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艘船的設施極為華麗和完全,內中另有空間,宛若是一個小世界一般。


李浩然悄然遁入內中,找到了一個落單的武師,直接搜魂探索他想要的答案。

「嗯?這個世界是毀滅在毀滅一族的手中,被時空之城當作了試練之地……」

不多時,李浩然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悄然退出了這一片空間。

此處被毀滅一族毀滅之後,因為不知名的原因,使得毀滅一族並未蠶食這方世界。後來時空之城的人,通過蟲洞盤發現了這一方毀滅的世界,派出了高手前來探查。

在探查了數十次之後,時空之城將這方世界的寶物收走,這才將這裡當成了時空之城的試練之地。

如今,來的這一艘船,正是運送試練弟子來這裡進行世界試練的。因為這裡沒有危險,所以才安排了武王帶人前來。

李浩然得知這些消息之後,也不準備打草驚蛇,悄然退出了大船,回到了外面,閃身消失在了第三條通道之內。

這一條通道十分的簡單,沒有迂迴的道路,更沒有複雜的地形,一路走下去,李浩然來到了盡頭。

盡頭是一個寬闊的地下空間,這個空間裡面有一顆枯死的巨樹,巨樹的根系凌亂的遍布周圍,濃濃的死氣讓這裡看起來像是死亡之地。

「你來了!」

在李浩然靠近這一顆樹的時候,一個聲音在李浩然的腦海之中響起。

「你在哪兒?」

李浩然聞聲心神一震,看著周圍的環境,小聲的問道。

「進來吧!到這裡來,我將告訴你一切!」

聲音又一次響起,李浩然眼前的枯老大樹的樹榦竟然裂開了一道僅容一人通行的樹洞,樹洞後面一片光火,看起來好似另外一層空間。

李浩然身形一動,踏入樹洞。

嗡!

下一刻,李浩然來到了一個以墨錠為磚,搭建起來的無門房間。

房間裡面有一尊神像,神像的樣子是一支筆的樣子,不過看這支筆的形狀,倒像是李浩然先前所見的那一族枯死的樹。

除此之外,李浩然還在這個空間裡面,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墨龍!

只不過,眼前的墨龍已經極為虛弱,正在墨色光芒之中沉睡,它的身形略顯黯淡,好似經歷了一場生死大戰一般。

「我來了!」

李浩然微微詫異,看著眼前的神像淡淡的說道。

嗡!

房間裡面忽然傳出了一片震動,緊接著一道濃厚的浩然正氣從神像之中散發出來,將李浩然體內的浩然正氣引動。

兩股浩然正氣交融在一起,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這一絲變化竟讓李浩然忽然一震,身上的氣息猛然暴增,緊接著他體內似乎有一股力量流過,讓他覺得自己似乎擁有了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

「果然,你果然是我要找的人!孩子,將銀麟筆拿出來吧!」

這個時候,熟悉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李浩然目中雖有疑惑,卻也能夠感受的到,這股力量和這個聲音對他並沒有敵意,他的手中光華一閃,銀麟筆被他拿了出來。

在拿出銀麟筆的時候,李浩然身前的神像忽然一震,緊接著神像化作了一道如墨色般的水流,徑直湧入了銀麟筆中。

嗡!

銀鱗筆中光華綻放,從中躍出了一隻擁有銀色鱗甲的麒麟,麒麟微風無比,如同幻影,卻讓人感覺有血有肉一般。

而在一刻,銀麟筆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似乎方才神像化作的力量開啟了銀麟筆中的某種力量一般,讓銀麟筆變化成為了一種麒麟形的樣子,且銀麟筆竟在一點點的光化。

銀麟筆每光化一點,李浩然的心神都會跳動一翻,似乎眼前的銀麟筆和他有了一種莫名的聯繫一般,這種聯繫就好似本命血兵和主人之間的聯繫。

轟!

