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弓發出嗡嗡的鳴叫聲,非常熟悉,窮奇竟一時躊躇在原地,不敢上前。


無支月手裡握著軒轅弓,感受到遠古巨龍的魂魄在弓內逐漸蘇醒,陣陣龍吟之聲不絕於耳,此時,自己已與弓合二為一,只覺得這弓握在手裡,又與前兩次感受不同,仿若全身的氣息都與它互相流通,恍惚間,竟能感受到弓內它的靈識,只覺全身血液沸騰,戰意澎湃,相比之下,似靈力自前兩回又有提高,當下,只覺得這種感覺妙不可言。此時烏雲縫隙透出一絲光亮,正打在黑色的軒轅弓上。

女嬋見那窮奇躊躇不前,不知變故陡生,連續彈奏那古怪音符,催得窮奇上前,窮奇心智被控,被那音符催促,再也無所顧忌,當下舞動幾丈長的身子,向著無支月撲去。

眾人見無支月手握一張黑色大弓,詭異的是此弓竟未配任何弓箭,不知無支月要如何用它殺敵,一顆心恨不得提到嗓子眼,緊張的大氣不敢出。

無支月心道,就是現在。賜我一道光芒!對著那來勢洶洶的窮奇,輕聲道,哈嘍,小怪獸,隨即,素手一揚,擺開陣勢。

巨變陡然發生,眾人只感覺天地間突然光芒四射,九天上竟有一絲熾熱的日光奔涌而來,匯聚在無支月黝黑的大弓里,不斷旋轉凝聚,最終凝成一股日光箭弦。

無支月左手握弓,右手拉弦,只見她紅衣黑髮,面色沉著如水,周身光芒萬丈。隨著她輕拉弓弦,一條幾丈長的四爪赤須火龍自她弓弦內噴薄而出,巨龍龍吟之聲上達九天,下通地府,周身烈焰繚繞,迎著窮奇的方向,呼嘯而出,一方是上古凶獸,一方是遠古赤須火龍,二者在空中相遇,激烈的廝殺在一起。一時間,場面極為慘烈,天地為之變色。

你噴的火,是我的造型。那赤須火龍噴出的真火,盡數噴洒在窮奇周身,窮奇吃痛,龐大的身軀已四處起火,再無招架之力。

顯然那窮奇不是四爪赤須火龍對手,全身數處已被熊熊火焰覆蓋,發出陣陣悲切嘶鳴,赤須火龍見它敗局已定,無心戀戰,又見窮奇暴露命門,狠狠一口咬上去,窮奇哀嚎數聲,拚命掙扎,鮮血淋漓,發出陣陣響天動地的嚎叫,最終被赤須火龍吞進腹中。

隨著窮奇戰敗被吞進腹中,女嬋的迷蹤邪琴琴弦盡斷,再也彈不出任何曲調,赤須火龍一雙銅鑼大小的龍目,瞪視著彈琴的女嬋,就要上前。女嬋心知不是這火龍對手,不再戀戰,她在原地放出一陣濃霧,迷惑眾人雙眼,待那濃霧散去,那女嬋已抱著迷蹤琴霧遁,再也尋不得身影。

赤須火龍旗開得勝,在低空低吟飛旋數圈,最後飛回軒轅弓內,仿若一切都沒發生過。再看,此時蔽日的烏雲已經散去,太陽在雲后透出光芒,染紅大半天空。劫後餘生的眾人第一次感覺陽光是如此溫暖,活著是如此美好。

再看那立在半空的紅衣少女眉目如畫,身姿秀麗,三千秀髮隨風舞動,身後負著上古神弓,她腳踏祥雲,此情此景,妙不可言,當真如天女下凡,皆道,這才是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這樣神祗般的人物,問世間英雄誰能與她相配。

鳳翕心裡五味雜陳,自是有此疑問,雖我和她有口頭婚約在身,但是她心裡有我么?是像我對她那般動了真心?她對我的感情究竟是男女之情,還是為了解藥迫不得已留在我身邊,再看,鳳麟與鳳闕望著天上的無支月,均是一臉愛慕之情,他黑眸漸漸暗沉,心底複雜的情緒像潮水湧來,一種莫名的失落悄悄蔓延。 幾千年來濁世翻騰,數百載潛心修鍊。

華山之首,曰錢來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

有獸焉,其狀如羊而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臘。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囗水出焉,北流注於渭,其中多銅。有鳥焉,其名曰蟲鳥渠,其狀如山雞,黑身赤足…

