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長嘆了口氣,羅緒新道:“帶他們進來吧!”


“瓦剌蒙古騰格部使臣花拉子模拜見大明帝國禮部尚書大人!”一個蒙古裝扮的人竟然用麻溜的漢語說道。

看着眼前施禮的蒙古漢子,羅緒新道:“使臣遠道而來,辛苦了,請坐;來人,看茶!”

待那人坐下後,羅緒新道:“使臣請用茶,不知使臣到我國來有何公幹?”

花拉子模道:“實不相瞞,在下是奉我汗王之命,前來拜見貴國皇帝陛下,爲貴我兩國的友誼而來!”

羅緒新道:“這樣好,這樣好!大明有句話,叫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呼?歡迎你們!不過,這想見皇上,那可是有點難了,這朝鮮國、英吉利國、荷蘭王國……好大一批,都想求見我國皇上,來人,查一查,已經排到什麼時候了?”

一個小吏過來道:“啓稟大人,已經排到了下月十六了,如果需要,下月二十日倒可以按排。”

羅緒新兩手一攤道:“實在不好意思,貴使已經聽到了,就下月二十如何?”

花拉子模呆了一呆,軍情似火,如何等得?他忙起身道:“大人,在下實在是等不了那麼久,還請尚書大人行個方便!”

羅緒新道:“本官也很爲難啊,這來的都是客,皇上又有規矩,七天才見一次客,唉……貴使請稍坐,本官忽然有點內急,去去就來,敬請諒解!”

花拉子模只得道:“大人請便!”再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不讓人家上廁所吧?

花拉子模等啊等啊,一個時辰過去了,尚書大人竟然還沒有蹤影,這茶水都續三遍水了!花拉子模實在忍不住,問一旁走過的小吏道:“這位大人,尚書大人……”

小吏笑道:“在下不是什麼大人,尚書大人剛纔準備過來,忽然被皇上十萬火急的傳旨傳進宮去了,貴使請稍待!”

花拉子模笑道:“在下頭一次到貴國來,不知道規矩,還請大人教我!”說完從懷中摸出了一錠金子,順勢便塞到了那小吏的手中。

那小吏左右看了下,笑道:“您看您這不是挺知道規矩的嗎?不用我說了吧?”

看着小吏遠去,花拉子模不由暗罵:“怎麼這麼個混蛋,一錠金子還買不來一句話?不對,他剛纔的意思……哦,我明白了,唉,我怎麼如此糊塗?”

待另外有小吏過來時,花拉子模道:“請轉告尚書大人,在下改日再來拜訪!”

看着花拉子模遠去,羅緒新在閣樓上對那個收了一錠金子的小吏道:“抽個機會點醒一下他,別拿這些俗物大明大白的給本官惹麻煩!”

“麻煩?”那小吏不由疑惑道:“不是皇上口諭讓咱們這麼幹的嗎?”

“糊塗!如果有事,你讓皇上給你作證去?就算皇上到時不治罪,但作爲臣子,就不能不給皇上惹這些麻煩?”

“大人教訓的是,在下糊塗了!在下這就去辦!”那小吏忙施了一禮轉身便跑了出去。

受到了高人指點,花拉子模將一千兩黃金全部拿到大明中央銀行去換成了“新幣”,又打聽了好久,纔來到了一處掛着“公益司”牌子的像衙門又不像衙門的地方,花拉子模對門人道:“在下奉禮部羅尚書之命前來捐款穿越農家調皮小妞最新章節!”

那門人道:“先生請隨我來!”

拿着一千兩黃金“換”來的白紙條,花拉子模不由嘆道:“這中原人可真是無恥之徒,連受個賄都搞的如此光冕堂皇,還取個公益募捐的名頭,我呸!”

一千兩金子投下去,效果立馬就顯現出來,那晚指點過他的那個小吏過來悄悄告訴他,尚書大人感謝他的慷慨,三日後,便會通知他面聖!

