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閉嘴!你這個騙子!你以爲變成我妹妹的樣子就能騙到我嗎?那是不可能的!”韓宇斬釘截鐵的喝道,緊跟着話鋒一轉,繼續說道:“再說了,我的妹妹,天生就是個洗衣板,飛機場,不看臉就分不清身體前後的,怎麼會有你這樣傲人的身材。”


“咔吧~”一聲輕微的玻璃開裂的聲音傳進剎帝利的耳朵裏,讓剎帝利心裏好一陣心疼,自己限量版的紫色水晶杯這回算是完了。偷眼看了韓夢馨一眼,剎帝利就感覺此時的韓夢馨彷彿被一團黑氣環繞,心中不由替韓宇默哀。這傢伙就算真的衝到了這裏,只是第一個要宰了他的就是他的妹妹。

“剛纔的那段錄音……”韓夢馨輕聲對工作人員說道。

“已經刪了。”工作人員不等韓夢馨說完就連忙開口答道。

“……很好。”韓夢馨誇獎了一句,把目光對準了大屏幕中的韓宇。

絲毫不知道自己惹出大禍的韓宇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看着洛杰特。連續兩次識破對方的僞裝,讓韓宇有些得意洋洋。

“你別得意,你現在已經身處我佈下的幻境中,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離開這裏。”說話的工夫,洛杰特漸漸的和湖水融爲一體,消失在韓宇的面前。

韓宇不信邪的冷哼一聲,找準一個方向就邁步前進,沒多久,韓宇就走到了先前第一次遇到洛杰特裝扮的自己師父的地方。不過在這之後,無論韓宇選擇哪個方向,最後總會回到這個地方。

“該死的!難道我真的被那個騙子給困住了?”韓宇不服輸的嘀咕了一聲,擡頭看了看天,心裏冒出了一個主意。既然走地面容易迷路,那就試試不走地面好了。

想到就做,韓宇縱身一躍,落到了一棵大樹的樹枝上,之後更是利用各棵樹的樹梢,跳躍前進,只是即便如此,韓宇最終還是回到了原來所待的地方。

“早知道剛纔就不該讓那傢伙逃走。”韓宇坐在原地一邊休息,心裏一邊有些後悔的想道。

“吼~”正想着,遠處的樹林中突然傳來一聲獸吼,緊跟着大地一陣顫抖,巨大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韓宇此時已經站了起來,凝神戒備。無論從哪方面考慮,這回奔自己來的都不是善類。

“呼~”伴隨着風聲,一棵被連根拔起的大樹呼嘯着直奔韓宇砸了過來。韓宇連忙閃身躲到一旁。

“砰!”的一聲巨響,大樹竟然扎進了韓宇所站背後的那塊巨石當中。由此可見,扔樹的那位力氣有多大。

“我的天吶,這到底是什麼玩意?”韓宇望着從樹林中衝出來的怪物,目瞪口呆的心中暗道。

身高超過十米,手中拎着一根粗壯的大樹樹幹做武器,更加重要的是,他的臉上,只有一隻眼睛。

“吼~”獨眼巨人看到了地面的韓宇,狂吼一聲後,舉起手裏的大樹直奔韓宇砸了過去。這一下要是砸實,韓宇非被砸成肉餅不可。不過韓宇動作靈敏,當即躲了開去,並且迅速向着獨眼巨人的背後衝去。在韓宇想來,塊頭這麼大,動作應該不會太快。

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獨眼巨人力量巨大,動作同樣也不慢,就在韓宇準備繞到獨眼巨人背後的時候,獨眼巨人突然一伸右腿,正好踢中了經過的韓宇。

韓宇就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在泥土的陪伴下飛向了遠方。 雲霄山山腳下的一片密林中,勇氣號安靜的停靠在林中一個天然形成的湖泊邊。原地待命的林珂和菲爾德沒有老實待在勇氣號內,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出現在勇氣號的甲板上,眼望着雲霄山的方向,心裏默默祈禱韓宇等人的行動可以順利。

