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名大漢臉色變了幾變,明白了冷沐風的意思,頹然的鬆開冷沐風道:「這可怎麼辦,回去兄弟們必死無疑。」


周圍應天府的高手聞聽,一個個臉色蒼白,這次不但丟了三千名奴隸,還將應天府暴露出來,相信消息很快就會傳遍混亂之地。

冷沐風看了那名大漢和周圍應天府高手一眼,心中一動,說道:「我有個辦法,可讓諸位不受牽連。」

「什麼?」那名大漢先是一愣,隨即眼睛一亮:「你要有辦法救我毒龍,我和兄弟們一定感激不盡。」

渾身是傷的五百多名應天府高手,都滿懷激動的看著冷沐風。

冷沐風說道:「神殺的人選擇在這裡襲擊,說明他們早就得到了消息,也知道了你們的身份,只不過是當眾在這裡揭穿而已。」

「你是說,和我們說沒說應天府的人沒有關係?」毒龍很快反應過來。

「對,即便大哥沒說,他們也會說的。」冷沐風說道。

毒龍這才想起,似乎在襲擊剛剛開始時,賈宗道就在後面大喊『應天府』:「果然如此,這件事和我們沒有關係,是有人提前泄露了消息,多謝賢弟提醒。」

毒龍知道,自己後面若想徹底撇清關係,還需要冷沐風的配合,打蛇隨棍上,立即很親熱的叫了一聲賢弟。

「賢弟,那些奴隸都逃進了飛龍山中,你趕緊派人將他們都抓起來,老哥我們好回去交差。」毒龍說道。

「大哥真是當局者迷,現在這些奴隸都成了燙手山芋,你帶到哪裡去?罪惡城還是應天城,怕是都沒人敢接手,混亂之地雖然混亂,但販賣人口這事還是太下作,上不得檯面。」

毒龍若有所思,點頭道:「賢弟說的有理。」

「大哥你想,你們在剛受到襲擊時就發出了訊號,這裡到罪惡城也不算遠,你可曾見到一個應天府的人前來支援?」

毒龍和一幫應天府的高手面面相覷,還真沒有,一拍腦袋,毒龍說道:「我明白了,多謝賢弟提醒,你馬上派人追過去,這些奴隸一個不留,全部殺掉。」

冷沐風沒想到這小子這麼狠,說道:「剩下的事情大哥就不用操心了。」

「這次多虧了賢弟,你及時出手,救了我們這些兄弟一命,我一定會向府主如實稟報。」毒龍說道。

「多謝大哥,我有機會,也會向府主證明神殺是早有準備,大哥和諸位兄弟是被冤枉的。」

兩人在眾目睽睽之下達成了攻守同盟,應天府的人不但沒有覺得不合適,反而都松下一口氣來。

冷沐風將毒龍等人請上飛龍山,來到倉庫為他們取金瘡葯、金烏丹,正好碰到圖魯等人在這裡等他。

「老大,都搞定了。」圖魯小聲說道,臉上抑制不住喜色。

「嗯,你們馬上去打掃戰場,法寶全部收起來,受傷的你知道該如何處理。」冷沐風小聲道。

「明白老大,受傷的都砸暈帶走,死了的,挖個坑埋掉。」圖魯說道。

「一切處理好之後,馬上去鬼門鎮找黑虎副堂主,看他怎麼樣了。」

「是,老大。」圖魯應了一聲,帶人離開。

冷沐風帶著丹藥返回,與眾人發了下去,毒龍有些心不在焉,說道:「我們抓奴隸這件事雖說不算什麼秘密,但時間和身份都是絕密,這賈宗道是怎麼知道的?」

「這件事恐怕得府主親自查了,看看中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冷沐風神色平靜的說道。

毒龍打量冷沐風,見他神色平靜,不像泄密的模樣,問道:「賢弟是什麼時候知道時間的,你不要誤會,我也是為了你好。」

冷沐風暗笑,這毒龍反應過來了,怕萬一是自己泄的密,牽連到他,說道:「我是在一個月前知道消息的,誰也沒有告訴。」

「賢弟確定這飛龍山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我確定,這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會沒事亂嚷嚷嗎?」

