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絕對是報復,紅果果的報復。”


嚴逸哪能看不出來這是郭頂天再耍小孩子脾氣,生他之前再車上嘮叨半天的氣呢。

等到二人進入到大廈之後,郭頂天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出現了翻天覆地的便化,一股子強大的氣勢從郭頂天年邁的身體中爆發而出,就連一旁的嚴逸都忍不住神色恍惚了一下。

不過細想一下嚴逸也就釋懷了,眼前的這位可是整個華夏最頂級的導演之一,當年還是華夏文工團的高層大佬,要是沒一點氣勢那才奇怪呢。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裏面嚴逸算是見識到了氣場,這一路上但凡是碰到個人,沒有一個不是畢恭畢敬的彎腰問好的,就連這家公司的高層見了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就這樣,嚴逸一路被郭頂天帶到了一處攝影棚外面,此時攝影棚外早就已經擠滿了前來試鏡的人,這些人有大牌明星,也有一些靠着家裏一點關係才能面前前來試鏡的。

而像是嚴逸這樣被導演親自請來的這攝影棚外面還真是沒有,幾乎全都在裏面進行專業角色面試呢。

嚴逸和郭老的一同出現倒是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這些人的雙眼腫無一不浮現出了深深的羨慕嫉妒,看的嚴逸渾身不自在。

“行了,咱們進去吧,待會你可要好好表現了,你可是我專門拍板定下來的人,要是表現不好,那我這臉可就丟大發了啊。”

臨進攝影棚之前,郭老突然間臉上帶着一絲嚴肅的看向了身旁的嚴逸說道,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鑽進了攝影棚中。 別看郭頂天平時和嚴逸打打鬧鬧有說有笑,可是一旦涉及到電影娛樂方面,郭頂天還是異常嚴肅認真的。

所以對於郭頂天的這句話,嚴逸也不敢有絲毫的馬虎,認真的點了點頭之後,便跟在郭頂天的身後走進了攝影棚內。

不過等到嚴逸走進了攝影棚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胡大哥?王影后?還有蘇白影帝?”

此時攝影棚內的評審團隊上正端坐着三個人,其中兩個嚴逸還認識,正是之前一起參加方鶴廣場活動的**還有王麗娟。

至於這第三個人,卻也是整個娛樂圈赫赫有名的存在,老一輩的實力影帝蘇白,此時這三人居然齊聚在這個小小的攝影棚內,着實亮瞎了嚴逸的鈦合金狗眼。

“趕緊進來吧,又不是沒見過,至於這麼驚訝嘛。”

此時早已等候多時的**笑着對着攝影棚入口早已愣在那裏的嚴逸招呼道。

“胡大哥,你們這是都要參演郭老的新電影?”

早已被眼前陣容震住的嚴逸有些畏手畏腳的走進了攝影棚,小心翼翼的看着對面的**說道。

“那可不,不然我們來這裏幹嘛,我們可是等了好半天了,郭老應該和你說過這次試鏡的角色了吧?”

此時攝影棚內也沒有什麼外人,**也沒有見外,相當輕鬆的看着面前的嚴逸說道。

“呃,這個,我問了一路,郭老就是不肯告訴我,說讓我到了就知道了,現在應該可以告訴我要實踐什麼角色了吧?”

被**這麼一問,嚴逸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面前的衆人笑着說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先去旁邊拿着劇本先了解一下,然後我讓人給你化個妝,咱們先試一試。”

不過隨着嚴逸的這句話落下,**卻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般,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然後從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抽出了一本劇本,遞到了嚴逸的面前讓嚴逸先去旁邊翻閱劇本去了。

而等到嚴逸緩緩離開之後,攝影棚內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大笑。

“我說郭老咱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坑人了,你說這小嚴要是看完了劇本之後能不能當場就開溜啊。”

在一陣歡鬧之後坐的三人中間的蘇白臉上露出了一絲糾結的看看向了一旁的郭頂天說道。

“小蘇啊,你那是不瞭解這小子,有時候你不逼他兩下,這小子根本就不想上進,這一次我這個劇本相當適合的他,就是逼,我也得讓這小子留下來。”

郭頂天笑着搖了搖頭,然後若有所思的說道。

之前在鹽城和嚴逸待了那麼長時間,郭頂天一直有意想要提攜嚴逸甚至想要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徒弟來教授,可是是嚴逸呢,雖然聰明伶俐腦子也靈活,可是就是不肯上進,每回都拿自己想要當網紅來搪塞他。

沒沒想到這個郭頂天的臉上就不由自主露出了一絲惋惜的神情,這樣一顆好苗子,可不能就讓嚴逸這樣自甘墮落下去了。

也正因爲這樣,這一次新劇本郭頂天才特地把嚴逸強行拉來的首都進行試鏡,而嚴逸只要來了首都那,再想要輕易離開,可就由不得他了。

“我也知道您老愛才,可是這劇本是不是犧牲有點太大了呀,這小子真的能同意嗎?”