羬羊可以做成烤全羊或者烤羊排,大火烤至全熟,雙面塗油、撒點孜然、辣椒面、蔥花,待到外表金黃油亮,外部肉焦黃髮脆,內部肉綿軟鮮嫩,此時,羊肉味清香撲鼻,肥而不膩,酥香可口,頗為適口,別具一格,趁著熱乎,大快朵頤…

山雞,黑色赤足,褪毛洗凈,取山泉水,用砂鍋燉,揪一把香菜葉,采點野生小菌菇,小火慢燉,燉煮熟透端上火塘。火塘里炭火紅旺,火塘上小鍋沸騰,熱氣中有種獨特的濃香,大塊吃肉,大口喝湯,再配清酒一壺…三五友人,圍坐一處,人太多不夠吃,人太少不熱鬧,三五個正好。

無支月流著口水,聽著鳳翕念經,一邊幻想,一邊翻轉手裡的肥魚,那肥魚穿在一枝樹杈上,中火熏烤,此時已有八分熟,無支月抓了一把辣椒面,又揪了一把調味青草,均勻撒上魚身,保證兩面火力均勻,滋味相當。不多時,已有魚香味飄出,魚香撲鼻。

鳳翕圍著火堆正在念書之際,無意中一瞟無支月,只見她流著口水,沖著自己一臉痴痴傻笑,不自覺心跳又漏了一個節拍。

自那日,霄雲殿上無支月一已之力退了那祝鳩女嬋與上古凶獸窮奇,鳳翕再也無法像從前那樣心如止水的對待她,每次看見她,都要面紅心跳一番,儼然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

鳳翕慌亂之下,轉移目光,只見衛茆與白面小三兒臉上各扇了一大片芭蕉葉,靠在一棵參天古樹下,睡得正酣,兩人睡夢中竟靠的越來越近,眼見著那衛茆的大腦袋就要搭在小三兒的肩膀上。

鳳翕故意走到兩人頭頂,使勁咳嗽兩聲,嚇得兩人均一哆嗦,從睡夢中飛速清醒過來,見二人距離只有零點一毫米,跨越101就要挨在一起,迅速面紅耳赤,飛速遠離對方,默不作聲。

鳳翕踱著四方步,環顧四周,打量眼前處境,四人現在處在一處山谷腹地內,此時正是夕陽西下,天邊的晚霞猶自紅艷,山谷內暮色四合,倦鳥歸林,蛙聲四起,不時還有幾聲動物嚎叫。

鳳翕抬頭望此山谷峰巔,松蒼柏秀,青樹翠蔓,扶青搖翠。深谷內卻是藤蘿蔓嶂,飛瀑成簾,瀑布疾速流下,最終落入眼前的這一方清澈水潭,潭中魚肉眼可見,數量眾多聚集在一起,皆若空游無所依,影布石上,佁然不動。

四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要從那日無支月斗敗窮奇說起,自那日霄暈殿內無支月以一己之力打敗祝鳩女嬋,儼然成為棲鳳城新一代的偶像明星。鳳郡內興起學武風潮,眾少女一時間不愛紅裝愛武裝,紛紛拜師學藝,暫且不表。

鳳翕本想請母后做主,選個吉日抓緊把親事辦了,以免夜長夢多。但看無支月自那日起,整日悶悶不樂,心事重重的樣子。細問之下,才知那日在女嬋醉生夢死的幻境中,一行人來到九重天上,無支月自幻境中見哥哥被鳥人所抓,哥哥用盡全力把自己推出幻境,鳥人肯定要責難哥哥,還不知哥哥現下如何,所以憂心忡忡。

自那日一戰,無支月已從女嬋口中得知皇後娘娘乃鳳凰一族后羿,原來,千百年前,鳳凰一脈與數斯一族金烏一族爭奪百鳥之王,數斯戰敗被驅趕至西域蠻荒之地,而金烏一族則在天御消聲滅跡,那金烏一族不知是何時竟舉族遷移至崑崙虛。

而這天御境內並無崑崙虛,想到,夢境中,小師弟與爹爹說,哥哥與二師兄向東而去,可能誤闖了神界,念及此,無支月暗道難道金烏竟穿越到了神界,駐紮在崑崙虛?陰差陽錯只間,哥哥誤闖了崑崙虛,所以被那鳥人抓了去?那女嬋又是如何能讓眾人魂魄穿越兩個時空呢?