但小開同志的無恥更讓花拉子模感到心寒,雖然收下了花拉子模鉅額的禮物,但整個會見包括開始的一些禮節性問候在內竟然還不到二十分鐘,不僅如此,小開還開門見山的明確告訴他:“鑑於目前瓦剌蒙古的形勢,大明根據自己的文化傳統已經作出了決斷,前日已經公開聲明支持烏蒙統一整個瓦剌蒙古,如果騰格要想讓大明改彌更張,那就拿出足夠的利益來換!一點點的黃白之物,大明可不缺!”

離開大明皇宮,花拉子模已經想不到自己該拿什麼來換取大明的支持,出使大明的這段時間,他已經充分見識到了大明的強大,無論是經濟、文化、還是軍事無不是獨步天下,更別提它那睨視天下的科技……這樣的國家,無處不透露着令人窒息的強大……

第一次乘着大明特意安排的回程火車的花拉子模,心緒更是不能平靜,看着窗外昔日還與瓦剌蒙古一樣荒涼的昔日仇敵韃靼蒙古土地的那一座府拔地而起的城鎮、工廠,那從心底裏透出幸福來的牧民民,他的心中,似乎有了主意。

花拉子模走後,羅緒新若有所思的道:“皇上,那騰格部只怕是拿不出什麼能讓皇上看得上眼的利益,皇上怕是要失望了。”

小開道:“騰格部能來北京,說明原本估計的情況略有變化,所以朕對瓦剌的外交方針亦隨情況而變,其實朕這些天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便是大明以前在對外中太過注重謀略,格局還是不夠高,眼光還太短淺,是時候加以變更了!這件事中,朕哪裏是看重他的什麼利益,朕是想通過這件事,告訴天下幾個道理:一、國家之間只有陽謀,象這種對個別人員的行賄,起不到任何作用!同時,朕也是告訴你們,在爭取國家利益上,無論大小,寸土必爭!這次你能想到那個點子,甚合朕意!二、大明的疆域不可能無限擴張,軍事手段也不可能無度的使用,所以,朕需要以軍事爲後盾,以文化、經濟爲武器,去在不知不覺中以大明的價值觀統一週邊!形成以大明爲政治、經濟、文化核心的世界大格局!以這件事來說,分裂國家,發動叛亂,甚至引入外敵以對同胞,這便是爲中華文化所不容!當然便不可能得到大明的支持!三,如果騰格部聰明,能夠悟到朕之苦心,朕自會放他一條生路,否則可是枉費朕後面的一番安排了!”

羅緒新唸叨着小開那句:“以軍事爲後盾,以經濟和文化爲武器,在不知不覺中以大明的價值觀統一週邊!形成以大明爲政治、經濟、文化核心!”越念越覺得心驚,他長輯一禮道:“皇上聖明,這便是我大明今後的對外交往的鐵律了,臣等當效死努力實現之!”

小開看了受到震撼而熱淚盈眶的羅緒新一眼道:“大明一個疆域遼闊、民族衆多、地區差異很大國家,你執掌的國家宣傳部門,一定要時刻牢記以宣傳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以首要任務!另外,隨着國家經濟的發展,國家的未來,不能僅僅寄望於君主的賢明之上,要靠國家制度!所以,朕的下一步,便是制訂憲法,以憲法爲核心,統領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從而建立起更爲穩定的國家政權體系,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全新的東西,現在大明三權分立的權力格局已經具有雛形,只是少了一部綱領性的憲法!你可以先行放出一點點訊息,試探一下輿論反應!對了,到英國考察憲政的人員回國了沒有?”

羅緒新強壓心中的驚異道:“臣領旨!臣會把所好尺度的,請皇上放心!那批考察人員下月初六便可歸國,臣會讓那批人管好自己的嘴的!”

小開笑笑道:“如此,甚好,那就這樣吧!”

