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鄧楓出手了,他可不願見到冰魄皇斬殺人族頂尖強者,尤其是跟他頗有些交情的嶺裕王,此時的鄧楓,看向冰魄皇的眼神極爲冷酷,體內殺意縱橫,飛舞現世。


冰魄皇眼神佈滿驚奇,他深知自己的攻擊多麼強橫,那是足以滅殺巔峯真王強者的攻擊,此刻卻被那道白衣青年身影施展手段抵擋住了,這如何不讓冰魄皇震驚,何況他只是剛剛突破至真王境。

鄧楓手持雙劍,魔氣滔天,力量蓋世,宛如曠古魔神,兇戾的氣息席捲天地,宛如實質化的凶神惡煞。

魔劍七星,神劍青靈子似乎感受到了主人此刻的心意,他們皆發出了嗡嗡劍鳴,似雷鳴怒嘯,似蒼龍嘶吼,兩道震懾世間的劍意噴薄而出,迅速衝向四面八方。

鄧楓血色眼眸熠熠生輝,彷彿失去神智的惡魔,他左手手持魔劍,灌注進來自魔族族地傳承的全部滔天魔力,施展太上十二劍第十式‘羣魔亂舞’,此時他已經可以施展太上十二劍劍法最後威能更加驚人的三式。

右手手持神劍青靈子,灌注進全部荒古之力,施展金鐘破天劍術第七式‘撕裂蒼穹’,一紅一青兩道神虹迅速貫穿天際,閃電劈向冰魄皇,那般威勢,轟動天宇,大地震顫不休!

冰魄皇面龐凝重,這般強悍的威勢,足以轟殺真王巔峯強者,已經引起了他心裏的足夠重視,就是他這位無上存在,也不得不小心對待。

兩道冰之閃電迅速襲向兩道神虹,轟鳴聲再次響徹天宇,冰魄皇與鄧楓各自後退數步,雙腿重踏虛空,空間寸寸斷裂,宛如碎裂的玻璃,那巨大的裂縫清晰可見。

雙方的驚天交手竟鬥得個旗鼓相當,鄧楓以真王境的實力與真皇境的冰魄皇爭奪鋒芒,未曾失去光彩,反而挫敗了冰魄皇的威風,皇者的威嚴急劇墜落,這份強悍實力,引起了青智皇和雷琴皇二位無上存在的注意。

“真是妖孽,剛突破真王便能跟冰魄皇相鬥,若是日後突破成爲真皇,大陸再無人是他敵手!”雷琴皇震撼嘆道。

“看樣子,鄧楓未曾失去本性,成了魔又如何,他依然是我們人族的王,日後我們人族定能大興!”青智皇露出欣慰的笑容,好久沒有這般開心了,長久以來,他一直被肩上的重擔壓着,彷如一塊巨石壓在心頭,壓抑無比。

三大魔王以及師姐玄姬他們皆震撼無比,即便知道鄧楓實力將上升到一個新的層次,但他們也沒想到會達到這樣的高度,與真皇爭輝,挫其威風,這是師尊太上魔王也沒有達到的成就。 此刻鄧楓卻無比的瘋狂,血紅生死未知,若是不能逼冰魄皇交出血紅他們,他不會善罷甘休,滔天的殺意再次涌現面目,鄧楓施展更強的手段殺向冰魄皇。

三色海洋如同浩渺大海般洶涌,三種五行源術立刻閃現天空,金黃色的耀眼光芒如同耀日般,點綴在整片覆蓋天宇的三色海洋中,顯得炫目多彩。

而後,三色海洋迅速變幻成一柄真實的巨劍,巨劍橫貫天穹,鄧楓將滔天魔力,荒古之力全部灌透進三色巨劍中,滔天兇威的巨劍此刻發出震破蒼穹的嗡鳴聲,似雷神怒吼,似祖龍出世,威勢驚天動地。

“斬!”

鄧楓暴喝一聲,那兇威蓋世的巨劍立即斬向處於震驚中的冰魄皇,他收起了輕視之心,將鄧楓當做真正的對手,真正可與他一戰的絕世強者。

“冰龍出世!”