眼下,只有先回到西鳳才能與爹爹商議營救哥哥事宜。

無支拿出當日鄧九歌留下的穿越密咒,竟是塗山氏的古老語言。一籌莫展之際,幽冥帶著久違謀面的小九歌來到九華殿內。

自那日起,小九歌一直跟著幽冥學藝,無支月也很少有機會在見她,眼下見她長高不少,一張俏臉和那尋星雲越來越相似,是個美人胚子,只是她稚氣未脫的外貌卻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態,彷彿拒人於千里之外。

只聽幽冥喚她,星雲,來,過來,看看這字你認不認識。

無支月心裡一驚,果然,一切都按未來的發展方向而去了。原來,從前的尋星雲是這樣的人生。

星雲冷漠的眸子毫無波動,她上前仔細端詳,研究半晌道,師父,我看著很熟悉,認識一部分,但有些實在想不起來來了。說著,她痛苦的撓撓頭。

眾人知她是因受了太大刺激而失去記憶,也強她不得,只能讓她回去慢慢想。

無支月燃起的火苗迅速被撲滅,整個人怏怏不樂。九華殿內眾人知她心情不好,更加小心侍奉。

這天,鳳翕從外面回來,一臉神采飛揚,回來就四處尋無支月的身影,此時無支月和衛茆正在殿內一窪池塘邊打水漂。衛茆打的很是起勁,無支月手拿一塊饅頭,不斷向池塘中灑些饅頭屑,引得湖中千條錦鯉張嘴爭相來搶食,無支月手灑饅頭,腦中還想著那坑爹的時空密語。

遠遠就見鳳翕昂首闊步走來,一臉的興高采烈,走的近了,鳳翕從懷中掏出一件物事,對她揚了揚。待無支月打開,原來是張牛皮地圖,無支月心下不解,正要詢問,鳳翕指著地圖上一塊手指蓋大小的地方道,此乃巫蒙山白不洞,白不姥修仙之地。

見無支月不解,鳳翕又接道,白不姥乃是塗山氏族人,一直避世獨居在這巫蒙山,所幸躲了那滅族之禍,我遣了人四處打探,終於找到了這個地方,頓了頓,眼裡閃爍著星光,又道,她定識這塗山氏語言,知如何送你回家。

鳳翕是何時開始尋找白不姥,又是如何尋的到這白不姥修仙之地,他並沒提及,但其中艱辛,可想而知,無支月定定的望著他,眼裡潮濕,良久。她認真的說道,謝謝你鳳翕! 不多時,無支月手裡的肥魚已全部烤熟,她吹了吹熱氣,隨身很自然的將魚遞給鳳翕,鳳翕羞澀接了魚,心道,這是她親手為我烤的魚,還有她的呵氣,她為我洗手做烤魚,滋味肯定非同一般。

鳳翕猶自幻想著,正要送那烤魚入口,呼啦,毫無預兆一陣風沙揚過,定睛一看,原是那幽冥自空中急剎車降落在他面前,降落力道稍大,揚起一陣塵土。

風沙過後,鳳翕手裡只剩一根烤的焦黑的樹杈,那剛要入口的美味,此時正安安靜靜躺在土堆里,瞪著一隻死不瞑目的魚眼。

幽冥自前方打探路線而來,不小心帶了點炫酷的落場buff,這buff又不小心帶走鳳翕即將入口的美味。幽冥面無表情一本正經,並未注意鳳翕細微的表情變化,如果他注意到,就會發現鳳翕此時殺人的目光,幽冥收起肇事的一對翅膀,畢恭畢敬道,殿下,屬下,已查明,在翻過這座山谷,離那巫蒙山就不遠了。

鳳翕面色不善,冷道,哦,知道了!

幽冥看鳳翕面色不佳,也不知殿下又為何事悶悶不樂,自他與那無支月定親之後,每天的心情變幻都很莫測。當下,也不敢做聲,尋了棵古樹一躍卧在枝頭,閉目養神,倒也安靜。

夜漸漸深了,月亮悄悄爬上當空,月色又清又白,映著群山層層疊疊,四下里一片靜謐,偶爾能聽見幾聲蛙鳴,遠處山頭幾聲狼嚎,靜悄悄的潭水毫無起伏,連魚兒都伏在石縫裡一動不動。