(人在深山在此特別感謝詡人朋友打賞)

本章節是第一二五章 無恥之徒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經過激烈的角逐,羅斯柴爾德銀行終於在英國政府的招標中擊敗主要競爭對手托馬斯銀行、英倫城市銀行,獲得了英國政府對西班牙爭奪印度戰爭的軍費融資權,交易總金額竟然達到了破記錄的十五億英磅!可以預見,這是一筆可以讓羅斯柴爾德銀行賺得盆滿鉢滿的大生意,一時間,羅斯柴爾德銀行已有執英國金融之牛耳之勢。

托馬斯此時,雖然過去了近一個月,一提到這事,還在怒氣衝衝的朝着李萬軍大吼:“你是個什麼意思?讓我們故意輸掉這樁生意?你要知道,這樁生意可以賺多少錢?百分之三十,那就是四點五億英磅,四點五億!知道不?我看你腦子一定是鏽了!”

李萬軍放下擱在辦公桌上的雙腿,長長的吐了個菸圈,走到一臉不滿的托馬斯面前,道:“你才腦子生鏽了呢!四點五億算個屁,虧你還是號稱羊皮卷民族的後人,放着好好的大生意看不見,只看得到那一點蠅頭小利!”

托馬斯呆了一呆,一點五億英磅還只叫蠅頭小利?那什麼纔是大生意?看眼前這個人,一幅大尾巴狼的樣子,托馬斯真有點牙癢,有種想狠狠咬他一口的衝動。

看托馬斯那樣,一向以打擊別人爲樂的李萬軍撇撇嘴道:“看你那沒出息的樣! 名門枕上婚 忘了?給你提個醒,蘇格蘭中央銀行,你老人家還記得不?”

托馬斯奇道:“銀行好好的啊,幹嘛?讓它去搶?也晚了!人家合同簽訂後全款都撥到位了!”

李萬軍譏笑道:“你真笨,哪個讓你還去搶這事了?我是說你馬上召開股東會,蘇格蘭銀行立刻進行增資擴股!規模嘛,我看就增擴個30%的股份!”

托馬斯不愧是猶太人,眼睛一轉,立刻便明白了李萬軍的意思,他不禁笑罵道:“你這個混蛋,怪不得你讓我輸了那樁生意,原來在這裏等着,羅斯柴爾德銀行剛剛付出了十五億英磅,再擴股一定會出現現金不足!是個好時機!可他要是進行同業拆借咋辦?憑他的勢力好象不難辦到啊……”

李萬軍冷笑道:“如果英國的這場戰事進行的不順利,失去了市場預期,你以爲會怎樣?”

托馬斯掩口道:“你,你的意思是……”

李萬軍道:“很簡單,市場有時候並不是理性的!而且,我說的不順,也許僅僅只是個謠言……”

托馬斯搖頭笑道:“你真是個壞傢伙極品囂張,女王來襲!真服了你了,我立刻便去安排!”

一大早,英國證券交易市場不知從哪裏傳出一則重磅消息:“一個月前出發的英國遠征軍在印度因未能在印度洋得到盟國大明海軍的及時支援,補給嚴重不足,陷入了困境,戰事很可能要大大延長,戰爭的不確定性大增!”消息傳出後,爲此次行動提供主要融資支持的羅斯柴爾德銀行的股價瞬間狂瀉,而英國國防部相關人士傳出的消息也似乎進一步證實了此事,這更是加劇了市場的擔憂……

蘇格蘭中央銀行總部,正在召開由托馬斯提議召開的臨時股東會,看着心急如焚的約翰保羅,托馬斯在不慌不忙的扯了會閒話後,拋出了早已準備好的重磅炸彈:“爲增強市場信心,穩定英國金融市場,增強中央銀行的實力,我提議,央行增加資本總額,我測算了下,此次需要增資的數額大約佔現有總股本的百分之三十五,每股按現行股價約十五英磅的價格發行,發行範圍爲現有四大股東:托馬斯銀行、羅斯柴爾德銀行、英倫城市銀行,以及英國政府,大家的意見如何?”