「也是,這販賣人口沒錢也沒利的,還落一個下三濫的名聲,是個人也不會亂說。」

冷沐風聽到這裡心中一動,小聲問道:「大哥,小弟剛來混亂之地,什麼也不知道,這抓奴隸如此不招人待見,咱們為何還要做?」

「還不是為了…」毒龍說了一半停了下來:「哎!算了賢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還是想辦法怎麼把這個麻煩給摘乾淨吧。」

「想必府主現在已經知道了消息,大哥儘快回去,實話實話,我這裡你不用擔心。」冷沐風說道。

「好,賢弟也要小心,還有那批奴隸,共三千人,一定要全部殺掉。」毒龍說完,帶領應天府的高手快速離開了飛龍山。

他們剛一離開,冷沐風離開來到了後山,在他修鍊的那座山洞,再往後一里有餘,是圖魯帶人新挖的兩個巨大山洞。現在裡面分別藏著那一千五百名男奴隸,和一千五百名女奴隸。

五百名精心挑選出來的武者,守在外面,柳飛絮、林峰和他們在一起。

見冷沐風趕來,柳飛絮略帶激動的起身迎過來,兩人都沒有說話,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沒事吧?」

「沒事!」 「老大,這些奴隸您怎麼安置?」柳飛絮問道。

「你有什麼想法?」

「嗯,我和他們待了三日,大致了解他們的情況,我們正好缺兵源,武堡空有奔霄寶馬和甲胄,但沒有人,這些男人都是精壯青年,有鐵匠,有獵戶,正適合我們。」

冷沐風問道:「送他們去武堡顯然不現實,你是想將他們留在混亂之地?」

「嗯,這些人稍加訓練,都是優秀的戰士。」

一旁的林峰聽到這裡,猶豫了一下說道:「可是柳大哥,在這混亂之地,最低級的山匪也要是武士,這些普通人就是訓練的再有素,也不是武士的對手。」

「放他們回去,只怕還沒走出鬼門鎮,就全部被殺了,不如將他們留下,也許以後有用呢。」柳飛絮說道

「那就全部留下。」冷沐風說道,不禁有些頭大,這可是三千人,也不能讓他們整日躲在山洞裡:「男的每天就在這山上進行軍事化訓練,女的暫時安排給他們做飯。」

冷沐風想想做飯也不可能用到這麼多人,這都一配一了,接著說道:「讓她們輪流做飯,剩下的就洗洗衣服,以後有什麼活,再交給她們。」

「是,老大。」柳飛絮說道:「不過,是不是要給他們準備一副步兵專用的戰甲。」

冷沐風一拍腦袋,鬱悶道:「剛賣了五千副,還以為撿了個便宜。林峰,你回去查一個叫紫雲商會的,他們好像能從大周帝國搞到戰甲,從他們那訂購三千副精銳步兵專用的戰甲。」

「是,老大。」林峰說道

「另外再查查,能不能買到神機帝國和蒼龍帝國的戰甲,每個國家的我們都存一些。」柳飛絮補充道。

林峰看向冷沐風,冷沐風說道:「照他說的做,他才是黑冰衛真正的老大。」

「是老大!」林峰急忙說道。

「走,我們進去看看。」冷沐風說著走進一個山洞,柳飛絮、林峰急忙跟上。

一千五百名精壯的男人,三三倆倆,或蹲或坐在圍在一起,一個個沉默不語,為自己未知的命運擔憂著。

「所有人起立,我們大當家到了!」一個守在洞口的武者高聲喊道。

山洞中響起一陣「嘩啦」聲,一千五百個男人紛紛站起,向前聚集過來,忐忑不安的看著冷沐風。

「你們不用擔心,在這裡你們是安全的。」冷沐風見他們實在害怕,出言安慰道。

「謝謝大王,我們什麼都能幹,什麼苦也都能吃,我們可以給大王幹活,只要您賞口飯吃就行。」一個年齡略大,站在前面的青年說道。

「怎麼,你們不想回家了嗎?」冷沐風問道。

山洞中響起一陣苦笑聲,還是那名青年說道:「來到混亂之地,沒大王的保護,我們只怕寸步難行,還哪敢奢想回家。」

「是啊,出去不是死,就是被抓了賣奴隸,生不如死。若大王肯收留我們,我們一定感恩戴德,報答大王。」另一個年輕人說道。

