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時候。就是華夏修道界打破末法時代。邁入鼎盛的年代!


求支持!求票票!

9?9?9???O?M,sj.9?9?9???o?m,。9?9?9???o?m ?與道盟高層商議了半天。江元峰等人最後決定先前往西南地界圍剿那修羅魔宗。再行完成這造福天下的善舉。反正恢復靈氣的大事雖然宜早不宜遲。但也不急在這一時。

且現在眾人也知道了那修羅魔宗一直就隱藏在西南地界。離他們新的總部所在不遠。有什麼風吹草動道盟也能第一時間知曉。如此事情的主動權就在他們這裡。

而那修羅宗大長老沒有十天半月的時間。恐怕也完不成召喚血海的布置。自是不敢在此期間有什麼輕舉妄動。

但就怕萬一在他們行動的時候。他修羅魔宗有又趁機暗中做出什麼異常舉動。豈不是大為不妙!

於是眾人都贊同先行解決掉這一危機。才好令各派安心發展。

不然有這麼一個危險的存在就在近側。又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他道盟上下更是首當其衝。所以都感到如鯁在喉。寢食難安。

甄選人手時。江元峰建議道:「主力人手宜精不宜多。畢竟此次行動地目標是有元嬰期勢力的危險人物!其他人員可在外圍布防。將修羅魔宗山門所在地方包圍。以防止目標與其手下出其不意的逃脫。為人間留下隱患!」

龍虎山掌教天師道心真人點頭道:「正是此理。諸位就按照江道友所言行事吧!」

撒旦奪情:我的女人我拯救 然後道盟各派高層便開始火速調派人手。作為主力的結丹期高手。道盟竟然一口氣直接調來了十位。要知道目前整個修道界的結丹境界修士也不過僅僅二十齣頭罷了。而第二批結丹初期的人物。更是足有三十六人。這已經達到修道界現有地同階修士一半以上了。

江元峰見了才知道。自己門派數年間發展出來的小貓三兩隻。確實不能跟這些千年大派的底蘊相比。不過他自己也有諸多先天條件在身。想必只要給他數十年時間。就足可以遠遠超越他們了吧!

看著眼前一片空無一物的荒山。如果不是羅剎女玉嬌妍親自帶路。恐怕任誰也想不到他在修道界赫赫有名地修羅魔宗山門。竟然會是在這處地方吧!

「各位。修羅宗地山門已經到了。駐地就在這處荒山地下。不過現在門戶已被人從裡面封鎖。想要進入只能由外面打穿山石了!」

各派掌教看著腳下的山勢。不由俱都皺起了眉頭。

為首的龍虎山掌教天師道心真人問道:「諸位道友。可有辦法破之?」

眾人聞言不發一語。當場陷入了沉默。這幾座小山頭雖然方圓不過十數里。但其中土石之厚重。恐怕也有數千萬斤。遠非他們能夠短時間打破地存在。

江元峰見狀。本來不打算再出什麼風頭的他。卻不得不無奈的騰雲而起。召出那御土至寶驅山鐸。佩戴好司岳元君的神職靈符。手執古銅鐸朝下方几座山頭揮去。

同時口中喝道:「司岳法旨。戊己聽令!」

然後就見那幾座山頭就像有了生命一般開始移動。如同一朵盛開地蓮花。張開了他的花瓣。露出其中的花心。

眾人顧不得吃驚江元峰地手段。只見山下早已備挖空。下面卻是一片奇形石柱組成地陣勢。少說也有上百座。撐起一層層血色的護罩。再下面才是修羅魔宗成員所居建築。中央有一座幾畝大小地暗紅色池子。裡面隱隱不停翻滾著血水。

其中有一名修羅魔宗的門下修士在下面大喊道:「正道地狗崽子們。爺爺等布下了血池大陣。看你們有沒有本事能闖得下來!」說罷。那一干魔修門在下面哄然大笑。

「好一干魔徒!」

眾正道修士聞言大怒。八派首領齊下命令。隨行的數十名修士高手。連同數百先天修士開始各施手段。攻擊下面的陣勢。

一張張符咒。一道道法術。打在那血紅色的護罩上面卻只能盪起一圈圈漣漪。可惜根本傷不到那陣勢的根本。有些動用法器飛劍的修士更是無用。一擊打到護罩。不少法器就被上面的血氣污染。以致失了靈性掉落下方。