約翰保羅首先站起來道:“我不同意,目前,央行的資本金充足,根本沒有必要發行新股!”

不出意料,英國政府股權代表也認爲沒有必要發行新股。

英倫城市銀行的董事長羅爾希笑笑不語,沒有表態。

托馬斯道:“既然達不成統一意見,依照章程規定,對無法達成妥協的事項,需要投票有決,我們還是表決吧!”

約翰保羅道:“等等,我們需要時間研究,我不同意立刻表決!”

托馬斯道:“按章程,對錶決事項有不同意見的,也可抽票決定!”

正如約翰保羅所擔心的那樣,英倫城市銀行在最後,果然再一次的選擇了支持托馬斯,增股方案得以順得通過,看着眼前的兩位猶太人同胞,約翰保羅不由嘆了口氣,同爲猶太人,雖然他們能團結一致對外,但在僅有他們自己的生意場上,他們互相之間動起手來,也是刀刀見血,毫不留情!這是古老的猶太傳統,作爲一個失去了根的民族,只有通過最殘酷的競爭,才能讓最優秀的猶太種子留下來!

托馬斯選擇的時機外界評價是又準又狠,能過此次大規模的增資活動,托馬斯銀行與英倫城市銀行的聯盟總股份上升到了百分之七十三,終於奪得了蘇格蘭中央銀行的絕對控股權,而約翰保羅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央行的影響力則進一步下降,失去了在重大事項上的制約權。

在一干保鏢的護衛下,志得意滿的托馬斯回到了托馬斯銀行總部,此時的他,已經成當初的一個小混混,成爲了今天跺跺腳便可令大英帝國感冒的大人物了,但一進入高層那個絕對不允許外人進入的樓層,他本相畢露,他看到了李萬軍的辦公室的門竟然虛掩着,他在門外便開始用仍然略顯有些生硬的漢語大叫道:“親愛的李!你他孃的真是個混蛋,在你的叟主意下,我們又贏了一局!”

一進門,托馬斯才發現,裏面竟然有許多陌生面孔,而李萬軍此時,正待立在一位老者的跟前,兩人正說着什麼。

李萬軍一見托馬斯,對他招手道:“托馬斯,快過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福伯,少爺的大總管,福伯!”

“少爺?”托馬斯心中一驚,這才記起眼前的這一切,都是那個被人稱爲少爺的人的,他,不過是一個小股東而已,他立刻面上堆起笑容,對那老者深鞠一躬道:“在下托馬斯,見過大總管!”

福伯撫須道:“你好,托馬斯先生,很高興見到你!少爺可是很是看好你!坐吧!”

福伯待衆人都坐下後道:“大家都到齊了,說個事!此次少爺派我來英國,除了讓我來看看大家外,少爺還有重要任務佈置,大家記住,今日所說,決不允許泄露半句!”

衆人無不立刻凜然起身應道:“遵命!”

本章節是第一二六章 增資擴股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漫天的星斗照耀着整個夜空,月亮卻不知躲到什麼地方去了!隱約中,一行快馬,悄悄地在無邊的荒漠草原上慢慢的前行。

綽號“鷂子”的羅真平邊催動戰馬,邊藉助微弱的星光在千里鏡裏觀察着周圍,他的身後,是一隊默默前行的的士兵。

放下千里鏡,羅真平的手很自然的便搭在了腰間的手槍上,在馬上,作戰一般都是用短槍管的騎槍,精度射擊時還必須雙手持槍,遇到騎術不精的新手,給他面前放頭豬都不一定能打中,而這種手槍去卻很好的解決了這個問題,單手持槍,另一手可以操縱馬匹,確保平衡,還不用拉槍栓,特製的二十發彈匣連射時就跟潑水似的,實在是太威猛了。

