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錢多這才退出遊戲,把錄製的戰鬥情況重新看了一下,見他的狀態都隱藏得很好,便笑着把錄像放上到了論壇上面,錢多還給它起了好聽的名字,屠龜行動。


當然錢多,也把酒保所說話的一起放在了論壇上,起來中國玩家近半年的炮轟。 錢多見等級已經又80%了,心道:這羣龜兒子,恐怕也掉了不少級吧,哈哈。錢多看了下漸亮的天色,今天升到3百級的任務,還沒完成了呢。

錢多便又衝進死亡之地,去同兩萬只BOSS玩死亡遊戲去了,足足過了四個小時後,錢多的經驗被停留在299.9級,錢多想在五天後,等男盜女娼幫怪物攻城的時候,再給中國玩家們一個驚喜。

其後的三天裏,錢多一反常態,陪着夢雅去辦轉學手續,由於有了背後夢氏集團的背景,短短的三天時間裏,夢雅便把常芳連同她的學籍全部轉到錢多他們所在BD大學。

夢雅的父母對此很高興,女兒終於願意在BD這座城市上學了,留在他們身邊了,雖然夢雅的父母對跟在夢雅身旁的錢多感覺不舒服,但女兒就可以。

當錢多陪夢雅把兩人的東西放到校長室後,出來夢雅在錢多的頭狠敲了一下,大錢多一再以要被打傻時,做威脅後,夢雅才氣呼呼的問道校長怎麼對着錢多那熟。

錢多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髮,才道:“大一上半年,我宿舍有個愛尋事生非的傢伙,有一次喝醉了指着校長的鼻子罵,道‘老子黑社會,我怕誰’,而我則在一旁把它給拉開,要不是我身強體壯,校長的腦袋早就被那傢伙開了。”

錢多一邊說,還一邊比劃着,夢雅用三寸長的鞋跟賞了錢多一腳之後,錢多才老實下來,細問之下,還真是如此。

“那校長也不處理他。”夢雅驚訝道。

“怎麼會不處理,校長同五個副校長一到同意,他給正校長賠禮道歉。”錢多在校門外的買了兩瓶冰紅茶,打開一瓶灌下了半瓶,大呼過引。

“去!”夢雅小口抿了一下,又道:“那不給他一個留校查看之類的,這也太輕了吧。”

“輕!這樣,那該死的傢伙還沒有道歉去呢,誰讓他老爸是副市長呢,當然後來聽那小子說,他那當兵的老爸把他打得屁股腫了三個月,拉着給校長上門道歉去了,這才結。”

“呵呵,這可真逗!有空見識見識。”夢雅嬉笑道。

“可不!不過人特夠義氣,同我的關係還不錯,一眼望去整個一個正人君子,其實一肚子男盜女娼。”錢多沒說完,腦袋上便捱了一下。

“瘦子!又忘了我們宿舍的宗旨了,不要在外人面前議論自己的兄弟,特別是我這麼偉大的兄弟。啊!美女嫂子,真漂亮啊!我請你吃飯好不?對我自我介紹一下,本人便是風流瀟灑、玉樹臨風、貌若番安,氣死孟嘗的王不凡是也。”

王不凡說首,便一臉淫笑的向夢雅探出腦袋去,卻被錢多一下給打了回去。

“流氓,老實點,這可是我老婆。別怕,這就那個敢揍校長的傢伙。”錢多指了這個身高不到1米7,還有些微胖,自稱氣死孟嘗的傢伙。

夢雅輕輕的笑一下,算是打過招呼了。

王不凡自我陶醉的笑道:“美女嫂子,真是同瘦子絕對配啊!絕了。”

王不凡說着,還不住的向錢多擠眉弄眼,讓旁邊走的一羣恐龍大聲嘀咕,他有病啊,王不凡這才老實下來。

這時,從校門旁的使得店裏出三個人,錢多一看,他們201宿舍的傢伙們都齊了。

錢多一一給夢雅做了介紹,比錢多還要瘦小的叫常態,因脖子出奇的細長,所以被衆人叫作長頸鹿。而長頸鹿身旁的那個小胖子便是包子,雖然一點長得也不像包子,但這傢伙能把食堂那豬食般的包子吃下10來個,當然是那種三兩一個大傢伙,而且吃的津津有味,絕對是無古人後無來者。最後一位鄧伯仲一臉憨厚的表情,見人就是笑,當然那些大一時欺負他的公子哥都讓他打扁了,他也得了一個暴牙的稱號,倒不是他的牙突出,而他牙齒刷得特別亮,脾氣又點火就着,才得了這個稱號。

一一介紹完了,流氓等人衝錢多不住的奸笑,錢多就知道不好,便道:“快中午了,我請客。”