一番祈禱過後,菲爾德眼見時間快到中午,就準備去做的吃的,擔心歸擔心,但是飯還是要吃的,畢竟撤離的時候是需要他們和勇氣號幫忙的。剛準備問一旁林珂準備吃點什麼,菲爾德就感到心中警兆大起,下意識的衝林珂吼道:“趴下!”同時自己也向着勇氣號的護欄邊一閃。林珂聞聽菲爾德的示警也不遲疑,當即也躲到了勇氣號的護欄後面。

菲爾德平復了一下呼吸,慢慢的拿出隨身攜帶的狙擊槍開始組裝起來。自打勇氣號進入雷巢以後,菲爾德就開始槍不離身,隨時準備進入戰鬥。這個時候菲爾德一邊組裝狙擊槍,一邊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

“菲爾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珂悄悄移動過來小聲問菲爾德道。

菲爾德連忙對林珂小聲說道:“林珂你不要亂動,我剛纔感到有人正在窺探我們。雖然現在還不清楚對方的藏身位置,但是你千萬要相信我,不要亂動。”

“好,我相信你。”林珂一臉鄭重的答道。

對於林珂的信任,菲爾德微微一笑,隨即收起笑容,把頭上的帽子摘下,放在槍管上,然後悄悄的把槍管向上遞了遞,讓槍管上的帽子正好露出護欄一半。

“砰!”遠處傳來一聲槍響,緊跟着菲爾德的帽子飛了出去,上面冒着青煙的地方有個破洞。果然有人!菲爾德當即心裏暗叫僥倖,旁邊的林珂一臉佩服的看着菲爾德,小聲說道:“菲爾德,你真厲害!要不是你先前的發現,我們恐怕現在已經都死了。”

“不用客氣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林珂,一會我負責吸引對方的注意,你想辦法回勇氣號去。用勇氣號的雷達找出對方的下落。現在可不是隱蔽的時候,都已經被對方發現了,那我們就只有主動進攻了。”

“……嗯,你說得對,那就照你說的辦好了。”林珂想了想後點頭贊同道。

與此同時,躲在密林中的諾瑪斯心裏也有些驚訝,剛纔那一擊打出去以後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一開始他還以爲是自己多心了,不過現在看來,對面的星船上,可能也有一個和自己相同職業的傢伙。

“這下可有的玩了。”諾瑪斯有些興奮的想道。和洛杰特等人比起來,諾瑪斯更加適合暗殺工作,天生的狙擊手才能讓他幫助剎帝利幹掉了不少剎帝利不方便出面的對手,這也是爲什麼剎帝利十分看好他,並且讓他位列四神使之一的原因。

不過即便是四神使之間,彼此之間也是有競爭的。而諾瑪斯的才能卻十分不適合那種光明正大,真刀真槍的比武較技,這讓諾瑪斯平時很鬱悶,也是這回他拒絕剎帝利提議的最大原因。不過拒絕不代表他就不願意爲剎帝利效力,當他得到負責雲霄山外圍警戒的雷神衆的報告之後,諾瑪斯明白,自己表現的時候到了。

對於自己會失敗這一點,諾瑪斯從來就沒有考慮過。和洛杰特等人一人,四神使從成爲四神使的那天開始就沒有失敗過,也正是因爲這種成績,讓他們每個人的內心都異常的驕傲,以至於自大到根本就沒把韓宇那些人放在眼中。只是諾瑪斯還不知道,因爲這種自大,平時總是嘲笑自己的埃爾斯已經落敗,現在正在通過小道一瘸一拐的返回雷神殿,如果他知道了的話,想必就不會還想現在這樣輕鬆了。

