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行!你把紫箐復活了,收了她做你女人。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蘇安然邪邪的笑道。


“這。。。”夏羽斐明顯跟不上蘇安然跳躍性的思維方式,一時半會愣在原地。

之後一羣人又開始相互介紹,場面一時之間有點亂了起來。

而最可憐的就是小嫉妒同學了,自從被那個異界來的大魔王給秒了之後就一直站在大殿門口,似乎本來自己這個大大的BOSS突然間就成了一個小嘍囉了!

這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

嫉妒之罪低着頭,緊緊握着拳頭,眼看就要爆發了,卻頭上被身後的來人隨意的摸了摸。

“那麼。。。你們是準備認親戚般的到什麼時候呢?”一個聲音從大殿門口處傳來。

衆人這纔回頭望去,卻見除了嫉妒之罪外,殿門口又多了六個人,其中一個全身包裹在麻布風衣中的傢伙一手放在了嫉妒魔王的頭上。

夏羽斐倒吸一口冷氣,臉色凝重道,“七大魔王!”

“好說,好說。”嫉妒身邊那位麻布神祕男口氣愉快的說道,又指了指同伴,讓其一一做了自我介紹。

“現在怎麼說?是要打一場麼?”刑天左手虛握,那把名爲戚的大斧子便出現在了手上!

“哈哈哈,刑天啊,你這傢伙還是那麼急躁。”貪婪魔王嬌笑道,又指了指蘇安然說道,“小子,老孃當初教你那點本事可不是讓你今天來和這裏搗亂的啊。”

蘇安然嘿嘿一笑,“娘啊,要不你過來幫幫兒唄?看着兒給打,你也不幫忙,怎麼多娘滴啊?”

貪婪微微一愣,笑罵道,“好你個小混蛋,吃豆腐吃到老孃身上來了?”

“哪那麼多羅裏吧嗦的?打不打一句話!”吳良往前一步,指着最中間的傲慢問道。

“哈哈哈,我的名字給你到是不錯。”傲慢笑道,又繼續說道,“不打了,既然你肯出手幫繼承人,那麼再打下去也是白搭。嫉妒,把那三個女人還給繼承人吧。”

三個女人?夏羽斐微微皺眉,不知道怎麼,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嫉妒之罪看了傲慢一眼,邪邪一笑後揮了揮手。

張鏡晶、崔研豔還有靈魂形態的廖紫箐,赫然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而方小蠻注意到身邊的段嘉琳在看到張鏡晶的同時,臉色蒼白無比,一雙粉拳緊緊相握。

“段段姐,你怎麼啦?”方小蠻輕聲的問道。

“沒,沒怎麼了。”段段的聲音有些發抖。

三女滿臉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她們不知道自己怎麼一覺醒來醒來後就會在這裏,但是當她們一見那張淡然的臉龐後就安下心來了。

夏羽斐,只要他這裏就沒事了。

“夏羽斐!”三女同時叫道,又同時向其跑來。

“我靠,老大就是老大,那麼多漂亮的妹紙都喜歡他!”孫甲第吞了吞口水羨慕道。

只是,下一秒,橫生異端!

“小心!”段嘉琳大叫一聲就朝夏羽斐撲了上去!

她知道的!她都知道的!早在出發前一天鐘宣逸就告訴過自己,張鏡晶將會刺殺夏羽斐!所以她纔會這次不顧一切的要跟着大家一起出來,所以在張鏡晶出現的時候她纔會臉色蒼白。

只是一切來的那麼突然,段段此時離夏羽斐還有十多米的距離,周圍那些人又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幾個魔王身上,夏羽斐更是對近在咫尺的張鏡晶沒有任何的防備。

段段覺得一切都晚了!她恨,恨自己爲什麼只是一個凡人,恨自己爲什麼當小鏡子出現後沒有第一時間趕到夏羽斐的身邊!

但是,當小鏡子手中的突然出現的那把金色短刃插入夏羽斐肚子的前一刻,一個人影擋在了張鏡晶與夏羽斐中間!

噗!

短刃毫無阻礙的刺入了那人的身體!

“杏兒!” “笨蛋斐!快救人!”蕭嵐雪的反應最快,一把抱住了緩緩倒下的何杏兒,只是在夏羽斐看來,眼前這個身材能與色-欲一拼的36F御姐難道是那個小不點?