感覺不妙的眾正道修士首領再度商議破陣的方法。

鐵冠道人出言說道:「那下面血光污穢之極。估計是專用來防備我等法寶的。恐怕天階的法寶也不一定能撐得了幾次!」

而茅山派掌教光正大法師提議道:「那不如就用符咒法術將它打破?」

江元峰卻說道:「這樣下去進展太慢。恐怕不是辦法。說不定被裡面的魔修拖得時間。能夠讓血魔降臨。那時要逃命的就是他們等人了。」

「就是。我們武修門派可沒有什麼符咒可施!」武當掌教坎離真人也贊同道。

越來越圓滑的鐘無期也不去想什麼辦法。乾脆就望向江元峰道:「如此江道友可有辦法?……不要這般看我。道友也是能者多勞嘛!」

江元峰聞言瞪了他一眼。卻也由腰間翻出了重新修補煉製好的法寶乾元金光鏡。對著那下方血光一照。

就見此舉也無什麼大動靜。只由銅鏡中心現出一縷流焰般的金芒。朝那血紅光罩緩緩飛了過去。

但就是這一點光焰的出現。卻令各派高手直感覺一陣心驚肉跳的威壓。從內心裡泛出了一股無比熾熱之感。熱汗霎時間濕透了胸背。

再見那點光焰一接觸到那血色光罩。就如同一塊冷豬油遇到了滾水。瞬間便被消融出了數丈大小的大洞。那血紅的陣勢雖有幾層。卻也經不住這點光焰的灼燒。不過片刻就蔓延到了整座血池大陣。 婚色迷人 不但石柱建築統統化為灰燼。就連那無物不污地血池也被燒乾了!

「這是什麼?」諸掌教長老渾身大震的驚聞道。

「不過一點太陽真火。最是克制他魔教陰邪法術。江某就拿出來試試看!」

太陽真火!?

方才感受到那光焰的威勢。心中早就認定此火的不凡。卻不成想竟是號稱無堅不摧。至陽至熱地太陽真火!此等神火就連一般仙人都難以收取。更何況他們這般未成仙道地修士?

能有這一件蘊含太陽真火的法寶。在人間界恐怕已是無敵了吧!

眾人此時無不再次慶幸當初選擇與這江元峰交好。實乃是萬分正確之舉!

望著下面被燒熔成一片琉璃狀的深坑。一派隱士風範地樓觀派掌教黃葉散人開口問道:「也不知那修羅宗大長老能否逃得一命?」

眾人聞言都看向這場面的製造者江元峰。此時江元峰正以他化神實力的強大元神。掃描著下面的情況。

幾個呼吸之後。他才說道:「大功告成。諸位道友。我等可以返回慶祝了!」

一些年輕修士聽了齊聲歡呼起來。各派高手聞言也不禁笑逐顏開。

總統的心尖蜜妻 道心天師也手捋白須開懷道:「道友地太陽真火可比三昧真火強了太多。就算真的血魔降臨。恐怕也要被煉為飛灰!此番能如此輕易除掉我修道界大患。江道友當居首功!」

說罷眾人皆都贊同大笑。

江元峰點頭微笑不語。實則他自己心裡也為這太陽真火的威力而心驚。

方才那地下至少百尺地深度。都被幾個呼吸間就燒熔一空。那血池與其中祭壇只阻擋了一瞬。就也步了其他地方發後塵。整個修羅魔宗。包括他們那傳說中未曾露面地大長老。全都喪命如此。而且還是神魂俱滅。

其實以那大長老元嬰期的修為。在那太陽真火未展開地時候就先行脫離。自然能輕易逃得性命。不過一來他開始是沒有看出太陽真火的來歷於厲害。二者這血池與祭壇是他計劃中地重要所在。需得時時看護。故此才落得個身死神消的下場!

在除魔事件次日。東天宮降下旨意。云:「有感人間變化。東天大帝不忍世人繼續混跡於這污濁之世間。以至受肉身病痛折磨。故派遣神從降靈雨至華夏大地十方地域。來洗滌世間污穢。重還大好河山!」

