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裡無人,正適合修鍊。


或許連誰都沒有想到,他如今已經奪回了天牛峰,卻還要住在狂水峰這個沒有靈氣的矮山之上。

「這五行之火,果然是好東西,哈哈…我以後也可以成為一個煉器師了,賺大把的靈石。」徐疊大喜,可是剛說出這句話,槍祖就給他潑了一盆冷水:「不去三皇朝考取煉器師證,後果你是知道的。」

嘶!

想到三皇朝,徐疊打個冷顫。

這個如劍如刀的三皇朝,時刻懸挂在頭頂,一不小心,小命不保。

「三皇朝,到底是什麼東西?能給我講講嗎?」

「你還是先解決那塊玉石吧,想別的都沒用。」槍祖回道。

嗯!

徐疊掏出彭字玉石,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本想尋青羊道人了解一下這塊玉石的來歷以及背後的故事,沒想到自己卻被轟了下來。

還好,自己並非一無所獲,吞噬融合了五行火脈,也是一件大好事。

「不想了,明天再說,現在我抓緊時間,煉化一下此火,只要運用得當,這又是一個殺手鐧。」說著,取出一個蒲團,盤坐在上面,開始修鍊。

江澤的那個紅色蒲團,早已經沒有了。

呼!吸!

徐疊運轉《九尊訣》吸收九倍靈氣,同時左手捏獨王印,將體內的五行之火,重新煉化一遍。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天亮了。

嗡!

突然,一聲鐘響傳來,如在耳畔,巨大的聲音,響徹天際。

徐疊被驚醒,慢慢收功,收起蒲團,站了起來。

「所有弟子,速聚盤龍峰。」就在這時,天空響起一個聲音,威嚴而又霸氣。

「這是青龍道人的聲音?」徐疊聽后,心中略一思索,便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他並未趕去,而是先回了天牛峰。

還未到天牛峰,徐疊便看到鄧飛、黃越兩個黃巾力士,慌忙迎了下來,人未至,聲先到:「徐疊,你不要回來,有人找你,欲對你不利。」

「發生了什麼事?」徐疊雖然知道一些,但是還要問清楚。

「大長老的兩個徒弟,來找你兩次。第一次只是問你在哪裡,可是第二次,面色陰冷,好像對你懷了必殺之心,你快點走,不要再回來了。」鄧飛二人終於趕至徐疊面前,小聲說道。

「這事我知道,我不會走的,他們還不能把我怎麼樣。」徐疊說著,取出一些靈石,交給鄧飛、黃越二人,看他們面帶疑惑,便解釋道:「過些天我有可能要離開虛空派,是以這些靈石你們先收著,雖然你們修道一途無法精進,但是肉身還可以進步。」

說罷,他自體內溢出一絲靈氣,隔空打進二人丹田之中,道:「這些靈氣,可以助你們肉身更上一層樓。」

「這是…」二人先是覺得丹田一痛,聽徐疊所說之後趕緊檢查,片刻后二人大驚,那絲靈氣,他們感覺好像蘊含著十分濃郁的火靈氣,這竟是一絲靈火,若是能夠將它融合,鍛造肉身,那效果絕對非凡。

收了靈石之後,二人對徐疊拜了一拜,臉上露出激動的表情。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肉身若再想往上提升,已經非常難了,畢竟他們的天賦並不高。所以,徐疊的這個恩賜根本沒有任何拒絕便收下來。

「來人了。」就在這時,槍祖突然傳音給徐疊道。

哦?

他雙眼一眯,這個時候找上門的人,會是誰呢?

正當他猜測的時候,從山下快速趕來兩個青年修士,剛落下身影,便看到徐疊正望著他們。二人錚的一聲,祭出兵器,直指徐疊,大喝一聲:「徐疊,你好大的膽子,犯下滔天巨禍,居然還敢回來,受死吧!」

!! 「哪來的兩條野狗,敢來天牛峰撒野?」徐疊眉毛一挑,張嘴便罵,這二人來者不善,他是不會口下留情的。

「徐疊…他們就是大長老的兩個愛徒周無悔跟柳無忌,靈體三重化氣境修為。」鄧飛、黃越猛然色變,趕緊提醒徐疊。

「哦,原來是你們?」徐疊嘿嘿一笑,上下打量著已經面帶怒色的二人。

左邊這人,身穿銀色軟甲,手中持一把青色長劍,玉樹臨風;右邊這人,身穿金色軟甲,手中卻是一把黑色長劍,倒也一表人才。如今他們正狠狠的盯著徐疊,雙目之中充滿了怒火。

「你很有種,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竟然還敢回來,今天我們奉大長老之命,前來拿你。」銀袍青劍的少年,便是周無悔。盯著徐疊,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冷笑意;他身旁金袍黑劍青年,乃柳無忌,此時上前一步,黑劍一挺,距離徐疊不到一米。劍尖之上,有絲絲寒氣,直逼徐疊的喉嚨。

