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麼晚了還有人給自己打電話?要麼是保險推銷,要麼是傳銷詐騙,要麼是仇家恐嚇,要麼是摯友來信……


顧藏鋒猶豫了一下後選擇接通了電話,不過接通電話之後,顧藏鋒將手機聽筒放在耳邊並沒有說話。

“喂?”

好一會兒,手機聽筒裏才傳來一陣低沉的男聲。

“你怎麼知道我的號碼的?”顧藏鋒眉頭微微一皺。

“你怎麼聽出我的聲音的?”

“就算你特意改變你的聲音,也無法改變你聲音給人一種猥瑣的印象!”

“哈哈哈哈!”手機兩頭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

“狼哥,沒想到你沒死!我還以爲你被血影給殺了……你沒死真是太好了!”

顧藏鋒聽着對方飽含真摯感情的話,心中不由得一陣感動。

男子名叫唐夏,代號魔神,是顧藏鋒的好兄弟之一,數年前就已經達到了超級戰神的實力,是一個無拘無束的逍遙浪子。

“最近過得好嗎?”

唐夏立即抱怨起來:“嗎的,別提了,我以爲你被血影殺了呢,這一年來一直在獵殺血影的成員,我現在可是血影的頭號黑名單!你在夏國嗎?我明天就出發過來找你!”

“別!”顧藏鋒被嚇了一跳,“你現在來找我會把我害死的!我現在體內還殘留大量的X金屬,實力不及以前的十分之一,你要是來夏國來找我,會暴露的,到時候我們兩個人都死定了!你要是想幫我,就幫我尋找解毒劑,祕密的弄過來給我,只要把我體內殘留的X金屬清除了,我就能恢復了!”

“行!從明天開始我就滿世界尋找解毒劑!”唐夏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不過很快唐夏話鋒一轉,“聽妖嬈說……嘿嘿……你在夏國還娶了個媳婦?怎麼樣?嫂子長得漂亮嗎?”

“……”顧藏鋒不由得感到一陣無語,果然唐夏知道自己沒死,是妖嬈告訴唐夏的。

“八卦一下嘛,別小氣!”唐夏大笑起來。

“唉,說出來你可能不會信,我和我老婆只是名義上的老婆!今晚她一不小心睡在客廳裏了,我剛剛纔把她抱到她自己的房間裏呢!”

“抱到她自己的房間裏?你就沒幹點別的?”

“乾點別的?”顧藏鋒微微一怔,“選擇題,你覺得我幹了什麼!選項如下,A,親了一下。B,摸了一下。C,幹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D,給她蓋上被子走人。”

“我覺得是BABACCCCCBABAD!!”

“……”

……

清晨,一縷陽光照在了顧藏鋒的臉上。

顧藏鋒躺在沙發上用力伸了一個懶腰。

“糟了!”

顧藏鋒趕緊從沙發上蹦了起來,這個時間點已經是早上十點了,自己居然睡過頭了!昨晚自己拼盡全力壓制體內的狂暴力量,再加上顧藏鋒從來沒有調鬧鐘的習慣,自己竟然睡過頭了!

不過柳依然怎麼沒有叫自己?

顧藏鋒站起來好奇的看了一眼樓上,等到顧藏鋒站起來之後纔看到茶几上留有一張紙條。

“看你昨晚回來的太晚了,早上給你請假了,下午五點半來接我,去湖西市參加簡舉辦的晚會,要是遲到了,跟你沒完!”

紙條上的字十分秀麗,正如柳依然的外表一般,秀中惠外!柳依然的善解人意更是讓顧藏鋒打定主意,總有一天要和柳依然成爲名副其實的夫妻!

顧藏鋒繼續躺在沙發上睡着大覺,等到下午才起牀,洗漱完畢之後,顧藏鋒開着柳依然的另外一輛秀氣的小車用手機導航趕去妖嬈所在的心理診所。

半個小時後,顧藏鋒輕輕推開了容華心理診所的玻璃門,映入顧藏鋒眼中的正是妖嬈那副絕美的面容。

妖嬈瞥了一眼顧藏鋒,繼續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着什麼東西:“來看病的嗎?”

顧藏鋒咧嘴一笑,順手摸出一根香菸點上:“我是來求醫的!”

“求醫?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妖嬈頭都沒有擡,“你一個D病毒戰士體質的人,來跟我說求醫?信不信我報警告你xing騷擾?”

“我真的是來求醫的!”顧藏鋒無奈的聳了聳肩。

“嗯?”妖嬈總算是擡起頭看着顧藏鋒,“什麼病?你要是跟我說心病相思病什麼的,我發誓你TM絕對會被我從三樓扔下去!”

“別這樣啊,我是那種人嗎?”顧藏鋒苦笑起來,“我是……我說出來了你可別嘲笑我……”

“嘲笑你?”妖嬈狐疑的看着顧藏鋒的某個位置,“昨晚圓房時突然發現自己不舉?”

“噗……”顧藏鋒嘴裏叼着的香菸都掉在了地上,“你就不能有點好盼頭嗎?”

“那你還說什麼我會嘲笑你?”

“我……”顧藏鋒放棄了繼續解釋的想法,“明晚就是月圓之夜了,我感覺我快控制不住我體內的狂暴力量了,所以想來跟你取經,問問你有什麼辦法控制體內的狂暴力量……”

“嗯?”妖嬈秀眉微皺,“你以前是怎麼控制的?”