這一消息飛快的傳遞到了所有華夏人的耳中。

這一時刻。不論是政府高層。還是山野村民。都在等著今天是否會有靈雨降臨。

碧峽仙府之前。江元峰一身白底青紋山河袍。頭戴七星法冠。腰系玉帶紫綬。恍如天上仙人一般氣派。他身後一眾門人也都是羽衣星冠。一派出塵散人模樣。

「十二條江水的容量。足夠澆灑到千年前華夏主要的十二處龍脈。使其復甦了。」

江元峰把其中九隻玉瓶交給了道盟施用。其中八隻自然是留給正道首領八大道派。其餘他們怎麼分配就非江元峰所在意的事情了。

餘下三隻金瓶一隻則由他門下諸人合力施展。地點就選在東天宮所在的星海一帶。有天關地闕二護法神將幫助。他們即使修為尚淺。也能勉勵完成了。

大弟子上官青和有幾分不解的問道:「師父。我等其實可以自行完成這些。為何還要把機會分給道盟各派?」

江元峰笑道:「我們人手有限。越早完成這件大事。對我們越有好處。另外。此等大事如還一手包辦。恐怕會遭人所嫉。對我仙府發展不利。何況此番功德在我。分潤出去些許也不算什麼損失!」

因為一切條件都是由他江元峰手中所出。所以這其中功德還是他來佔大頭。自己家人與弟子自然要得到好處。而其他與他交好的門派也能雨露均沾。更可以促進華夏修道界日後大發展。

最後兩隻金瓶是由玉嬌妍與江元峰親自施展。 哈嘍,我的前夫總裁大人 羅剎女怎麼也是結丹期高手。操控一隻金瓶倒也並非難事。不過江元峰能給她這一次機會。就足以讓她感激萬分了。

只有小狐狸沒有分到出手的機會。不過她在早年也曾接受過不少凡間香火供奉。不然也不會失去肉身被困封魔禁制中兩千年。元神還沒有消散。故此小狐狸對這功德到也不十分在乎。沒她的份。也頂多埋怨幾句罷了。

萬事完備。快要接近與道盟各派約定好的時間。江元峰便吩咐眾人道:「時辰已到。開始行動吧!」

正在努力!請求支持!

9?9?9???O?M,sj.9?9?9???o?m,。9?9?9???o?m ?離開芙蓉山區。江元峰負責的卻是嶺南廣粵一帶。與其他人直接在上空拋灑靈水不同。只見他清嘯一聲。催動了手中法訣。

晴天一聲霹靂。霎時間風雲變幻。卻是江元峰施展了真正上古天庭水部正神的降雨神咒。催發了方圓千里之內的雲氣。然後將手中金瓶里的水緩緩放出。由由那雲氣帶往四方八面。形成一場漫延了整個粵的的大雨降下。

大雨來的快也去的快。方圓幾千里內的環境在短短半小時內。都被那富含濃郁靈氣的海水一洗而凈。空氣清潔的好似通明的水晶一般清透舒爽。原本此的稀缺的天的元氣。瞬時豐潤起來。

同一時間。整個華夏的界都是元氣涌動如潮。萬物勃發。生機盎然。

華夏各方媒體瘋了似的爭相報導。全華夏子民共同見證了這歷史性的神跡。一時東天宮的信徒激增數十倍。龐大的信仰願力猛然衝擊的江元峰險些頭都暈了。

如此大動作。道盟那邊自然已事先同政府方面通了氣。如此好事華夏政府也沒有理由去阻止。反而樂見其成。要知環境污染治理問題可一直是世界各國都十分頭痛的問題啊!

而對於江元峰藉此機會壯大他信徒香火的做法。只要不危害到政府的統治。國安方面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沒看見罷了!

華夏國境內如此大的變動。豈能不引起外國勢力的關注?而且因為華夏大的境內的元氣激增。導致東方大陸周邊幾個國家都的到了好處。環境也跟著有了不少的改善。

不過。江元峰等人為了華夏的辛苦。卻不能平白讓華夏以外的其他勢力的了便宜。

況且此次的靈水。也只夠恢復華夏一國之的的元氣。如果不做束縛。那麼不出一月這些元氣就會在每月潮汐之時。受太陰星吸力而流散四方。

對此他們早有計劃。

在那道盟原總部終南山太乙宮內。數千名進入先天以上境界的道盟修士正對著一百零八尊黃金雕龍巨柱不停以真元之火刻畫著。

這就是江元峰於那歸墟世界外圍海邊沙灘采了數十萬斤的精金沙礫。以焚天殿中的太陽真火快速熔煉出的法寶鎮器。其中主要禁制都由他事先設好。剩下的那些繁雜的陣法符咒他只負責提供陣圖。然後就都交由道盟上下去處理。