和郭頂天之前有過交流的蘇白,自然是知道郭頂天的想法,可是一想到嚴逸手上拿着的那本劇本,心裏就忍不住打起了邊鼓,忍不住爲嚴逸攤上這麼個老頭而感到同情。

“就是因爲這件事不太好辦,所以我纔要你們一起來配合一下嘛,等一下你們可要看着我眼色行事,千萬別給我掉鏈子啊。”

顯然這件事情郭頂天早就已經有了打算,臉上帶着壞笑的看着身旁的衆人說道。

對於郭頂天這個老頑童,在座的衆人還真的是拿他沒辦法,誰讓人家不但年紀大,在娛樂圈的地位還那麼高呢。

就在衆人談笑風生的時候,此時攝影棚的一旁臉上滿是苦笑,的嚴逸走了進來。

在翻閱完了劇本之後,演一整張臉由紅轉黑,由黑轉綠一變再變,可見其此時的心情是多麼的複雜。

不過現在既然都已經答應了郭頂天要完成試鏡,嚴逸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硬着頭皮帶着劇本走了回來。

“不是我說你小子怎麼個意思啊?不是說好讓你去化個妝換身行頭嗎?”

不過當看到走進來的嚴逸之後,郭頂天的臉色確實變了,有些不悅的看着嚴逸說道。

“我說郭老你就饒了我吧,在座的這麼多大佬,你讓我去換女裝,這合適嗎?”

聽到郭頂天的話之後,嚴逸整張臉都拉了下來,有些彆扭的看着郭頂天說道。

“這有什麼合不合適的,你是來試鏡的,這個角色多適合你,趕緊給我換了去,年紀不大,還知道選角了。”

不過郭頂天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他,直接拍着面前的桌子,指着嚴逸就說道。

“我說小嚴啊,你還是換了去吧,我也覺得這角色挺適合你的,你就別猶豫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也走上來幫腔着說道。

看着面前幾位大佬期待的眼神嚴逸整個人都不好了,可是卻又無可奈何,生活有時候就是這麼強.奸人,既然沒有辦法抵抗,那就只能被動享受了。

就這樣在一衆大佬的期待眼光中,嚴逸走向了攝影棚後方的化妝間,此時專業的化妝團隊早就已經等候多時了。

“你還真別說,郭老這眼光真是絕了,就以我這從業三十多年的專業化妝師眼光,這小模子要是好好化化妝換身行頭,就連那些模特都要嫉妒死了。”

眼看着嚴逸走了進來化妝團隊裏面的專業化妝師,頓時眼前一亮,臉上帶着一絲笑意的說道。

只不過這位化妝師卻是有一些傳說中託尼老師的氣質,那說話間都不由自主的翹起了蘭花指。

被對方火熱的眼神盯着,嚴逸的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不由得生出了一絲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好像是被一條色彩豔麗的毒蛇給盯住了一般,那種陰寒的感覺瞬間傳遞了全身。 “行了,小北鼻,趕快坐下來吧,今天我絕對給你畫的美美的,讓那些個小娘皮們都羨慕死,真的是副好皮囊呢。”

化妝師看嚴逸站在門口半天沒有動作,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此時當聽到對方叫自己小北鼻的時候,建議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失去了控制僵直了起來。

不過他人都已經站在這裏了,接下來可就由不得他了,在嚴逸金總的目光下,化妝師一把拉過了他的手,把他摁在了椅子之上,接着就開始了一頓專業的操作,看的嚴逸整個人都呆了。

別看着化妝師有些陰陽怪氣的,可是專業方面那時沒得說,一旦上起手來,各種專業的手法,專業的工具用的爐火純青,沒一會的功夫,一個美的冒泡的妝容就畫好了。

此時的嚴逸照着鏡子都差點沒認出鏡子裏面的人是他自己,那白皙的皮膚,帶着一絲靈氣的少女面龐,換做是誰都不可能相信這張臉居然是個男人的。

“化妝術不愧是亞洲四大邪術之一,簡直比易容還厲害啊。”

嚴逸滿臉不敢相信的看着鏡中的自己,喃喃自語道。

“行了,小北鼻,還沒結束呢,趕緊過來,我再給你挑上一身衣服,絕對讓外面那些臭男人眼睛都給看呆了。”

就在嚴逸愣神的功夫,化妝師再一次拉住了嚴逸的手,走向了一旁的衣架子。

緊接着一件件設計精美的服裝便在化妝師的操作下一件件擺在了嚴逸的身上。

最後在否決了十多套方案之後,化妝師終於選中了一款少女風的淡藍色衛衣配牛仔褲。

就這樣短短十多分鐘的時間,嚴逸就已經從一個鄰家男孩變成了一個良家少女的轉變,就連顏值都比以前高上了許多,讓人乍一看看去都忍不住眼前一亮。

最後化妝師又給嚴逸套上了一個黑色假髮,還做了一個小造型,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算是放過了眼一點。

