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道牧目波蕩漾,嘴巴微張,呃呃嗚嗚。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老人見狀「恩哼哼……」笑著,嘴巴不開,笑臉如若一團萎蔫的向日葵。

森凄凄的夜色里,慘白的月光下,老人的笑容詭怪而嚇人,真像是面對一個從墳墓屍堆之中,爬出來的老鬼。

「你這老不死,也忒貪婪!」一個獨眼八字鬍中年,背負一把古樸大刀,大跨八字步,自老人身後的森林小道,傲步走來。

「就是,就是……」獨眼八字鬍中年左邊有一長相七分相似的小青年,雙手環抱一把細劍在胸,一襲純白劍袍,卻鷹眸色戾。

「老傢伙,道牧小友願意拿出來給諸位道友分享,而不是予你獨享。」獨眼八字鬍中年右邊有一曼妙女子。

「本宮認為,你還是回到腐敗骯髒的地下,找到你的棺材。蓋上棺材板,好好躺著幻想,更加現實。」

見她花枝招展,腰間掛著一隻牧笛,和一根牧鞭。公鴨嗓和她脖子上那隻艷綠的小蛇,將她精緻的容貌和秀慧的氣質,一下子全給毀滅。

道牧嘴巴合攏,眼睛微眯,方才道牧並沒有發現這三人氣機。

獨眼八字鬍中年男子為中階天境巔峰的劍修,鷹眸色戾青年男子為初階天境巔峰的劍修,公鴨嗓曼妙女子為初階天境巔峰的牧道者。

轉眼間,三人已經超過老人。

獨眼八字鬍中年男子,微微仰頭,直指道牧旁邊的靈泉,「這汪泉水,我們兄妹三人,全都要了。」

周遭氣氛,倏然凝結!

道牧收起水壺,拿出一粒織女親制的糖果,含與口中,支支吾吾,「這不太好吧。」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左手壓決刀,右手橫放在腹部。 挽著他的手臂,拉著他往商場外走去,「現在就走,快!」

回到陸家莊園,林沁兒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她牽著陸胤的手,搖晃兩下,「我們回到家了,所以,明天你還得陪我。」

「嗯,陪你。」

她笑了,笑得一臉滿足。

未施粉黛的臉上,肌膚細膩瑩潤有光澤,因為激動,而微微泛紅的臉蛋,比任何腮紅都要美。

陸胤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手感不錯,「這麼高興么?」

「當然,我喜歡你陪著我的感覺。」

心愛的人就在身邊,這就是最簡單的幸福。

吃了午餐,林沁兒跟陸胤到影音室看了一場電影,到了午休時間,陸胤又陪著她一起午休。

窗外,陽光正好,卧室里的白色紗簾,被微風吹得輕輕搖曳。

她側身躺著,和陸胤面對面,近在咫尺的俊臉,也一如她這般,專註的凝視著她。

心跳在加速,臉蛋在發燙,儘管已經認識多年,但對他的愛,一如最初般熾熱。

她想,她真是愛慘了他。

這輩子,也栽在了他身上。

不過幸好,上天垂憐,給了她能夠跟他白頭偕老的機會。

她會好好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牢牢握住他,握住屬於自己的幸福。

「睡不著么?」

「有一點點。」

陸胤勾唇一笑,湊上來,林沁兒眼睫輕顫,下意識的閉上眼。

吻,落在她唇邊上。

便聽到他柔聲道,「睡吧。」

睜開眼,水潤的眼眸盯著他,帶著雀躍,「你呢?」

「我啊,也睡不著。」

等的就是這一句。

林沁兒抿唇一笑,也湊上去。

退回原位,她飛快的閉上眼,「我要睡了。」

陸胤無奈失笑,也緩緩閉上了眼。

「陸太太,快睡吧。」陸胤無奈失笑,也緩緩閉上了眼。

未曾想過遇見你,既然遇見了,那麼,還請與我一起度過漫長歲月。

………………………………………………

歲月流逝,時光荏苒。

喬小諾失戀了。

讓人跌破眼鏡的是,不是她甩了別人,而是別人甩了她。

慕家官邸,最近氣壓持續偏低。

一輛紅色法拉利緩緩停下,車門打開,驚艷絕倫的女子,緩步下車。

出落得愈發美艷動人的喬小諾,完全繼承了喬安和慕靖西的優點,身姿高挑纖細,氣質清貴出塵。

奢華的西翼大廳,慕少言端坐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正隨意的翻閱著財經雜誌。

聽到腳步聲,他抬眸看去。

當即,扔開手裡的雜誌。

「姐,誰又惹你生氣了?」磁性的嗓音,透著笑意。

喬小諾是黑著臉進來的,車鑰匙隨手一拋,扔在茶几上,「沒誰惹我。」

嘖。

他可不信。

最近,圈子裡可都傳著她被人拋棄的消息。

將軍有令:穿越妝娘有點乖 慕少言起身,攬著她的肩,輕聲哄著,「出去度假散散心吧,我來安排,好么?」

「……沒興趣。」

「不就是一個男人么,分手就分手了,有什麼大不了的。」慕少言狹長的眼眸,微眯,「姐,你不會是還惦記著楚城吧?」 道牧跨過靈泉,來到矮矮的懸崖邊上,借著月色,環顧周遭一圈。「諸位道友,可對著三位道友有何異議?」