“明珠大酒店。”流氓一開口就是離學校最近的一座豪華的酒店。

暴牙嘿嘿一笑,運了半天氣才道:“我聽說,只有來一回酒店的酒菜最好。”

“同意。”,“就是暴牙說得對”,“還是本市唯一的五星級酒店最好。”

錢多差點暈了過去,不用這樣吧,終於錢多少數服從多數,也把田地給叫了出來,這下201宿舍的都齊了。

同行,六人打了兩輛面的,才衝向來一回大酒店。

201宿舍的男生們全是籃球背心,大褲衩,腳上都是清一色的黃色大拖鞋,這還是暴牙比鐵齒銅牙還要厲害十分在地攤上淘來的,五元錢一雙。

一行人不管那引動西裝革履的傢伙投來不屑的目光,徑直走上前去。

“先生,您着裝不整,請換套一衣服再來。”服務生客氣的把衆人給攔住了。

“什麼,怎麼會呢。我們也沒光屁股。”流氓說着,便轉了一圈,他並沒從大褲衩上看出不妥之處。

“這!您沒打領帶。”服務生說道。

“這好辦。暴牙,筆!”

流氓接過那隻水彩筆,給其他三人畫了每人胸前畫了一個歪七扭八的領帶,又把筆扔給了暴牙,這才道:“這下,你滿意了吧。”

“還不行,這裏不許穿拖鞋。”服務員禮貌的指了指身旁那個拖鞋者勿入的牌子。

“這也好辦。”流氓說着便把拖鞋脫下,拎在手中,得意的點了點頭,其他三人也把鞋子脫下來。五星級的飯店門口飄起一股臭腳丫子味。

“這?”

“別這,那的,我們進。”流氓一揮手,衆便一擁而進,把服務員晾在那裏。

最後走進的夢雅向服務員點了點頭,便對錢多喊道:“咱去雅間吧,這裏有些亂。”,其實夢雅怕這幾個臭腳丫子,把客人都薰跑了。

夢雅輕車熟路的帶着衆人乘坐貴賓專用電梯,來到五樓。

衆人都對嫂子這麼熟悉感到外,憨厚的暴牙說了一句差點把錢多氣吐血:“看來傍貴婆的生活就是好啊!”,衆人轟笑起來。

在衆人追問下夢雅才道,這家五星級酒店是她家開的,這更讓衆人覺得錢多是人錢兩收,紛紛表示願意做錢多的後補。

等酒菜上來後,衆人才暢談來。

“你們知道不,我在《味道》裏已經120級了。可現在任無憂幫會的十大護法。”長頸鹿因爲喝酒,脖子又長了一些。

“去你吧,我都100級了。錢多你多少級了。”包子把一個整個的拳頭般大小的獅子頭吞了下去。

“我100級,還沒做進階任務。”暴牙眼觀鼻,鼻對口,默默的消滅的任何從眼前飄過的美味佳餚。

“你們都不行,美女嫂子想玩遊戲的話我,帶你,我已經125級了。一天就能帶你到70級。”流氓笑着又點了幾個菜。

“去你吧,我家錢多已經3百級了。”林雅說着把一塊瘦肉夾進錢多的食碟裏。

“什麼,瘦子已經3百級了,等級榜第一是你。”其他人驚道。

“呵呵,我299.9級,不到3百級。”錢多把夢雅夾給他的瘦肉嚼得津津有味,錢多一邊含糊的說道:“過兩天請你們看場好戲。”

“什麼好戲,你一人獨戰十隻BOSS。”流氓用筷子搶下暴牙的那片烤肉,不停得晃着腦袋。

“不是,比那個刺激多了。”錢多故作深沉的一笑,向大家伸雙指,成一個成功的V字形。

衆人齊道:“真二!” 讓錢多氣憤的是,這流氓他們四個傢伙竟然也從學校搬了出來,更‘巧’的是竟然在錢多的對面租的一套二室一廳的房子。

錢多自然知道201宿舍的這羣傢伙們,是用高價把原來租住戶換到樓下去了,好以一起玩遊戲的名義接近的夢雅,錢多多次發出危險信號,夢雅則見錢多那杞人憂天的樣子,不停的譏諷他。

