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話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同時男子也得到了解放。


「都說了,自己去看我們給出的條件,符合要求的再來找我!走了,走了!給我塞紅包都不行,我可不想被小姐罵……」中年男子不耐煩的說完不等這些人再發問立馬就走了。

十幾號人去登記台看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要求之後,一片罵人,整個大廳裡面都聽得到。

「我了個擦,他以為他是誰啊,還想找魔武士護衛?要有魔武士被他雇傭我立馬錶演吃翔!」

「嘖嘖,看看,還必須至少有三個中級以上的魔法師,他以為他是誰啊?皇帝出巡嗎?真是搞笑!加我一個,要有傭兵團能被他雇傭我也吃翔!」

「錢倒是給的挺多的,可是北崖城這裡哪有這樣的傭兵隊,可真是痴人說夢……」

「唉,算了,哥幾個,我先撤了,再見。」

「再見。」

……

這些人說話聲音很大,似乎是要發泄一下不滿。靠大聲的說話發泄是個好方法,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洛文聽到了。

「嗯?這些要求好像我們傭兵團都符合呢?」洛文一愣,這可真是巧了,「去看看。」

傭兵工會任務登記處,洛文查看了剛才那中年男子發布的任務。

藍天商隊。

商隊人數:三十人,最高武力高級武士兩人。

護送路線:從北崖城到巨人城。

攜帶貨物無。

酬金:二千金幣。

諸天金手指 提的要求果然和那幾個人說的一樣,要求最少四十人的傭兵團,至少三個中級魔法師,至少有個魔武士。

的確,二千金幣哪雇傭的到一個魔武士,更不用說還要三個魔法師,就算是中級,可是哪個魔法師大爺會被人兩千金幣雇傭了呢?

難怪這些人爭搶呢,二千金幣的傭金的確很高了。但是這些條件把門檻捨得這麼高,沒幾個傭兵團能符合這些條件,但是今天是個列外,洛文需要個熟悉路的,至於其他的,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這個商隊簡直太符合洛文的口味,三十個人,又沒有帶馬車,沒有帶貨物的。正是洛文喜歡的類型,越簡單越好,越省事越好,免得一路上麻煩事不斷。

「你好,這個任務我們白灰傭兵團接了。」洛文對登記處的小姑娘說道。

「啊?」小姑娘還沒反應過來,等明白過來,馬上讓洛文出示傭兵徽章。

剛才那些人還沒走的突然聽到洛文說的話,全都詫異的回頭看看,究竟是哪個傻鳥敢接這差事。

他們接不了,也不能讓別人接了啊,只要沒人接,就坐等僱主降低要求,這是他們以往對付這樣雇傭的手段,有錢大家一起壟斷嘛這才是正途。

「唉,我說小兄弟,你看仔細了別人的要求啊,你符合嗎你?你就接。」一名中級武士笑道。

洛文沒說話,只是打了個響指,一顆火球漂浮在手指上,特裝逼的問道:「你說呢?」

這中級武士愣住了,看不出來洛文年紀輕輕居然是個魔法師。

「就算你是個魔法師,你的傭兵團能完全滿足這些條件么?」中級武士看著肥肉要被別人叼走了心有不甘。

「這不需要你操心吧?」洛文呵呵一笑,一下就看穿了他的企圖。有人搶蛋糕了,這些人就不高興了,可是你得有那本事啊,沒實力接還不想讓別人接了,什麼道理?

出了傭兵工會,洛文根據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商隊的駐紮地,北崖城最豪華的旅館。 藍天商隊駐紮的旅館某房間內。

「小姐,我在傭兵工會裡看了一圈,沒看到什麼高手,那些團長啊副團長啊,還沒有阿大阿二厲害呢,要不叫城衛軍里的同族來?」傭兵工會裡發布任務的那名中年男子正在對一名蒙著面紗的女子彙報。

「萬萬不可!這是我的私事,不要叫他們幫忙,免得人家說我以權謀私,我可不想被人說三道四。」女子雖然蒙著面紗,但吐氣如蘭,聲音溫婉動聽,如果聽聲音能辨別長相的話,她應該是個美女。

奇怪的是她的耳朵有個小小的尖尖,也不知道是狐族還是精靈族。

「那我們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降低一點?」中年男子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