悄悄的靠近,藉着密林的掩護,諾瑪斯開始重新尋找狙擊點。剛纔的那一擊失效讓諾瑪斯意識到了對方也是一名狙擊手,而和狙擊手做對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沒有一擊必殺的把握之前,絕對不能讓對手有發現自己隱藏地點的機會。

勇氣號的頂部艙門距離菲爾德和林珂二人所處的地方不遠。菲爾德先動,就見他慢慢的移動到林珂所在的對面,衝已經移動到艙門附近的林珂點點頭,緊跟着舉起槍托用力的一砸勇氣號的護欄,發出一聲巨響。在響聲響起的同時,林珂一個翻身,滾進了船艙。和菲爾德預計的一樣,諾瑪斯在聽到巨響的同時,他立刻下意識的舉槍向着發出聲響的方向瞄了過去,絲毫沒有注意到勇氣號甲板上發生的其他事情。

滾進船艙的林珂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爬起來幾步衝到星船控制檯,將勇氣號的控制權掌握到手中,啓動雷達開始掃描勇氣號四周一公里以內的範圍。同時打開了勇氣號的火器系統,準備隨時進攻。

只是讓林珂失望的是,雷達上並沒有顯示出有任何的異常。沒有了主意的林珂不得不打開了和菲爾德的聯絡,“菲爾德,雷達顯示,在我們四周一公里範圍內並沒有存在敵人。現在怎麼辦?”

“繼續擴大搜索範圍,同時準備好勇氣號火器系統裏的地圖炮,一旦確認對方的藏身地點就開始覆蓋式攻擊。”菲爾德通過耳機低聲對林珂說道。

“明白,你自己也多加小心。”林珂答應一聲,中斷了和菲爾德的聯絡。菲爾德也不在意,如今後顧之憂已無,也該是自己和那個藏在暗處的對手一較高下的時候了。來而不往非禮也,敢打爛自己的帽子,那自己就非要打爛你的腦袋。

菲爾德拿出改裝好的潛水鏡,將鏡頭輕輕的搭在了護欄上,開始慢慢的觀察了起來。這個潛水鏡是由自己的望遠鏡改的,作用也是一樣的,就是用來觀察敵情。所不同的也就是潛水鏡可以更好的隱蔽自己,觀察敵情。

諾瑪斯時刻觀察着勇氣號上的一舉一動,即便發現了突然冒出來的潛水鏡,他也沒有貿然開槍,剛纔的失誤可以說是自己粗心大意,但是如果連續失誤,那就不是粗心,而是蠢了。

耐心,是一名狙擊手最大的本事。能夠做到四神使之一,諾瑪斯的耐心當然不會少。也就是說,不見兔子不撒鷹,這是每一個想要成功的狙擊手必須具備的條件。

雲霄山雷神殿,剎帝利的神色怪異,彷彿是在考慮一些事情。剛纔自諾瑪斯靠近勇氣號開始,大屏幕上就開始出現勇氣號以及其附近的畫面。

半個小時之前

剎帝利正在觀看韓宇被獨眼巨人攆得到處跑的畫面,手下一名雷神衆突然走過來小聲稟報了四神使之一的諾瑪斯的下落。自遊戲一開始,諾瑪斯就不見了蹤影,剎帝利當時就命人去查找,不過隨後就被韓宇等人的行動給吸引,把尋找諾瑪斯這件事給拋諸了腦後,不過現在聽到手下來報告說人找到了,不由隨口問道:“他現在在哪?”