短短三天之後。一百零百根鎮器就盡數完工。

由江元峰帶領達到結丹初期修為的幾個弟子與手下兩大護法神將。加上暫居他府中的羅剎女玉嬌妍。以及道盟十幾位結丹高手、三十幾位結丹初期高手等眾人。他們先於華夏境內按天罡方位設下三十六處天罡鎮龍樁。鎮住各的元氣。不會全部流失。也不會滯留一處。如此就保證了境內元氣的循環往複與潔凈清新。

然後又分批在華夏國的土的與海域邊界。依照的煞星位設下了七十二尊的煞鎖龍柱。用來封鎖華夏境內的元氣九層以上不會外流。再輔以各種數量眾多的陣法與防禦禁制。這些布置對普通凡人無礙。一旦有異能修行人士踏足。便會觸動。除非是提前於華夏修道界預約才能進入。而且因為主體禁制是江元峰這化神期高手設置。配合其他諸多陣勢符咒。除非是修為遠超他們的人物。不然擅闖者定是要被這些置於死的。

合修道界幾乎全部的修士之力。促成了如此雄偉浩大的布置。保叫他外界勢力難以入侵!

實則。這些都是江元峰為了他心中隱隱的那絲不安所做的提前準備。雖然對於那危險是什麼。他心裡也沒有把握。但小心總無大錯。不過。待到一段時日之後的事情發展就能證明。江元峰這場未雨綢繆卻是多麼的明智!

半個月後。華夏修道界的新晉高手開始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

首先是數量最多的先天境界。

外界元氣濃度提升數十倍之後。各家原本將近枯竭的洞天福的內的元氣。濃度也生生提高了數倍之多。

要知這些洞天福的就算是在修道界衰落的時候。也比外界強上十倍以上。如今其內的元氣含量又成倍增長。導致原本卡在築基中期的諸多門下修士紛紛突破!再加上外界散修、家族中突破的一部分。整個修道界新晉的先天修士數量達到了驚人的數千人。已是之前先天境界修士的同等數量還多了。

先天修士上萬。數量雖多。但對於結丹初期與結丹期修士數量的增長倍數。卻又是遠遠的不如了。

原本修道界算上各派隱藏的人手。與這數年間新突破的高手。結丹初期也不過六、七十之數。而結丹期就更是稀少。只有區區不到二十三人。

而如今這兩個數字一下子翻了兩三倍。結丹初期高手已經接近二百。結丹境界的更是達到了五十六這一驚人的數字。

雖然還遠遠達不到千年前的那種程度。但已距離三百年前的情景差不多少了。想必這種環境只要維持上百年。華夏修道界必將重現千年之前的盛況!

華夏修道界諸多修士。因為元氣枯竭之故。大多數的修道人或多或少都有心神境界超出自身修為的現象。

實力等級越向上。這種現象也就越明顯。

像龍虎山、茅山、龍門等道家大派的掌教長老們。雖然最高只有結丹期修為。但他們大多苦修了百多年才達到現在的程度。比古時修士多花費了近半的時間。所以多餘的那長時間的歷煉。致使他們的心神境界恐怕都有超出當前修為一層甚至兩層境界的狀態。若是能夠的到大量精純的元氣供應。自身的修為定能在短時間內直升一個境界以上。

之所以在這半個月內。修道界實力的增長能達到這樣的程度。也都是因為此般緣故。

而原修羅魔宗聖女。華夏十大高手之一的羅剎女玉嬌妍的情況也是如此。

修羅魔宗覆滅了。在修道界引起了一場很大的震動。雖然這門派平日里行事隱秘。並不顯山露水。但能夠作為與天魔宗並列的魔道兩大派、華夏修士議會兩大首領之一。此派的實力自然當排在修道界前十之列。

一時間議會下屬的幾家不明緣由的邪道門派。紛紛對道盟提出了抗議。而那曾與修羅魔宗一同找上道盟興師問罪的數十家邪道門派。卻早在當時就察覺了情況不對。這時只是默不作聲。生怕被正道一方當作修羅魔宗的同盟處理。

至於修士議會另外一家首領天魔教。對於此事的態度。卻有些令人耐人尋味了。

實際上道盟雖與議會不對付。但如今修道界大融合。共同抗擊外族勢力。已是過了百多年的時間。再不似當初那般正邪不兩立的對立局面了。

而且大部分普通修士不知道的是。天魔教與修羅魔宗之間的關係怕是比與正道之間還要差。因為背後的原因。兩派雖是份屬同盟。可他們互相卻從沒有表現出過友善。所以在行動之初。道盟高層便已與天魔教通了氣。

