。

「走!」江塵想要抽出長刀,但是卻卻發現,洛天的雙手沒有絲毫的動彈。

「早知道,當初在補天城,就該一巴掌拍死你!」江塵低罵一聲,直接鬆開了手中的長刀。

「可是已經晚了!」就在江塵打算越過洛天,衝出去的時候,洛天卻是直接一拳轟出,轟向江塵。

江塵沒有辦法,只能出手阻擋,他知道洛天的拳頭不是那麼好接的。

嘭……

兩拳相碰,江塵和洛天同時倒退,而洛天則是一手拉著杜天明。

「杜叔,你先回去,剩下的交給我!」洛天伸手一抓,將杜天明送出了虛空。

就在洛天剛剛將杜天明送出虛空的瞬間,於天也是再次同江塵對抗起來,火海席捲八方,無窮無盡,將江塵包裹起來,兩人不斷的碰撞,誰也奈何不了誰。

洛天雙手飛動,黑色的漩渦出現在了兩人的頭頂之上,巨獸咆哮,黑色的鬼爪,拍碎了漩渦,朝著江塵,狠狠的拍了過去。

「該死!」江塵低罵一聲,一道劍氣打出,頭頂之上傳出炸裂之聲,雖然擋住了洛天的煉獄鬼爪,但是胸口卻是被於天一掌拍中,讓江塵口中噴出鮮血。

「江塵,投降吧,你不是我們的對手!」於天大笑,並不打算殺掉江塵,一名仙王中期的價值,活的遠超死去的。

「做夢,就憑你們兩個?不要逼我!」江塵冷笑,補天劍陣展開,一道道劍氣朝著洛天和於天兩人席捲,正是這招,當初困住了洛天三人。

「你大可以自爆試試!」於天臉上帶著冷笑,他和洛天兩人,完全能夠在江塵自爆之前,離開虛空。

「你真以為,我就會自爆么?」江塵同樣冷笑,眼中紅芒閃動。

「這是你們逼我的,原本我不想走這一步!」江塵低吼,身上的氣勢竟然開始緩緩的變化起來,原本補天山的功法比較偏向隨和,但是江塵此時江塵身上的氣勢竟然開始變的暴戾,森冷。

「幹掉他!」洛天和於天兩人感覺到了危險,瞬間做出了判斷,洛天飛身而起,朝著江塵沖了過去,同時十色的火焰滔天而起,化成十色的長龍,在洛天之前沖向江塵。

「焰噬天下!」

「八荒離火陣!」兩人同時低吼,滔天火焰,瞬間將江塵淹沒。

「羅生……」江塵身上的氣息更加狂暴起來,雙眼已經變成了猩紅之色,氣浪翻騰,彷彿沒有感覺到洛天和於天的攻擊一般,一聲呢喃之聲在江塵的口中響起。

「啊……」江塵痛苦的嘶吼起來,雙手抱頭,瞬間被洛天和江塵的火焰淹沒。

滔天的火焰,沾染在江塵的身上,洛天和於天兩人也是瞬間出現在了江塵的身前,一拳一掌朝著於天狠狠的打了下去。

嘭嘭……

一拳一掌穿透火焰,但是洛天和於天兩人的臉色卻是變化起來,依然保持著攻擊的姿勢。

「羅生……」低沉的吼聲在火焰之中傳出,隨著這個聲音不斷的傳出,冰冷的氣息漸漸的傳出,竟然壓制住了洛天和於天兩人的火焰。

而洛天和於天兩人竟然感覺到兩人的手腕被一隻冰冷手抓住,想掙脫,但是卻是被禁錮的死死的。

火焰漸漸的褪去,一隻潔白的手掌抓在了洛天的手腕之上,江塵臉色慘白,猩紅的目光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你騙我……」一個聲音在江塵的口中傳出,之後便是沒了動靜。

「江塵,被奪舍了!」洛天和於天,兩人瞬間明白過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仙王境,很少有被奪舍的情況,畢竟受天道認可,可以藉助一部分天地之力。

「這片天……」猩紅的目光看向虛空,低聲呢喃。

「六道輪迴!」洛天不想坐以待斃,感覺到眼前「江塵」不好惹,直接轟出了六道輪迴。

「六道輪迴的力量……」江塵鬆開了手,猩紅的目光多了一絲忌憚,不過依然還是手掌抓出,抓向了手掌。

但是江塵的五根手指之上卻是有著五道印記浮現,直接抓向了洛天。

「不錯!」

「竟然修鍊到如此地步,還掌握了一絲六道輪迴之力!」江塵低聲自語,手掌觸碰到了洛天那氣勢衝天的拳頭。

嘭嘭嘭……

六道漩渦潰散,洛天的拳頭,又被江塵抓到了手掌之中,冰冷的氣息,讓洛天渾身散發起寒氣。就在洛天驚駭間,陣陣的波動,從江塵的手中傳出,一股吸力直接作用在了洛天和於天兩人的身上。 隨著吸力的傳出,洛天和於天能夠清晰感覺到自己身上的修為開始順著兩人的手,朝著江塵涌去。