當流氓四人把房子收拾好,便拉着錢多三人一起海吃一頓,而在遊戲中四人均加入了田地所建的送你回家幫會,這樣,幫會裏又多了三個傢伙。

今天是男盜女娼幫守村的日子,錢多把所有的好友都叫道男盜女娼幫的外圍,等着怪物攻城時,讓大家看一出好戲。當大家問起什麼好戲時,錢多卻笑而不答。

很快第一批怪物就在地階BOSS們的帶領出現在田地等人前面百米的地方,看着這近十萬只怪物,他們知道自從有多個幫會建村、守村成功後,玩家們研究出一套對付他們的辦法。

第一批主要是死在陷阱之中,而第二批則死在硬弩,甚至是投石機的巨石之下,而第批的BOSS們則在道士和弓箭的雙重打擊下還沒有進城,便把他們殺得一乾二淨。

當然這也是因爲清心建立了第一個全遊戲的幫會後,系統對攻城怪物們也做了調整,把怪物的實力降下來,因爲《戰嚎》裏面很少會有一枝獨秀的情況發生。

錢多則沒有看男盜女娼幫第一、二次怪物攻城,他知道看半天也沒有什麼意義,錢多則在各大城市遊蕩起來,等系統提示到男盜女娼幫的第三次攻城開始後,錢多才慢吞吞地來到男盜女娼幫的村外,向田地等人打了個招呼便,把頭盔放下,隱藏半邊臉後,便隨着怪物軍團,向男盜女娼幫的村子走去。

錢多一邊走,一邊看了一下系統BOSS的實力,那些四個只不過是四個普通的龍王,如果沒有錢多的幫忙它們只能去給男盜女娼送去經驗和裝備,錢多小心翼翼地跟在它們的後面,對着其中的一個用起蠱惑人心來,錢多隻用了五、六次便把一個龍王蠱惑住,錢多把它收進捕獵器中,又收另一個。

錢多收了三個後,便把最後一個留在那裏,帶着其他三個,便打開導遊旗,移動到早就記好的點的男盜女娼幫的村內,錢多悄悄地走到中央大廳的地方,見只有外面只有百名玩家在守着中央大廳。

錢多從田地那裏知道,怪物們攻不進城裏的話,是不會對中央裏面的建幫石構成威脅的,錢多轉過中央大廳,來到根本就沒有人的復活點上,他便把三隻龍王加錢多收集的一百隻各系BOSS一併放在了復活點上,錢多嘿嘿一笑。

錢多便又立刻回到他的死亡之地,來帶另外一百隻BOSS,由於地器級的捕獵器最多一次能收集一百隻BOSS,錢多不得不再跑上N 次,等錢多把BOSS聚焦到一萬隻的時候,終於有被村外那隻龍王掃到的玩家復活過來,當然下一刻便又死在復活點的BOSS們的屠手之下。

錢多看到時間還有兩個半小時,便帶着向男盜女娼幫的中央大廳發起進攻的命令,現在錢多才感覺到洞主的好處,自從把怪物們收進死亡之地後,便會成爲洞中怪物,而錢多則能通過洞主令來控制他們,當然這些BOSS們跟普通的寵物是不一樣的。

普通的寵物打怪,可以讓玩家也升級,而這些BOSS打怪卻不分給洞主那怕是一點經驗。

錢多把BOSS的攻擊目標設定成中央大廳,九千隻怪物便浩浩蕩蕩的向中央大廳開去,復活被男盜女娼幫的傢伙設定在一個很隱蔽的地方,要不錢多招出這麼多怪物來早就被發現,這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等中央大廳的玩家們看到一大羣BOSS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男盜女娼幫那個百名玩家傻了眼,這哪是怪物攻城啊!簡直是屠城來了。

其中一名玩家大他們的幫會頻道里大喊道:“幫主,快回中央大廳,有近萬隻BOSS攻城。”

等小賤蠢龜想再問清楚一些的時候,那頭卻傳來手下的慘叫聲,小賤蠢龜來不及多想,看了眼已經有氣無力的龍王,大叫道:“房古羣你留下,其他回中央大廳。”

小賤蠢龜帶幫衆遠遠的便看到蜥蜴戰神那高大的身軀,手中的巨斧上下翻飛,自從錢多把它放進第十層後這個高級地階的傢伙,只能整天的睡覺,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戰鬥的機會,發出歡快的叫聲,一邊把中央大廳的房屋推倒露出下面的建幫石來。

錢多見不少玩家從他藏匿的地方跑過,不由的一笑,把BOSS們分成九個組,而有一個守住建幫石,其他八組分別守住一個方向。錢多見男盜女娼幫已經來了從四面八方來了,近萬人,便對BOSS們下了進攻命令。

頓時還在奔跑中的玩家受到BOSS們無情的打擊,變成一堆血肉模糊的屍體,更有甚者被BOSS們雙腳踩在腳下,兩頭冒泡,被活活的踩死。

選擇復活的男盜女娼的幫們竟然發現剛剛復活,便又死了,便再進,又死,平均每個人死了10幾次以上。躲在幫衆中間的小賤蠢龜也沒能倖免,在蜥蜴戰神的巨斧化作白光,等再次復活時,也再被殺死,好在這傢伙有些頭腦便沒有立馬復活,而是叫城外在掃尾的幫衆們來打進攻復活點來。