冰魄皇大吼道,一條巨大的冰龍發出憤怒的嘶吼,冰龍凝化成實質,威勢同樣震天動地,這條冰龍一出,天地爲之顫抖,世間生靈皆處於恐慌,真皇強者的手段,足以毀滅一方天地。

轟鳴聲響徹蒼穹,冰龍與巨劍碰撞,吸引了在場所有強者的目光,他們眼眸死死的盯着那片天空,到底誰能勝出。

冰龍衝散了巨劍,橫貫天宇的巨劍逐漸化爲虛無,但巨大的冰龍也隨後煙消雲散,那片天空,出現了巨大的虛無地帶,深邃可怕,宛如無盡的星空,若是進入那裏,不知道會不會被空間風暴絞殺成粉碎。

噗嗤!

鄧楓受到劇烈的衝擊,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受傷不輕,看着他慘白如雪的臉面,師姐玄姬擔憂不已,師兄魔靈王則是盯着那道眉須皆白的身影,此刻冰魄皇也好不到哪裏去,他的氣息紊亂,氣血翻涌,體內出現了不輕的傷勢。

冰魄皇已經施展了他最強的一擊,若是鄧楓還有更強手段,那麼此戰,鄧楓將勝出,冰魄皇的名聲將一落千丈,不僅如此,還將成就鄧楓的無上威名,迅速傳遞到古國每一個角落。

不過,鄧楓最強的手段也是融合的三種五行源術,若不是灌注全部荒古之力,滔天的魔力,恐怕不能威脅到冰魄皇的性命,此時此刻,冰魄皇依然散發震懾世間的滔天氣息,不曾失去強大的戰鬥力。

鄧楓血色眼眸陰冷無比,對面可惡之人依然生龍活虎,戰鬥力強悍之極,他再次癲狂,四種顏色的海洋全部洶涌高空,除了之前的三色海洋外,還多了一道深灰色的土之海洋,並且,三色海洋逐漸包裹着這一新出現的土之海洋,迅速融合而進。

突破至真王境後,鄧楓的靈魂力量比之前強大數倍,已經可以將四種五行源術融合成新的祕術,並且控制力也提高了不少,由於有之前的豐富經驗,沒過多久,新的融合了四種五行源術的祕術誕生了,鄧楓想了一個名字後,立刻暴喝嘶吼。

“洶涌天地!”

水火之海代表海洋洶涌,金源術代表天空中的烈日,土源術代表大地之母,‘洶涌天地’這一新創祕術立刻綻放滔天的兇威,比之前的三色海洋強橫數倍,鄧楓心意一動,將‘洶涌天地’變幻成一座高達萬丈的巨山,同時體內的滔天魔力,全部荒古之力灌透進萬丈巨峯,那般威勢,撼動日月,崩碎山河。連青智皇、雷琴皇都感到心中驚顫。

“碾壓!”

萬丈巨山急劇降臨在冰魄皇的頭頂,冰魄皇面龐難看,心中悸動,他立即施展‘冰龍出世’這一毀天滅地的一招,雙方再次對碰,能量轟鳴聲響碎耳膜,所有絕世強者皆望向那恐怖的天空,此時能量肆掠高空,天穹抖顫不休,大地早已崩碎,深淵閃現,直通地底。

噗!

憤怒咆哮的冰龍被巨山壓迫爆碎,冰魄皇忍不住吐出染紅一片天空的殷紅鮮血,此時的他,受傷嚴重,面龐扭曲,衣衫破碎,白髮凌亂,極爲狼狽。

巨山威勢依然在,冰魄皇恐懼的看着那道白衣青年身影,那血色如同入魔般的眼眸直射心魂,那是一位彷彿從地獄走出的修羅,瘋狂滅世,直到天老地荒。

“我願意交人!”冰魄皇抖顫吼道,若是任由巨山砸落頭頂,只怕會連靈魂都被轟碎,此時求饒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速度放人!”鄧楓怒吼道,血色的眸子依舊瘋狂嚇人,連原本白皙的面龐都漲得通紅,如同真正的魔人。