放棄我,抓緊我:上 「阿福,提出這個要求不是真要這樣的要求,這種方法刷掉一些想濫竽充數的,來找我們的至少對自己實力是有自信的。」女子笑道。

「哦……小姐真是聰明,阿福愚笨了。」中年男子做出一副煥然大悟恍然的樣子,其實心頭卻在吐槽,有什麼卵用……

「小姐,福爺,外面來了一個人,自稱是傭兵團團長,來接我們任務。」一手下敲門彙報到。

「請他進來。」

「你看,還是有自信的人嘛。」女子洋洋得意的說道。

……

小姐和阿福驚訝於洛文這麼年輕,雖然是個魔法師,還是傭兵團的團長,但是一想,那這個傭兵團該是多年輕啊,沒經驗的傭兵團可不是很讓人放心的。

「不好意思,能問下閣下是什麼等級的魔法師么?」阿福很禮貌的問道,就算洛文可能是個小傭兵團的團長,但是阿福依然不能失了禮數。

洛文沒有帶魔法師徽章,因為人族大陸的徽章和精靈大陸的不一樣,怕露餡了當然不能帶。正常情況下洛文這個年紀的魔法師頂天了也就是中級魔法師,阿福和小姐覺得這小年輕是不是以為任務很簡單,撈錢很輕鬆,很愉快?

洛文還沒來得及說話,阿福接著又說:「年輕人啊,想掙錢的心情我理解,但是酬勞和危險成正比的,知道嗎?」

說的很含蓄,但是洛文懂了。

嘿,聖師我們傭兵團都滅了幾個了,不知道你老說的危險是多危險的才算啊。

心裡吐槽,但是依然恭恭敬敬的說道:「我是高級火系魔法師,我們傭兵團完全符合你的要求,加上我,高級魔法師有六人,高級武士十一人,其餘中級武士三十一人。」

居然被別人小瞧了,洛文開口就霸氣的報出白灰傭兵團的數據,如果這樣還能被小瞧的話那就真的無話可說了。

至於馬沙這樣的大魔武,洛文還是很低調,沒說出來,怕嚇到人家不敢雇傭他們。

「至於貴商隊要求的魔武士,很遺憾,我們沒有。」洛文加了一句,「不過……」

「啊哈哈哈,洛文團長可真是少年英雄啊!行,我們現在就簽契約!」洛文還沒說完,小姐突然大笑起來。

洛文一愣,我說沒有魔武士,可是我們有大魔武啊,你不要聽我說說了?

阿福一愣,可從來沒見過小姐這麼不含蓄的笑過,不要魔武士了?

「小姐……」

「愣著幹嘛呢,簽約呀!」

小姐白了一眼阿福,這樣的傭兵團就算沒有魔武士又怎樣?就算來個魔武士也能被他們圍毆致死吧。小姐很滿意,這是一個意外的驚喜,能在北崖城遇到這麼個強大的傭兵團,接下來的旅途就安全多了。

