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次他還是鎖定那小蛇,南宮成又在機器裏丟下游戲幣,控制着爪子朝着小蛇移動,自己更是對着那小蛇左看右看,自己身子也是在機器外左邊看看,右邊看看,一會蹲下,一會踮起腳觀察最好的位置。確定,那爪子朝着蛇下降,這才還是牢牢的抓起了蛇,更意外的是,那蛇還纏住了一個小猴子的尾巴,兩個娃娃纏在一起被爪子帶了起來。


“我擦!這次要是抓住了,就賺了,別掉..別掉..別掉!”南宮成在外面興奮的叫着,他還沒這麼緊張過,哪怕是做殺手殺人的時候,他也沒這麼緊張,“別掉!..別掉!。。”南宮成緊張看着那娃娃。“噗咚”一聲,那兩娃娃從出口掉了出來,南宮成興奮的大叫一聲,等那娃娃掉下來的那一刻,他才放下心來。

蹲到地上,從下面掏出那兩個娃娃,興奮的像個孩子一樣大叫了起來。

南宮成抓着娃娃,興奮的在兩個娃娃上親了一親,朝着孫文慧那拍魚的地方跑去。

“哈哈,你看我抓到了什麼?”南宮成拍在孫文慧身邊大聲道,孫文慧回頭看了一眼他手裏的娃娃,詫異道:“這個是你抓的娃娃?”

“當然,厲害吧。”南宮成眼裏驕傲的看着她。

孫文慧笑道:“你還真能抓到,我以前也老抓,可是卻從來沒抓到過,我要拜師,你帶我去抓。”說着她便站起身來,不再拍魚。

“恩,必須的,我教你。”說着南宮成就朝着抓娃娃的機器跑去,而孫文慧則跟着他身後。

這次又了孫文慧在身邊,南宮成更是卯足了勁,努力的抓着,可是抓了好幾次卻抓了個空。

孫文慧在一邊大笑的說道:“本來我還想讓你教我,現在看來,你不過也是瞎貓遇到死老鼠,純運氣啊。”

南宮成不甘心的道:“誰說的,我是真的靠實力,這會只不過是發揮失常,我已經找到感覺了。”

“哦。”孫文慧配合的點了點頭。

兩人一人站了一個抓娃娃的機器,努力的抓着,說是讓南宮成教,其實他也說不出來一個方法,說來說去也就是那麼一句話,就是多抓,找感覺。

“呀,我抓到了,哈哈。”正當南宮成在努力的抓着娃娃的時候,孫文慧突然在一邊興奮的叫了起來。

南宮成朝着她望去,只見她手裏多了個小豬的娃娃,“我厲害吧!”孫文慧拿着娃娃左右的搖晃着。

“切,我都兩個了。”南宮成不滿的道,當然,他爲了讓孫文慧崇拜自己,他可沒告訴她,這兩個娃娃其實自己運氣好,纏在一起,被抓上來的。

“你厲害是吧!我馬上就超過你,你等着。”孫文慧哼了一聲,又在自己的機器上投了兩個遊戲幣。

南宮成道:“我怕你啊,比啊,看我在抓兩個給你看看。”說完也開始操作手裏的機器。

兩人就這樣,不甘示弱的比着對方,也吸引了不少一邊玩着其他遊戲的人過來觀看他們的比賽,可是南宮成最後卻只又抓起來一個,而孫文慧那丫頭又抓起來四隻,比他還多兩隻,連孫文慧心裏也奇怪今天是怎麼了,平時自己是一隻也沒抓到,今天卻抓了這麼多,可能之前因爲沒人比,自己抓個兩次就放棄了。

兩人抱着一堆娃娃走出遊戲廳,南宮成開玩笑道:“估計以後這個遊戲廳看見我們過來,就趕緊關門了。”

孫文慧道:“哼,是看見我,你才幾隻,我纔是抓娃娃的高手。” “好,好,你是高手。”南宮成也不想跟她爭,孫文慧看了看時間,已經快6點,“我們回家吧,去看我爸爸。”

南宮成本來還很開心,突然想到那黑龍幫老大,又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怎麼了?你不是很想看我爸爸嗎?我還不是因爲你想去看,我才答應晚上回去的,那你不想去,我就跟我爸爸說晚上不回去吃飯了。”孫文慧道。

“啊,別..還是去吧。”南宮成道,孫文慧笑着靠在他的胳膊上道:“恩,其實我也想回去,讓我爸爸見見你。你這麼優秀,我爸爸肯定喜歡。”

南宮成笑了笑,卻沒有說話,該來的總該要來,要面對的也遲早要面對,逃避不了,如果可以,其實他真的很想和孫文慧遠離這些戰爭,做一對普通的朋友。可是那卻只能是幻想,做爲黃銅市的老大的女兒,孫文慧一出生就萬人寵愛,不是一般的女子。

孫文慧拉着他上了一輛的士,“去富源路37號。”

“3..37號!”那司機又重複了一遍,孫文慧點了點頭,“姑娘你真要去哪裏?”