“回大人,諾瑪斯大人現在正在雲霄山東面山腳下的湖泊附近。”

“……他去哪做什麼?準備釣魚嗎?” 照破青山影 剎帝利不由好奇的問道。

“回大人,雷神衆在那裏發現了一艘小型星船,我們懷疑是韓宇那些人安排的後手,本來準備報告大人,不過被諾瑪斯攔下,說要給大人一個驚喜。……請大人恕罪。”

剎帝利聞言擺擺手,“不用請罪。這麼說,諾瑪斯是去解決那艘星船了?把畫面調出來,我喜歡看諾瑪斯爆人頭的畫面。”

“是。”

不一會的工夫,大屏幕上畫面一變,在一片密林環繞的湖泊邊,一艘小型星船停靠在那裏。

“把畫面拉近,讓我看看那艘星船甲板上的那兩個人。”剎帝利吩咐一聲。

畫面拉近,韓夢馨立刻忍不住驚呼一聲,那兩個人自己都見過,那回通過聯絡器見過面,女的叫林珂,男的叫菲爾德。

“你認識他們?”剎帝利聽到韓夢馨的驚呼,隨口問道。

韓夢馨聞言輕輕點頭,“見過一面。”

“哦。”剎帝利沒有追問,反而突然眼睛盯着畫面中那個女人看了起來,並且時不時的搖頭,嘴裏喃喃自語道:“不會吧,她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裏?”

“唔?”韓夢馨聞言不由納悶,不過她倒沒有出聲詢問,別看現在剎帝利對自己挺客氣,但是自己歸根到底就是個人質,還是儘量不要引起對方的注意比較好。

只是韓夢馨想的挺好,而剎帝利卻還是開口問了韓夢馨,“韓夢馨,那個女人你知道她是什麼來歷嗎?”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叫林珂,其他的一概不知。”韓夢馨搖頭答道。

“是嗎?”剎帝利狐疑的看了韓夢馨一眼。

“請不要忘了,我是你們的人質,你覺得我有時間或者機會和那個林珂結識嗎?”韓夢馨不滿的問剎帝利道。

剎帝利聞言恍然,衝韓夢馨一笑,“抱歉,我有點多疑了。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的話,那我倒是不用殺你滅口。” “是不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明明是存在於神話中的獨眼巨人竟然會出現在雲霄山上。”剎帝利微笑着問一旁的韓夢馨道。

韓夢馨此時卻沒有心思聽剎帝利說什麼,她正在思考剛纔剎帝利最後跟自己說的話,不殺自己滅口?那他想要殺誰?

見韓夢馨沒有附和自己,剎帝利也不在意,心情不錯的他自顧自得繼續說道:“其實,屏幕裏的獨眼巨人並不是真實的存在,他只不過是洛杰特的能力體現而已。洛杰特擅長精神系能力,而且這種能力即便是在精神系中,也是屬於非常稀有的存在。有人稱呼他的那種能力叫幻想具現。顧名思義就是可以把人腦海中想到的事物在真實世界中再現,是不是感到很驚訝?”

“……”韓夢馨下意識的點點頭,她的確很驚訝,這種能力她還是頭一回聽說。

韓夢馨的迴應讓剎帝利彷彿找到了聽衆一樣,繼續說道:“當然嘍,這種逆天的能力也是有許多限制的,首先就是時間和次數,每一個被具現出來的事物只能維持一個小時,並且一天之內最多隻能具現三次。其次就是具現的事物只能是對手腦海中的存在的事物,能力者本身不能對自己施展具現。最後就是這種能力有一個最大的弱點,就是具現出來的如果是擁有自我思維的人類,那被具現出來的人類不會聽從能力者所發出的任何命令。”

“如果具現出一個和對手要好的人,那豈不是幫倒忙?”韓夢馨不解的問道。

“呵呵……你沒有聽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雖然被具現出來的事物不會聽從能力者的命令,但是他們也不會擁有多餘的思維。他們只會進攻,不斷的進攻,直到體力耗盡或者時間到了一小時爲止。”

