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話沒有說死,到時候也好隨機應變一些。


電話里的鄧倩一聽果然沒有多想,欣然答應了下來。

……

下課後照常去了跆拳道社指導那些俊男靚女們練功,這一次猥瑣和肚皮也在,他

倆今天穿了一身正兒八經的道服,和大家站在一起還真有那麼點兒意思。

只是猥瑣這長相……,總有種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湯的味道。

猥瑣和肚皮倆人自從昨天下午來了跆拳道社之後,除了晚上回宿舍睡覺便一直待在這裡。

此時耍起來雖然不是那麼協調,卻也有些模樣了。

於是我也沒有照顧「差生」的想法,一視同仁。

反正還是同樣的配方同樣的味道。

今天夏白芷同樣也在,和昨天相比,今天的她換上了一身道服。

配上她的小馬尾,顯得十分幹練。

就是身體柔弱了些,一招一式雖然有模有樣,卻軟綿綿的沒什麼攻擊力。

這方面我不知道怎麼教,也沒有教的想法。

明明仙氣十足的小仙女,若是一挽袖子露出強大的肱二頭肌……

呃,畫面太美!!!

一群人里,夏白芷的問題是最多的,每每練了幾招之後就要問我做的對不對。

但凡我露出一點點不是很滿意的表情,她便一直窮追猛打的問下去。

最後索性拉著我站在她旁邊,哪裡也不讓我去,就指導她一個人練習。

剛開始時還好,後來我實在受不了了。

只要她問我打得怎麼樣,我就敷衍的說很好很好。

但幾次之後她便看出了我敷衍的態度,故意整我似的,恨不得轉身時頭髮絲的擺動幅度是否優美都要問我。

給我整得差點原地崩潰。

實在沒辦法了,我便昧著良心,對她的一招一式發出「由衷」的讚美。

「嗯,不錯……」

「這一拳打的十分漂亮……」

「這個高抬腿……,牛逼啊!」

「天賦太高了,不用多長時間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

興起時還配合諂媚的笑容和熱烈的掌聲。

果然,錢不好掙吶……。

逆世謀妃 直到老蔡拉我出去抽煙,我才總算暫時得以解脫。

還是那個位置,還是那個台階。

坐下之後接過老蔡遞過來的香煙,拿出腰上別著的煙桿兒放上去點上。

抽了一口之後我把鄧倩要來的事和老蔡說了。

然後對他說了我跟鄧倩說我已經有女朋友的事情,叮囑老蔡不要說漏嘴了。

對於宋貂,老蔡是知道的。

老蔡知道宋貂和我的關係很不一般,明眼上看都能看出來我們是男女朋友關係。

所以我知道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他一定能猜到我說的是宋貂。

諸天最強主神 老蔡抽煙的動作頓了一下,他看著我,似乎想對我說什麼,只是最後還是對我點了點頭。

我知道老蔡想說什麼。

老蔡的心裡一定認為我還沒有走出來,雖然他認為得是對的。

我知道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是想勸我,就像電影里那些安慰人的台詞一樣,無外乎逝者已逝,活著的人要好好活著這些。

但我真得走的出來嗎?答案是否定的。

我若是真的放下了,就應該好好生活,找一個喜歡的女孩兒,談一場不求轟轟烈烈,但像模像樣的戀愛。

而不是痴心妄想的去找什麼三清天命。

我找三清天命有我爺爺的因素,但不可否認的是,其中也有宋貂的原因。

我爺爺迷失在回魂路,需要三清天命來解救。

而宋貂作為九尾天貓,死亡便意味著永不超生,也是我所不能接受的結局。

這一切,只要找到三清天

命便都能得以化解。

我要復活我爺爺,也要復活宋貂。

我堅信,傳說中能逆天改命的無上法術,一定能做到這一點。

……

老蔡不知道我和宋貂之間發生的一切,他也不知道我做的那個夢。

那個和宋貂白頭偕老了一生的夢境是如此的真實。

不管過去了多長時間,我依然能清晰得回憶出那個夢裡的每一個細節。

我一直認為,愛情的本質其實就是初見時的相互吸引,到最後終將會演變成親情。

一種血脈相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情。

所以失去宋貂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老蔡永遠不會知道。

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切身體會到那種痛苦。

如果可以的話,我好希望宋貂能夠活著,為此付出我的一切都在所不惜。

我也不想把心中的這些想法說給老蔡聽,並不是我心裡沒有把老蔡當成兄弟,相反的,我就是太拿他當兄弟了,正如我之前說過的那樣。

有些秘密,只能埋藏在心裡,不管是誰,不管有多麼好的關係,都只能如此。

其實也不在乎有沒有走出來。

對我來說,如果所謂的走出來就是放下宋貂,放下我爺爺的話,那我寧願選擇像現在這樣,為了一個目標,哪怕明知不可為也要迎難而上。

放下過去,娶妻生子,以普通人的視角去過也是一生。

堅定的朝者一個方向去努力,去追尋自己的心中所求也是一生。

既然都是一生,那為什麼不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

和老蔡安靜的抽著煙,說完關於鄧倩的話題之後我們都沒有說話了。

這時候夏白芷穿著一身道服走了出來,看見我拿著煙桿兒抽煙的樣子便笑了。

打趣道:「離哥,抽煙都這麼復古。這也是高手的風範嗎?」

我吐出嘴裡的煙霧,把煙桿兒上的最後一截煙屁股拿下來扔在垃圾桶里,處理乾淨之後又別在腰上。

然後笑著對她搖搖頭,說道:「這個純屬個人愛好。」

說完之後我問她是不是結束練習,準備回宿舍了。

她搖搖頭說不是,是大家都有些動作不是很熟練,讓她來找我進去再指導指導的。

我嘴角抽了抽。

大家?

