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還等啥,趕緊走吧。”


趙二寶騰的一下站起來,抓着李芳的胳膊就往臥室拽,李芳大叫道:

“哎,你別急啊,你先坐沙發上,咱倆培養一下情緒。”

“啥,啥叫培養情緒啊?”

趙二寶一臉無知的問道。

“你坐那看着就行。”

李芳雙手輕輕在趙二寶胸口一按,趙二寶就不由自主的坐回了沙發去,心裏有點鬱悶:

這大城市來的女人就是麻煩,在俺們村,直接拉到苞谷地去,脫了衣服就辦事,還培養個毛的情緒。

啪啪!

李芳直接關掉了客廳的大燈,只留下了一盞小檯燈。

緊接着,一段帶有節奏的音樂響起。

昏暗的燈光下,李芳款款扭動腰肢,輕輕搖晃着自己的身子,居然在趙二寶面前跳起了一支勾人的舞蹈。

趙二寶也不知道那是啥舞蹈,只覺得李芳的一顰一笑,每一個動作能都叫自己眼前一亮,目光不得不跟着她的身子轉,就連呼吸也跟着節奏時而沉重,時而輕柔。

乖乖。

這就叫培養情緒啊。

還是城裏的人會玩。

趙二寶不得不佩服這念過書的女人是真的不一樣。

騷起來,是真騷。

啪!

趙二寶正興頭上,李芳卻不跳了,啪的一下打開了電燈。

“哎,你咋不跳了,繼續跳啊,情緒還沒培養好呢。”

趙二寶着急大叫道。

“不跳了,累了。”

李芳氣喘吁吁的坐在了趙二寶旁邊,肆無忌憚的把兩隻小腳丫架在了趙二寶的腿上,說道:

“捏,捏”

“呵。”

趙二寶嘿嘿一笑,不輕不重的在李芳的腳上捏了起來,李芳的兩條腿慢慢分開了,裙子也一點點往上拉。

趙二寶偷瞄一眼,咕咚,又咽了一口口水。

‘咯咯咯。’

李芳得意的大笑起來,直接分開坐起身,跨坐了趙二寶的膝蓋上,捧着趙二寶的臉問道:

“趙二寶,你有女朋友嗎,不如我做你女朋友啊?”

“你不要嫌棄我離過婚,有我幫助你,你絕對能少奮鬥十年。”

“有,有了。”

趙二寶小心翼翼的問道。

李芳楞了一下,眼神有些幽怨,又問道:

“那你告訴我,你愛你女朋友多一點,還是愛我多一點。”

“我”

趙二寶的眼神逐漸冷靜下來,淡淡說道:

“我只愛我女朋友一個人。”

“你給我滾!”

李芳突然就怒了,從沙發上跳了下來,指着門口大叫道。

趙二寶面無表情的站起身轉身要走,李芳卻又從背後抱住了他,哭道:

“你別走,我不要你愛我了,你今晚留下來陪我,你女朋友啥時回來,我啥時候離開你。絕對不會糾纏你。”

趙二寶的心猛地一顫,轉過頭,在李芳的額頭親了親,輕聲道:

“早點睡吧,今晚我留下陪你,不過你睡牀,我睡沙發。”

“嗯。”

李芳聽話的點了點頭,轉身往臥室走了,走 了兩步又回頭問道:

“你真不進來?”

“不了。”

趙二寶嘆息一聲,和衣躺在了沙發上。

一夜無事。

第二天,趙二寶早早起牀給李芳準備了愛心早餐。

兩個人正坐在桌前吃早餐,房門突然被人用鑰匙打開,秦鋒邁腿走了進來,看到趙二寶先是一愣,然後強忍怒氣,酸溜溜說道:

“你們倆這麼快就住一起了?”

“還真是出乎我的所料。”

“秦鋒,你來這裏做什麼?”

“你爲什麼還有我家的鑰匙?”

李芳卻是直接站了起來,生氣的質問道。

“我還有幾件衣服在這,我過來取了就走。”

有趙二寶在這,秦鋒也不敢過於放肆,冷冷說完這句話就站那沒動。

經過趙二寶的治療,他的病已經好多了,不過趙二寶說還沒治好,所以就算看到自己的前妻和趙二寶同居了,他也只能忍着。

“你等着,我去給你取。”

李芳轉身走進了臥室,趙二寶卻黑着臉向秦鋒走去。

“趙二寶,你想幹啥?”

秦鋒驚懼的大叫道。

“不幹啥,跟你說點事。”

趙二寶冷笑一聲,一把勾住秦鋒的脖子,砰的一聲,把他腦袋按在了桌子上,然後抓起一把水果刀,咔的紮在了秦鋒食指和中指之間的縫隙裏,冷冷問道:

“我前邊是咋跟你說的,以後不準騷擾李芳,你還來幹啥?”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叫你永遠失去男性功能?” “別,別。”

秦鋒從沒見過趙二寶如此兇狠的一面,嚇的滿頭大汗,結結巴巴道:

“二寶哥,我真是來取衣服的,取完就走,以後再也不來了。”

“放屁,李芳家裏的鑰匙你還捏在手裏,我還不知道你想幹啥?”

“我告訴你,李芳現在是我的女人,你要是再敢碰他一根手指頭,我把你兩隻手都砍了。”

趙二寶冷冷說道,手裏的水果刀,橫着一拉,直接在秦鋒手指上拉出一條血淋淋的口子。

秦鋒嚇的魂飛魄散,大叫道:

“鑰匙我留下,衣服我也不要了,求求你,趕緊叫我走吧,我以後再也不來找李芳了。”

“那你再跟我說一遍,李芳現在是誰的女人?”

趙二寶問道。

“是,是二寶哥你的女人。”

秦鋒一臉屈辱的說道。

兩人的對話,卻正好被從房間裏走出來的李芳聽到,她的眼中閃過一道光彩,無比感激的看了趙二寶一把,把一袋衣服扔在秦鋒腳下說道:

“這是你的衣服,拿着趕緊走吧,以後別來我這裏了。”

“好,謝謝嫂子。”

“寶哥,那我先走了啊。”

秦鋒這人是個沒骨氣,被趙二寶一嚇唬,直接連稱呼都變了,抓起地上的衣服,灰溜溜的跑了。

也沒在李芳這多耽擱,趙二寶一離開李芳這,就回村去了。

飯店這邊的事已搞的差不多了,裝修的事李芳說是她來搞,趙二寶也沒多問,直接給留了十萬塊。

李芳現在已完全把趙二寶當成自己人了,也沒見外,直接收下了。

現在,該是解決果園的問題了。

今天的小河村格外熱鬧。

趙二寶剛走到村口,就看到哪裏站着幾十號人,七八輛車,抽菸的抽菸,聊天的聊天,跟趕堂會一樣,熱鬧非常。

這其中還有不少是生面孔。

李富貴被一羣人圍在中間,不停的給身邊的人作揖鞠躬,似乎是遇到啥難事了。

這老東西,估計是被水果販子給纏上了。

趙二寶冷笑一聲,正想站在一邊看會好戲再說。

突然有人在背後叫到:“趙二寶,還認得我不?”

趙二寶回頭一看,頓時樂了:

“哎,馬老闆,你又來我們村了?”

“是來收藥材的?”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前不久在趙二寶這買了靈芝,差點被紀家人打死,要在小河村尋死覓活的藥材販子馬小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