“有可以阻止那些被具現出來的人類的方法嗎?”韓夢馨追問道。

“有啊,要麼殺了那些被具現出來的人類,要麼就殺了能力者。只要殺了能力者,你的哥哥就會拜託現在的困境。”剎帝利回答着韓夢馨的問題,目光放到了大屏幕上的韓宇身上。

此時的韓宇很狼狽,獨眼巨人的進攻讓他吃了不少苦頭。普通的火球壓根就對獨眼巨人一點作用都不起,而如果要匯聚大火球,動作敏捷的獨眼巨人又總是衝過來打斷。

“呼呼~”躲在一棵樹後,韓宇輕輕的呼吸着恢復體力,等待獨眼巨人過去。而獨眼巨人卻不是那麼容易就上當的。發現不到韓宇的身影以後,並沒有立刻就去尋找別的地方,相反,他趴在地上,用他的大鼻子使勁的在那嗅着,就像一條警犬一樣。

搜索無果之後,獨眼巨人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韓宇見狀心裏剛送一口氣,突然正在起身的獨眼巨人伸出右手,迅速向韓宇藏身的那棵大樹橫掃了過來。

“該死的!”韓宇暗罵一聲,低頭向前一躍,躲過獨眼巨人突然伸過來的右手。獨眼巨人看着手裏的那棵大樹,卻沒有發現自己要找的東西,當即憤怒的扔掉手裏的大樹,大聲吼叫了起來。

韓宇見狀也不客氣,雙手儘量張開,自兩隻手的四周,快速涌現出許多綠色的小光點,向着正在仰天咆哮的獨眼巨人的雙腿涌去。

獨眼巨人彷彿發現了什麼,低頭一看,發現了正在涌過來的綠光點,同時也發現了綠光源。“吼~”獨眼巨人怒吼一聲,邁步向着韓宇大步的衝了過來,在衝過來的途中順手拔起一棵樹扔了過來。

“我靠!”韓宇見狀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閃身躲開那棵大樹的同時發動了綠光。在一連串的爆炸聲中,獨眼巨人撲倒在地,並且好死不死的正好落在距離韓宇不到十米的地方。

倒地的獨眼巨人一見韓宇就在距離自己那麼近的地方,當即也顧不得起身,就趴在地上伸出雙手想要抓住韓宇。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獨眼巨人的雙手剛剛纔動的時候,韓宇已經準備好的下一次攻擊,而且進攻的地點,就是獨眼巨人那隻碩大的獨眼。

“嗷~”獨眼巨人發出一聲震天的慘叫,此時的他已經顧不上去抓韓宇了。眼睛的疼痛讓他忘記了一切,雙手捂住自己的獨眼在地上不住的翻滾。韓宇見狀連忙後退,以免被獨眼巨人給壓着,那樣就輸得太冤枉了。

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韓宇大口的喘着氣,剛纔體力消耗有點嚴重,必須休息一下才能繼續前進。而且直到現在,韓宇還是有點納悶那個獨眼巨人是從哪裏來的?以前記得師父曾經很肯定的告訴過自己,獨眼巨人是隻存在於神話故事中的生物。但是現在看來,師父的話還是少聽的好,就沒幾句是準的。

正在想着,突然韓宇就感到背後一陣發涼,下意識的一低頭,一個高速旋轉中的飛盤就從韓宇的頭頂飛過,如果剛纔韓宇不低頭,那現在韓宇的腦袋就沒了。看到飛盤毫不費力的就削斷了兩棵大樹,韓宇絕不懷疑飛盤的威力。

“這次又是誰?”韓宇扭頭向飛盤發出的方向看去。不料剛一回頭,耳邊就聽身後傳來一陣嗡嗡聲,韓宇連忙再次一低頭,剛纔削斷兩棵大樹的飛盤竟然又飛回來了。

“是誰!?藏頭露尾的小人,給我滾出來!”韓宇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哼哼~沒想到你的動作倒是挺敏捷的。”一個男子邊說邊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韓宇擰眉看了對方一會,沉聲問道:“你是誰?”