咻…五道身影從冰魄皇的七階法寶中飛出,正是血紅、歐陽靜、蕭雲、紅鸞、青鸞他們五位真王境強者。

看着熟悉的親人,鄧楓眼眸逐漸溼潤,親人的位置是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他的偏執、瘋狂都是爲了親人能夠平安出現在他面前,其他的事,都不會使鄧楓陷入癲狂。

“血紅!”鄧楓欣喜喊道。

“哥哥!”血紅美眸早就溼潤了,淚水瀰漫整個俏臉,淚眼婆娑,宛如清晨滴落在蓮葉上的晶瑩露珠,美麗動人。

五道身影皆與鄧楓相擁相抱,多日不見,宛若隔了幾個世紀,何況他們剛剛經歷一番生死,更是讓他們淚泉暴涌,如同瀑布般,傾落而下。

看着這溫馨的一幕,青智皇也被感動到了,鄧楓儘管鐵血入魔,不顧一切,可他都是爲了親人朋友,這份執着,青智皇自愧不如,修行者獨自修煉,追求至高無上的境界,斬斷七情六慾,愛情親情皆可拋,而鄧楓,卻是這神坤大陸修行路上最奇特之人。

而後鄧楓的眼眸逐漸恢復清明,深邃如同無盡的星穹,他看向冰靈族的三位無上存在,依然怒氣未消,吼道:“冰靈族,滾回你們的族地,若是再讓我知道你們犯下了惡行,我將親自登門造訪!”

怒音恐嚇,震動長空,冰龍皇老臉縱橫,十分憤怒,一大巔峯勢力竟然被一位剛晉級的真王強者所威脅,這種憋屈,作爲一族之長的冰龍皇無法忍受,今後冰靈族恐怕會貽笑天下。

“哼,你若敢來我便服你,有人族爲你撐腰,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冰龍皇憤怒吼道。

儘管鄧楓戰勝了冰魄皇,但是冰魄皇只是在冰靈族排行第三的巔峯強者,鄧楓方纔放言威脅整個冰靈族,這是奇恥大辱,連雷靈族巔峯強者雷琴皇都搖頭嘆息,五大先天生靈恐怕再難奈何鄧楓。

“等着瞧吧,我說到做到,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鄧楓再次怒吼出聲,怒音滾蕩,響徹天宇。

“我們走!”冰龍皇知道今日不可能再將鄧楓怎麼樣,有人族衆多絕世強者在此,鄧楓本身的實力也是不弱,連冰魄皇都能夠戰勝,這種妖孽,冰靈族得罪不起!他只能鬱悶返回族地。

雷琴皇再次掃射了一眼鄧楓後,也不甘心返回雷靈族,鄧楓已經立下了赫赫兇威,他的實力恐怕能跟自己相比,除了無奈回去,雷琴皇並沒有其他的選擇。

這方天地恢復了以往的平靜,魔族族地滿目瘡痍,深淵四起,天穹恐怖,深邃黑暗的虛無地帶清晰可見。

青智皇與心雨皇、金鐘皇以及人族四大天王飛向鄧楓所在的高空,青智皇笑道:“你現在的實力讓我感到驚豔,比我們三位皇者都相差無幾,不知道你有沒有想起什麼名號,總不能再叫你真名吧。”

三大魔王以及師姐玄姬他們也都來到鄧楓的身旁,笑看着他,期待着鄧楓給自己取一個響亮的名號,畢竟,這個名號將要震懾世間,名聲赫赫,響徹天地。

鄧楓想了想,取名字還真不是什麼好的差事,他使勁的抓了抓頭,苦思冥想,突然笑道:“就叫瘋魔王吧,與我所創建的勢力同名,跟我的性格也很相像。”

在場的衆多強者皆輕笑出聲,這般名字,倒也真適合方纔陷入癲狂的鄧楓,何況,鄧楓現在屬於魔族,他的名字自然跟魔族得沾點邊,避免日後魔族遭受別的強大種族欺凌。

魔族將重新崛起,擁有瘋魔王的魔族,很快便能媲美羽蛇族,九尾靈狐一族,犼族,火虻族等等強大種族,僅次於那些巔峯種族,若是日後鄧楓突破成爲真皇,萬千強者加入魔族,那麼魔族將變得更加強大,與巔峯種族爭鋒都存在無盡可能。