“鷂子”還沒想完,遠處的黑暗中出現了與後世的冷煙花一樣的一點光亮,那光亮畫了兩個圈,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他猛然舉起了右手然後向下一壓,身後的隊員們立刻下馬,也是一點冷煙花亮起毒亦道。

幾個黑影出現了,與“鷂子”的人馬會合後,又迅速消失在無盡的夜色中……

“轟、轟……”幾聲巨大爆炸在幾個方向同時響起,海港內的軍艦隨即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瞬間便映紅了整個海港,巨大的爆炸聲和火光,驚醒了岸上駐防的西班牙士兵,他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無數身影在火光中嘶喊呼救而又不知所措……

西班牙駐加拿大魯珀特王子港司令德烏洛亞少將從營房裏跑了出來,一邊披着衣服,一邊呆呆地望着自己心愛的軍艦在火海中戰慄,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轟、轟轟……”幾聲更大的爆炸聲從遠處的炮臺上爆發出來,一團團烈焰將駐紮在軍港的西班牙軍最後希望都澆滅了。

“快,救火,敵襲……”德烏洛亞少將好象是猛然驚醒一樣,雜亂的發佈着命令。

燃燒的木質艦體在發出幾聲嘎嘎的巨響後,陡然間又再次炸開,艦殼眨眼間便被爆炸的氣浪衝的七零八落,這是火藥從底艙被大火點燃後爆炸的場景。

遠處軍港裏的爆炸聲和火光也驚動了距離軍港幾裏外祕密倉庫的西班牙守軍,正當一個哨兵登上望臺向海港瞭望時,“呯——”一聲清脆的槍聲傳來,那哨兵的屍體還未落地,幾個黑影便猛撲過來,倉庫門口的西班牙士兵纔剛剛舉起槍,就被飛衝的士兵們砍瓜切菜般的剁翻在地。

“鷂子”帶着特別行動隊的隊員們衝在了最前面,不是他們有多勇敢,而是這些經驗豐富的傢伙比任何人都清楚,小分隊作戰就是要打就得追着別人的屁股打,決不能一板一眼等對手排好了隊形再幹。

所以他們幾乎是頂着亂竄的西班牙士兵屁股猛追猛打,手裏的駁殼槍恰好又是近戰利器,只要見到有竄出來不識相的,立刻就是一梭子子彈,當“鷂子”帶着大夥終於衝到了庫房後,立刻又幾個傢伙掏出了手榴彈,不由分說就砸了進去。

“轟轟”爆炸從房間內不斷響起,煙塵和火光四散瀰漫,嗆得“鷂子”差點要罵娘,等到硝煙逐漸散盡,大夥才一擁而入進入了搖搖欲墜的倉庫,發現裏面躲藏的西班牙士兵早已是被炸成了一片血肉模糊。

鎖,鐵門,歷來是防君子和小毛賊的,對於小分隊而言,他們有這世上最好的鑰匙——炸藥,當硝煙散去,工兵出身的隊員便“打開”了那厚重的大門……

德烏洛亞失神的望着腳旁原本鑲嵌在軍火倉庫大門上的銘牌,牌子上原本金燦燦的字母變得焦黑難辨,猛然間腦海中怒氣直衝雲霄,“該死的,到底是誰……”

他的話還沒喊完,眼角看到的一幕讓他整個人都陡然石化,良久後才緩緩地舉起手臂,指着火焰背後的海面,哆哆嗦嗦的喊道:“敵,敵襲……”

幾位忙亂奔走的士兵立即順着艦長的手指望去,也猛地張大了嘴吧,海面上,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了一隻龐大的艦隊!火光中,看着那怪獸一般的身影,所有人都忘記了逃走!

“轟——”火光一閃,一艘熊熊燃燒的軍艦殘骸竟然被劇烈的爆炸扯得粉碎!