“噗噗噗,就是這樣,你現在可以出去了,我保準他們所有人全部都要被你現在的這副姿色給看呆了。”

在做完了全部的改造工作之後,化妝師滿意的砸吧了兩下嘴,笑着說道。

不過這一下子嚴逸可就尷尬了,雖然說現在嚴逸這副模樣還真有幾分姿色,可是你要讓他就這樣走到郭頂天他們的面前,那人可就真的要丟大發了。

可是化妝師可不管這一些,此時的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這個自己的最新作品拉出去炫耀一番了,還不等嚴逸猶豫究竟,一把拽過了嚴逸的手,拉出了化妝間,來到了攝影棚內。

伴隨着嚴逸這幅模樣的亮相,整個攝影棚內原本歡聲笑語的氣氛頓時爲之一滯,所有人的表情都定格在了這一刻。

“這…這這還是嚴逸嗎?”

“真不愧是mary啊,我現在已經認不出嚴逸來了。”

“噗!噗!噗!這臭小子打扮起來還真的是有點姿色呀!”

……

緊接着一聲聲驚歎的聲音便出現在了攝影棚內。

“行了,你們就別調侃人家小嚴了,開玩笑也是要有個度的,趕緊開始試鏡吧。”

就在這時郭頂天確實是裝作了老好人站了出來,揮了揮手製止了衆人的喧鬧,滿臉嚴肅的說道。

這要是不知道的,還真以爲郭頂天這是在幹好事呢,其實他只不過是怕衆人的喧鬧,把嚴逸給當場嚇跑了罷了。

“那個什麼,你就給我來一段女主被渣男騙光了全部積蓄之後,在街頭痛哭的那一段吧,記得要誇張一點,表現出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在思考了一會兒之後,郭頂天這才滿臉對着面前的嚴逸說的。

之前這部電影的劇本嚴逸也看過了,對於故事的劇情也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這是一部標準的喜劇片,主體就是三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在一起準備創業,然後弄出了各種奇葩的想法,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搞出了不少笑話,裏面還穿插了很多情感的線路還有一些悲情的東西。

而嚴逸要飾演的這個女性角色就是這四個年輕人裏的一員,只不過有一些傻白甜,每次談戀愛總能遇上一些渣男,最後在另外三個男生的帶領下,一同創業不斷成長,變成了商業女強人。

而現在郭頂天要嚴逸演的這一段,就是電影剛開始時這個女生被渣男前男友騙走了大學四年打工賺取的全部積蓄之後在街頭痛哭的場景。

在衆人注視的目光下,嚴逸我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開始將自己帶入到這個場景當中,順便還利用自己初級導演技能不斷的給自己下達心理暗示,讓自己的情感慢慢融入到這個角色當中。

約莫過去了,兩分鐘之後,嚴逸突然間睜開了雙眼,此時他的眼角已經開始微微泛紅,接着一聲撕心裂肺的吶喊聲便從嚴逸的嘴中呼嘯而出。

“啊!爲什麼?爲什麼你要騙我!你不是說你要回農村養豬致富嗎?你爲什麼這一走你就不回來了!啊!渣男!你就是個渣男!”

接着嚴逸便,一邊痛哭流涕,一邊大聲的喊道。

那張精緻的臉上,原本被化妝師畫的精美異常的妝容在淚水的侵蝕下,慢慢變得模糊了起來。

不過這哭花了的妝容,卻大大的增加了嚴逸這次表演的真實感,這張小巧玲瓏的臉蛋,再加上這哭花了的妝容,着實讓現場的衆人感覺一陣揪心,直到嚴逸表演結束好一會兒之後,衆人這才反應了過來。

“那個,你們這個表情,我是不是落選了?”

在收復了自己的情緒之後,嚴逸有些不太敢確定的,看着面前的幾位評審說道。

浴血逃兵 說實話這是嚴逸兩世爲人第一次見識到這樣的場面,對於自己的表演還真不太自信,畢竟在座的各位可都是演藝圈的專業人士,他自認自己的那點兒小伎倆,還真不一定入的了這些人的眼底。

可誰知就在這時坐在四人中央的波頂天,卻是突然之間哈哈了起來。

“好!好啊!我早就看出來你小子有這股子靈氣,演這個角色絕對沒有問題,沒想到你居然比我想象的還要好,這個角色就是你了,換做別人我都不要!”

緊接着郭頂天的一句話,瞬間讓嚴逸如同晴天霹靂,當場就愣在了那裏,不是說好了就是來試個鏡嘛,你咋還就當場拍板了呢。 “我也覺得不錯,這個角色就是他了!”

“這小子化了妝之後,還真有那麼幾分感覺,我覺得選他沒錯。”

“我也覺得可以,就他現在這個模樣是誰都分辨不出來,他居然是個男的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