「孩子,我叫墨!乃是秉承洪荒時期的儒者精神而生,藉助當時天下萬千儒者的意志,而創建出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名為墨,和玄黃境是同一個時期誕生的世界!……」

李浩然正看的出神之時,他的腦海之中忽然傳出了一種轟鳴,緊接著他眼前的景象忽然一變,化成了一片奇異的世界。

這是洪荒世界,傳聞世界之初的第一塊大陸,當時儒者強大,已經凝練出了浩然長河,更創造出了許多無數的儒門武技。

然而,一場戰爭讓洪荒世界破碎,變成了萬千碎塊,浩然長河更是被碎裂……

就在李浩然看到這處場面的時間,他眼前的景象一震,緊接著他眼中的畫面,變成了一個彩墨般的世界。

關於墨界如何誕生,洪荒世界又是如何下場的畫面竟然直接消失,好似斷層了一層。

饒是如此,李浩然看的仍舊是無比的震驚…… 第六百一十章傳承

「這就是世界之初……」

看著眼前墨界成形,萬物復甦,生靈誕生,李浩然若有所思,心中除了震撼之外,似乎還打開了一扇門。

這一扇門是關於治理一方世界的諸多念頭想法,這些東西原本就在李浩然的記憶深處,只不過他專註於武道,忽略了這些。如今看到眼前的畫面,這些記憶念頭如同潮水一般,狂涌而出,流入了李浩然的心間。

墨色的世界,起初並不是多麼的絢麗和光芒萬丈。

這裡在世界之初,僅有一種顏色——墨色。浩然正氣充盈內中,和李浩然體內世界的狀況差不多,只不過李浩然的體內世界並非是墨色。

墨界本就是藉助天下儒者的意志和浩氣長河之力誕生的世界,內中存在的一切,都是以儒者思想中的物種,有想象出來的物種,也有真實存在的物種。

這些種種,在文人那神奇的筆墨之中,盡數轉化出來。

直到世界成型,這方世界的萬物方才有了形體,方才有了顏色。

這是一個美麗的世界,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

然而,一場劫難降臨此界,一夜滅殺這方世界的半數生靈,破開了世界守護之光,引毀滅一族降臨這裡,欲要將這方世界徹底的毀滅。

不過在毀滅一族來到這方世界三十年後,天外忽然傳來了一股震動,這股震動幾乎崩毀了這個世界的大地,也因為這一股震動,才讓毀滅一族離去。

當時,這方世界的神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重傷,陷入沉睡,當他醒來的時候,這方世界已經破裂。

為了不讓遠古儒道失傳,他施展通天威力,消耗本源之力,將儒道傳承送了出去。

這送出的地方,就是方才李浩然進來的那一片迷濛空間,這一片迷濛空間被稱之為水火雙雲,是一種神奇的東西,可以在兩個世界之中架起一條無形的橋樑。

夫人又策我篡位 這條橋樑危險無比,稍有不慎就會徹底的迷失方向,在時空長河之中一點點的老去消亡,唯有掌握了航道的人才能夠通行。

當時李浩然之所以能夠來到這裡,就是因為他修鍊的筆墨華氣書的力量,將墨界的神喚醒,神給了李浩然一個引導,這才讓李浩然來到了這裡。

畫面斷斷續續,好似片刻之間,經歷了萬千歲月一般。

「為了等待你的歸來,我逆轉生死,熔煉這方世界的浩氣長河,化作我自身生命,維持萬年光陰,只為傳承文明,儒道不朽!」

墨化身的麒麟舒展了一下筋骨,將李浩然從幻象之中帶出,他帶著一抹唏噓的說著,眼中儘是解脫。

「前輩,難道您就沒有半點線索么?當初是何人讓您陷入沉睡,又是誰引來了那一場劫難呢?」

李浩然看著墨輕鬆的樣子,心中卻有萬千疑惑,忍不住問了出來。

墨淡淡的一笑,看著李浩然說道:「你只需要調查一下外面的那些人,就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了!……好了,這些都和你沒有關係,現在接受正統的儒道傳承吧!」

說話之間,墨身上的浩然正氣微微一震,緊接著供奉著神像的石台應聲碎裂,從中飛出了一個如同杏核一般的發光橢圓形的球體。

球體之內顏色絢麗,仔細一看赫然是彩色的墨。

不過,李浩然卻覺得這些墨似乎蘊含著一種精神和知識,這些東西看不到,卻能夠浮現在精神之中。

這杏核般的球體好似一本書,一本蘊含了宇宙蒼穹,浩蕩星空,萬物種族,文明時間的博識之書。

這本書,沒有具體的內容,卻顯現萬象,包容萬物,武道在其中只不過是一個分支,儒道在裡面,也不過是起到了一個文明傳承的主導作用。

整本書最核心的內容還是精神和品德!