“這是敵人的警告性射擊,不用躲了,停止抵抗,我們沒有還手之力了!”德烏洛亞長嘆一聲道。

天終於亮了,不出所料,那隻龐大的船隊正是明軍艦隊,當明軍艦隊軍官站到德烏洛亞面前時,德烏洛亞顧不得紳士風度,立刻嚮明軍軍官提出最強烈的抗議,並怒斥明軍不宣而戰的卑鄙行徑……

明軍那軍官真是好脾氣,他不緊不慢的喝着待從端來的茶,看那神情,似乎德烏洛亞說的事跟他沒有關係……

德烏洛亞猶如一拳打到了棉花上,好一會兒,他才擦擦嘴角,停了下來極品囂張,女王來襲。

那明軍軍官見德烏洛亞沒有了話語,這才站起來笑着道:“德烏洛亞將軍,聲明一下,我肖明華,作爲大明海軍第三艦隊副官,到這裏來不是來和你談判的,我沒有受命聽你那些亂七八糟的理由和抗議,所以,你剛纔說的我一句也沒聽到!”

“你,無禮!毫無外交禮儀……”德烏洛亞氣得連話也說不出了,看那眼神,不定是什麼惡毒的話在心裏!

肖明華也不理會德烏洛亞要吃人的眼神,繼續說道:“我軍八個月前便已經正式通知你方,在北美大陸,北緯五十度以北、西經一百二十度以西,是我大明帝國的勢力範圍,你方軍政人員非經請允許,不得進入,你方竟然無視禁令,在此處修起了軍港!你們不要以爲我軍在北美大陸只有兩個軍,兵力單薄便可肆意妄爲,今日之戰,我軍陸軍只是出動了一個不到五十人的戰術小分隊,結果你我雙方都看到了!我代表大明第三艦隊正式通知你方,三日之內,你方人員必須全部撤回大明勢力範圍,否則,莫謂言之不預也!”

“憑什麼?你方一個聲明便獨佔這麼廣大的區域?”德烏洛亞叫道。

“憑什麼?憑的是我大明的實力!就算你沒有損失,你西班牙駐此地的艦隊與我身後的分艦隊有一戰之力麼?”肖明華輕蔑的笑道:“再說了,你西班牙不是遠在歐洲嗎?你到這北美來,難道不是憑藉的武力?我大明與你們相比,胃口小的多,告訴你,要不是大明愛好和平,這北美,咱大明早就一口吞下了,還有你們的份?”

憑一紙誰也沒在意和承認的狗屁聲明,便堂而皇之的偷襲、不宣而戰,將別人往死裏揍,還愛好和平?天下還有比這更無恥的麼?德烏洛亞無語了。

不過,作爲崇尚叢林法則的西方精英,德烏洛亞還是認得清形勢的,無奈,他只能答應!

協議簽訂後,雙方的氣氛似乎友好了一點,但肖明華臨上船時對德烏洛亞說的那幾句話,登時讓德烏洛亞用最惡毒的目光將明軍艦隊通通都“擊沉了”!那個肖明華更是被撕成了碎片!

看着德烏洛亞臉色通紅,最後竟然“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他的副官忙跑過來扶住德烏洛亞搖搖欲墜的身體,副官焦急的道:“將軍,在敵人巨大的優勢面前,我們的退讓也是情非得以,將軍,請不要過於自責了……”

德烏洛亞搖搖頭道:“哪裏是這個事啊?那明國人太無恥了,他剛纔在我耳邊說,謝謝我們爲他們修這麼好的路和軍港!還有我們存放在倉庫裏的黃金,也被他們的小分隊當作稅收收走了,兩噸黃金啊!”

“我們炸了這裏!”士兵們也聽到了,那些黃金是他們回家的希望啊!憤怒如同火山一樣的暴發了。

“住手,人家早就想到了,那個人剛纔警告過了,如果我們敢這麼幹,他保證我們一定看不到明天的日出!大家收拾好衣物,從陸路撤退吧,這裏已經不屬於我們了!”德烏洛亞掙扎走上一座高臺大聲道:“輸了就是輸了,別丟了西班牙人騎士的臉!都精神着點,整理好隊伍,走吧!”