“以前……以前我也沒啥技巧,就是純粹用自己的力量壓抑它,不過現在……我體內殘留着大量的X金屬,我能發揮的實力有限,我並不覺得以我現在的實力還能夠單純的依靠力量壓抑它,你是怎麼控制的?”

“我嘛……”妖嬈抿了抿嘴,“我每次月圓之夜的前一晚都會瘋狂在某寶上的購物車中添加商品,等到了第二天的月圓之夜時,我一想起我購物車裏還有無數的口紅化妝品之類的東西還沒付款,我體內的狂暴力量就會消失得一乾二淨!”

“哈?還能這樣?”顧藏鋒傻眼了,“原來……你們女人購物的慾望甚至可以擊垮這種狂暴力量?太TM可怕了吧!這麼奇葩的方式嗎?”

“我覺得你可以試一試!你可以多買一些十全大補丸啊六味地黃丸啊腎寶啊之類的!”妖嬈一臉玩味的看着顧藏鋒。

“……”

“逗你玩的呢!”妖嬈抿嘴一笑,“現在你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已經太遲了,短時間之內我也沒辦法幫你,這樣吧,明天圓月現身之前你去荒野區,然後用手機發個定位給我,到時候再看看能不能想到什麼辦法!”

“嗯!只能這樣了!那行吧,我就……不打擾你了!先走了!”

“嗯!”妖嬈一點都沒有挽留顧藏鋒的意思,只是輕聲囑咐了一句,“記住,不要動怒,千萬不要動怒!一旦你的情緒變得激動起來,很有可能在城區發狂,你也不想傷害無辜然後被龍族的人幹掉吧?”

“我知道了!” 來到華來士,此時副店長正在看門。

看到鄒小北到來後,他立馬熱情歡迎,看得徐長青一行人是紛紛側目。

鄒小北不是說他只是在這裏打工嗎?怎麼這邊的人都對他這麼……諂媚?

你確定你的打工不是做做奶茶,炸炸雞什麼的嗎?

這待遇也相差忒多了!

而鄒小北,並沒有和大家多說什麼。

看着面前的副店長,鄒小北不由問道。

“怎麼說,我安排的事情那邊有迴應了嗎?”

聽到鄒小北的問話,副店長自然是二話不說就點了點頭道。

“總部那邊對您的想法很是肯定,爲此我們還專門尋找了特殊機構商討此事。

大家都認爲,這個方法十分的可行,這邊已經運了一批新貨,至於手辦那邊……可能還需要些時間。”

聽到副店長的話,鄒小北也是理解地點了點頭。

接着,他就安排衆人找了張桌子後,一起大快朵頤了起來。

等到這邊飯過五味,鄒小北這才笑呵呵地和滿桌子的人解釋說道。

“別看我纔剛上大學,我高中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在華來士幹活了。

這邊總部見我是大學生有水平,就讓我來學校的華來士幫幫忙,所以平時我並不需要幹些什麼髒活累活。”

聽到鄒小北的解釋,大家自然是瞭然的點了點頭。

不過很快,徐長青這邊不由一邊吃着雞腿,一邊看向鄒小北問道。

“那麼老鄒,你說的有好東西給我們看的呢?你到是拿出來瞧瞧。”

聽到徐長青的話,鄒小北也只是笑笑沒有多說。

接着,只見他突然拍了拍手。

另一邊,副店長就即使出現。

手中拿着一張彩印海報,就這麼恭恭敬敬地遞到了鄒小北的面前。

而鄒小北,則將海報發給了其餘幾人。

大家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經看出了面前所謂“海報”的門道。

其實,這個所謂的海報,就是華來士的促銷單。

這也是鄒小北小時候吃肯打基時獲得的靈感。

小的時候,鄒小北雖然吃不起肯德基。

但是看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不成?

有一次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上小學的時候。

班裏有一名小夥伴神神祕祕地拿來了一張海報。

而海報的構成,則是由一張張如同郵票一般可以撕下來的優惠券製成的!

上面的優惠券,正是肯打基小吃的優惠券!

看着上面精美的圖片,給年幼時候的鄒小北帶來了無數的衝擊。

即便是長大以後,他對當時的場景也是歷歷在目。

特別是那份傳單上面,還不時散發着濃濃的香味。

而年少時沒怎麼吃過好東西的鄒小北,不由嚥了咽口水。

當時鄒小北不知道,這個傳單其實是免費的。

只要去肯打基吃東西的,人家店員都會送一張過來。

他當時央求了需求,小夥伴這才鬆了他一張香辣雞翅的優惠券。

晚上睡覺的時候,鄒小北就會拿着那張優惠券放到枕頭旁邊。

聞着優惠券上隱隱撒發出來的幽香睡覺。

就算是現在回憶起來,鄒小北也是一陣噓唏。

而此刻,鄒小北遞給衆人的優惠券,大家自然也看了起來。

看着面前傳單上的優惠,徐長青既然也是點了點頭。

不過下一刻,徐長青又不由有些好奇問道。

“就這?老鄒你也太小看我們了?當我沒吃過肯打基還是咋滴?這不就是人家玩剩下的套路嗎?”

而鄒小北,聽到徐長青的話只是呵呵一笑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