道牧眺望而靜待,心中默數一百息,不見有人答應。遂縱身躍下懸崖,輕盈如羽,輕輕落在地面。左手壓決刀,右手背負在後,阿萌相伴緩步走向三兄妹。

道牧放鬆從容,閑庭信步,「既然,諸位道友都沒意見,那麼這汪泉水,小道都予你三人。」

這麼大方?

這麼乾脆?

雙方距離愈是相近,兄妹三人反倒有所繃緊。

反常!

有詐?

亦或屈服?!

三兄妹非但沒有高興,眼睛半眯,望著道牧微笑的臉上,那雙冷漠厭世的血眸。他們身體愈加僵直,靈神鎖定道牧一舉一動,以防道牧拔刀突襲。

道牧見狀,笑容愈加燦爛。雙方之距一丈時,人們以為道牧會駐步相談。卻見道牧絲毫沒有放慢腳步,稍微改變軌跡。

很快,道牧越過獨眼八字鬍中年男子,朝著公鴨嗓曼妙女子走去。

「嘶!」青蛇亮獠牙,冷眸寒霜,繃緊一身筋肉,蓄勢待發。

道牧走到公鴨嗓曼妙女子身旁,眾人都以為道牧乾脆利落,越過公鴨嗓曼妙女子時。道牧猛然駐步,轉過頭,血眸冰冷對視森毒蛇眸。

「嘶!」青蛇看見金烏自蒼巔俯擊,利爪只取自己七寸。驚得它猛然收勢,抽在公鴨嗓曼妙女子臉上。

「啊呀!」公鴨嗓曼妙女子俏臉有條紅印,疼得她捂住半邊臉,大大的眼眸,眼淚汪汪。

「疼嗎?」道牧疼惜道,右手伸出,像是隨意模樣,又像是爪子。

青蛇見狀,驚恐的游到曼妙女子另一邊,穿入女子的袖籠。

道牧為始作俑者,可又沒把青蛇放在眼裡。見他右手一把握著冰冷僵硬的縴手,「如此一張臉蛋,應該好好疼惜才是。」

說著,道牧呼出一口白氣,帶著香草的甜蜜。公鴨嗓曼妙女子的俏臉立馬恢復,且比以前還要粉嫩光澤。

「謝,謝謝……」公鴨嗓曼妙女子腦子一片空白,感覺自己的心都快化了。她完全忘記自己也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天牧,舒然接受道牧毫無道德的**。

「嗯。」道牧身體前傾,一個濃得發膩的玫瑰香襲來。道牧表面依然無恙,且還將鼻子靠向對方秀髮,深深吸一口,「真香,可惜了一個好女子。」

話落,道牧正直身體,撫拍女子的香肩一下,依依不捨離去,「這汪泉水,就當是贈予美人吧。」

話落,道牧人已來到老人面前,深深鞠一個躬,道一聲「老祖宗」。

老人滿是褶皺的雙手,顫悠悠撐在一根枯木杖上。長滿青苔的頭,又靠在雙手背上,臉面皺成一朵萎蔫凋零的菊花。

「可惜了這條百萬年的龍脈,這一汪泉水可造就百萬畝優良土地,造福億萬生靈。」老人總算開口說話,長著滿滿一口雪白好牙,「也就你牧劍山人,出手如此闊綽。」

「讓老祖宗,您見笑了。」道牧來到老人身邊,一把扶住老人,絲毫不在意老人身上骯髒,且還散發著難以下咽的惡臭。「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呵呵……」老人笑而不語,隨著道牧的腳步而去,「劍古那小子,就沒你這種氣魄。歷代牧劍山主中,他是我見過最執拗,也是最小氣的了。」