「是啊,我們一定會報答大王的!」

「我們有力氣,也有手藝,可以幫助大王。」

這些人似乎怕冷沐風拋棄他們,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說著,還有人脫去上衣,露出結實的肌肉。

冷沐風伸手示意他們安靜,說道:「大家放心,我不會拋棄你們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後有機會,我也會送你們回家與家人團聚的。」

「多謝大王!」

「謝謝大王,大王真是菩薩心腸!」

這些人雖然不相信,還是一個個出言感謝冷沐風,他們現在只希望能有一口飯吃,一絲尊嚴可以保留,其他的根本不敢奢想。

冷沐風明白他們的心情,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宣佈道:「好,我現在宣布,我想招募你們加入我的軍隊,軍餉每人每月一兩銀子,願意的往前一步。」

山洞中一下子安靜下來,這些人都驚訝的看著冷沐風,不敢相信這個山大王竟要招募他們,而且還給這麼多銀兩。

「老大,三大帝國也只有精銳軍團才有這麼好的待遇。」林峰上前小聲提醒道。

「他們將會是我最精銳的士兵!」冷沐風大聲說道:「所以他們值這麼多錢。」

一千五百名精壯的男人聞聽,一下子熱血沸騰起來,嘩啦啦涌了過來:「我願意報效大王!」

「我願意!」

「我也願意!」

「……」

「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我的復仇軍團,這地不平,我們就將它踏平,這天不公,我們就將它捅破!旌旗所指,用你們的熱血和生命,盪除這世間一切不公。願我們之後,這世間再也沒有奴隸、再也沒有苦難!」冷沐風心有所感,激昂的說道。

「盪除一切不公!」

「願我們之後,再也沒有奴隸!」

一千五百名男兒眼含熱淚喊道,這一刻,他們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去換取這世間再也沒有奴隸、再也沒有苦難。

柳飛絮激動的看著冷沐風,他果然沒有看錯人,這一生,就讓自己追隨眼前這個年輕人,盡情的揮灑自己的熱血和才華,去實現他的理想。

林峰還是第一次見到冷沐風的這一面,只感覺體內熱血上涌,臉色通紅,跟隨著眾人一起振臂高呼,巨大的轟鳴在山洞中回蕩不絕。

打敗所有精銳軍團,震鑠古今,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復仇軍團,在這個山洞中正式成立了。

冷沐風來到山洞外,吩咐守在外面的武者道:「在山谷中建一座軍營,他們每餐都要有肉。軍營建成后,你們就在外面警戒,需要的培元丹會有人按時給你們送來。」

「是,大當家!」五百武者轟然應諾。

冷沐風又來到另一個山洞,這些少女已經聽到隔壁山洞,海嘯一般的呼聲,都消除了心中的恐懼。見冷沐風過來,像蝴蝶一般將他圍了起來:「大當家,我們也願意加入復仇軍團,只要能讓這世間再也沒有奴隸,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大當家,我們不要銀兩,我們也可以上陣殺敵。」一名十五、六歲的柔弱少女說道。 冷沐風看著這些眼睛中露出堅定目光的少女,腦海中又浮現出他和圖魯初到桃山郡時,遇到的那一隊奴隸,那些少男少女向他投來的求救的目光,像利劍一樣狠狠的刺痛了他。

在這樣的一個年紀,本來是她們對未來充滿憧憬,做著只屬於自己的美夢的年紀,是誰讓她們面對這世間最醜陋的一面?

