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遠遠的,他們就看到一座山峰,立在天地的中心。 可她一站起來,兩位阿姨就把她拉下,勸她不用衝動。這個時候姜西紅也動搖,她也贊成張小花的意思,過去找她們理論。


她不明白為什麼兩位阿姨一直讓她們忍讓,而她們又要忍到什麼時候。明明她們處於劣勢,自己這邊四個人,為什麼要怕她們兩個人。

並在自己的耳邊,一直一個勁的說:「人家又沒有指名道姓,她愛說就讓她說去」車間裡面就她跟張小花兩個女孩子,其他人都是中年婦女。

胖女人口中所說的,「我們車間里,有個女孩子…「這樣的開頭,不是說她們還能說誰。

任何人一猜,就能猜的出說的是誰個,只有兩位老鄉阿姨在這裡自欺欺人,還讓自己跟著她們掩耳盜鈴。

同時,張小花也沒辦法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一想起這些人不分青紅皂白,平白無故冤枉姜西紅,這心裡就難受極了,就像是自己被冤枉一樣。

可兩位阿姨讓她不要衝動,說是愛說就讓她說去。可她還是覺得必須要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不然有些不了解事情真相的人,聽了那胖女人的一面之詞,也跟著指鹿為馬了。

攔著她不讓過去,那隻能原地想個辦法解決。眼珠子轉了幾圈,腦筋想啊想。突然跳上凳子,爬上桌子,接著猛地站起來。兩位阿姨看她如此不顧形象。

隨即就站起來,伸手想把她拉下去,可不但沒給拉下來,反而把張小花整的搖搖晃晃。

就怕再拉來拉去張小花會摔倒。只能換之用言語相勸,可心裡藏著事不吐不快的張小花,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話。

很快她調整好站姿,清了幾聲嗓子。接著就一邊拍手一邊大聲喊叫。「大家這邊看,大家這邊看。我這有重要消息,要跟大夥分享」。

早在她上桌的那一刻,胖女人已經關注到她,連同她周圍的人。接著在她大聲喊叫中,她徹底成為關注的焦點。

大家放下了手中餐具,停止用餐。一個一個,伸長著脖子,瞪大著雙眼,聚精會神的盯著她。

大家很好奇,站在桌上這位大膽的女孩,將要說的消息。連同食堂打菜的阿姨在內,無一例外不被她吸引。

群眾的目光已被她鎖定,於是她就大張旗鼓的說起來,大概意思是,關於某某車間,傳言的某某事,自己作為當事人,有義務在這裡澄清事情的真相,…

最後表明,如果你們仍然不信可以問另外一位當事人萬美菱,她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基本上可以說是互不認識。她沒有必要為我們撒謊。

但請再問清楚事情真相之前,請你們不要再聽風就是雨,平白冤枉人家女孩子。你們自己家中也有子女,若是你們的孩子在外面被人在背後罵來罵去,你們會作何感想。

這個時候,一長發飄飄的女孩子,踩著高高跟鞋,咯吱咯吱的走過來,手裡還端著個飯盆,走在張小花的前面停下。

自帶迷人的微笑,還沒張嘴立馬吸引一大批仰慕者或嫉妒者。等她張口說話,其他人已經完全無視張小花。

張小花見已沒人搭理自己,只好從桌子上跳下來。也加入仰慕的隊伍。一看,原來這人正是萬美菱。真是天隨人願,張小花內心抑不住暗喜。

只見她三言兩語,言簡意賅,微笑之間,就把那群人給說的連連點頭說是。說完她又挺了下背桿(雖然她的背一直都很挺),端著盤子轉身離開。張小花見她要走忙叫住她,約她坐下來一起吃飯。

但萬美菱卻說,你不要認為我是在幫你,其實我是在幫我自己,我只是不想走到哪,都到這些污穢之語,這嚴重影響了我的心情。

雖說如此,張小花還是對她道了聲感謝,再目送離開。只見她越過她姑姑那桌,坐到了人群稀少最角落的地方。

外表看來高不可攀的人,內心其實跟普通人一樣,熱心腸。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張小花莫名的感慨。回頭正撞上那胖女人氣的的鐵青的臉,正忙著東邊表明,西邊解釋。奈何兩邊都不理她,急得她直拍桌子,摔筷子。