“怎麼了?那地方很恐怖嗎?”孫文慧笑道,“有點恐怖.一般小女生看見那地方都嚇的繞道。”司機笑了笑,開着車往那富源路開去。

“我在那裏住了十多年,我看挺好的。”孫文慧躺在車後座的沙發上道。

“哪裏是你家?姑娘你真會開玩笑,那可是我們黃銅市黑老大孫星的家。”那司機點了支菸,笑道。

“孫星?那老頭看見我也拿我沒辦法。”孫文慧道,司機回頭打量了下孫文慧,“小姑娘你口氣倒是不小啊。”

“我說的是實話,你當我吹牛呢。”孫文慧不滿道,司機笑了笑,沒有答話。

二十多分鐘,那車便在一座大宅子前停下,孫文慧打開車門,宅子裏一箇中年老子看見孫文慧,走過來對着她鞠了個躬“大小姐你回來了,老爺已經等着你了,讓我在這裏等你。”孫文慧指着的士司機道:“張伯,我還沒給錢,你幫我把錢付了。”

那老頭點了點頭望向那司機道:“小哥,多少錢?”那司機那裏還敢要錢:“算…算了。”那老頭遞給他一百,也不管他要不要塞給了他,那司機回頭打量着那孫文慧,心道這個丫頭原來沒吹牛,看樣子真的是孫星的女兒,這下回去跟自己朋友有的吹 了。

孫文慧玩着南宮成嚇了車,那張老伯看着面前的南宮成,點了點頭,南宮成出於禮貌,也點了點頭。

“小夥子,你就是上次在酒吧一個打倒我們一羣小弟的人?”張老伯問道。

南宮成恩了一聲,孫文慧笑了笑,拉着他往屋子裏走。

南宮成跟着孫文慧來到宅子的大廳,屋裏已經做了好幾個人,對着他正前方,正坐着一個威嚴的男子,光頭,國字臉,臉上滿滿的絡腮鬍,讓他顯得更是威武,就像一隻獅子,應該就是孫星。而一邊坐着幾個男人,除了上次酒吧晚上見到的那孫文慧嘴裏的二叔,還有幾個陌生的男子。

那獅子一樣威嚴的男子指着南宮成,望着孫文慧道:“這個就是上次在酒吧一人放倒我們很多小弟的人?”

孫文慧將在電玩城抓的娃娃放在沙發上,得意的笑道:“不錯,爸,他現在是我男朋友,很厲害的。”那男子果然就是黃銅市黑龍幫的老大。

“胡鬧。”那孫星火道,朝着一邊的保鏢道:“給我教訓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連我們黑龍幫也敢得罪。”

一邊的保鏢收到老大的指令,都從一邊饒了過來,更有一個繞到大門前將門關上,以防南宮成逃跑。

“爸!”孫文慧看着自己的手下要對南宮成下手,着急的喊道。南宮成安慰道:“沒事情。”

圍上來一共有八個保鏢,個個塊頭很大,看樣子也是見過專業訓練的。孫星大笑道:“小子,斬斷你一隻手,就放你走,是直接自己斬斷一隻手自行離開,還是捱揍完被我的保鏢斬手,你自己選擇。”說完從茶几上拿起一把大砍刀遠遠的丟了過來。

南宮成冷笑着,並未撿起來,“給我打!”孫星下令道,八個保鏢就揮着拳頭一起朝着南宮成砸來,南宮成悶哼一聲,身子一蹲下,那幾個保鏢都打了個空,南宮成站起,揮起拳頭朝着一個保鏢的臉上就砸去,那保鏢臉一閃,躲了過去,正心裏得意,自己的腹部已經被南宮成的膝蓋踢中,這一踢力道極大,原來南宮成手上的動作只是吸引他的注意,而真正的攻擊是南宮成的腿。

那保鏢只感覺肚子就要被踢穿了,倒在地上。一邊七個保鏢發怒的大叫一聲,三個揮着拳頭,四個踢腿朝着南宮成攻擊來,南宮成也不着急,雙手朝着幾人一抓,他在十二殺手裏代號老虎,這爪攻自然了得,但是他並沒有下重手,只是輕輕的一抓,速度之快,一邊的人都沒看清楚他怎麼出的手,那揮着拳頭上來的手上已經鮮血淋漓,幾個踢腳而來的腳下的鞋子也都掉了底。

南宮成在揮着拳頭向他們一一打來,這一拳速度很快,就是是一拳掃過,七個保鏢都倒在地上。

“好厲害!”孫文慧拍着手掌叫道,南宮成雙手插進褲子口袋,冷冷的看着這幾個保鏢。

孫星突然從口袋裏掏出一支手槍,指着南宮成道:“打,再打啊!老子一槍滅了你。” 南宮成回頭看着孫星,眼神裏沒有一絲恐懼,孫文慧急道:“爸,你這不是欺負人嗎?”