如果說之前冷沐風是被圖魯所逼,被在逍遙山戰死的英魂所逼。那麼現在,他被那些哀求、堅定的目光直刺心房,終於決定不再逃避。既然來到這裡,那就盡自己所能,改變這裡吧,哪怕自己最終和復仇軍團戰死沙場!

深吸一口氣,冷沐風說道:「大家安靜,你們的心情我理解。復仇軍團需要你們,不過不是讓你們上戰場。」

冷沐風說到這裡,一指隔壁的山洞道:「那些男人們也不會同意,你們就暫且幫他們做下飯,洗洗衣服。以後其他地方需要你們,我會將你們召集過去。」

「就讓我們做做飯,洗洗衣服嗎,大當家也太小瞧我們了。」一個膽子的女孩說道。

「就是,我父母是裁縫,我會縫製皮甲。」

「我父親是郎中,我自小就懂藥理呢。」

「我…」

冷沐風聽得愕然,沒想到這些年輕少女竟然會各種手藝,雖然五花八門,但有的很實用。

「你說什麼,你會縫製皮甲?」冷沐風問剛開始的一名少女道。

「是,而且我的手藝還不錯呢,以前經常幫父親…」少女說到這裡,眼睛一紅說不下去了,低頭抽泣起來。

「你父親怎麼了?」冷沐風低聲問道。

「他生病去世了,我母親改嫁,繼父欺負我,我就逃了出來,結果…」少女越說越傷心,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沒事,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在這裡不會有人欺負你,不會欺負你們任何一個人。」冷沐風將她扶起,對她說到,也對山洞中所有少女說到。

「謝謝大當家!」

「我們知道大當家是好人,您就讓我們幫你吧。」

「好,從今天開始,你們跟著她學習縫製皮甲。妖獸皮和工具,很快就給你們買來。」冷沐風說道。

一千五百名少女頓時歡呼雀躍,圍著冷沐風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一個說就要這山洞中縫製皮甲,一個說不行,要在山谷中建一個大房間,在那裡才行。

不一會,冷沐風聽得頭大,一拉林峰說道:「你幫她們全部搞定!」

說罷,和柳飛絮急忙離開了山洞,林峰目瞪口呆的留在原地,不敢動彈,瞬間被一群少女給淹沒了。

山洞外面,柳飛絮聽著裡面的鶯歌燕語,替林峰捏了一把汗:「這小子能搞定嗎?」

「要不你去幫他。」

「他一定能搞定,我們應該相信他!」

「一會你去我閉關的山洞,給高大壯發個信息,要他晚上趕到金雞山,以後他作為你的副手,你全面接管這裡的黑冰衛。」

「那個高大壯會不會有意見,混亂之地這裡,畢竟是他好不容易搞起來的。」

「那個憨貨巴不得你接手呢,再說,你如果連他也搞不定,就不要掌管黑冰衛了。」

冷沐風說到這裡看了一眼柳飛絮,柳飛絮點點頭:「我明白了。」

見林峰一時半會脫不開身,冷沐風對守在這裡的武者說道:「沒有她們的允許,任何人不準進到這個山洞去,還有,若有人敢騷擾她們,立斬不赦!」

守在外面的武者急忙齊聲道:「請大當家放心,我等不敢!」

「哼,閹了幾個之後,你們自然就不敢了。」

那些武者聞聽,嚇得一個哆嗦,一名年齡稍大的武者說道:「剛才大當家的話,我們也都聽見了,兄弟們也很振奮。從今天開始,我們一定將精力放在修鍊上,儘快突破,爭取早日加入鐵血堂。」

「這還差不多!」

冷沐風說罷,帶著柳飛絮朝自己的山洞飛去,來到洞口,柳飛絮突然問道:「說吧,這次叫我來的任務是什麼?」

冷沐風看了他一眼說道:「有兩個,第一,也是長期目標,派人混進應天府、神殺、潛龍、紫華府,這是混亂之地的四個最大勢力。第二,也是目前最急的,查出古武帝國遺留在混亂之地勢力,派人暗中與他們接觸一下。」

柳飛絮點頭道:「好,不過段時間之內應該不會有什麼好消息,你要耐心等待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