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阿爾忒彌斯的固有能力是什麼?


雅典娜的固有能力是激勵友軍、團隊領袖化(主神能力)、戰場中心化,也就是嘲諷。

同樣是主神的阿爾忒彌斯呢?

從剛剛那熱誠早已經超越了槍支的箭矢來看,先肯定是有一個千里眼,看到很遠以外的地方。

而且作為主神固有一個團隊領袖化能力。

獵神法則賦予一個獵神本能的能力。

還有泰坦遺裔血脈,法術穿透性增強的能力。

就是說她的火力對於巨龍簡直就是毀滅性的。

無鱗巨龍剛剛起飛,一隻光矢從那萬千的箭雨中直接聳立出來,直愣愣地在巨龍的翼膜上,劃開一道口子。

右翼一沉,上面的傷口在沒有鱗片的保護下猛地被扯開很大。

「那瑟,對準弱點進攻!」

「來了!」

如果像那瑟現在的位置翻轉90度,那麼這個動作會相當熟悉,熟悉的讓雲瀑吐血的那種。

這話是在說的他沒有教過那瑟桜落刀鬼都不信了。

畢竟他現在這個三之式·平青眼·無明三段刺的姿勢太標準了。

果然,雲瀑在允許那瑟模仿他時,就沒有過腦子。

如果如果他當初不那麼允許,他根本找不到開膛手傑克的弱點在哪。

唉,還真是為難雲瀑啊!

現在那瑟這個位置跳下去剛剛好。

四五十米的高度墜落的動作瞬間就變成了平青眼·無明三段刺的衝刺。

「噗嗤!」

染上一身鮮紅的那瑟落在地上,似乎有點吃力。

他那一式平青眼·無名三段刺,將那條龍的翅膀刺穿后,他順勢往下一壓,順著重力將那條龍的翅膀劃開一個大口子。

這樣它還飛得起來嗎?

肯定飛不起來了。

但是那瑟也染了一身的血。

一身巨龍的血。

「那瑟,沒事吧?」雅典娜問。

「倒是沒事兒,就是龍血有點兒粘,有點兒不習慣。」那瑟說,「我重新上房頂,給我五分鐘。」

龍血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說泡就泡了。

哪怕是他龍裔,泡了龍血有可能會龍化啊!

先不說別人,就雅典娜,以後都可不想和一條龍待在一起。

「咳咳,諸位我有點兒難受,看來咱得更快了。」那瑟說。

「喂喂喂,那瑟你別開玩笑,你要是難受咱就先撤退,大不了下次再來。」雅典娜說。

「我就心臟跳的有點快,身體有點兒發熱,」那瑟說,「還有就是腦子有點兒躁,總之先前那種殺戮勁頭上來了,咱們儘快解決吧,」

「我可不想不盡興啊!」

「這樣吧,我全力輸出。」阿爾忒彌斯說,「如果我使用『阿拉什流星』的話,應該是可以燒穿他的皮膚,露出他的龍脊,那瑟那時候你就越快越好,索羅塔克,你也給我牽制住這條龍,聽到沒?」

領袖氣息一覽無遺。

「收到。」那瑟說。

「那我就先牽制住這條龍,你儘快吧。」索羅塔克說著,將刃鞭甩到最大,直接插在了那條龍的臉上。

沒錯,兩個眼睛正中央,臉上。

然後迅速將他的嘴纏住。

畢竟龍的嘴是有一個長度的,迅速繞住的話就可以將它的上下顎綁在一起。

落地瞬間的索羅塔克迅速向龍尾的方向衝去。

這條龍顯然沒有索羅塔克的力氣大,被牽著走。

「阿爾忒彌斯,你還打算等到什麼時候?」索羅塔克就說向著阿爾忒彌斯發出指示。

「你不嘲諷我會死嗎?」阿爾忒彌斯當即懟回去,趕緊開始阿拉什流星的頌唱。

阿拉什·卡曼戈,他的箭化作過天空中的流星,撕開了大地。

他以人的手法製造超越神的神跡,以此的代價便是整個生命徹底死亡。

肉體瞬間崩裂,那個代價可是相當龐大的。

可惜那是人,如果是換做神呢?

人,創造神跡,是不可能的,但是神,創造神跡,理所當然。

「遙遠天空的天狼星啊,我以狩獵之神阿爾忒彌斯之名命令你,召喚出無盡天空中的漫長光華,擊殺月之宿敵,」阿爾忒彌斯弓箭上的箭矢顏色顯然與先前不同,這一次她認真了。

「Stella!」(流星!)