孫星冷冷的道:“小子,你速度很快,我就不信你人再快,能有我的手槍快。有本事在我開槍之前,來幹掉我。”

“爸!你趕緊收起槍!”孫文慧在一邊早已經看不下去。

南宮成笑了笑,只是看着他不說話,孫文慧生怕自己老爸會開槍,跑到南宮成身前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他。

“爸,我不會讓你傷害他的,你要殺了他,我也陪他死。”孫文慧道。南宮成看孫文慧如此待自己,心裏好生感動,她不過才十五六歲的小女生,卻又這樣的勇氣。忙道:“別這樣,小慧,你快閃開。”

孫文慧堅定的搖搖頭,孫星突然將手槍丟在茶几上,大笑道:“不錯,小夥子,我看好你,你叫什麼名字,以後跟我吧。”

孫文慧看父親這麼一說,臉上又是一喜,放下心來,回頭看着南宮成,笑道:“我爸欣賞你。”

南宮成道:“我叫李成。”孫星點了點頭:“李成,小夥子不錯,有身手,有膽色,如今這樣的年輕人真的少啊,很對我的味道,以後你跟我吧。”

南宮成點了點頭,孫星指了指一邊之前在酒吧見過的,那孫文慧喊二叔的男子道:“這是我二弟,叫孫彪。”說着又指了指一邊另外的長的很胖的男子道:“我三弟孫亮,我們三人是親兄弟,一起混上來的。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小夥子,我看好你,你好好幹,我不會虧待你。”

一邊幾個保鏢尷尬的爬起來,對南宮成客氣的點點頭,退了下去,孫文慧走到孫星的身邊坐下,抱着他道:“爸,李成,我喜歡。”

孫星笑了笑道:“我也喜歡,不錯,我女兒有眼光。等你到了法定年齡,老爸就做主,把你們的事情給辦了。”

南宮成心裏苦笑,這一對父女倒是自己做起主來了,也不問我答應不答應。

“好了,小成,你也坐,別站着,一會一起吃飯。你住在哪裏?”孫星看着南宮成問道。

南宮成點了點頭,在沙發上坐下道:“我不是本地人,暫時還沒地方住。”

孫星笑道:“聽的出來,你不是本地人,這樣吧,你就先住我這裏吧,反正我這裏房間也多着。”

南宮成裝作猶豫了下,點頭答應。孫文慧看南宮成答應,忙道:“爸,那我也要回來住。”

“哦?今天是怎麼了,平時讓你回來都好難,今天卻自己要回來了?”孫星大笑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得自己睡自己的,結婚前,不能李成一起睡。”

孫文慧臉一紅道:“爸,你說什麼呢,我自然不會的。”

“哈哈,好,這樣我就放心了。”孫星笑着憐愛的撫摸着女兒的頭道。

“好了,人我也看差不多來的都來了,去吃飯吧。”孫星起身道,一邊幾個老弟便也跟着他站起身來。

南宮成忙也跟着站了起來,跟着孫星一起朝着餐廳走去,那餐廳裏擺着一個很長的餐桌,想來應該是平時家裏來客了纔會用到的,平常家裏吃個飯,坐個這麼長的桌子,吃起來不累死?

孫文慧拉着南宮成坐到一起,孫星坐最上邊,另外兩個弟弟孫彪和孫亮坐在另外一邊。一邊的傭人看人都已經落座,跑去廚房說了聲,沒一會,便開始上菜。

首先上來的是一個烤全羊,孫文慧看着那羊就興奮的拿起身邊的刀叉在手裏來回擦着。

孫星笑着看着南宮成道:“吃吧,這羊不錯,小慧平時最喜歡吃了,我就特意找了個師傅回來給她做,可是她現在卻很少回來了。”

南宮成點點頭,孫星朝着一邊的傭人打了個響指“小圓,去拿瓶紅酒過來。”

那叫小圓的小姑娘點着頭,在酒櫃裏拿出一瓶紅酒,熟練的打開,在每人桌前倒了一份。孫星笑着道:“這個紅酒味道不錯,是我特意用來招待貴客的,小成,今天爲你準備的,你可要多喝點。”

