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麼我問你,是誰告訴了你這件事情的?”


老者反問道。

李更新哼了聲:“不敢承認了嗎?警察局內,每年都會接到很多冤假錯案吧?全是隨便找一個替罪羔羊,不問青紅皁白就直接殺死,對不對?”

老者搖了搖頭:“所以說,螻蟻的眼光是看不到巨人關心所在,就拿你身上的這個案子來講吧,是誰告訴你,那一整幢板樓的人,全都被炸死了呢?”

李更新有些生氣:“你他媽是來耍我的嗎?那一整幢板樓的人如果沒有被炸死,我會被鋪天蓋地的警方追捕?我會…”

忽然,李更新意識到了什麼!

對啊!

那一整幢板樓被夷爲平地,所有居民被炸死,似乎…他到現在都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而全世界的人民以此侮辱,咒罵自己,警方以此追擊自己,也只不過是因爲官方的報道罷了!

老者的話…

莫非是說…

老者哈哈大笑起來:“你終於明白過來了,但已經太晚,我可以老實告訴你,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不可能活着。”

“如果你老老實實回答我接下來的問題,我會讓你死的很痛快,還會給你家裏人一筆豐厚的金錢,否則的話,我要你生不如死,那麼接下來,輪到你了。”

老者拿出酒罈子,又分別倒了一杯,然後開口道。

“自首是爲了徹底推翻我?那總要有個計劃吧?說說看吧,我聽聽你是不是在癡人說夢。”

李更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那杯酒。

他的大腦一下接觸到的信息太多,有些處理不過來,驚愕之間,竟然一片空白,這股勢力的存在,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李更新自首後的第二天,各大論壇的置頂帖子,全都是關於他結局的猜測,有些好事者,甚至特意跑到管轄以鄉村城市的公安局拍照。

爲此,很多人還被拘留,並且批評教育。

總裁的前妻 但是,無論怎樣,這件事情的熱度不減反增。

“男神怎麼還沒有消息?不會是被祕密處理了吧?”

“要我說,前些日子有個兄弟猜測的就很正確,或許是警方故意和李更新一起上演了這齣戲,爲的是彼此有個臺階下,畢竟以李更新的智謀,膽量,還有能力,警方死磕下去還有罪受呢。”

“哎,沒意思,李更新估計已經成爲傳說了,之後再不會有這個人,即便不死,也肯定不能出現在公衆視線。”

關於李更新的結局,衆說紛紜,而關注這些帖子的人中,就有局長趙信。

趙信滑動着手機屏幕,翻閱那些帖子,越看,他眉宇間的‘川’字就越深,片刻後,他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閉上眼睛,揉着太陽穴。

你爲什麼自首呢?

如果是新的計劃,怎麼現在還沒有動靜?

剛開始得知這件事,趙信並沒有驚訝,可是,隨着時間推移,一切正常,不由令他擔心了起來。

“是因爲逃亡太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嗎?”

他喃喃自語。

“可是,我不相信你會如此輕易放棄生命!因爲如果你是這麼懦弱的人,好多次,你都可以選擇永遠的休息,你偏偏沒有,而是充滿毅力,不知疲憊的與命運抗爭,與那故事裏抗爭,你絕不會輕生!”

趙信深吸了口氣,他從椅子上坐起來,直立身體,看向窗外,短暫的發呆後,點了支菸,道:“亦或則…”

“是我最不願意相信的那個結局?”

“真的如同論壇上那些鍵盤手猜測的,你故意和警方…倒不如說…那股勢力上演了一齣戲,此刻的你,已經因爲驚豔的表現,被他們欣賞,徵用,成爲他們當中的一員?”

“如果是那樣的話,下次見面,我會親手教訓你的。”

趙信把煙捻滅,從抽屜裏抓起來一堆資料,雷厲風行的走出了辦公室,雖然李更新到此爲止了,但他還在,他還活着!

只要他還有一口氣,他就要查清楚那些冤假錯案的具體信息,他就不能再允許多增哪怕一個冤魂!

這是一個人民警察的職責。

更是一個人善良的底線。

不管多麼危險,他也無怨無悔!

……

何家別墅中,何冉正捧着平板電腦,看着那些帖子入神。

和大多數人一樣,她也存在着很大的疑惑。

在郭少家中,李更新那雙真摯的眼神,令她久久不能忘記,在其中,她看到的是善良,真誠,以及堅持。

“你的V先生,不會令你失望。”

那句話在耳邊縈繞。

何冉咬了咬嘴脣,她也堅定的認爲,李更新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生命,這次被捕,一定有自己的計劃。

只不過…

究竟是什麼呢?