這才是真正的傳承!

傳承技藝知識,傳承精神品德!

李浩然在這杏核般的球體出來的時候,就被上面的光芒所吸引,這一刻他心中泛起了無邊的波瀾,腦袋裡面似乎因此書而生出了無盡的想法。

就來了他的武道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許多新奇的思維,就連他需要一次次戰鬥才能夠進階的境界障礙,也在這一眼瞬息破碎。

他現在隨時都能破階踏入武君境!

「此乃墨界星核,遠古儒道文明之心!也是外界那些人,一直想要獲得的東西,有了它你可以創造無數個文明,可以領悟萬千大道,更能夠藉此問鼎神道,一飛衝天!當然,我希望你能夠用它開闢出一個世界來,這方世界任你命名,只要求你能夠弘揚儒道,弘揚精神品德,讓天下萬物不再愚昧,讓天下眾靈能知仁義禮智信……」

墨淡淡的說著,他的眼中泛著一抹回憶的光芒,似乎眼前的星核對於他來說,並非是一件至寶,而是一個老朋友,一個至親,一個兄弟!

嗡!

星核中散發出了一團浩然正氣,潔白色的光芒,幻化出了一對光芒白翼,輕輕一滑,朝著李浩然手心之中飄來。

在這星核落入手中的時候,一道溫柔如水的同源之力流入了李浩然的體內,將李浩然凝聚的浩然正氣攪動,加入了一種靈性的力量。

這種力量的加入,讓李浩然對於浩然正氣看的更加清楚,也徹底的明白了何為浩氣長河,浩氣長河的真正作用又是什麼。

星核入手,光華內斂,變成了一枚如同石子般的物件,安靜的躺在了李浩然的手心。

然李浩然卻知道,星核並未死去,而是沉寂了下來,當李浩然使用它的時候,它將會散發出萬丈的光芒,為李浩然所用。

當然,這種力量乃是無根之泉,用一次少一次。

這個時候,李浩然也徹底的明白了墨為何要他利用這星核重建一個世界,只要將星核融入了世界,那麼星核就有了力量之源,可以源源不斷的為李浩然帶來想象不到的好處。

這一刻,李浩然忽然想到了自己的體內世界,正要開口去說的時候,他卻發現,墨已經幻化為光,精神消散。

「前輩?……」

李浩然心中忽的生出了無盡的悲哀,看著眼前的墨沉痛的喊著。

墨淡淡的笑著,看著李浩然帶著一抹解脫的眼神:「銀麟筆是一柄鑰匙,可以讓你打開玄黃之門,倘若你遇到了盤神帝,幫我問他一句,可否知悔?」

嗡!

也在此刻,墨身上的幻光忽的一震,化作了一片晶瑩的彩光,徹底的消失在了李浩然的眼前。

也在這一刻,整個墨界正在急速的衰老著,世界的顏色正在褪去,被一層灰色籠罩。

生機消逝,讓這個本來還需要許久才會毀滅的世界,竟在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已經達到了崩潰的臨界點。

十日之內,此界必然崩潰!

只不過,在這方世界的李浩然並不知道這些,就連那時空之城的眾人也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

在墨界發生如此變化的時候,位於墨界一處巨大的溝壑之中,有一道如同針形的光影閃爍而出,化作了一道道的白色光芒,朝著墨界的四面八方掃視而去。

大約三十個呼吸之後,針形光影忽的一顫,如同是流星一般,以超越光的速度,躍然從墨界飛出,瞬息間消失在了墨界之外的宇宙之中。

嗡!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在時空之城的萬千通道之外,一道明亮的光芒,瞬息穿破了無盡的虛空,刺穿了時空之城的守護陣法,沒入了時空之成中那一顆蟲洞樹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