“鷂子”站在山坡上的機關槍後面,唯恐天下不亂的跳着腳低聲罵道:“紅頭髮狗東西,炸沙,快炸!爺爺求你了!”只要港口的爆破聲一起,眼前這每分鐘五百發的怪物奏出的金屬風暴便能帶着火紅的赤炎橫掃整個碼頭,穿透一個個目標,撕扯翻滾直至將那些水兵身軀攪得稀爛……

“艦隊發信號了,命令我們撤退!”通信兵忽然道。

“鷂子”怒道:“看錯了,看老子如何修理你!”他一把搶過通信兵手裏的千里鏡,不遠處的艦隊桅杆上,赫然升起的,正是一面藍色的小旗,那是小分隊撤退的信號!“鷂子”一拳砸在地上,道聲:“走!”便頭也不回的按原定路線離開了,老兵們紛紛拍了下發呆的新兵,跟了上去……

本章節是第一二七章 小分隊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經過幾個月的激烈討價還價,大明帝國終於在南京與英國達成了被後世“國際友人”稱作到處流淌着鮮血和骯髒的《中英南京條約》,條約的名字據說還是小開同志欽定的,至於爲什麼可能只有小開自己才清楚了,條約的主要內容是約定大西洋爲大英帝國勢力範圍,太平洋則爲大明帝國勢力範圍,兩國對對方的勢力範圍予以充分的尊重;對於印度洋,英國充分尊重大明的海上利益,但大明亦給於英國通行自由……除了劃定勢力範圍,條約還約定,由兩國商人共同組建東印度公司,並以兩國軍隊爲後盾,奪取印度次大陸的統治權,當然,聯合陸軍以英軍爲主,大明以陸軍要防備北方鄰國兵力不足爲由,主要承擔印度的海上安全任務。

消息傳出,歐洲輿論一片譁然,特別是西班牙,更是將兩國協議形容爲瓜分世界的史上最骯髒交易,畢竟,印度目前,屬於西班牙!但兩國抱團形成的實力,卻又讓國際社會無可奈何,畢竟,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

失去了無敵艦隊,在這個時代,西班牙的國力下降的很快,與大明及英帝國顯然已經不在一個檔次上了,但這並不意味着西班沒有能力給兩大強權添點堵,當然,這是後世解密後人們才知道的情況。

就在大明與英國準備聯手從西班牙人手中奪取印度次大陸時,首先在號稱大英帝國錢袋子的南非暴發了大規模的黑人奴隸大起義,黑人礦工們乘英軍大規模調向印度,當地兵力空虛之際,乘機發難,數以萬計的暴動者首先奪取了英國當地駐軍的軍械庫,拿到武器的起義者們勢力大漲,迅速控制了暴動周邊大片土地,已到半途的英軍徵印部隊被迫緊急回援……

小開聽說後,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世事無常,常有的事!”便再無下文。

清晨的陽光頑皮地從窗外鑽進了房間,透過紗蔓射在了小開的眼皮上,該上早朝了,小開伸個懶腰正欲起來,睜開了眼睛才發現淑妃柳如煙那丫頭一條胳膊不知何時橫在了胸前,她那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肩頭,身上只蓋着一襲遮掩不住春光的薄毯,毯子下兩條修長的玉腿在陽光的照射下似乎比牛奶還白皙;旁邊凌亂堆放的衣角,鋪滿了整張牀榻,空氣中似乎還殘留着昨夜瘋狂後奢靡的氣味,小開同志咂咂嘴吧,這夏天果然是好,既沒有厚厚的被子遮擋,又不需要穿太多衣服,難怪後世的狼狼們都那麼愛夏天。