魔靈王此刻卻激動異常,大笑道:“師弟,你現在毫無疑問是我們魔族新任領袖,師兄我該卸下心中的重擔了。”

鄧楓欣然接受,自從他獲得師尊太上魔王的傳承後,他便已經成爲了魔族的一員,何況魔族上下對他一片真心,他早已將魔族當成自己的家,任何膽敢挑釁魔族者,都是與他爲敵。

青智皇此刻失落之極,鄧楓本屬於人族,機緣巧合之下卻成爲了魔族之人,等於人族白白損失了一位曠世天才,這種心理落差,只有身爲人族的族長青智皇才能深刻體驗到。

鄧楓注意到了青智皇此刻的悲傷之情,似乎想起了什麼,鄧楓微笑出言:“青智皇,我依然會是人族的一員,若是我有本事帶領人族走上巔峯,我會毫不猶豫這麼去做,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會欣然接受人族族長的位置。 聞言,青智皇這才轉悲爲喜,鄧楓的話給了他一顆安心丸,自遠古時代以來,人族便沒少受到其他強大種族的落井下石,尤其是三大皇族,他們恨不得將人族從這塊大陸中剔除,狼子野心,路人皆知。

可是人族並沒有再次出現達到當初統治大陸人皇高度的天才妖孽,青智皇當年臨危受命,迫不得已接受人族族長的身份,但是他並沒有帶領人族重新返回巔峯。

青智皇心裏壓着沉重的巨石,他深知自己能力有限,無法將人族推向高峯,鄧楓的出現讓他看到了燈火通明的航標,如同見到了沙漠中的一片綠洲,瞬間燃起了心中的希望,所以,青智皇才奮不顧身,拼盡全力保護鄧楓的安危。

“希望你能記得你說過的話!”青智皇輕捋了捋白鬚,微笑道。

“徒弟,可還記得我嗎?”金鐘皇面露傲然之色,爲他這位弟子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

師徒第一次見面,鄧楓自然認出了金鐘皇,笑道:“當然記得,師尊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金鐘皇欣喜接受鄧楓的跪拜,當初金鐘皇留下的考驗,本就是選擇一位絕世天才作爲自己的弟子,繼承自己的意志,帶領人族重新統治大陸。

周圍衆多強者皆驚奇的看着這一幕,沒想到金鐘皇竟然是鄧楓的師尊,青智皇頓時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微笑道:“當年我們人族僅存的三位真皇強者,我、心雨皇、金鐘皇見人族勢危,擔心人族從此萬劫不復,便商量着在大陸各地留下考驗密境,若是遇到人族極端妖孽者,可傳承一身本事,將來繼承人族的意志,帶領人族重新返回巔峯。”

衆多強者聽得出奇,青智皇他們幾位人族無上存在爲了整個人族,費盡心血,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份執着的心,讓鄧楓他們這些在場的絕頂強者感同身受。

“金鐘皇留下的考驗竟然最先被鄧楓通過,要知道他的考驗可是我們三位當中最難的了,真是天助我人族!”青智皇狂喜道。

金鐘皇、心雨皇皆大笑出聲,在場的高手皆喜悅無比,彷彿連續的烏雲天空出現了傾灑大地的驕陽,似沙漠般熱烈,似火山般沸騰。

鄧楓突然想起了什麼,他拿出那三張殘圖詢問青智皇道:“這三張殘圖都是我機緣巧合下獲得,我明白這裏面的含義,但是卻不知它背後隱藏的祕密。”