商議了一些具體細節,確定了出發時間:明天早上,旅館外面。

洛文也很滿意,僱主好說話,又沒帶貨物,簡直不要太輕鬆。

可是世上哪有那麼多錢多活又輕鬆的好事。

……

第二天吃過早飯,洛文,丘媛,小胖子,埃爾和扎克五人來到了藍天商隊的旅店門口等待。

小姐依然蒙著面紗,在商隊僅有的兩個高級武士保護之下下了樓。

看到洛文五人,小姐眼睛一亮,果然沒說謊,僅僅五人,四個高級魔法師,一個高級重劍武士,而且皆都裝備精良,都還很年輕。

「洛文團長,你的傭兵團呢?」小姐對傭兵團更是期待起來。

「哦,人太多,我讓他們先到城外等我們。」

「那我們出發吧。」小姐上了一輛馬車,商隊其餘人皆騎戰馬,沒有帶任何東西,想來應該有空間戒指之類的。

洛文看去,商隊里除了兩個高級武士,包括阿福,全是中級武士,這樣的配置要想過高原階梯的確很困難,遇上個稍微有點規模的土匪群除了兩個高級武士,其他人估計都無法倖免。

待出了城門,見到早已等待多時的白灰傭兵團眾人,小姐和阿福滿意的笑了。

這整齊的隊形,全團裝備精良,甚至戰寵都不下十幾隻,這樣的傭兵團放在東部平原都算的上一個大部落了,如果有個大魔武坐鎮的話。

馬沙很低調的混在人群里,如果不說,看不出來他就是個大魔武。

「小姐對我們傭兵團可還滿意?」洛文笑問。

「滿意!滿意,相當的滿意!」小姐連連點頭,「不用叫我小姐了,熟悉我的人都叫我蘭妮。」

「好吧,蘭妮,那希望我們接下來的旅途平安愉快。」

洛文簡單給蘭妮和阿福介紹了丘媛,還有小胖子幾個,然後隊伍開動。

離開北崖城之後,原本可以容下四輛馬車并行的官道漸漸狹窄起來,等進入了高原階梯範圍之後,官道只容得下兩輛馬車并行了。

自從余小寶兩兄妹走了之後,白灰傭兵團里唯一的一個馬車也賣了。現在有了一個馬車,洛文把丘媛和馮小茹,還有孫珩琳三個女人家安排進了蘭妮的馬車,名義說是貼身保護蘭妮,其實就是蹭下馬車……

蘭妮倒是不介意,有人陪她說話她還很高興,自己商隊里全是男子,聊天的人都沒有。阿福雖然能和她說話,但是都是說的公事,哪有女人間聊天來的有趣。

三個女人雖然對蘭妮的尖耳朵很好奇,但是既然別人不說,也識趣沒問,管她精靈族還是狐族,只管保護人家就是。

中午時分,車隊正式進入了高原階梯,從現在開始就是不斷的爬升了。 高原階梯的景色壯觀秀麗,懸崖峭壁和飛瀑銀流隨處可見。

由於複雜特殊的地理環境,這裡並不適合其他各族活動,反而造就了各種魔獸在高原階梯安全的繁衍生息下來。因為環境太過艱難,只有高級以上的武士和魔法師才敢來這裡捉戰寵,而且還只能組隊行動,因為這裡魔獸大多是成群活動。

阿福來往這條線路好幾次了,這次作為領路人和洛文等人走在最前面,同時為大家講解這周圍的風景和注意事項。

「所以高原階梯雖然危險重重,但是來冒險的高手都絡繹不絕,因為這裡是全精靈大陸唯一存在的還算安全的魔獸活動區,除此之外只有落魂峽谷的變異魔獸了,可是那些魔獸可不馴服。」阿福說道。

阿福介紹期間,大家都看見了好幾撥隊伍進入官道旁的叢林里。

「洛文團長你這戰寵也是這裡捉的么?」阿福注意到了洛文胯下的灰機,忍不住好奇的問道,「這種灰熊我還沒見過,看樣子挺威武的。」

「哦,不,我這是家裡長輩幫我捉的,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夥伴。」洛文隨意撒了個慌,馬上轉移話題,「你說這裡算是唯一還算安全的區域是什麼意思?難道其他地方還有魔獸集中區?」

「雖然魔獸因為被各族驅趕撲殺日益稀少,但是精靈大陸這麼大,總有些地方是各族不能輕易踏足的地方,那些地方就成了魔獸們的最後家園,也是戰寵的來源地。」阿福解釋道,「但是那些地方比起高原階梯來就危險多了,高級武士進去都是九死一生,相比之下這裡就是唯一還算安全的地方了,至少組隊之下還能保住性命。」

漸漸的坡勢上升,馬車上坡越漸艱難,於是收了馬車,女人們都騎上了戰寵或者戰馬。

藍天商隊唯一的一隻戰寵居然是蘭妮的,而蘭妮卻只是一個中級木系魔法師。

這不是富二代是什麼?!

在人族大陸一個中級魔法師能有個戰寵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或者大家族子弟,更不用說本來魔獸就稀少的精靈大陸,沒看藍天商隊僅有的兩個高級武士都只是騎普通的戰馬嗎?

不過管她幾代,只要給錢,咱就給她辦事!

蘭妮和丘媛幾女人下了馬車之後依然有說有笑,馮小茹在中間插科打諢著,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她們就已經像是認識幾年的朋友一樣。有時候說的高興了蘭妮就說起自己的家庭,還沒說起自己家裡幾兄妹呢,就被阿福連續幾聲假咳嗽提醒止住了。