潭邊眾人都尋了舒適處四下安眠,那衛茆睡著后,睡相極為不雅,四仰八叉,睡夢中不停吧咂嘴,似在回味那晚餐的烤魚。

晚餐的烤魚按理說是無衛生問題,但我們親愛的九殿下非要逆其道而行之,因為他沒聽過掉在地上的食物超過五秒就不能吃了,也可能因為那是無支月親手烤的。

總之他趁著無人,將那裹了泥土的烤魚,用清水洗涮乾淨,剝了魚皮,送入了腹中。如果平時,殿下斷然不會做這有失身份水準之事,由此可以判定,全因那魚是無支月親手烤的,可以看出,無支月在殿下心裡的分量已是十足。

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總之,睡到半夜,九殿下的五臟廟開始抗議了,九殿下自夢中醒來,肚子里咕嚕咕嚕,心道,不好,有一點私人問題需要解決。

此時,皎月當空,潭邊情景看得一清二楚,九殿下看那衛茆睡成這副德行,當下,嫌棄的踢了踢她的身子。

在看他家無支月當仁不讓,那造型也好不到哪去,但是落入九殿下眼裡,那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怎麼看怎麼好看,不能在看了,再看就出人命了。九殿下慌忙捧著肚子尋了附近草叢,解決個人問題。

酣暢淋漓后,此情此景,讓他不禁想起兔子與熊的故事,話說,從前,一隻熊和兔子在森林裡大便,

突然,熊問兔子:毛沾到大便沒事吧?

兔子說:無所謂啦。

然後,熊就拿兔子擦屁股了……

過了幾天熊和兔子又一起蹲在樹林里拉翔。

熊說:嘿,兔子你掉毛嗎?

兔子看了看熊說:幹嘛?

熊又說:兔子你到底掉不掉毛啊?

不掉!

兔子白了一眼熊說。

熊抓起兔子擦了兩下一丟,起身跑了……

過了一個月,熊在山腰泡溫泉。

突然,一隻穿山甲來到熊身邊,問道:兄弟,這裡洗澡多少錢?

熊答:天然的,不要錢。

穿山甲二話沒說,鑽到水裡。過了一會,浮上來一隻兔子…

他想到此,在草叢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不多時,他又想起一個關於熊的段子。

熊問他媽媽,什麼是幸福?熊媽媽說,孩子啊,你到森林裡去問一圈就知道了。

於是這頭小熊就自己走到森林裡,到處問什麼是幸福啊。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遇見的動物都說不知道。

小熊仍然不放棄,他在森林裡轉了一天,仍然不知道什麼是幸福。傍晚,小熊又累又餓,他決定還是先回家吧。

回到家后,他發現桌上已經擺滿了又香又好吃的飯菜。

小熊很感動,可是他還是想知道幸福是什麼,熊媽媽慈祥的摸了摸他的腦袋,緩緩說,幸福就是熊孩子一天不在家。

想到此,他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呢?一個沙啞的男聲在耳邊問道。

哈哈,我跟你說,熊和兔子在森林裡大便,熊問兔子,嗯?不對,這聲音好陌生,鳳翕抬頭一看,待看清來人的臉,鳳翕啊的大叫一聲…

冷清月色下,有什麼龐然大物拖著一個人向潭中緩緩爬去,看被拖那人緊閉雙眼,人事不醒。他的臉,劍眉星目,鼻樑高挺,正是鳳翕無疑,在一看拖著他的東西,無不到抽一口冷氣。

竟是一隻老蚌,此時它將鳳翕半個身子含在蚌殼之中,費力的挪向潭中,待入了潭中,只聽噗通一聲,水面泛起陣陣漣漪,不多時,回歸了平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初戀撞上大明星 第二天清晨,眾人醒來,山還是一樣的山,水還是一樣的水,人卻不是昨天的人,少了九殿下,眾人四處尋找,想不通一夜之間,九殿下能去哪呢?

無支月和衛茆守在潭邊,望著湖水發獃,白面小三兒和幽冥已去附近尋找,已經快大半天了,看來還是沒有消息。此時,烈陽當空,日光透過水麵折射在潭底,影影綽綽,一群魚兒在潭裡游來游去。

無支月盯著那潭水,目光渙散,衛茆在一旁唉聲嘆氣。不多時,她看著那潭底,目光逐漸變得炯炯有神,面色已是冷峻至極。

她低低的道,我知道殿下去哪了?

衛茆聞言,驚喜道,殿下去哪了?

無支月噓的一聲指了指潭底。

衛茆不解。

隨著無支月的目光,看向湖底,除了一尾尾歡快遊動的鯉魚,什麼都沒看見。衛茆不解,待還要詢問,只見無支月自那乾坤袋裡掏啊掏,不多時,掏出一顆通體渾圓閃著光澤的明珠,她將那明珠放於胸口,又在袋裡掏了半天,急的滿頭大汗,嘟囔道,沒有合適的武器。

衛茆道,你的大弓不行么?