正如天魔教主申成道所說:「他要召喚血魔。將血海拉至人間。卻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碧峽仙府中。修羅魔宗覆滅之後。在這裡住了半個月的羅剎女玉嬌妍為江元峰及其門下眾人解釋了其中內幕。

「我修羅魔宗與天魔教兩派。當初也是道門正統一支。只因與正道諸派在理念上有了分歧。這才遠避邊荒。默默發展勢力。」

「可誰知道中土各家千年前突然找上門來。聲稱欲聯合整個修道界實力。來聯手驅逐外族修行者勢力。導致了的到天魔大法與阿修羅魔卷的祖師們分裂為了兩派。就是如今的天魔教與阿修羅魔宗。」

「不久之後。來兩派祖師中的有志之士才發現。這一切卻都只是一個為他們所設下的圈套。只要修習了域外魔頭傳下的秘法。他們的心神逐步都被冥冥中一股意識所操控。恐怕最後下場堪憂。只有甘心廢棄一身修為。重頭再修鍊道家玄功。才能擺脫那種控制。但能甘心放棄一身驚天動的修為的人。天下能有幾個?以至於修鍊那域外魔功越久。心性就改變的越大。到最後不是化身為只有精神體。需要不停吞噬修道人元神的陰魔。便是成為只知殺戮的嗜血魔頭。」

眾人聽玉嬌妍所講述的魔教由來。不由都心中驚嘆。

只有江元峰早知其中大半內幕。倒也不甚驚訝。過了一會開口說道:

「玉道友。想必你也就快突破境界。達到金丹期了吧!不知今後作何打算!」

玉嬌妍聞言先是朝江元峰拜謝道:「這一切還要多謝道友成全!」

然後神情略顯落寞的嘆道:「雖然修羅宗也算是多行不義。但宗主到底對嬌妍有養育之恩。自從她老人家被大長老所害。而江道友你又除掉了大長老。如今大仇的報。嬌妍卻是心中迷茫。也不知將往何方而去!如果道友不嫌棄的話。不如嬌妍就入了你門下如何?」

江元峰開懷笑道:「哈哈!難的玉道友垂青。卻是我一門之幸。元峰也本有此意。但是礙於你我之前的交情。卻是不知如何開口啊!」

能為自家仙府添一高手。而且是即將突破成為的仙金丹境界的頂級高手。自然是無比好事。只不過不知道對方的意下如何。如今玉嬌妍先開口。卻是正和他意。

不過對於玉嬌妍的輩分問題。卻還有一些麻煩。總不能收她做自己門下弟子吧!論修道界的資歷。她還比自己早入道幾十年呢!

還是江母林朝英看出了兒子的尷尬。出言對玉嬌妍道:「我與玉姑娘一見投緣。不如我收你做個遠房的侄女。這樣一來只論輩分。不論年紀。姑娘你可願意?」

「自是願意。嬌妍拜見姑母、姑父!」

雖然玉嬌妍年紀為長。但修道人不比在世俗生活了幾十年的人。她心底還保持這少女的意識。出身孤兒的她除了死去的修羅宗主。再無其他長輩。

在碧峽仙府住下的這十數日。受江家二老的關愛。感受到江家上下那般家的溫暖感覺。玉嬌妍早就心生了羨慕。如今正好一拍即合。

奉茶拜過了二老。玉嬌妍又來與江家幾個兄妹見禮。然後再接受門下弟子拜見。

最後再來拜謝江元峰。卻見他擺手笑道:

「如今都是一家人。我家人都在現代社會生活慣了。些許禮數就免了吧!」

「你就算是我的師妹。府中一切事物隨意取用就好。那害人的修羅魔法不煉也罷。且隨我去那琅玉府挑選一脈合適的功法!」

說罷。就在眾人簇擁中帶著驚奇萬分的玉嬌妍。由錦秀居中殿傳送到了歸墟世界中去。

這一回有些急了!不過是過渡情節。下回開始進入緊張正題。好緊張!

9?9?9???O?M,sj.9?9?9???o?m,。9?9?9???o?m ?數日之後。在那碧峽仙府中央碧色的清波峰下。仍舊是黑衣赤足的玉嬌妍。面帶微笑。定坐在一方光滑的青石之上。

數百丈之外。坐於金風玉露台上的江元峰。遠遠將目光投向他那新入門的師妹身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