南宮成對於紅酒沒研究,但是看那紅酒的色調很淺,心道這孫星拿出來的酒自然不差。

孫星舉起紅酒杯,搖了搖,大口的全喝了下去,南宮成雖然對紅酒不熟悉,但是也知道這個紅酒是要慢慢品的,而不是和平常啤酒和白酒一樣大口的倒,一時詫異。

孫星看着南宮成笑道:“咱是流氓,還裝什麼斯文,喝酒就將個痛快,來,幹!。”

孫星舉着紅酒瓶又給自己倒滿,舉着酒杯說道,孫彪和孫亮也站起身來,舉起了酒杯,南宮成無奈的一笑,站起身來,這紅酒在這羣老混混面前都喝出另外一種感覺了,不過這樣也好,本來他也不喜歡那樣斯斯文文的喝酒,喝起來可憋死人了。

衆人一仰脖,將紅酒杯裏的紅酒都一飲而盡,南宮成也不覺得這個紅酒有什麼好喝的,沒度數,還有點苦,也不知道最近這個社會上爲什麼都流行起喝紅酒起來。

孫星大叫道:“這紅酒喝起來真他媽的不爽,小成你覺得如何?”南宮成搖頭道:“沒意思,這個是給那些文藝人用的東西,喝起來很是彆扭,不習慣。”

“不錯,我也是這麼個感覺,媽媽的,上白酒。”孫星搖頭道,那小圓聽孫星吩咐,忙從酒櫃裏抱出一個酒罈。

“這是什麼白酒?”南宮成奇怪道,在市面上,自己好像還從來沒見過這樣包裝的白酒。 小圓笑道:“這個是我們老爺請人在家裏釀的酒,可比外面的那些白酒好多了,不比什麼茅臺差。”

孫星道:“不錯,這個酒當真是比外面的白酒味道好多了,小成你喝喝看,小圓你先給小成倒酒。”

小圓點頭走到南宮成面前,南宮成忙站起身道:“還是我自己來倒酒吧。”看着小圓一個小姑娘,抱着這麼大一罈酒,南宮成生怕她一個不小心,把酒罈給摔到了地上。

小圓輕聲一笑:“沒事情的,小圓習慣了,別看小圓身子小,力氣還是挺大的。”

南宮成看了看孫星,孫星點了點頭,看小圓堅持,南宮成也不好再說什麼,站起身來,將酒杯舉起,讓小圓能剩下一些力氣。等小圓將自己的酒杯倒滿,南宮成微笑道:“謝謝。”

小圓搖了搖頭,走到上位給孫星倒起酒來。

等小圓給每人都倒好了酒,孫星舉起酒杯道:“來來,咱今天喝酒,不醉不歸。”看的出來,這個老爺子今天心情很好。南宮成也不想掃了他的興致。

孫星一杯酒下肚,痛快的大笑道:“今天我真的是太開心了,一是好久不回家的女兒回來了,二是我收了個這麼出衆的女婿,哈哈。”

“恭喜大哥。”孫彪和孫亮忙站起身來祝賀。

孫星示意他們坐下:“哎,都是自己人,別這麼客氣,我就喜歡痛快,今天大家吃好喝好,開心就行,別搞的這麼疏離。”

南宮成看他爲人豪爽,也不失是一個男子漢大丈夫,心中對他多了一份敬意,無奈想到畢竟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終有一天,他們會成爲敵人,心裏一陣的鬱悶。

“對,喝酒。”南宮成嘆了口氣,舉着酒杯就大口的喝着,孫文慧關切的看着他,拉着他道:“少喝點了,別喝醉了。”

“哈哈,喝醉了好啊,喝醉了就沒那麼多煩惱了。”南宮成笑道,“哦?看,小成,你好像有很多心事一樣?”孫星問道。

南宮成一肚子的心事,卻無人能說,也不能說,只是搖頭道:“也沒什麼,都是些小男人的事情,說出來,像孫老爺子您這樣做大事的人未免會笑話,所以還是不說了。”

“哈哈..”孫星大笑道:“原來都是些小事情,小成,以後你跟着我好好幹,什麼問題都不會再是問題。”

南宮成感謝的看着他道:“謝謝老爺子了。”嘴上卻不敢再多說一句,說的太多,日後翻臉的時候,就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對他們。

幾人正喝着,廚房裏走出一箇中年女子,孫文慧站起身來道:“媽。”

那女子應了一聲,走過來在孫文慧臉上掐着,眼神裏極是疼愛。“嫂子好。”孫亮孫彪起身道,“都坐,都坐,別客氣。”孫母一臉和氣的樣子。

“對了,哪個是今天的客人啊?我們家小慧的意中人?”孫母問道,孫文慧臉一紅指着南宮成道:“媽,就是他。”說着把臉藏在媽媽的懷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