隨即鄧楓將三張殘圖遞給青智皇,期待他能發現些什麼,遠古時代青智皇便存在,他的閱歷遠遠超越自己,或許青智皇能說出不一樣的信息。

“在樓蘭國生靈禁區巨峯之下…”青智皇接過三張殘圖後,很快發現了字裏行間隱藏的暗示,他不由自主讀了出來,滿臉的驚駭。

“生靈禁區難道隱藏着什麼東西?”鄧楓好奇問道。

青智皇若有所思,回憶起了久遠古老的往事,片刻後,他才徐徐說道:“生靈禁區乃是樓蘭古國第二險地,任何生靈闖進裏面,都會身死魂滅,那是真正的絕地,據說那裏曾經是荒古四凶之一混沌一族的族地,荒古年代,荒古四凶與四大聖獸,人族並列爲九大巔峯種族,只是後來不知爲何,九大巔峯種族只剩四大聖獸,人族。不死神族隨後崛起,到了遠古時代,五大先天生靈逐步來到大陸的中心,樓蘭國,在這裏開創一番赫赫功業,建立起無種族敢挑釁的強大勢力。”

青智皇一陣失落,荒古年代,各強大種族林立大陸,繁華似錦,後來,經歷過荒古年代的滅族大戰,遠古時代的權欲之戰,各大種族早已今不如昔,甚至有些強大種族直接被滅族,大陸恐怕再難出現那些種族。

“難道這生靈禁區從未有強者闖進去嗎?”鄧楓好奇無比,荒古禁地在遠古時期被怒火鳳凰一族當時的族長潛鳳皇闖進去過,這生靈禁區不知道有沒有猛人敢往裏面闖。

青智皇許久才喃喃道:“沒有,生靈禁區名聲極大,危險程度甚至排在古之絕域、荒古禁地的前面,可想而知,那裏究竟有多危險,據傳,真王境以下強者接近那裏,會直接被荒古氣息震碎心脈而死,除非是那些媲美真王境強者的至尊,方能勉強踏足外圍。”

鄧楓驚道:“竟然如此厲害,那裏定是隱藏什麼祕密!”

見鄧楓躍躍欲試的樣子,青智皇有些擔憂,皺眉說道:“你現在的實力可以勉強一試,不過我擔心你會遇到危險,連各強大種族的族長都不敢踏足的地方,定是非常恐怖的,還是等找到第四張殘圖,知道是什麼祕密時,再去那裏吧。”

鄧楓暗道,這最後一張殘圖是關鍵,可是茫茫大陸,要去哪裏尋找那第四張殘圖呢?

“說不定第四張殘圖已經被人佔爲己有,師弟你可以散播消息,用寶物換取,這樣即使大陸上衆多強者知道殘圖的祕密,也不敢前往那裏,好過你慢慢尋找最後一份殘圖。”師姐玄姬美眸輕轉,俏臉微喜,她突然出言提議道。

鄧楓深深的看了師姐玄姬一眼,從她的美眸中能讀到濃濃的關心之情,他英俊的臉上浮現出開心的笑容,道:“就這麼辦!”

師姐言之有理,即使樓蘭古國的強者都知道生靈禁區的祕密,他們也不敢前往那裏,實力要達到真王境,才能抵擋荒古氣息的侵襲,這大陸上都沒有多少真王強者,每一位真王,都能成爲一大勢力的領袖,強悍的實力足以殺戮一個帝國。

像鄧楓的家鄉,華夏帝國,那裏就沒有真王強者,若是真王強者突然來到華夏帝國,瞬間便能威震四方,橫掃帝國,成爲千萬人敬仰的存在。

天地的王並不多見,即便是大陸的中心,樓蘭古國,各強大種族林立這裏,也沒有多少真王強者。強大種族族內每一位真王,都是種族的精英、長老,震懾其他強大種族的絕頂高手。

於是,青智皇、心雨皇、金鐘皇以及人族四大天王回到了人族族地,開始散佈殘圖的消息,若是有強者持有第四份殘圖,人族必有巨寶重謝。

魔族族地恢復了以往的榮耀,雖然大戰重創了他們,但是鄧楓這位新一代魔王的崛起帶給了他們無盡的希望,鄧楓的名聲再次轟動整個古國,劇烈程度比之前一次,不知強大了多少倍,整個古國都在談論鄧楓所創下的神蹟,憑藉真王境實力,將冰靈族冰魄皇打服,這份能耐,超乎無數強者的想象,每一位聽到這件事的強者,都露出不可置信的面龐,那般呆立的模樣,彷彿見到了世間最不可思議的場面,震撼之極。