無法想象那是怎樣的光輝。

瞬間迸射的龐大力量將整個天空都照亮。

彷彿是白天。

王城圖書館外的學者們都拿出了各自儀器開始瘋狂的檢測。

龐大的念的波動讓他們無法躲過這巨大的誘惑。

那便是曾經阿拉什曾經撕開大地的流星,曾為波斯和圖蘭帶去和平的2500千米長的星光巨龍。

此刻他也要去吞噬他的敵人了。

索羅塔克趕緊往龍的身下鑽。

畢竟就算是他擋一下這一下那差不多損傷程度可比擋下核彈還要大。

那瑟也迅速閃開。

降臨在圖書館鎮上方的巨大銀色光華經久不散。

「剛才僅僅是有點兒黏,現在被證明一閃龍血的水分都被烘乾了,現在是徹徹底底特別黏。」那瑟說,「看來那條龍差點兒讓你搶了功勞啊,阿爾忒彌斯。」

「倒是別廢話了,趕緊把它解決了吧。」阿爾忒彌斯說,「你不徹底殺死他,吸收他的靈魂,他等一會兒還會在重組肉體爬起來的。」

「那個我知道,只要完成了咱今晚都能回去。」那瑟說,「現在該結束了。」 如果說阿爾忒彌斯的在戰鬥方式上面詮釋了什麼叫做華麗與狂放並存,那麼那瑟就是純粹的暴力和瘋狂地合併體,而且,似乎瘋狂才是支撐他的唯一原動力。

他已經沒有善良和罪惡可以區分,畢竟他的似乎除了復仇,現在依舊在這裡支撐著他的就是在這瘋狂之下的絕命狂歡。

就像是某個一直在和蝙蝠俠糾纏到底的怪物,阿卡姆瘋人院就像是他的家一樣,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順帶說一句——敬罪惡。

以後你們也許會對這句話很深熟悉的。

那瑟的戰鬥已經拋棄了繁瑣華麗的技巧,而是純粹的拳拳到肉的快感。

就是怎麼爽快這麼那麼來。

所以,那瑟的攻擊純粹就是自己的興趣,才不會像阿爾忒彌斯一樣bulabula扯犢子上一大堆無意義的頌唱,而是直接上去就是捶!

簡單純粹。

搞什麼花里胡哨!

雖說像厄洛斯花里胡哨起來確實是好看。

所以——

Thatisover!

精靈那一邊是已經徹底震驚了。

他們並非沒有偵查手段,而是進不去。

現在房頂被阿爾忒彌斯用阿拉什流星轟開了,自然高空的天空眼也就可以運作了。

所以,精靈們看到的場景是這樣的——

那條巨龍的防護根本就是零。

所以在阿爾忒彌斯的一擊之下被打的很慘,露出了後背的龍脊谷。

而這條龍又被索羅塔剋死死鉗住,根本就動不了。

雅典娜那裡,她已經化身為戰爭女神,身後統帥著一隻300人的幻影軍團。

一支300人的亞馬遜女戰士幻影軍團,藉助精良的裝備,將那些結晶化的人全部控制住,讓他們沒有辦法去支援那條龍。

僅僅是四個人!

這就是神祇!

超越人類,乃至精靈的高等存在!

精靈想要超越他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須努力。

但是這還沒完!

那瑟西斯,也就是龍裔接下來要做的,才是真真實實嚇到了所有精靈的。

畢竟他的武器如果不是因為他是龍裔,幾乎就看不出來他是個神祇——畢竟他的手臂更加像惡魔。

但是這傢伙就是一個小惡魔啊!

也就是這種其貌不揚,令他一鳴驚人。

黑色的刀刃瞬間刺破銀色。

成為浸潤在那銀色熒光上的唯一一點突兀。

插進了龍脊的縫隙!

瞬間,劇烈的龍息衝天而起!

赫菲斯托斯因為那瑟的黑曜石三叉戟對於那瑟,就像忠實的獵犬和獵人,二者是無法分別的。

所以赫菲斯托斯將十五塊黑曜石三叉戟的碎片鍛造在了這把黑刀中。

所以,它帶著黑曜石三叉戟在破碎時的強烈怨念。

所以,這把厚背長刀,還是一把咒刀。

這條沒有鱗片的巨龍,擅長各種奧術。

法術是單純的狂野自然力量的話,那麼奧術就狹隘得多了,奧術只玩靈魂,也就是,法術是將念轉化為自然力量——雷電、火焰、冰凍之類的,那麼奧術就是直接將念本身進行壓縮,然後進行攻擊。

詛咒就是將念的流動方式進行修改,令它流速增快。

二者可以說是相生相剋。

所以——

龍脊立刻露出一條一指寬的縫隙。

那瑟當即將惡魔之爪伸了過去。

帶著鋒利手爪的惡魔之爪輕鬆的插入那條龍的龍脊。

阿爾忒彌斯的箭雨隨即趕到,將那條龍的四肢百骸釘死在地!

「索羅塔克,拉!」

「刺啦!」

糾纏著雅典娜的上千的結晶人集體暈倒。

而雅典娜拄著長槍鬆了口氣,抬頭間,看見那瑟正站在已經斷了頭的巨龍身上,那條龍身上的熒光正在往他身上流轉。

而浸透龍血的那瑟,右手拎著龍頭,饒有興緻的在對索羅塔克說什麼。

「索羅塔克,幫我回收一些素材。」

「知道。」索羅塔克正指揮著那些影魘回收素材,一邊將已經取下來的可以使用的素材扔給那瑟。

「這是龍脊……這是龍皮……」那瑟一邊清點,忽然問:「龍肉能吃嗎?」

「閉嘴!」索羅塔克說,「你已經達到47%的龍血濃度了,還吃龍肉?難道你想變成龍?」

「我是餓了!」那瑟糾正索羅塔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