「撲哧一聲」張小花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總算扳回一局。那胖女人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自己的親外甥女都不幫她,這下她應該會自我反省一陣。

自那以後,真的就很少聽到那胖女人說她們的閑言長語,偶爾會說一點,但是沒有人附和她,後來她也就不說了。

而她們也越來越忙,不管白天還是晚上,都忙的一塌糊塗,也沒有功夫再搭理她,眼下排練已經進入緊要關頭,大家都不敢鬆懈,排量結束后還要回去再練上一陣。

之前吃飯,都會等上兩位阿姨一起去,隨後一起回來。之後是大家一起去,但張小花與姜西紅吃的比較快,為了多做點貨,兩人會提前先走。

到最後為了節約時間,直接沒有再等上兩位阿姨。直接是張小花與姜西紅一起,兩人匆忙去,匆忙吃,再匆忙的回。

所以很少有時間再跟兩位阿姨說過話,有時候就算路上碰到兩位阿姨,也只是簡單的打個招呼,就匆匆忙忙趕回車間。

一天還跟往常一樣,張小花與姜西紅準備先去吃飯。可菊阿姨卻喊住了她們。

說是好久沒跟她們一起吃飯,很是懷戀以前一起吃飯的時光,就問她們今天能不能一起吃個飯。

張小花想了想菊阿姨說的也確實是事實,這段時間忙的暈頭轉向,都快記不清大家多久沒有一起吃過飯了。

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吃過嚼碎的飯菜了。今天就放鬆一回,好好的陪兩位阿姨一起吃頓飯。姜西紅也表示贊同。

可飯吃到一半的時候,菊阿姨卻放下筷子不吃了,並且面色沉重,時不時還嘆口氣。張小花問她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了。

她清楚,菊阿姨是吃過苦的人,也嘗過食不果腹的滋味。所以平日里什麼都吃,什麼都捨不得浪費。就算是心情再不好的時候,也從來沒有見她剩過飯菜。

所以張小花覺得,唯一的可能就是菊阿姨生病。正準備伸手去摸菊阿姨的額頭,卻被擋了回去。 就連姜西紅也看出異常,也勸說道「要是感覺身體哪裡不舒服,一定要及時買點葯治療,不要捨不得錢拖久了病情加重,花的錢反而更多」。

姜西紅見菊阿姨還是不說話,不是生病那她這是怎麼了?於是轉而問蘭阿姨。蘭阿姨想了想,放下了筷子,準備張口說話,但卻欲言又止,一連嘆了好幾口氣。

「你們快說啊,真被你們急死了」姜西紅有點不耐煩了。一會看看菊阿姨,一會看看蘭阿姨,兩人都是面色凝重。

姜西紅這心裡突然莫名的焦躁,並且有種不好的預感,感覺接下來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內心掙扎了會,菊阿姨終於說了出來。語氣深長的說「西紅,我跟你蘭阿姨明天就要回老家,這邊沒有什麼是值得我們牽挂的,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必須得離開」。

接著說她們想回家過年,家裡有老人跟小孩在家不放心,過年必須回去。張小花覺得過年回家,也是人之常情。就問她們請假理由寫的什麼,並開玩笑說自己也想請假回家。

接著又問她們準備在家待幾天?還說到時候來的時候帶點土特產過來吃吃。蘭阿姨只說如果她想吃,等她回去后就給她寄過來。

為什麼要寄過來,多浪費錢,我雖然想吃,也不在乎多等幾天。你們來的時候給我帶點就行。不用太多,我就嘗嘗味道就好。

並很得意的推了推旁邊姜西紅,因為她覺得姜西紅更加迫切想吃家鄉的味道。她這也差不多是替姜西紅問的。

可姜西紅卻不說話,先不說她流離失所的時候,連溫飽都成問題。早已忘了家鄉的味道。但目前她無心關注這些。

她關心的是,阿姨們到底要回去幾天,而從她們的惆悵的眼神中,她的心裡彷彿已經有了答案,而這個答案卻是自己所不能接受。

過了一會,菊阿姨終於開口給出了答案。說她跟蘭阿姨上個月的今天,已經提交了辭職申請單。今天是最後一天班,明天直接就坐大巴會老家。

「為什麼要辭職,辭職的話就拿不到年終獎,跟領導說明情況,她不一定不會批准」張小花想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要辭職回家過年。