錢多見BOSSW打始屠殺男盜女娼幫的幫衆的時候,高興的跳了起來,他在準備計劃的時候,便知道男盜女娼幫一共有近五萬的幫衆。

錢多想到事不宜遲,錢多立刻又回到死亡之地,多帶了一百隻BOSS把他們放在復活點上,從中央大廳的位置上調來四千只BOSS,來守住復活點。

這時,城外的男盜女娼幫的大軍也到了他們四萬多的人隊伍向復活點發出猛攻,在火牆和暴風雪的打擊與,BOSS們的血量急劇的下降,錢多一見不好,便把BOSS們的互殺開啓了,當然是血多的傢伙去打血量只剩5%的血量的同伴們。

男盜女娼幫的幫衆們,看到BOSS們一批批的倒下,卻沒一個發生異變的,不由的高興起來,四萬的玩家也在短短的十幾分鍾裏,也損失了一萬。

就在男盜女娼幫的玩家們高興的時候,在外圍通過系統大屏幕觀戰的田地他們不由的大笑起來,錢多這個傢伙竟然想到用大羣BOSS來幫助系統攻城,真虧他想得出。

田地又一想不對,要只是攻城的話,建幫石在這四萬名玩家來之前,便被打碎了,田地不愧是玩了N多遊戲的老油子,錢多是要讓他們掉級。

如果沒有進階的話,便會有掉到0級的可能,百級進階後,會最多掉到一百級,但再死亡的話,便隨機掉落一件裝備。

田地想到這裏,不由的全身冒涼氣,幫會散了可以重新建,但等級要是下去,很難在追上來的,那有幾個錢多這樣的升級狂人啊!平常玩家能在這兩個月升到八、九十級便很不錯了,四萬人吐口唾沫都能把錢多壓死,好在所有的只知道是BOSS攻城,卻不知道是錢多搗的鬼。

果然如田地所料,雖然復活點的BOSS死了近一半,但系統卻傳來可怕的聲音。

“蜥蜴戰神升級!東瓜大王升級!雪狐王升級!金狼王升級!小龍王升級!……”等等,近百隻BOSS同時升級,其實如果只是殺死玩家的話,不會這麼快升級的,可BOSS們把同類殺死,本身升級了,還給那些男盜女娼幫的玩家們造成了假象。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四萬名玩家也在成批成批的死亡,沒有幾個人能在巨大道術之下存活的,光是蜥蜴戰神的閃電風暴,便死去了一萬多人。

而死亡的玩家們雖然在小賤蠢龜的組織下,組織一次反擊,卻再死亡後,便沒有人進來了。錢多見這樣,便利用洞主令把BOSS們一批批的送回十層洞穴裏。只留下系統的那三隻龍王。

時間還有十分鐘的時間,足夠他們把建幫石打碎了。錢多大笑着回到了樂土城。 錢多聽到男盜女娼幫被毀,不由得大笑起來,錢多看着自己那299.9級,便打開升級模式,錢多在死了十幾次後,終於聽到久違的叮得一聲。

這時,系統也提示道:“由於有玩家升級到3百級,遊戲再次升級,升級時間一天,請玩家5分鐘內,退出遊戲,否則系統將強制彈出。”

錢多便很快退出了遊戲,見夢雅也剛剛退出遊戲,錢多一把夢雅,在她那嬌好的面龐上留下愛的印跡。此時,窗外的天剛微微地泛白,光亮一點一點從東方升起,就像愛的花朵慢慢的散開。

錢多摟住夢雅,慾望之火把錢多都燒得火熱起來,錢多低聲叫道:“夢雅,給我滅火吧。”

錢多把夢雅按倒在牀上,開始了他的放火行動,等錢多他們再次曬來,已經是日上三竿了,而上午的課被錢多逃過去了。

錢多疲憊的去衝了涼,等他再出來時,田地、流氓五人已經坐在電視前的沙發上,五人目不轉睛地盯着A片的上身體,而房間裏充滿了銷魂的**的叫聲。

“喂!大中午的看這個幹什麼,一會兒夢雅就要回來了,快收起來吧。”錢多上去就搶那足有十釐米厚的成套光盤。

“去!滾一邊去!你美女嫂子今天中午不回來,師哥有請。”流氓眼睛瞪得大大的,死盯着屏幕。

暴牙把一張紙條遞了錢多,錢多一看,知道是同常芳一起同其他美女們逛街去了,給錢多留了一個愛心盒飯。錢多看到包子正吃着他的盒飯。

一手把從包子的口中搶過來,把最後一口送進了嘴裏。

錢多活動了一下疲憊的身體,也不去管他們,直接走進了房間裏,又繼續睡了起來,這一覺下去,直睡到晚上八點。錢多被夢雅從牀上拉起來,迷糊的洗了把臉。

錢多又迷糊的吃了飯,才被夢雅拉出去放風,錢多的頭被熱風一吹清醒了不少。

等到錢多回來,田地他們已經在遊戲中了,而錢多也習慣性了看了一下更新內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