無支月道,我還沒在水裡試過呢。

時間緊迫,救人要緊,只見無支月爬到樹上,手起枝落,她握著樹枝,身輕如燕,落在潭邊。

將樹枝別在身後,想了想還是帶著乾坤袋吧,萬一用上了呢?裝備妥當,對衛茆說道,你且在此地等我,不要亂動,我去去就回。

對著那清澈的潭水道,俺無支月去也,走你!深吸一口氣,嗖的一下竄入那清澈的水潭,嚇得水裡的一尾尾魚兒四下慌忙逃竄。

衛茆慌張道,真乃賠了夫人又折兵,九殿下至今不見蹤影,眼下,無支月又投潭自盡了,衛茆在原地一邊跺腳一邊嘆氣,恨不得掉幾滴眼淚,解心下煩悶。 無支月甫一潛入那水潭,只感覺那冰涼的潭水頓時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湧來,幸而有那避水珠護體,此避水珠真乃神器一件,在水裡方顯神奇,只見它閃爍著淡淡光澤,光澤所到之處,竟形成一個保護罩,無支月在保護罩里分水而行,屏了呼吸,慢慢向潭底潛去。

這方水潭在岸上看著清澈見底,面積尚可,實則水下天地委實不小,大概潛了有幾百米,只感覺即是攜了那避水珠,也有些胸悶氣短。

水下的世界此時一目了然,隨著深度加深,日光無法到及的地方,已是一片幽深黑暗,神秘難測。無支月在水下定住身形,仔細觀察方位,不多時,向著一個方向游去,此時,潭底靜幽,黑暗中彷彿有無數雙眼睛在靜靜在打量著她。

幽深的潭水下,只有避水珠發出的光亮,不知遊了多久,無支月只感覺眼前豁然開朗,光芒大勝,原是一群發著藍光長相醜陋的魚群自面前游過,無支月慌忙躲避,悄悄尾隨在魚群后。

不曾想,這魚群竟口吐人言,為首的魚兒說道,阿弗今日得道,可喜可賀,水族大半同袍都去與她慶祝,我族自不能落後。

令一隻同行的魚兒說道,阿弗已修行千年,為何偏偏今日得道。

為首的魚兒道,聽說有凡間的真龍天子助她得道。

真龍天子?難道是鳳翕?天御帝已是凡間的真龍天子,那他的兒子肯定是真龍兒子,有可能這魚想表達的是真龍兒子。

無支月悄悄跟在它們身後,看它們要去何方,只見這群發光的小魚七拐八拐,穿過叢叢珊瑚群,又游過層層疊疊的潭底石壁縫隙,終於要到達目的地。

無支月心道,沒想到這區區一方小潭下竟然這般別有洞天。若非機緣巧合,有這小魚領路,我豈不是大潭撈針,是頓然尋不著鳳翕所在,又道,這阿弗精得道便得道,抓鳳翕作甚?心下疑慮叢生。不知多久,忽聽耳邊有人聲沙啞說道,阿藍群主,恭迎大駕,洞主已等候多時,快快裡面有請。

無支月抬頭一看,那說話的竟是一隻大水蚌,個頭委實不小,見它一張一合,即發出沙啞人聲。

四下打量,原來不知不覺間已隨這群藍精靈游到潭底一處天然形成的石洞,洞穴看樣子已有些年頭。石洞兩側各鑲嵌兩顆夜明珠,閃耀著細膩潔白的光澤,洞口造型奇特,仿若弧形,又如新月偃卧。更像一隻老蚌悠悠張口,只見那洞上刻著幾個大字,這裡住著阿弗洛狄忒!兩側又有詩曰,思逢海底人,乞取蚌中月。

無支月心道,這阿弗不知是方神聖,竟以海底女神自比,又提詩附庸風雅。我且去瞧瞧,如果她敢對鳳翕圖謀不軌,我定要她好看。

這廂,無支月悄悄尾隨在藍精靈后,與她們一同進洞,躬游數十步,便豁然開朗,那洞可容三四人可以并行,前行數百步,可見石壁書提曲徑通幽幾個大字。筆力遒勁,墨色潤澤。

過此至第一洞天,竟可容納百人以上。無支月隨著那藍精靈繼續向前游去,藍精靈與那為首的大河蚌自顧自聊著,誰也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入了洞中,只見洞廳飛石凌虛,千奇百怪,洞頂滴水,濺玉跳珠。游幾步便有夜明珠鑲嵌在牆中,將整個洞穴照耀得如同白晝。