和上次類似的,令警方兩難的選擇題?或則是…

何冉把平板扔在一旁,躺在牀上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語:“想不通,果然我和他的智商不在一個檔次。”

“但我相信,他絕對不會輕生。”

“他一定有着自己的計劃,一個龐大的計劃!”

……

同樣關注着這件事情的,還有李更新的父母。

自從上次得知了兒子處境後,他們開始適應去用智能機,李母淚流滿面的爬在手機旁,道:“更新…更新他終究還是不在了…咱們去見他最後一面吧…”

她已經哭了一個多小時,這期間,李父在一根接着一根的點香菸,沒有發表過半個字的講話。

終於,李父站了起來。

他走到李母旁邊,拍了拍她的肩膀:“更新是咱們看着長大的,咱們應該比任何人都懂他。”

“他不可能殺人,全世界都在冤枉他,但他沒有向這世界低頭,他用自己卑微的力量戰鬥着。”

“所以…”

李父眼裏也含着淚水,但他卻努力做出副笑容,道:“所以,我相信咱們那倔強,永不服輸的兒子,不可能傻乎乎的去自首,去輕生,我相信他,一定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一定是那浴火的鳳凰,可以涅槃!”

李父握着拳頭,眼神中充滿了堅定,他低頭看向妻子:“咱們不能去,你有沒有發現?在這一片,似乎有人保護着咱們,離開了這裏,去最熱鬧的那個公安局,咱們很有可能被那些狂暴的人攻擊。”

李父擔憂的看着窗外,默默點了一支菸,那略顯彎曲的背影,卻有着深沉的父愛。

“所以,咱們就待在這裏,不給兒子添任何麻煩。”

“從小到大,我都看着他,我知道,他不會幹壞事。”

“我相信他,放手去幹吧!”

……

全世界人都在猜測李更新自首的動機,都在推斷他此刻身在何處。

某一部分人,猜測確實沒錯,這個公認的魔鬼,之所以自首,是因爲他要實施一個更加龐大的計劃!

他要在短時間內,迅速推翻那個勢力!

當然,對於外界的種種猜測,以及那些信息,坐在木屋內,老者跟前的李更新是渾然不知的。

李更新還沉浸在剛纔的驚訝之中,根本沒有聽到老者的問話。

見到李更新這種反應,老者緊繃着的心更加放鬆。

大驚小怪。

果然,是他太高估面前這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了,他終究只是螻蟻,只不過比較優秀罷了。

“震驚到了嗎?”

“怎樣?我說過的,螻蟻目光短淺,根本不可能看到巨人關注的東西,所以,我很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

老者平靜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優越。

李更新逐漸緩了過來,他擡起頭,盯着老者的雙眸,發現面具之下,那眼神更加的具有自信,似乎是…

吃定了自己?

“左一句螻蟻,右一句螻蟻,左一句巨人,右一句巨人。”

“我說…”

李更新,終於重新開口了!

“你他媽真的很煩人啊。”

李更新雙眸中,綻放出了一絲寒光,他用極其不屑的口氣反問道:“老頭兒,你他媽算什麼東西?輪得到你站在某個高度,對這芸芸衆生指指點點?嗯?我問你呢,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

李更新知道,自己就算再提出更深度的問題,老者也只會說半句,留半句,而以他目前的見識,眼光,無法理解更加有內涵的話。

所以,他決定激怒老者,令他殺死自己,重新回檔。

這次的收穫已經夠多了,他很知足。

啊黃直接走過來,舉起來拳頭要打李更新,卻再次被老者攔住。

老者並非常人,不可能輕易被情緒控制。

“你問我算什麼?我吧…應該算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控制整個世界的主宰。”

老者平靜的回答。

“我呸!”

李更新一口黃濃痰,吐的老者滿面具都是。

“世界的主宰?你他媽的也不害臊?連我是誰你都搞不清楚,還他媽的世界主宰?真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

“如果你真可以控制整個世界,怎麼會出現我這個令你手忙腳亂的不可控因素?充滿了好奇?”

“自相矛盾!”

“吹牛都不打草稿,如果我告訴你,我真實姓名不叫李更新,你知道我叫什麼嗎?嗯?無所不知的主宰?”

李更新不停的去挑戰對方憤怒底線,但老者似乎是一團棉花,令他的每一拳打上去,都顯得很沒力氣。

老者不緊不慢的站起身,這時,李更新又發現了驚人的一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