“看什麼啊?沒見過美女啊!快救人!”此時的蕭嵐雪纔是她真實的模樣,在場之中除了吳良、冰夢和葉家姐妹之外,都呆呆的愣在原地。

沒辦法,這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本的蕭嵐雪穿的是七八歲小女生的衣服,如今體現一米七左右的她那套衣服根本就被撐爆了,只有胸前和屁股兩處有一些布料遮住。

冰夢立刻將一件披風罩在愛徒身上,而吳良則是將張鏡晶打暈後交給了葉若秋。

“沒用的,繼承人!你的魔氣是浩然正氣的天敵,根本不可能救活她的!這是宿命,是每一任魔神繼承者的宿命。。。”色-欲見夏羽斐要求人,有些憂傷的嘆了口氣,又向着夏羽斐開口道,“尤!這一任的繼承者沒有被鑰匙持有者殺死,是不是說明我們魔族還有希望?”

可惜,沒有人回答她。

“夏羽斐!你一定要救我妹妹!她,她懷了你的孩子。。。”葉若秋着急的說道。

“什麼?”夏羽斐猛然擡頭,眼神中的怒火讓葉若秋倒退了好幾步。

“魂淡!什麼時候了還想着發火?救人啊!”蕭嵐雪給了夏羽斐一個爆慄。

“沒事的,沒事的,你不會有事的!杏兒,我不會讓你有事的!”夏羽斐的手在顫抖,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害怕過。他害怕自己不能醫治何杏兒,害怕自己的女人就這麼離開自己,害怕他那個未曾出世的孩子夭折,他害怕的太多太多了。。。

一隻手輕輕的搭在了夏羽斐顫抖的手上,沿着手望去是方小蠻那雙堅定的美眸。

“沒事的,大叔是最棒的。一定,一定能救杏兒姐姐和小寶寶的。”

“羽斐,沒事的,你一定能做到的!”

這一刻,夏羽斐的心平定了下來。

是啊,我一定能救她的!我不能亂了心境,有小蠻,段段,還有這麼多人陪着,一定沒事的!

夏羽斐深深吸了一起,然後渡氣、施針!一百零八根銀針再次飛舞起來。

。。。

“爲什麼我覺得繼承人身上會有浩然正氣?”貪食之罪啃着一大塊動物的後腿,含糊不清的問道。

“我也這麼覺得。”接他話的是同樣在大吃特吃的懶惰之罪。

“不知道,這一屆的繼承人太奇怪了。”貪婪搖了搖頭說道。

“至陽。。。珠。。。”小正太暴怒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大院中的夏羽斐說道。

“至陽珠?”傲慢的語氣中明顯帶着驚訝。

“這神廟的至陽珠不是幾千年前就失蹤了麼?怎麼會又出現了?”嫉妒好奇的問道,又想了想繼續說道,“不對啊!就算至陽珠在繼承人手上也沒用啊?那個珠子可是開天闢地時第一股浩然正氣所聚集而成的,我們魔族的繼承人碰到不是一個死字麼?”

“你問我我問誰去?”**翻了一個白眼。

而大院中的夏羽斐也終於順利的完成了救治工作,何杏兒母子平安,只是暫時暈厥了過去。

張鏡晶手上的那把金色短刃無疑擁有十分純正的浩然正氣!原本按照命運之輪的劇本,浩然正氣能讓魔神都爲止懼怕三分,被這一刀刺中,就算是魔神也要嗝屁了。

可惜,這次卻出了差錯。其實就算這一刀刺中了夏羽斐,他也不會有事。因爲天地之間最純正的兩件浩然正氣就在他的體內,至陽珠和滄溟!

“爲什麼?”夏羽斐將何杏兒交給蕭嵐雪後一個人走到大院中央,冷冷望着七大魔王。

“爲什麼身爲魔王的你們要幫忙讓歷史重演?”夏羽斐現在終於明白蚩尤的話。

繼承本王力量的少年啊,你的路還有很長很長,提防最愛的女子,不要步了本王與歷任繼承人的後塵。。。

那分明是蚩尤給自己提醒,只是自己身邊的女子實在太多了,所以這次不是段段、方小蠻、何杏兒其中的一個,而是看似交集最少的張鏡晶。

“回答我!爲什麼!”夏羽斐滿臉怒氣,甚至將葬神雙刃祭了出來!

“夏小子,你這是要拼命麼?”一個夏羽斐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從七大魔王的身後傳來。

尤!是尤!