接著又說「如果現在辭職的話,過完年又得從新找工作,到時候這個廠不一定還招人,那又要去別處找工作,我們就不能在一起工作了。」

菊阿姨卻沒有正面回答,張小花的問題,而是說起了她家裡的情況。

她說她婆婆上個月趕集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地上。就出了很多血,也無法站起來。現在還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所以她要回去伺候她。

她婆婆雖說另外還生了兩個女兒,但都生病去世,雖說還有女婿跟外孫。但是女婿已經另找姘頭,只會偶爾來看一下。

就連那上門女婿,對她也不關心,並且關係惡劣。不但帶著姘頭住進了家裡,還三天兩頭罵她婆婆。

說她婆婆刑克子女,把大門上了鎖,不讓她從大門走,也不能進客廳,只能從後門進出。

因為她們常年不在家,想著以後還需要那,上門女婿多多照看些,所以就睜一眼閉一眼沒怎麼去管。

但她婆婆摔傷后,路人說要送去醫院,他們推說不宜挪動,到時候請醫院到家裡去看。但回家后根本沒有請醫生。

任由這個血一直流著,而一個勁打電話給她老公,讓她老公快點回去,說不能讓他一個人照顧。

他老公擔心他婆婆的安危,接到電話就往家裡趕,但因為在外地,等車加上坐車折騰了7,8個小時,等到家都已經是半夜。

他沒有回自己家,而是直奔到他媽媽家。沒想到他媽媽的房門緊閉,推門一進去,差點一口氣沒上來,被裡面的場景給嚇暈過去。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 原來他那妹夫不僅沒把她婆婆送往醫院,就連流的血漬都沒有給清理一下,被子上地上都是血。並且傷口依舊還在流血。他老公忙打了120才撿回來一條命。

醫生說送過來太晚,病人流血過多,可能會一直躺床了,同時也可能隨時都會離開。讓他做好心裡準備。

並在第二天就給她婆婆開了出院單,說是沒有住院的必要了,讓他回頭找個護工,在家裡好好調養就行。

氣的他老公回家后就把那姘頭的東西給扔了出去,還警告他妹夫說是要是再跟那姘頭在一起,就滾出去。而元元(他妹妹在世時生的女兒)由我這個當舅舅的來養,免得被你們帶壞。

誰知他妹夫真丟下自己女兒,跟那姘頭一起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好幾天都沒有回去。

她老公一個大男人,不能老呆在家裡,於是打電話給她,催她回去照顧她婆婆。

但是直接走人的話,要扣一個月的工資,想想她婆婆重病,到處都需要花錢。

她老公在工地上上班。工資也沒有固定的發放時間,每個月只會發點生活費,尾款的話都要工程結束才能拿錢,有時候即使工程結束,還會拖上一陣或自己去催款。

這萬一突然有個好歹,別到時候連操辦喪事的錢都沒有,那可咋辦,最後跟他老公商量自己再做一個月。

另外找了在家中的堂姐幫忙照看著,並答應付給她一點護理費。她堂姐才勉強答應,現在她已經照看了,一個月零幾天,也不知道她走了沒有,所以她要趕緊趕回去。

聽菊阿姨的意思,她打算一直在家照顧她婆婆,短期內沒有再出來工作的打算。

她婆婆上了年紀,這一跤摔的又不輕,醫生說是,好是好不了,看護的好能多挨兩年,但是也保不準突然就…。

她婆婆平時對她就像親女兒一樣,對她兒子也是盡心盡責的去照顧,想起她那躺在床上的婆婆,她這心裡就如刀割一樣。

而她在外做兼職的兒子,聽說奶奶病重,當時就哭了起來,工資都沒來不及去拿,直接坐車趕回去了。 這一座山峰很奇異,不同上古殘破世界其他處。

它那裡似成一方凈土,不受亂流時空毀滅之力的絲毫影響。

那些亂流時空之力卷掃而過,就自動避開,根本無法靠近那一座山峰。

這一座山峰,遠看,如同一把天刀,堅立向天。

而且,還流轉著神秘的大道之力,讓江寂塵一靠近,便是一種刀氣凜然的感覺。

阿狸這時開口道:「公子,就是那裡,護道爺爺說,他在那裡留有傳送陣法,可以通往公共時空戰場。」

江寂塵,此時也感應到了熟秘無比的氣息。

天道刀法的傳承!