“取你命的人。”男子說完這話,再次將手裏的飛盤對準韓宇扔了過去。韓宇見狀也不遲疑,當即甩手扔出兩個大火球。不料被擊中的飛盤卻絲毫無損,繼續向着韓宇飛過來。韓宇連忙閃身避開,同時直奔那名男子衝了過來。

俗話說得好,射人先射馬,罵人先罵娘,不是,是擒賊先擒王。制服了眼前這個男子,飛盤自然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只是韓宇的想法不錯,卻沒想到那名飛盤男的手裏還有備用的飛盤。見韓宇靠近,另一個飛盤再次對着韓宇扔了過來,韓宇只能再次避開。

再扔,再避……連續扔出去五個飛盤以後,韓宇始終和飛盤男保持三十米的距離,而且這段距離始終無法拉近。飛盤男邊扔邊退,漸漸的就退到了先前韓宇和獨眼巨人戰鬥的地方。此時的獨眼巨人雖然眼睛還很疼,但是多多少少可以看到一點東西了。於是,獨眼巨人就發現了一道正在倒退中的人影。

“吼~”獨眼巨人怒吼着,擡腳就向飛盤男踩了下去,一副要把飛盤男踩扁的架勢。飛盤男很顯然沒料到這裏竟然還有埋伏,當下伸手一摸後背,纔想起自己隨身帶着的五個飛盤全扔出去了,暫時還沒有回來。

“我的天吶!”飛盤男大叫一聲,抱頭就逃。而此刻的韓宇,也正在抱頭而跑。飛盤男扔出去的五個飛盤雖然都被自己躲過去了,但是現在,它們五個從不同的方向一起飛了回來。韓宇自問自己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一連躲過五個削鐵如泥的飛盤。正發愁的工夫,獨眼巨人的吼聲傳到了韓宇的耳中。韓宇當即毫不遲疑,邁步就奔獨眼巨人衝了過去。

獨眼巨人一腳踩空,正在四下尋找目標的蹤影,突然就見空中五個不明物體飛過的衝着自己飛了過來。

四肢以及脖頸幾乎在一瞬間分別被五個飛盤擊中。除了腦袋還沒有和脖子分家,四肢幾乎在同時被廢,失去了知覺。尤其是插在脖頸上的那個飛盤,讓獨眼巨人大張着嘴巴想要怒吼卻又發不出一絲的聲音。失去控制的獨眼巨人的屍體向前轟然倒地,好死不死的把飛盤男給正好押在了身下。而韓宇很幸運,他當時所在的地方正好就在獨眼巨人右手的附近,除了被激起的泥土給蓋了一層之外,並沒有受到別的傷害。

“呸~呸~”韓宇吐掉剛纔濺進嘴裏的泥土,起身向着遠處走去。沒辦法不走,獨眼巨人身上的血正在不斷的涌出,眼瞅着就要到達韓宇現在所待的地方了。

邁步走到一個高處,韓宇居高臨下的看了看,四周圍的樹木已經被毀的不成樣子,到處都是戰鬥過的痕跡,而死的最憋屈的就是那個耍酷沒有報名的飛盤男,竟然活活被人壓死了,而且壓死自己的還是個男怪物。

“這兩個傢伙我怎麼總好像在哪見過?”等到可以休息了,韓宇忍不住輕聲嘀咕道。一開始他還沒有察覺,但是現在真正可以稍微安靜下來,韓宇突然感覺這個獨眼巨人還有那個悲催的飛盤男,總給自己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用力的搖了搖頭,好像要把現在腦子裏想的事情搖散,韓宇邁步繼續前進,眼下救出自己的妹妹纔是最要緊的,其他的,等有機會再想吧。 一路疾奔卻始終沒有追上韓宇,這種情況讓寧平意識到有點不對勁。不過現在他也顧不得去猜此時的韓宇在哪裏,畢竟他們的目的是救出韓夢馨,只要找到韓夢馨,然後用勇氣號把韓夢馨接走,剩下的事就簡單了。更何況,寧平此時的心裏還有些英雄救美的小心思。