夏羽斐不明白自從進入神廟之後就假寐的尤怎麼會出現在大殿裏。

可是當那個人真正出現在衆人眼前時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白色大背心、大褲衩、人字拖、外加那把蒲扇。這一切都是尤的打扮,但是那張臉卻是夏羽斐的臉!

嗡地一聲,夏羽斐的腦中突然閃出那個夢,那個如同在世界末日般的城市中,黑色的葬神之刃刺穿段段的那個夢。

“你,是誰?”夏羽斐冷冷看着對方問道。

“我是尤,更是你。”擁有着夏羽斐面容的尤,搖着蒲扇踢踏踢踏的晃到夏羽斐面前。

見夏羽斐不解,尤微微一笑,“呵呵,不要這麼驚訝下夏小子。我們魔王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取回那樣東西。”

“什麼東西那麼重要?要我差點失去最重要的人?”

“魔神之魄!”尤搖着蒲扇笑眯眯的說道,“夏小子,你不會以爲讓你當繼承人只是因爲你是夏安之的兒子那麼簡單吧?”

“嘿嘿,都坐嘛,站着幹嘛?”尤的手一揮,憑空出現了十多椅子,一切都宛如在幻界之境那般。

“我們魔族,在很久很久以前確實戰敗了。”等到夏羽斐這邊的所有人都大惑不解的坐下後,尤才慢慢的開口,“可是天帝卻殺不了魔神蚩尤,所以將魔神之魄給封印起來。而封印的地方,就是他自己的體內!”

“那這一切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夏羽斐習慣性的盤腿坐在地上。

“當然有關係,因爲軒轅的後人失蹤了。其實,他並不是失蹤,而是死了。一代天帝就那麼莫名其妙的在這神廟中自殺了!哈哈哈哈哈,那些天上的神氏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的天帝早就爲了一個女人而自殺了!”

尤大笑着,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夏羽斐只是淡然的看着他。

“那個女人啊,就是當初捅了蚩尤一刀的女人,她居然在蚩尤兵敗後覺得虧欠而自殺了。可笑啊,實在是可笑!”

“能說重點麼?”夏羽斐看着自己那張歇斯底里的臉實在很變扭。

“重點?重點就是你!”尤一指夏羽斐,“你就是那個公孫軒轅的轉世!哈哈哈哈,堂堂一位天帝居然轉世到魔族後裔的身上!這樣的機會實在是太過難得!”

“我是天帝轉世?”夏羽斐驚訝的問道。

“是!當初我已經算到你會是天帝轉世,所以我才和夏安之設了一個局。瞞着三界中的所有人、神、魔!讓夏安之離開,讓你作爲繼承者!所以夏安之纔會給你留了那把滄溟。

只是他不知道,天帝轉世的後人就是自己的兒子!哈哈哈,我故意瞞着他!因爲,你註定得死!只有你死了,才能讓我取出魔神之魄!才能讓蚩尤復活!”

尤這邊才說完,周圍立刻變成一片血紅之色!那些原本被衆人坐着的椅子立刻變成了藤條一般,將所有人一圈一圈的完完全全裹在了裏面!

而夏羽斐也被身後椅子所變的藤條五花大綁了起來!

“放心,他們不會打擾我們的。雖然我的領域不是真正的魔神領域,但是做爲魔神的魂魄,這僞魔神領域已經夠將他們封住了。”

“如果是這樣,一開始殺了我不就得了?何必搞那麼多事?”夏羽斐淡然的問道。

“那樣會破壞神魔之間的規矩,蚩尤復活之後可是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是虛弱的。我們的實力可不能正面對抗那些神氏,所以纔要讓你演這麼一出好戲,讓你來到神氏唯一不能探查到神廟之中才能把你解決了。”

尤的面容已經因爲過度興奮而扭曲了起來,他朝着夏羽斐虛空一握,葬神立刻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夏小子,放心吧。你只是死去做爲天帝的那一部分,做爲後裔的那一部分已經在我的身上了。”說着,葬神之刃就朝夏羽斐刺去!

夏羽斐不是不想掙扎,只是身上的這種藤條似乎會吸食自己的真氣,他只覺得真氣被它快速的吸收着,根本連打出一個火球術都不可能!

就要死了麼?眼看葬神之刃朝自己刺來,夏羽斐心中卻沒有面對死亡的恐慌,只有無限的遺憾。

對家人的遺憾,對朋友的遺憾,還有對那麼多紅顏的遺憾。

夏羽斐緩緩的閉上眼睛,如果有來生,我一定。。。 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