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除了「古」,天下間沒有第二人敢自稱天下第一了。


「可是,『古』為什麼會警告神級強者不許向普通人出手?以他的地位,應該不會在乎這些小事吧?」藍楓有些不解地問道,神級之下皆螻蟻,所謂的普通人,便是神級之下的修鍊者與普通的百姓,而這類人,與那高高在上的『古』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吧?

搖了搖頭,洛加爾也是有些疑惑:「我也考慮過,但至今仍舊沒有想明白。按理來說,『古』應該沒興趣搭理這些小事,別說普通人,就是神級強者全死光了,他也不會在乎,可偏偏他卻這麼做了,令人費解。」

想了許久,洛加爾仍舊沒有想明白,索性甩了甩頭,不再考慮這問題。

他目光重新移向藍楓,鄭重道:「老弟,漢王朝危機四伏,更有六星毒藥宗師坐鎮,哥哥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涉險,如果你有什麼事情,不妨託付給我,以我們的交情,我鐵定給你辦得漂漂亮亮的。殺人還是救人,只需說上一聲。」

藍楓眼眉一挑,詫異地問道:「洛大哥,你以前不是說過,根據人族與妖族之間的約定,若是你出手將童家覆滅,勢必會惹來極大的麻煩,怎麼現在卻又……」

洛加爾聞言一怔,旋即渾不在意地道:「沒事,這不是他們先違反了約定嗎?現在我出手對付他們,想必他們也無話可說……」

「是嗎?」藍楓有些狐疑,但沒有揭穿,他搖頭道:「不過還是算了,我與童家之間的仇,還是我自己親手去報吧。」

「可是……」洛加爾遲疑地皺了下眉,有些擔憂地道:「雖然神級強者不能出手,但聖殿的天級強者也不少,更是有一位六星毒藥宗師,若是我們運氣不好,碰上了那位六星毒藥宗師,那我恐怕也很難護住你的周全。」

以洛加爾的實力,很容易便看穿了藍楓的修為,凝丹境一重,勉強算個初入地級初期的菜鳥。

聞言,藍楓臉龐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洛大哥,我的實力雖然沒有你那麼強,但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弱。」

「你說的是肉身吧?」洛加爾彷彿猜到了藍楓想說什麼,繼續搖著頭,「我能感覺出來,你的肉身不弱,也許已經達到了五階,但就算如此,你的實力,依舊還是弱了一些……」地級初期的修為,地級中期的肉身,就算是兩者疊加,實力依舊是強得有限。

要知道,他們即將面對的,乃是天級強者,而且天級中期與天級後期居多,洛加爾可不認為藍楓能夠抗衡那些敵人。 「多說無益,洛大哥不妨感受一下我這一拳威力如何。」藍楓沒有多做解釋,他站起身,緩步往屋外走去。

洛加爾好奇地跟了上去,他也想知道,藍楓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樣的底牌,居然有信心抗衡天級強者。

當然,好奇歸好奇,在洛加爾的心中,依舊還有些懷疑。

一個地級初期強者,哪怕擁有著地級中期的肉身,依舊不太可能是天級強者的對手。

只見藍楓走出屋子之後,便徑直地飛入半空,懸停在三十多丈高的地方。

洛加爾沒有遲疑,在藍楓飛入半空之後,也跟著飛了上去,懸浮在藍楓的身前方。

只見他環抱著雙手,一臉輕鬆地說道:「出手吧,讓我感受一下你真正的實力,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哦。」

「放心,一定會讓洛大哥滿意的。」藍楓抬起頭,平靜地道。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調動著元丹釋放的磅礴元力,將其壓縮為絲線般纖細,按照「焰勁崩」的路線運行起來。

「嗬~!」藍楓猛然低喝一聲,那攤開的手掌,陡然緊握成拳,對著洛加爾的方向,重重地打了過去。

這一拳,融合了藍楓元力的力量,肉身的力量,以及經過增幅的真火力量。

恐怖的力量,凝聚在拳尖那一點,在藍楓驟然打出之時,發出一道炸雷般的轟鳴,然後突兀地爆開。

「好強的威力。」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洛加爾那漫不經心的眼神,陡然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認真的神色,感受到身前猛然炸開的恐怖力量,他不敢小覷,滔天的氣勢轟然爆發,拳頭正對著身前爆發的恐怖力量直直地砸了過去。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在整個墨城響徹而起。