小開剛準備牽開小丫頭壓着的胳膊,忽然發現她的睫毛閃了兩下,不由頑皮心起,悄悄下探屈指在那玫紅挺翹的乳珠輕輕一彈。

“哎呀,別鬧!”一陣酥麻頓時從胸口襲來,嚇得如煙再也不敢裝睡了,連忙拍掉在身上作惡的大手,臉紅紅急急背過了身子,卻沒想到毯子也一下被轉身扯開,大半個翹臀頓時暴露在了陽光中。

望着如細瓷般光潔的圓潤,小開同志折騰了一晚的火氣陡然又衝了上來,飛快的探出大手再次包裹住了兩團凝脂後,下身也猛地往前一挺。

“嗯……”夢囈般的輕吟中,如煙只覺得一根火熱如鐵釺般的東西緊緊貼在了細肉上,嚇得連忙避開了少許,嗔道:“別鬧了,一會該有人來了。”

“誰敢來?”小開不管不顧無恥的再次靠近,還沒有實際行動,就聽到敲門聲陡然響起,沒等他明白呢,就見到宋小慧兒居然大搖大擺的端着早點走了進來,彷彿沒看見牀上糾纏的兩人青春無情夢TXT下載。

小開同志倒沒啥,反正全身上下都早被看過了,但小巧卻被嚇了一跳,羞得臉紅耳赤忙拉起毯子,可毯子實在是太小了,蓋住了上面蓋不住下面,只得捲縮着身子捂住了臉。

薄毯都被捲走了,小開同志才發現自己身上連半跟線絲都沒有,全暴露了出來,這下宋小慧再也憋不住了,瞪了眼高高翹起的小小開,轉過身狠狠啐了一口。

“快起來,有人來了!”

“誰啊,敢壞朕的好事?”小開假意問了句,悄悄地起身走到了小慧身邊,猛地一把抱住了她的細腰。

“哎呀,個壞東西,快放開我。”

“死人,不要……唔!”

宋小慧急羞羞的叫了起來,可她沒幾下就被按到了在了大牀上,這下如煙更不敢露臉了,連忙避到了牀裏面,讓出一大片空地……

“死人,色狼!”宋小慧一邊用力的拍打着在身上作惡的大手,一邊嗔道:“別鬧了,陳部長在外面呢,說有急事找你。”

“掃興,又有什麼事啊?”小開故意嘟着嘴道,不過心裏卻立刻明白,能讓陳開會這麼早來見駕,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

趁着小開呆滯的片刻,宋小慧連忙逃離了魔爪,鑽到了如煙的毯子裏,嗔怒道:“呸呸呸!登徒子,還一國之君呢?還不快穿好衣服辦正事去,像什麼樣子。”整個皇宮,敢如此數落小開的,還真找不出第二人了!

聽着小慧的數落,小開竟也不惱,眼看着毯子裏頭的兩個玉人兒,撇嘴心道,哼,等會朕再來收拾你們,這時還是正事要緊!小開同志只得懶洋洋的起牀,早在一旁等候多時的幾個侍女抿住笑,麻利的服侍小開穿好衣服、洗漱完畢,小開又從桌上隨手抓起了一顆南方貢來的紫紅的櫻桃,眼睛卻往宋小慧沒能蓋住的高聳胸脯狠狠一掃,眨着眼示意一下然後猛地咬了下去,這才哈哈大笑走出了房間。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壞痞子!”

回想着小開剛纔那表情以及那一口,讓宋小慧胸口都酥麻起來,直到小開離開小慧才驚覺真有一隻手正悄悄的摸她的**,“個死妮子,你也欺負我?”嬌笑着伸手猛地鑽進了毯子,撓動起來,頓時春光滿室,咯咯的笑聲更是不絕於耳。

清脆的嬉鬧聲差點讓小開同志折了回去,好在大門邊等候的陳開會嘴角的那抹歪笑阻止了他,一見到小開,陳開會便雙手遞上了一份電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