「今天是來拿我,還是要我的命?」徐疊不懼,臉上露出笑意,眼神在二人臉來掃視一遍,語氣非常平淡,就好像此時被劍抵著人的不是他,而是別人一樣。

周無悔、柳無忌二人看到徐疊臉上並無任何變化,心中也泛起嘀咕。昨天二人來尋徐疊,中途聽到許多謠言,說是他一劍殺了孫申,又一劍殺了所有人。

他起死回生,修為大增,如今雖是靈體一重鍊氣境修為,但足以對付靈體三重化氣境修士。

想到這裡,二人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緊接著嘴角一咧,帶著譏笑,道:「想死也沒這麼簡單,我們會看著你當著眾派修士的面,被折磨而死。」

說罷,二人上前,就要動手。

「徐疊,不能跟他們走。」鄧飛、黃越二人經過深思熟慮之後,還是站了出來,決定跟徐疊一起,面對比他們高出兩個境界的周無悔跟柳無忌。

這二人,在虛空派乃靈體境第一人。其餘諸位長老的弟子,在靈體境皆比不過他們。

聽說,這二人並非獨自拜在青龍道人門下,同他們前來拜師的,還有他們的哥哥。只不過時間過去幾十年,無人知曉他們的修為在什麼境界,想必一定是氣域境。

如今他們站出來,便表明了立場。跟徐疊這個一窮二白,沒有靠山的人為伍,便是得罪了周無悔、柳無忌這兩個天縱之才。

他們背後是虛空派如今權力最大的青龍大長老,為他們撐腰的是已經閉關十幾年不出,不知什麼修為的哥哥。

「找死,別說你們兩個黃巾力士,就算是丹月峰青兔道人的弟子前來,也不敢幫徐疊說話,難道你們不怕死嗎?」周無悔手中長劍,錚的一聲挺了出來,先是指著鄧飛、后是指向黃越,在二人面前,來回移動,好似在選擇先殺誰一樣,十分囂張。

二人面對這種威勢,嚇得身子有點顫抖,但是並未後退,仍然跟徐疊站在一起。

被柳無忌用劍抵著的徐疊,此時只是一笑,上前一步,右手並指如劍,在柳無忌黑劍之上輕輕一敲。一股巨力傳遞過來,劍刃上發出砰的一聲,似巨錘砸在上面,盪開了他手中長劍。腳步又是輕輕一移,站在鄧飛跟黃越面前,對周無悔道:「他們只是黃巾力士而已,跟他們耍威風沒用,老子今天就陪你們玩玩,準備想帶我去哪裡?走吧!」

此時的柳無忌,虎口發麻,盯著徐疊,眼神中閃過驚訝。可是臉上卻不表現出來,拿眼神瞅了瞅周無悔,示意他拿了徐疊才是正事,不要跟兩個身份卑微的黃巾力士一般見識。後者點了點頭,收起長劍,自戒指中取出一根長繩,去綁徐疊。

「給老子住手,要走便走,別整這些沒用的,不然,別怪我拼個魚死破。」徐疊剛才示弱,此時卻硬氣起來,提起一口丹田氣,聲音冰冷而又高亢。令周無悔跟柳無忌二人都是一怔,對視一眼,便以徐疊所言,收起了長繩,不過卻面帶怒氣,道:「走吧,盤龍峰,若是你中途逃走,別怪我們血洗天牛峰。」

說罷,他瞪了一眼鄧飛跟黃越,後者不由噔噔噔後退三步,雙目流血,面帶驚容。

「好,好。」徐疊連說兩個『好』字,已對二人懷了必殺之心,現在動手太便宜他們了。

走吧!

周無悔跟柳無忌二人也不管徐疊這兩個『好』是啥意思,冷喝一聲,帶著徐疊飄身下了天牛峰,前往盤龍峰。

各個峰頭之間,近千弟子,如同螞蟻一般,紛紛趕往盤龍峰。中途遇到周無悔、柳無忌二人,紛紛彎腰行禮,面帶阿諛之情。不過當眾人看到徐疊時,卻是心頭一驚。心想他怎麼跟周無悔、柳無忌這兩位師兄在一起,仔細一瞧才發現,三人之間的微妙變化。徐疊如今好似一個犯人,正被兩位大師兄押著。

想到幾天前,徐疊殺死孫申等人的傳聞,便都釋然了。原來是大長老下令,要抓他過去。

嘿嘿!