無支月正打量著,忽聽得一個聲音疑道,咦?無支月定睛一看,一隻巨大的東方蠑螈攔住她的去路,此時正瞪著雙眼好奇的打量著她,只見它金身銀翼,前肢四指似人手,後肢五趾如人足,長相酷似嬰兒,正是一條娃娃魚無疑,也有凡間人稱它為孩兒魚。

眼下,這條孩兒魚攔著無支月去路,明顯發現她與那群藍精靈長相不同,孩兒魚口吐人言,歪著脖子問道,我怎麼沒見過你啊?

無支月不想與它動手,怕引起事端,還沒見到鳳翕呢,就先白白浪費力氣,遂哄它道,我來找我兒子,他昨天走丟了,至今沒回來呢!心裡暗道,鳳翕不要怪我!我不是故意把你比作兒子,全是為了哄著這孩兒魚。

孩兒魚顯然信以為真,閃動著天真無邪的大眼,道,哎呀,那你一定很著急吧,每次,我都跑出去玩耍,我娘都急得不行!

無支月假戲真做,當即潸然淚下,道,是啊,是啊,他就這樣跑了,也不告訴我去哪了?這不,有小魚說看見他往這洞里來了,我就來這裡尋他了!

孩兒魚安慰道,你別哭了,我陪你一起找他吧!

無支月只得應承道,好啊好啊。那孩兒魚與無支月邊游邊聊,言談中,無支月得知孩兒魚名叫小泥,家住在塵中剎海的無底洞中。

無支月暗道,我們一行人去尋那巫蒙山,才來到這山谷腹地中,小泥自塵中剎海而來,難道這一方小水潭竟與塵中剎海相連。腦中疑問連連,當下和那小泥並肩遊了去。

不知遊了多久,忽聞前方熱鬧非凡,魚聲鼎沸。無支月與那小泥抬頭一看,只見眼前光芒大作又別有洞天,道,這才是那阿弗真正居住之處,只見洞前各式各樣的水族生物游來游去,真是奇形怪狀千姿百態。

無支月正感嘆,怪不得有人問,為何水底生物都長得那麼奇怪?答曰,反正海底那麼黑,大家互相看不見,就隨便長唄!正感嘆間,一條頭頂著小燈的魚兒和她撞個滿懷,小魚頭上的小燈被撞的左搖右擺,小魚氣鼓鼓,生氣道,麻煩讓一讓。

無支月稍一側身,小魚氣呼呼的遊走了,當下暗暗稱奇。

無支月與小泥混在魚群當中,因奇奇怪怪的海底生物實在太多,竟也沒人發現無支月。不多時,只聽又一沙啞生音,道,得阿弗洞主口令,時辰到,迎月光潭萬千同袍。

只見眼前,魚群紛紛避讓,露出一方洞口,洞門緊閉,待那沙啞聲音宣畢,洞門緩緩開啟,原先在洞門外徘徊的水族一涌而進,當真是魚貫而入。無支月與小泥也趁亂而入,無支月抬頭一看,只見洞上書曰楞嚴洞,暗道,這阿弗洞主還是個佛教徒?

當下,已隨著魚群游入洞中。 無支月和小泥一入那楞嚴洞,只感覺眼前豁然開朗,仿若進了人間仙境,只見這楞嚴洞內幅員遼闊,內設有楞嚴廳,楞嚴廳後有珍珠瀑布,珍珠瀑布下又有萬千珠簾,天上仙境人間美景,竟彙集一洞,此乃其妙無窮。

在細看楞嚴廳內,由一片片水晶沉積而成的珍珠瀑布,耀眼奪目,高約幾丈,面積甚廣,恰似一顆顆珍珠串聯而成的萬千珠簾,從高高的洞頂直墜而下,在夜明珠照射下,就像天上的星星彙集一起,整個廳內不停地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來往魚群無不為此稱奇。

楞嚴洞有一傳說,傳說王母娘娘與玉皇大帝不和,王母娘娘就悄悄積攢私房錢,把諸仙上貢的珍珠悄悄的收入自己的腰包,藏在蟠桃會台後的桌面上,后因孫悟空偷吃仙桃,王母娘娘氣急中不小心碰著桌子,桌子又將攢錢盆碰翻,亮晶晶的珍珠從盆內滾出來直落洞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