瘋魔王的名聲如同光線穿梭星空,迅速傳遞到古國的每一個角落,魔族重新崛起於大陸,與那些強大種族同站雲巔,魔族之人終於揚眉吐氣,不再是過去畏首畏尾的憋屈生活。

而鄧楓想要的第四份殘圖,也在兩個月後傳遞到他手中,這最後一份殘圖是青智皇派嶺裕王親自送過來,嶺裕王與鄧楓的交情還算不錯,他們共同闖蕩荒古禁地,結下了深厚友誼。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鄧楓迫不及待打開一看,上面的意思是‘混沌不滅’,鄧楓當場震住,暗道:“難道荒古四凶之一混沌一族並沒有被滅絕?”

嶺裕王感受到了鄧楓心裏的疑惑,道:“青智皇也在猜測混沌一族到底有沒有被滅族,他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一切都只有前往生靈禁區,才能夠知曉,或許其他強大種族也知道了這個消息。”

鄧楓對那生靈禁區充滿了好奇,本來那裏強大的荒古氣息就引起了他的興趣,現在‘混沌不滅’這四個古老滄桑的字更是激起了他心中探尋真相的慾望。

“青智皇可同意讓我進去?”鄧楓內心火熱,詢問嶺裕王。

“沒說不可以,想必你也不可能完全聽從他的話,生靈禁區危險重重,你多加小心!”嶺裕王無奈嘆道。

有關生靈禁區或許有重大隱祕的消息在樓蘭古國掀起了一陣陣狂潮,各強大種族的族長們都按耐不住,如同着了魔一般,五大先天生靈、三大皇族、羽蛇族、九尾靈狐等等大陸上最頂尖的種族都紛紛派遣族內絕世強者前往生靈禁區。

自荒古年代以來,生靈禁區就是非常神祕的絕境,連各強大種族的族長都不敢輕易涉足,而現在,有關生靈禁區的消息浮現於世,這對於充滿野心慾望的族長是極爲致命的誘惑。

古之絕域、荒古禁地都存在荒古之力,那麼生靈禁區會不會也存在這種最強之力呢?一切都是未知,若是能夠得到這種力量,各強大種族的族長都深信自己所在的種族立刻能躋身巔峯種族的行列。

何況這次生靈禁區之行,前兩次最大的好處者,新一任魔族領袖鄧楓,或許也會前往那裏,雖然鄧楓的實力非常強大,連冰魄皇都敗於他手,但是各強大種族依然堅信這次生靈禁區之行,充滿着危險,那些巔峯種族也不會放過鄧楓,尤其是冰靈族、雷靈族、疾風麒麟族,鄧楓斬殺他們族內年輕一輩最強天才的事情已被各強大種族所知曉。 樓蘭古國中州,一塊充滿荒古氣息的陸地,這裏的荒古氣息瀰漫天際,連方圓百萬裏的土地都受到影響,荒蕪如同廢墟,寸草不生,異獸們路過這裏皆被震碎內臟而死,自荒古年代以來,這裏彷彿與世隔絕,沒有任何強者膽敢闖進這裏。

一日,從四面八方趕來衆多的強者,有來自古國東域、西域、南域、北域甚至中州,這塊荒古之地頓時成了香餑餑,衆多頂尖強者都趕來這裏,探尋這塊古地的祕密,他們每一位,都是一方大勢力的領袖,或者是強大種族的頂樑柱,甚至有些種族的族長親自過來。

衆多強者懷着同一個目的而來,爲的都是傳說中的荒古之力,哪怕最終沒有幸運得到,只要不得罪那些絕世強者,或許也能得到某些天材地寶。

貪婪、慾望讓名動一方的頂尖強者冒死前來這裏,鄧楓的崛起,讓更多的強者不顧一切,全然忘了生靈禁區蘊藏着無盡的危險,修行者追求更高的境界,更強的力量,現在有機會提升自己的實力,衆多高手皆眼神火熱,熱血沸騰,似火山噴發般洶涌,似怒浪滔滔般澎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