眾弟子冷笑一聲,跟在周無悔、柳無忌身後,看向徐疊的眼神,儘是鄙夷跟嘲笑。心想此人真傻,殺了人逃跑不就得了,竟然還敢回來,真是死字不知道怎麼寫的。

一時間,一傳十,十傳百,所有弟子都知道徐疊被周無悔、柳無忌兩個師兄給抓了起來,正押往盤龍峰。全部圍了上來看熱鬧,跟在他們身後,議論紛紛。

這些人雖然距離徐疊還有一段路程,但是徐疊聽力驚人,早把眾人的話全部聽了進去,一字不落。

無非是貶低他,而抬高周無悔、柳無忌之言,想來是為了討好這二人。

心中冷笑一聲,徐疊便不再理會,對於這些人,他還不看在眼裡,如今他心中只想著,待會到了盤龍峰,會是怎樣的場景。

「小子,你真是太窩囊了,真給我丟人。」徐疊能受得了背後眾人的議論,可是槍祖卻受不了。聽著這麼多人惡言毒語,他想要發火,語氣十分不善的傳音給徐疊.

「能笑到最後的人才是男人,跟他們一般見識什麼,當兩種人不在一個等級的時候,那種心境你是無法了解的。」

「放屁,老子當年全盛之時,就算你們掌門跪在我面前,我也懶得看他一眼,別跟我談心境。現在老子只知道一點,誰讓我不爽,我就讓他死。」槍祖鼻孔朝天,對徐疊剛才所說,完全不屑一顧,見徐疊沒反應,他又道:「你的殺氣還不夠,這輩子如果能達到我一半的境界,你就足可以自傲了。」

嗯!

徐疊輕描淡寫的應了一聲,氣得槍祖差點吐血,這小子,完全不上道啊,氣憤的說了一句:「爛泥糊不上牆。」

哼!

最後,輕哼一聲,不再理會徐疊,而是關閉五識,不想聽到外面眾人的聲音,簡直跟知了一樣,沒完沒了。

嗡!

又是一陣鐘聲傳來,震的眾人趕緊撐起靈氣罩,隔絕這種聲音,凡胎境修士,就只能用手指堵住耳朵了。

盤龍峰,氣勢雄壯,主峰似一根通天巨柱,邊緣突出的石頭連在一起,就像一條巨龍盤在巨柱之上,由此得名。

峰高四千米,眾人健步如飛,走了近一刻鐘,才爬到峰頂。

放眼望去,峰頂形如圓盤,好似被人一劍切開,平整而又廣大,皆是青石鋪就,堅硬無比。

如果從空中俯視,就會發現,鋪成的圖案,竟是一條張牙舞爪,靈活靈現的巨龍。

盡頭是一排又一排的大殿,皆富麗堂皇,比天牛峰還要漂亮,兩邊是低一些的房間,建在邊緣之上,起到防護作用。

而對面,則是上山跟下山的兩條道路。

如今,徐疊眾人就站在上山的道路口,而在不遠處,已經有許多弟子趕到,皆盤坐在蒲團之上,正努力的吞吐靈氣。

因為盤龍峰的靈氣十分濃郁,在整個虛空派,除了虛空峰之外,便數此峰。

平日生活在靈氣匱乏山峰之上的弟子,哪能放過這個機會,趕緊拚命的吸收靈氣。

跟在徐疊身後的一眾修士,此時也趕緊找地方,從儲物袋之中,取出蒲團,盤坐在上面,面帶激動,吸收著靈氣。

只有徐疊、周無悔跟柳無忌三人一動不動。

「那口鐘,竟是靈品法寶。」徐疊難得上一次盤龍峰,自然也在吸收靈氣,他只不過是站著吸收而已,同時他的眼睛,四處亂看。

這時,他發現在不遠處,有一口青色的古鐘,正在微微晃動,看樣子剛才的鐘聲,就是它傳來的。

細細一看,徐疊心中暗驚,看出了它的品級。

「待會給他搶走,這口鐘具有凝神寧氣,收心聚靈的作用。」槍祖此時順著徐疊的眼神望過去,也發現了此鍾。

「哦?還有這效果。」徐疊心思活絡起來,他本來想將此鍾融化,煉入身體之中的,如今聽了槍祖所言,便改變了主意。

因為這口鐘也不是什麼煉器師都能煉製的,此鍾出自三皇朝。

但凡天下鐘鼎爐等這種象徵皇朝統制權力的物品,皆出自三皇朝,若有人開宗立派,可前往三皇朝去領取相對應的門派之物,比如銅鐘、香爐、鎮派氣運鼎等東西。

知道煉丹爐融入身體效果非凡,所以徐疊才會打它的主意。

嗡!

鐘聲再次一響,那口鐘無人敲而自動,發齣劇烈的顫抖,聲波傳出很遠很遠。

「弟子恭迎諸位長老。」恰在此時,頭頂傳來破空之聲,正在盤腿修鍊的眾人,瞬間出定,紛紛跪拜在地,口中大呼。

!! 嗖!

嗖!嗖!

破空聲不絕,徐疊趕緊抬頭去看,只見頭頂之上,飛過十道身影,八男二女。

為首者氣勢非凡,一身虎紋雲縷道袍,腳下踩著一朵白色祥雲,緩緩落在大殿跟前,正是虛空派二長老青虎道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