「是嗎?」道牧愣一下神。

在道牧看來,劍古師尊很大方,對道牧簡直不要太大方。

一老一少一幼獸,歡聲笑語中,越過三兄妹,又越過初萌山,朝著道萌境地更深處前進。

「道友,請留步!」獨眼八字鬍中年人,大跨一步,抬手留人。

三兄妹人影閃動,下一刻,就出現在靈泉旁。

聲音刺得道牧耳朵生疼,道牧劍眉皺成剪刀,眉目捎帶不喜之色,心知但凡出現「道友,請留步!」這句話,准沒甚好事。

道牧還是駐步,微微轉頭,餘光掃視三人,卻是淡漠道,「甚事?請直言即可。」語氣略顯不耐。

「在下駱應龍。」獨眼八字鬍中年人又逐一給道牧介紹,他的妹妹駱芬,他的弟弟駱應虎。

「嗯。」道牧轉正身體,面對兄妹三人,微微仰頭,「小道要招待這位老祖宗,請長話短說。」

月光下,駱應龍以為自己看錯人,左眼閃閃發光。老人並無異樣,只是一個普普通通,長壽的牧樹人罷了。

駱應龍心念一轉,問道,「道牧小友如此從容,怕是還會再定幾條龍脈?」聲音不大,卻傳至周遭每一個好事者的耳朵。

一般道士無法察覺,卻難以躲過道牧和老人。

道牧嘀嘀咕咕,掰一下手指頭,低吟一陣,「八條,還有八條才能構成道萌境地的砥柱。」說話間,且還「炫耀」式的對駱應龍比劃。

「噢?!」三兄妹互相對視,驚詫之餘,更多的是自負,以及對道牧的嘲弄。

「道牧小友,年紀輕輕,定是沒有合適的道侶。」駱應龍將自己妹妹推出一步,燦爛笑道,

「瞧你對我妹妹有情,而我妹妹也對你有意。郎有情,妾有意,且都是天牧,我妹妹還是個植牧。你們二人的結合,簡直就是絕配。」

駱應龍盡量讓自己變得隨和,或許是他很久沒有對別人如此低聲和氣,早就忘了怎麼做。以至於,他皮笑肉不笑,眼神閃爍光芒,一看就不像是個好人。

駱應龍自己說完話,都跟自己妹妹駱芬一樣,覺得雙頰火辣辣。他駱應龍何曾有過這種姿態,而且還是對一個年紀比自己二十倍的初生牛犢。

「這蒲柳之姿,配不得遨遊太虛的踆烏。何況已不是完璧之軀,哪怕是窮其一生,也只能望塵而莫及。」老人亦顫悠悠轉過身,總是發出嗯嗯唧唧的聲音,「唯那織天仙女,勉強配得上他……」老人像是喉嚨里有甚東西,有話要說卻又不想在說的樣子。

「老前輩,方才是小女子對您不敬,望你能海涵。」駱芬雖是很有禮節的模樣,但更像是一個摳腳粗漢在恐嚇人,那公鴨嗓子聽得人難受得緊。

「嗯……」老人低吟,頭微微抬起,正要開口說什麼。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呵呵。」道牧乾笑,抿嘴挑眉而制止老人,尷尬笑道,「老祖宗,您在折煞小輩。小子小小道士,只有這麼一個大大的夢想,也就是娶織女。」

道牧見老人身體更顫,且在瞪眼,道牧也不嫌臟,緊緊抱緊老人的手臂,「您老人家一下子把我捧得恁高,若小子日後無法達成,豈不是要讓世人笑掉大牙。」

「哼,你這點就不如劍古。」老人直視道牧,怒眉瞪眼,骯髒的右手食指頂著道牧鼻子,「劍古那小子曾御劍,直登凌霄之巔,萬把仙劍懸臨廣寒宮,一人圍堵一座宮!」說到激動處,左手枯木杖直戳地面。

「這……這麼狂?」道牧眼睛大大,將信將疑。

道牧一直覺得,自家師尊就一個有點神秘的怪人。而牧劍山頂多算是一個古老脈承,與祝織山還不是一個等階。

「你以為萬劍墳怎麼來的,劍古像是這麼無聊的人嗎?」老人回答。

道牧又被老人這話給震到,他人好似不存在,愣神喃喃低語,「萬劍墳這麼有歷史……」

老人見道牧一愣一愣,不像是在裝,於是又不解問道,「劍古沒有跟你說這些,那把話癆牧劍也沒跟你講?」

話音才落,還未等道牧回答,老人旋即恍然大悟,「沒跟你說也對,畢竟結局不是很光彩。何況你還能活多久,也是個迷。今兒,老朽看到你,可想劍古此前的九十九個弟子,無一不已經殞命。」

道牧又聽到這話,只覺通體冰冷,魂不附體,喃喃道,「老祖宗,咱們找個地方,慢慢聊。」說著,道牧也不理其他人,扶著老人轉過身,繼續朝道牧境地深處邁步。

見狀,眾人一個個愣在當場,道牧兩人真是目中無人,當他們不存在似的。

若道牧背後的牧劍山,真有勢力,強大若斯。還會讓這塊地荒蕪這麼久,而且一度淪為死地?

凈在演那些有的沒的,真當眾人是傻子?

萬劍墳是有聽說過,甚至在場絕大部分人都去過,但從未見過有人,獲得所謂仙緣。反倒是一群浪子劍客喜愛跟風,將自己心愛的損壞的寶劍,放在那裡埋葬。

「且慢!」駱應龍強行壓制怒氣,「道牧小友,還未答應呢?」儘力讓語氣平和緩慢,也儘力不要顯得自己勝券在握。

駱芬搓衣角,神情糾結,小女子姿態。駱應虎亦是冷笑連連,握著劍的手,鬆開又抓緊,鬆開又抓緊,如此反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