這女人有秘密!洛文心頭明白,這肯定是個大家族的子女,阿福這管家也是敬職,時刻提醒小姐這不能說哪不能說,警惕心可真強,好像人人都想巴結她似的。

洛文心頭吐槽,阿福啊,你想多了,管你什麼秘密,只要不坑我們就行,把我們帶到目的地就行。

洛文心頭如明鏡似的,暗暗的看著阿福和蘭妮兩人拙劣的雙簧演技,盡情表演吧,我看著不說話。

隊伍和和氣氣的行進到了晚上,終於能得空休息了,找了個背風空地埋鍋做飯,安營紮寨。

聽著高原階梯森林裡不斷的獸吼,搞得人心慌慌的,大鬍子安排了兩組人馬輪班值夜,並點燃了兩堆篝火,保證能燃燒一整晚。

「別聽這些魔獸叫的歡,它們不敢到官道來,大家就放心的休息吧。」阿福笑道,「等海拔高了魔獸更少了,晚上只需要燃著篝火就行。」

洛文點點頭,由衷佩服道:「福哥可真是見多識廣。」

「哪裡哪裡,只是走的多了熟悉了而已。」阿福不好意思的擺了擺手。

「謙虛了,謙虛了,哈哈哈。」洛文笑。

其實內心冷哼了,你個大爺,既然這麼安全的一條高原階梯,為什麼還非要雇傭有魔武士的傭兵團。果然是個大坑啊,我就知道,天下沒有白送的金幣!

待阿福去休息之後,洛文找到大鬍子,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大鬍子,同時讓兄弟們都提高警惕,這商隊怕是惹上麻煩了,正在跑路呢。

大鬍子當時就是一愣,我擦,這麼坑?

不過還好,第一天晚上安穩的渡過了,一夜無事。倒是把值班的兄弟們給累趴了,眼睛睜大了一晚上,居然這麼安穩。

第二天開始沿途的樹木漸漸稀少了起來,按照阿福所說,三天時間完全足夠攀上矮人高原。

前方的這座大山遠遠的看去,看的見山上S形的官道直達山頂,而山頂就是矮人高原了。可是看著不遠,這路程也需要兩天時間。

「過了前方的天仙橋我們就休息一下吧。」阿福指了指遠方,雖然洛文什麼都沒看見,哪有什麼橋。

「前面有個天然形成的石頭橋,連接著兩座峽谷,過了那座橋就表示我們進入了矮人高原的山腳了,開始變冷,環境也開始惡劣起來,所以一般車隊都會在那裡把冬衣和烈酒準備好。」阿福說道。

「行,依你的。」洛文當然沒有意見。

轉過一個山頭,果然看到一座天然石橋連接兩個峽谷,石橋下面霧氣升騰看不到底,一樣望下去甚是恐怖。有恐高症的人絕對不敢多看。

石橋長約百米,但是好在石橋夠寬,大概能并行三輛馬車,所以車隊人雖然多,但是要不了多久就能全數通過。

可是還沒踏上橋,就聽到對面傳來猖狂的笑聲:「蘭妮!我們在這裡可是恭候多時了!」

蘭妮聽到這聲音嚇得面色一下蒼白起來,捉住阿福的胳膊。 召喚萬歲 顫抖的說道:「阿福,他們真的追來了!怎麼辦,怎麼辦……」

「小姐別慌,我們這不是有人保護嘛,別怕,大不了我們再回去走坎波城就是。」阿福安慰道。

剛說完,後面就傳來陣陣馬蹄聲,伴隨著刀劍互相撞擊的助威聲,只是聽聲音就不下百人。

「前後圍堵,選的這個地方很好嘛,仇家?」洛文問道。

「算是吧,唉。洛文團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隱瞞你們,只是如果我說有人追殺我們的話大部分傭兵團都不會接我們的任務。」阿福嘆氣道。

「對不起。」蘭妮也弱弱的抱歉道。

「哦,沒事兒,只要不是來的一支軍隊我們大部分還是能應對的。」洛文寬慰到金主,「知道對面什麼實力么?」

「不知道,只是知道是人族部落,不過不知道是哪個部落。」阿福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你們在這不要動,我們來解決。」洛文裝了一手好逼,然後安排人手分別防禦兩頭,固守原地,囑咐任何人不要上石橋免得被坑。

「讓他們來!」 從後面隊伍里出來一名高大戰馬提著一把鋼製重劍的魔武士,帶著鼻音吼道:「蘭妮小姐,阿福,不要跑了!帶著你們的收下投降吧,山高路遠的你們能跑到哪兒去?!」

「是一個中型部落族長,重劍魔武士,好像叫伍橫。」阿福在洛文等人旁邊悄聲介紹到這個魔武士,「洛文團長,有把握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