“!!!”一片人像雕塑讓寧平不得不停下了腳步。雕塑全部都雕刻的是栩栩如生,跟活得一樣,不過這些雕塑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每一個雕塑的表情是一大敗筆,全部都是一副驚恐的表情,這就有點太大衆化了。

就在寧平爲那位不知名的雕刻家犯下這種低級的錯誤搖頭惋惜的時候,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身爲習武之人,當然耳力驚人,寧平立刻循聲望去。就見一名衣着暴露的女人向着自己款款走來。看她那搖曳的走姿,寧平的眉頭微皺,他不喜歡那種賣弄風騷的女人。

“你是誰?”寧平臉色平靜的問道。

來人很顯然沒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在見到自己以後竟然會這樣平靜,假正經的男人她見得多了,不過像眼前這種眼神中帶着明顯厭惡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一股征服對方的慾望油然而生,當即柔柔的答道:“回公子,奴家姓赫名弗,字小小。”

“哦,請問一下,上山的路怎麼走?”寧平緊跟着問道。

“……往那邊。”

“多謝。”寧平道了聲謝,邁步就走,彷彿一秒鐘都不願多待。

“公子請留步!”赫弗有些咬牙切齒的攔住寧平去路道。你可以鄙視我的魅力,但是你不能無視我的存在。寧平的無視讓赫弗彷彿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美貌的容顏一向是赫弗引以爲傲的資本,現在卻被人無視,這讓赫弗有些無法接受。

“做什麼?”寧平毫不掩飾眼中的厭惡問道。

赫弗聞言強笑一聲,輕聲說道:“公子與奴家在此相遇也算是有緣,何不在此稍歇片刻,與奴家小酌兩杯……”

“沒空。”寧平十分乾脆的打斷赫弗的提議,邁步就準備繼續上路。

“你給老孃我站住!”赫弗終於忍無可忍的爆發了。

“又做什麼?”寧平不滿的回頭問道。

“你有沒有搞錯?我,看清楚了,我。”赫弗一臉憤怒的指着自己的臉向寧平強調道。

“你又怎麼了?”寧平不解的問道。

“我是個美女不?”赫弗問道。

“是。”

“那你是個玻璃不?”赫弗又問道。

“你纔是玻璃呢!你全家都是玻璃!”寧平當即大怒的罵道。

赫弗一臉的震驚,同時心中暗道:“他怎麼知道的?”隨即又問道:“難道你對美女不感興趣?”

“不,我對美女感興趣,只是對你不感興趣。”寧平強調道。

寧平的回答就像是一把利劍直插赫弗的心口,讓赫弗感到很受傷。赫弗眼中含淚的問道:“公子,奴家哪裏招公子不喜了?還請公子名言,奴家改了就是。”

https://ptt9.com/101732/ “好,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首先,我討厭那些嬌柔做作的女人,明明是隻老虎,偏偏喜歡把自己扮成一隻小貓。其次,我討厭你說話的語氣,大姐啊,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不流行復古風了你知不知道,還奴家公子呢?最後,我討厭你的打扮,你說你明明打扮的像個大家閨秀,偏偏說話給個妓女似地,你在跟我玩制服誘惑嗎?”

“噗~”聽到最後,正在雷神殿觀看的剎帝利忍不住把嘴裏的茶水噴了出來。真狠啊,還是頭一回見到把赫弗罵得怎麼狠的男人,那個叫寧平的也算是頭一個。

和剎帝利的失態不同,作爲當事人的赫弗此時的臉色就跟鍋底一樣黑,滿臉含煞的瞪着寧平,一言不發。

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不知怎麼回事,寧平的腦海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哦呵呵……既然你這樣的無禮,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原本看你長得一副小白臉的樣,想讓你沒有痛苦的死去的。不過現在,我要折磨你,狠狠的折磨你,讓你爲你剛纔說過的話付出代價!”赫弗彷彿爆發一樣的衝寧平吼道。