第一式,斬斷萬古,藏於萬古時空中。

這一式,那竟然藏在一片上古殘破世界的一座道峰之上。

道峰如刀,堅指向天!

江寂塵感覺到,那種刀意與體內的上古天道刀意遙遙呼應。

隨著江寂塵對上古天道刀法的感悟加深,他知道,此刀法唯有完整演化,才能爆化出最極致的力量。

如同是上古完整的大道之意,凝成刀意,自可斬滅一切!

「我們走!」

江寂塵拉著阿狸的手,向前走去。

但此時,剛踏前一步,彷彿引起了天地某一種神秘的變化一般。

整片上古殘破世界的亂流毀滅之力,席捲而至,都向這裡匯聚而來。

「這是什麼情況?」

江寂塵神色凝重起來。

阿狸應道:「護道爺爺告訴阿狸,道峰是上古殘破世界鎮壓之器,當下情況,應該是上古殘破世界將要潰滅,道峰也將無法鎮壓,公子,看到這一片上古殘破世界馬上就要潰滅了。」

江寂塵若有所悟地道:「這片上古殘破世界,本不該那麼快潰滅,是我們的進來,影響了這裡的規則之力而引起了變化,最終加快了上古殘破世界的潰滅。」

「但一切究其原因,是道峰在覺醒。」

江寂塵拉著阿狸,七彩神念已開啟到了極限,踏出幻影無定,閃避一股股亂流毀滅之力的席捲。

此時無法閃避,江寂塵直接凝出上古天道刀意,將亂流毀滅之力的風暴剖開。

此時,他體內的上古天刀道意,遙遙與前方的道峰呼應,生出了無比玄妙的感覺。

讓他對上古天道刀法的感悟不斷地變化,斬出的刀意,一刀強於一刀。

阿狸,江寂塵牽著手前行,四周翻湧無窮無盡的亂流毀滅之力風暴。

這還只是上古殘破世界潰滅的前期,毀滅風暴還不是最強盛的時候。

但一次次的與毀滅風暴擦身而過,依舊如同在刀尖上跳舞。

可是,阿狸卻感到極大的心安!

她只覺得,只要牽著公子的手,便可以無懼一切風暴,他一定會保護好她。

事實上,哪怕阿狸擁有聖道九重境的修為,也根本無法穿行在這樣的無盡毀滅風暴中。

只有如江寂塵這樣逆天的變態才可以做到。

而此,此時他在感悟、演化天刀道法,行走起來,越發的順暢輕鬆。

身邊的毀滅風暴,呼嘯而過。

但阿狸,卻覺得這一片天地無比的安靜。

她只希望,這樣的路,永遠的走下去,沒有盡頭,沒有結束…….

如此,她就可與公子,牽手到永遠。

只是,這終究是少女的一時幻想罷了。

江寂塵舞動著天道刀意,穿過了層層可怕的毀滅風暴,終於出現道峰前。

下一刻,毀滅風暴的呼嘯聲消去,四周天地,變得靜寂無比。

「公子,到了!」

阿狸輕音地道。

「嗯,阿狸,你找傳送陣,公子在此感悟刀法,莫要走出道峰區域外即可!」

江寂塵這時,盤腿坐下,面對道峰,心神進入感悟之境。

阿狸知道自家公子正在感悟的關鍵期,所以,她乖巧的去尋找護道爺爺留下的傳送陣法。

然而,當阿狸到尋到傳送的時候,卻發現,歲月太久遠,這裡的傳送已完全的毀壞,根本不可能修好。

而阿狸的陣法境界,顯然遠沒有達至布置時空傳送陣了。

阿狸憂心無比,但自家公子真正最深沉的感悟狀態中,不能打擾。

「如若不行,到時若世界毀滅,阿狸拼了性命,也要先把公子送出去。」

阿狸暗暗想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