我看就是你事兒最多。

這麼簡單的幾個招式,兩天時間就算是頭豬也學會了。

不過這話不能說出來,畢竟眼前這位可是小富婆一枚。

就算不看她面子,也要看她錢包的面子。

於是我只好起身跟她一起又進了跆拳道社。

推開門進去之後我看見所有人都在修習,見我進去都露出興奮的目光,好像真如夏白芷說的一樣等著我來指導他們。

不是吧!

我心裡想道:難道這都還不會?這就不是一頭豬的問題了。這是一群豬啊!

我看向夏天,心中十分疑惑他是怎麼把這一群豬聚攏在一起的。

見我推門進來,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有問題的這時候抓緊時間來問我,一時間竟把我圍的嚴嚴實實。

好不容易把所有人的問題指了一遍,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夏白芷又湊到我跟前。

只見她拍了拍手掌,所有人便都聞聲停下動作看向她。

她笑著說道:「跆拳道也練了那麼久了,可惜一直沒什麼進步,實戰就更不說了,簡直不好意思提。」

「我相信大家也想看看真正的實戰,不如今天就讓楚離同學為我們演示一遍好不好?」 「好……」

夏白芷話音剛落,所有人便自發的叫了起來。

好你大爺啊!

我無語的看著這些人。

實戰就實戰吧,可是你們誰來?啊,我就問一句:都有誰……

這話太狂,但是我有狂的資本啊。

這一群俊男靚女,脫了道服還以為是古代的書生穿越到現代了。

一個個的弱不禁風,失手打殘一個咋整?

如果不派一個人來跟我對招,那我演示個屁啊。

真以為拍武俠劇呢?

https://ptt9.com/115625/ 一句似懂非懂的話就可以讓你們醍醐灌頂,一夜之間變成高手?

扯淡嘛這不是!

或著讓我一腳踹翻一堵牆給你們看看效果……?

對不起,臣妾做不到。告辭!

……

我站在門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有超體U盤 心裡想著這群少爺小姐是不是打算乘此機會碰個瓷啥的。

特別是夏白芷,莫非給我的那一千塊錢讓她有些肉疼,打算給我再訛回去?

確實應該肉疼,一千塊啊!

擱我不得拚命才怪。

這麼一想我突然覺得這個可能性好像真挺大的,於是警惕的打量著夏白芷。

夏白芷見我看向她卻沒有動作,於是伸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然後笑著對一群人說道:「來,都給我們楚同學一點掌聲鼓勵一下。」

說完帶頭鼓起掌來。

果然,這娘們兒不是個好人吶!

夏天這時候也站了出來,主動提出願意和我過招,方便更直觀的讓大家學習對戰經驗。

得,這讓我更加堅定了夏白芷是想把我那一千塊錢訛回去的想法。

他倆可是兄妹啊。

我腦海里甚至已經聯想到了等會兒我還沒動,夏天就倒在地上要死要活的場景。

眼看躲是躲不過了。

於是我只得在一群人中掃視了一圈。

猥瑣和肚皮和我很熟倒是值得信奈,但是選他倆的話又有演戲的嫌疑。

於是我只好看看這一群人里有沒有個別看起來壯實一些的,抗揍。

嘿,別說!

還真讓我看到了一個,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的個頭,雖然不怎麼壯實,但是有肉,大概得有個一百六七十斤的樣子。

找不到肌肉男,找個肥肉男也是不錯的。

選定目標之後我對夏天擺了擺手,說道:「你就下次吧,我這個人挑選對手和你一樣,看眼緣。」

「那個誰?……對,就你。你出來吧!」

隨便打發完夏天之後,我指著選定的那個胖子,示意他站出來。

小胖子左右看了看,不太相信被我選中的樣子。

見周圍其他人都在看他,於是不太確定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臉。

看到我點頭之後,他一張雖然有肉但還算清秀的小臉瞬間垮了下來。

「楚…楚同學,我看起來胖,但是不抗揍,你等會兒下手的時候盡量輕點兒哈,我怕疼……」

小胖子不情不願的從人群中走出來,站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的對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樂了!

怕疼?

剛剛我可看見了,就你這小胖子叫喚的最大聲。

現在怕了?

不過既然是演示么,跟他們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我自然不會真正的動手。

我笑著對他說道:「沒事,放心吧。等會兒你全力進攻,我只防守就行……」

「記著,學的東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教你們的是格鬥技巧,速度和力量方面只能你們自己去鍛煉。你等會兒就找准我的破綻全力進攻,我也會根據你的動作指出你的破綻來。」

說完之後我面向其他人說道:「這話也是對你們說的,既然拿了……來了這裡,並且加入了跆拳道社,我自然也是跆拳道社的一員了。希望你們能學到一些東西,以後我來社裡的時間可能會不多,所以你們也看仔細一點,好好學。」

差點說漏了嘴,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