寧平見狀聳了聳肩,一臉無奈的說道:“唉~我就知道,說實話的人總是會倒黴的。”

“去死!”赫弗怒喝一聲,衝着寧平一瞪眼。一霎那間,寧平彷彿看到赫弗的眼中冒出一束光線,直奔自己而來。連忙下意識的一閃身,寧平就感到自己左腳一麻,低頭一看,就見自己的左腳正在慢慢的變成灰色,彷彿被石化了一樣。

“哦呵呵……沒想到吧。聽說過美杜莎嗎?”赫弗得意的問寧平道。

寧平聞言答道:“你是說神話故事裏那個看誰一眼誰就石化的蛇妖?”

“不錯。我的能力和她相似,不過她必須讓對方看到她的眼睛,而我相反,只要被我看到的,都會有石化的可能。這次只是你的左腳,下回就該是你的右腳了,然後就是你身體的各個部位。你放心,我會最後石化你的腦袋,讓你成爲我衆多收藏品中的一個。”

“那些雕像都是真人?”寧平吃驚的問道。

“不錯,不過那些人和你比起來就太可愛了。他們都是愛我愛的發瘋的人,而你,卻是讓我恨得發瘋的傢伙!”話音剛落,赫弗眼中金光一閃,寧平連忙躲避。

“噹啷!”拿劍的右手被石化了,手中的秋水劍掉落在地。寧平顧不得去撿,一閃身,躲到了衆多雕像中的一個後面。

赫弗上前撿起秋水劍,揚聲說道:“哦呵呵……這把劍看上去挺貴重的樣子,只是不知道可以賣多少錢。出來吧,你是絕對贏不了我的。乖乖讓我石化你,這樣你也可以死得輕鬆點。”

“切~你當我傻呀,出去送死?”寧平不屑的答道。隨即又問道:“問你一個問題,有辦法破解你的石化嗎?”

“哦呵呵……告訴你又有何妨,辦法只有一個,打敗我,石化能力自然就會解除。”赫弗微笑着答道。在她看來,認真起來的自己是除了剎帝利,沒有幾個人可以打敗自己的。

“那就好辦了,接招!”寧平突然左手舉起身邊的一座雕像直接砸向赫弗。就見赫弗連躲都沒躲,一擊直拳將飛過來的雕像打了個粉碎,隨後晃了晃手,得意的衝躲在雕像後面的寧平說道:“別跟姐玩這套,姐也是練過的。”

“噼哩~啪啦~”一陣碎石的響動過後,大半個雕像羣都毀在了赫弗的手裏,而寧平也被逼到了死角。赫弗石化的能力實在是太讓人頭疼了。左腳右手已經被石化,如果再被石化上右腳或者左手,那寧平就真的是完了。

“哦呵呵……我看你這回再往哪裏逃!”赫弗再次發出自己特有的笑聲對寧平說道。

“你就不能換個笑聲嗎?沒人跟你說過,你的笑聲很變態嗎?”寧平大聲對赫弗叫道。

“……我決定了,下次先石化你那張破嘴!”赫弗恨恨的說道。

……

“你躲啊,再接着躲啊?”赫弗得意的看着寧平笑道。不過因爲剛纔寧平的那句話,她倒是沒有再像剛纔那樣發笑。

寧平此時卻無心去回答對方的調侃,他此時心念急轉,想要破解此時的困局。

“去死吧!先石化你的左手,讓你失去攻擊能力!”赫弗第三次使出石化能力。

“拼了!”寧平心中一橫,舉起已經被石化的右手擋在自己的胸前,猛地衝向了赫弗。沒想到寧平會不退反進的赫弗頓時一愣,也就是這一愣神的工夫,寧平已經衝到了她的面前。掄起已經被石化的右手,照着赫弗的臉頰就呼了過去。

辣手摧花!

赫弗幾乎被寧平的攻擊給打懵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見寧平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就對着自己的眼睛插了過去。頓時一陣劇痛傳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