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隻手特別的有力,我的手彷彿被鐵鏈禁錮。


身後的幾個狐妖也嚇壞了,趕緊衝過來幫忙,我連忙向他們擺手示意他們不要過來。

我的右手在懷中暗暗的摸出來那把短刀。

但我卻並沒有揮刀割向那隻乾癟的手,我不知道這是哪方神聖,更何況他只是捉住了我的手而已,並沒有進一步的舉動,所以我不想輕易的樹敵。

於是我們就這樣僵持着,不能上也不能下。

但這終歸不是辦法,就在我手足無措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西西索索的聲響。

扭頭看去,從到他迷茫的雲霧之中走出來一個人。

那是一個年邁的女人,我的身體矮小,腰背佝僂,身上就挑着一個擔子,兩邊各掛着一個水桶。

她走起路來步履蹣跚,搖搖晃晃,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摔倒。

就這樣她在那幾隻狐妖的注視下,緩緩的走上了獨木橋。

在這陰陽集市之中,一定沒有平庸之輩。無論長成什麼樣的奇形怪狀,或許是道行高深的淫鬼妖魔,或是人間的世外神聖。

果然如我的猜測,這老女人走上獨木橋后,腰背一下子挺直了,步子也邁得穩穩噹噹,她一直走到了我的面前,頭也不抬的對我說道:

「年輕人,讓個路,我老婆子要過去……」

我當然想讓路,可這種情況我怎麼能動彈得了?於是我面露難色,剛想開口解釋一番,那老女人卻緩緩地抬起頭,與我四目相對。

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呀……

蒼老的臉龐上佈滿了褶皺,每一條褶皺上都堆滿了歲月的風塵。兩隻眼睛不大,已經凹陷到眼眶中去。

最奇怪的是她的眼珠,一隻是烏黑的沒有白眼仁,另外一隻卻是白的,並沒有黑眼珠。

她的頭髮花白,胡亂的挽在腦後,有幾縷垂在了前面,更多添了幾分滄桑。

她身上的衣服破舊,好似沿街乞討的乞丐。她離我很近,身上散發着一股濃郁的酸腐的味道。

「老婆婆,這動不了呀……」

我開口解釋。

她看了一眼我的手,撇了撇嘴,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你非要抓着他幹什麼?」

她悠悠的說道。

「不是我抓着他,是他在抓着我不放……」

可能她年紀大了,所以老眼昏花,沒看清到底是誰抓着誰。

不過我的這句話一出口,立刻覺得錯了。說不定這老女人是對河中的那隻手說的。

果然,她的話音剛落,河中的那隻手顫抖了一下。

「行了行了,放開他吧……」

老女人說着,把擔子放在了獨木橋上。

那是兩隻木桶,表面塗抹的漆面已經斑駁,而且兩隻木桶破爛不堪,一看就知道年頭久遠。

獨木橋雖然狹窄,可這兩隻木桶放上去之後就穩穩噹噹,毫不搖晃。

她打開其中的一個木桶,濃郁的酸腐的味道又一次飄了出來,我探頭看去,裏面裝的是渾濁的水,上面飄着一些枯枝爛葉,隱約的還有死去的動物的皮毛。

原來那味道是從這裏飄出來的,十分的噁心難聞。

她從身後摸出一個水瓢,在裏面舀了一瓢髒水,一揮手撒在了河水之中。

河水立刻沸騰了起來,好像抓了一把魚食撒進了魚塘。

幾秒鐘之後便安靜了下來,原本抓着我胳膊的那隻手一下子鬆開,隱默在河水之中,不見了蹤影。

我連忙抽回了手,揉搓了一下已經被抓的發麻的手腕。低頭看去,手腕上已經被他捏的發紫淤青。

既然已被鬆開,我便打算往後退幾步,下了這獨木橋,給這年老的婆婆讓路。

可剛走了一步,那老女人卻對我說道:

「陰陽集,一年只開一次,只容一次進出,你若從這橋下去,就等於走了一個來回,今年就沒有機會再回去了……」

我一下子愣住,趕緊停住了腳步。如果我從前面下橋,便等於回到了陽界,那麼這次便白來了。

可我還沒有找到這夢魔的眼淚。但若不下去,又無法給這老婆婆讓路,於是一時之間,我不知所措,呆愣的站在橋上。

「來吧,我渡你回去……」

老婆婆緩緩的說道,伸手掀開了另一個木桶的蓋子。

低頭看去,面居然是空的。

「你坐到這個木桶中來,我擔起來一轉身,不就把你調過去了嗎?」

她的語氣舒緩,說起話來慢慢悠悠。儘管這的確是個法子,不過這老婆婆瘦骨嶙峋,光挑着擔子就已經搖搖晃晃,若是再加上我,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得起來。

可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了,更何況她不像是一個普通的人。

我又看了看她的那張臉,稍微的猶豫了一下,在心中暗想,這奇怪的地方必然有奇怪的事情。

既然來了就沒有理由退縮,無論想什麼辦法都要達到目的。

於是我抬腿邁進了那個空的木桶。蹲下身子蜷縮於其中。

啪嗒的一聲,那老女人蓋上了蓋子。木桶里立刻變得一片漆黑。

我閉着眼睛感覺,木桶應該是被擔了起來。緊接着我趕到了木桶的旋轉,仔細聽還有呼呼的風聲。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十幾年前,當我坐進了陳浩的木箱裏,他擔着我離開劉家鎮的時候,就是類似的情景。

那呼呼的聲響越來越大,彷彿外面颳起了陣陣的狂風,緊接着又傳來一陣驚濤駭浪的聲響,轟轟隆隆的震撼着我的耳膜。

我不禁感到了一陣陣的眩暈,喉嚨發緊,彷彿要嘔吐出來。

於是我使勁的忍着。

可就在朦朧之中,我彷彿看到了一個身影,就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

那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他背沖着我,我看不清他的模樣……「大戰之後,是不是吃點東西會比較好呢?小智你也是,要帶着皮卡丘去神奇寶貝中心治療一下哦!」

街道一旁的森林傳出來一陣聲響,一個眯眯眼的青年從樹林中走了出來,正是小智的夥伴小剛!

之前為了尋找皮卡丘,兩人分散開來,最後小剛順着皮卡丘釋放的十萬伏特找了過來。

他一來就看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九章小伊布的初次戰鬥,一般系的較量!(2/5)求月票!!! 說是大猩猩,其實更像是猿人。雪白的毛髮覆蓋全身,厚厚的,若不仔細看,真與周圍的雪景融為一體。

不僅如此,它們的體型也有兩米快接近三米的樣子。

奔過來時嘴裏還發出興奮的吼叫,彷彿是餓了好多天,忽然看見食物的群狼。

「任小道長,這…我們該怎麼辦。」格魯特瑪淹了一口唾沫,有些打怵。

若不是有任小凡在,他估計早就帶着女兒和女婿逃了,畢竟它們可是吃人的….

任小凡想了想,轉頭看向李琬琰,「琬琰,用火球術。」

追魂七鎖的話距離太長,威力或許不足,這一點在對付血蝠的時候就已經體驗了。而陰陽神壓,地上的雪層這麼厚,用出來的效果恐怕還不如追魂七鎖呢。

而且,對付這種毛髮多的怪物,火球術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天令靈靈地令靈,陽令靈靈陰令靈—火球術!」

巨大的火球迅速在任小凡頭頂上方凝聚。隨後,在格魯特瑪一家震驚的目光之下,任小凡猛然將火球擲了出去。

呼呼…

「火球術!」

而緊隨任小凡其後,李琬琰的火球術也準備完成。

瞬間,一大一小的火球,直衝前面的雪怪們而去。

無盡的熱浪烘烤着地表,火球所過之處的積雪迅速融化,隨後又被刺骨的寒風凍成冰晶。

「哦吼哦吼哦吼….」

雖然有一段距離,但出於生物對危險的本能,雪怪們在看到火球襲來后,連忙停止步伐,轉而往後方逃去。

只不過,它們所跑的速度,哪裏能比得上火球的速度?