「這是什麼手段!」洛天和於天兩人驚恐起來,沒想到江塵竟然會變的這麼可怕,能夠奪舍仙王中期,可見江塵身體之中肯定擁有一個強悍之人。

隨著兩人修為的流逝,江塵身上的氣息卻是緩緩的攀升起來,同時江塵那花白的頭髮開始增長,白髮不斷的掉落,黑色的頭髮冒了出來。

「再這樣下去不行啊,我們兩個會被這傢伙吸干!」於天沖著洛天大喊,想要掙脫,但是卻是被禁錮在那裡。

「他也不過是仙王中期,接近後期的修為,為什麼會如此強悍!」於天大喊,看著江塵。

「沒有辦法!」洛天臉色難看,心中不斷的思索著如何才能度過這次危機。

「早知道,就放江塵離開了!」洛天和於天兩人心中懊悔,也知道現在不是懊悔的時候,不斷的運轉修為對抗著。

「我就不信了,剛才我的六道輪迴拳,讓他忌憚,顯然他也不是無敵的!」洛天瞬間想到了一個畫面。

「嗡……」就在洛天一籌莫展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卻是在洛天的後背之上升起,紅芒閃動,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寶刀護主么?」看到洛天背後的血刀,江塵眉頭微微一皺。

「小子,交給我吧!」洛天的腦海中,升起了血主屠天的聲音。

「前輩,你醒了?」洛天驚喜無比,沒想到屠天這時候蘇醒了。

「別反抗,我來對付他,他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可怕!」血主的聲音響起,紅色的神芒,沒入到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洛天沒有反抗,感覺自己的身體被血主佔據,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轟……

剎那間,洛天身上的氣息也是隨之變化起來,雙眼變成了紅色,緩緩的吐出了兩個字。

「鬆手!」說話間,血色的長刀,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準確的說是血主的手中,刀鋒流轉,一刀斬向江塵的手臂。

「嗯?」江塵眉頭微微一皺,直接鬆開了洛天和於天。

「你是誰?」

「跟我一樣么?」江塵沉聲開口,出現在了洛天百丈之外,沖著洛天開口。

「血主,屠天!」洛天冰冷的開口,提著血刀,朝著江塵募然一斬。

刀鳴之聲響起,血色的刀芒,直接劃開了虛空,露出了那浩瀚的星空,刀芒瞬間出現在了江塵的身前。

「就憑你?」江塵聲音之中帶著不屑,補天劍回到了江塵的手中,散發著陣陣的寒芒。

「你又是誰?」屠天開口,轟鳴中血氣翻湧,洛天身上的鬼氣修為直接被血氣壓制下去,洛天整個人變成了血色。

「羅生門,荊無夜!」江塵傲然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不認識!」屠天冷笑一聲,腳下踏地,提著血刀,朝著江塵沖了過去。

刀芒升起,化成血色的彎月,瞬間斬落,讓荊無夜臉色凝重,抬起手中的補天劍同血刀碰撞。

虛空震動,蒼穹炸裂,狂暴的波動,從蒼穹灑落,讓天魂城的人們顫抖起來。

「天尊大人在跟補天城城主戰鬥嗎,聖子也進入了!」駐紮在天魂城的鬼修們眼中露出震撼。

「不錯!」荊無夜再次揮動起手中的補天劍,劍花翻轉,又是一道劍芒打出。

「洛天也被奪舍了?」於天看著不斷大戰的洛天和荊無夜,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勢與之前截然不同。

「火海焚天!」不過於天也知道,他現在要做的是幹掉被奪舍的江塵,這才是大敵。

火海再次翻騰起來,化成一隻只拳頭和手掌,朝著荊無夜轟擊而去。

「羅生天下!」荊無夜大喝,身上泛起無上的氣息,一道黑色的身影從荊無夜的身上升起,蔑視天下的目光,橫掃八荒,虛影一拳轟出。

轟轟轟……

於天打出的攻勢,不斷的潰散,直接被那虛幻的拳影轟散。

「果然沒有難么強!」於天雙眼微微一縮,雖然攻擊被打散了,但是沒有了剛才被荊無夜抓住的那種無力感。

「你的對手是我!」冰冷的聲音響起,血海滔天,同樣化成了一道血色的身影,手持著血刀,朝著荊無夜斬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