只聽到轟隆一聲,火球炸開,正中心的兩個雪怪瞬間被炸的血肉模糊,估計是玩完了。

而其它三隻也由於離的太近,被火焰沾身後,直接由雪怪變成了火怪。不過,它們還是比較聰明的,懂得在地上打滾,用積雪將火焰熄滅。

「任小道長,李姑娘,你們是神仙么?這也太厲害了吧?」看着倉皇逃竄的大雪怪,格魯特瑪一臉震驚的看向兩人,而巴瓦扎西也是如此表情。

雖然也看過修道士的神奇法術,但像現在這樣近距離觀看,真正用在戰鬥上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而且,大雪人是什麼樣的存在?之前他們遇到之後,除了逃跑,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沒想到這次這麼簡單的就將它們趕走了,而且還擊殺了兩隻。

這讓格魯特瑪他們都有一種夢幻感。

「大叔,我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它們應該不止這些吧?」只不過,任小凡卻是依舊錶情沉凝。

不知為什麼,他心裏總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這大雪怪應該不會這麼好對付。

「嗯…」

格魯特瑪沉吟,而就在他還沒說出話的時候,背後忽然傳來幾道破風聲。

「趴下!」

任小凡想都沒想,大聲提醒的同時,直接將李琬琰撲倒在地。

身下的美好觸感襲來,只不過任小凡並沒有精力去體會。

嗖嗖嗖…..

數不清的雪球在頭頂略過,還好他反應及時,並沒有讓自己和李琬琰被砸到。

不過格魯特瑪他們可就慘了,籃球般大小的雪球直接砸過去,將他們砸的到飛出去。

而巴瓦的運氣則更差,一顆雪球砸中他的腦袋,讓他直接就昏了過去。

砰砰砰!

不知過了多久,任小凡和李琬琰已經被大雪掩埋,雪球攻擊終於是停住了。

「啊!放開我,救命。」

才剛拉着李琬琰從雪裏爬起,一聲尖叫就從旁邊傳來。

尋聲看去,只見格魯特瑪,巴瓦,扎西都已經被大雪怪抓在手裏。其中格魯特瑪和巴瓦已經昏過去了,只有扎西在不住的掙扎著。

任小凡看了一下,雪怪們可能是沒發現自己和李琬琰,並沒有注意到自己這邊。

十二隻雪怪,都是接近三米的個頭。那一雙大手,比一個人腦袋都大,怪不得剛才的雪球那麼大了,被這一雙大手搓出來也不為奇怪。

「嘔吼吼…」

它們繼續做着聽不懂的交流,任小凡估計,是在討論格魯特瑪他們三人的分配問題。

悄悄的,任小凡將一張符紙拿在了手中,而一旁的李琬琰見狀后,也想拿出符紙,但卻被任小凡搖頭制止了。

雖然她的火球術對付雪怪也很有作用,不過它們手中此刻還抓着格魯特瑪一家呢,火球術的話很可能會傷及無辜。

還是先將格魯特瑪他們救下再說。

「陰陽玄七鎖,逐電疾風雲—追魂七鎖!」

因為準備時間充分,所以任小凡將接近一半的道氣全都貫入其中。

因此,當法術釋放出來的時候,七條比以往要粗上許多的鎖鏈,爭先恐後的從任小凡背後竄出,直奔著前方的雪怪們而去。

噌噌噌….

雪怪們的反應也算是迅速,在聽到這邊有聲響之後,連忙往旁邊躲去。

不過,因為任小凡的目標明確,所以手中提着格魯特瑪一家的三隻雪怪,直接被鎖鏈纏住脖子,並且上面的尖刺也沒有意外的扎入它們的皮膚。

「吼吼吼….」疼痛,讓它們發出怒吼。

不過下一刻,它們卻是用手直接握住手鏈,想把它掙開。而格魯特瑪他們也是掉在了地上。

其它的雪怪見狀后,連忙想要上前幫忙,但卻被任小凡揮動着剩餘四條鎖鏈,擋在外面。

砰砰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