聲音回蕩間,無數的修鍊者,皆是有些驚恐地抬起頭,望向藍楓與洛加爾所在的方向。

「什麼人?」

「好恐怖的力量!」

「超級強者,絕對是兩個超級強者在戰鬥!」

墨城中隱藏的強者,也是滿臉凝重地望向半空,越是強大的修鍊者,越是能感受那兩股對撞的力量的恐怖。

楊家宅邸。

藍賢龍、藍山、羅瑞、林向榮紛紛驚醒,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半空,凝重地看著洛加爾。

這時,藍楓已經停手,微笑著說道:「怎麼樣,洛大哥,我的實力,沒讓你失望吧?」

嘴上如此說著,藍楓心頭卻是頗為震驚,洛加爾展露出來的實力,著實有些恐怖,他引以為豪的「焰勁崩」,居然連洛加爾的皮毛都沒傷到一絲,反而被洛加爾打出的一拳,震得倒退了十多丈,方才勉強將那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卸去。

「想不到啊,老弟你的實力居然這麼強!」洛加爾驚嘆地道,藍楓剛才所施展的那一招,威力比他想象中恐怖太多了,一般的天級後期強者,若是不小心被打中了,恐怕非死即殘,就連他這個天級巔峰的強者,都是不敢直接用身體去硬抗,否則,雖然不至於受重傷,但輕傷肯定是免不了的。

要知道,他可是青州大陸數得上號的天級強者,一般的天級後期強者,即便是最強的一擊,也很難傷到他,而藍楓卻是能夠做到,無怪乎洛加爾如此驚訝。

「單論攻擊威力,老弟你在天級後期強者中,也能排進中上游。」洛加爾點評道:「不過,你的攻擊速度太慢了,若是真的戰鬥起來,恐怕很難打中敵人……」

藍楓卻是笑吟吟道:「洛大哥莫急,剛才只是熱身罷了,接下來,你再仔細看看,我這一拳,有多少人能避得開……」

說話間,藍楓再度調動體內的元力,磅礴的元力,順著複雜的經脈路線,極速運行起來。

下一刻,藍楓身體的磁場開始變化,大地的重力彷彿在一瞬間消失了一般,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吸力,從藍楓的身體傳出。

「地獄牢籠!」

「焰勁崩!」

就在那一股吸力剛剛形成,洛加爾面露驚愕神色之時,藍楓眼中閃過一抹狡猾的笑容,那蘊含著恐怖力量的拳頭,陡然朝著不由自主被吸扯而來的洛加爾打了出去。

那一股吸力來得太過於詭異,也太過於迅速,洛加爾根本沒反應過來,便已經被那一股吸力吸扯到了藍楓身前,所幸他的速度不慢,在藍楓打出一拳的時候,也是匆匆凝聚一股強大的力量,迎著藍楓轟來的一拳,爆轟而去。

「轟!」

藍楓的力量,在原本的肉身力量與元力力量的基礎上,繼承了火焰的狂暴與灼熱,爆發力變得更加恐怖,在打出的一瞬間,就像是火山爆發一樣,強大的猶如實質火焰般的力量,絕對比普通的天級後期強者最強的一擊更加強橫。

洛加爾的實力早在多年以前便達到了天級巔峰,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他對力量的掌控更加完美,哪怕不施展任何的元技,抑或是天賦神通,他那普通的一拳,依舊是不亞於天級後期強者的至強一擊。

當兩股強大力量對撞在一起的時候,彼此釋放的恐怖威能,自然是更加驚人。

整個墨城,都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強大氣息嚇得瑟瑟發抖,所有的修鍊者,心頭都是驚顫起來。

「小楓的實力這麼強了?」藍賢龍有些難以置信,同樣也有著巨大的驚喜。

羅瑞、林向榮吃驚地看著半空交手的兩人,瞧著與那位神秘天級強者對戰的藍楓:「藍楓先生居然這麼強!」他們知道藍楓修鍊了一門威力極為恐怖的元技,但卻依舊不認為藍楓的實力能夠威脅到他們,因為天級強者的速度,尤其是天級後期強者的速度,絕不是元技能夠彌補的。

然而此刻,他們那一廂情願的想法,卻是被打擊得支離破碎。

藍楓與洛加爾一觸即分,再次拉開了距離。

「這是什麼元技?」洛加爾有些震驚地看著藍楓,整支右臂隱隱有些發麻,雖然他成功擋住了藍楓那一拳,但由於發力太過於匆促,並未發揮出百分之百的水準,不小心之下,吃了點小虧。

「地獄牢籠。」藍楓想了想,輕聲介紹道:「這是當年珞珈前輩創造的一門元技,通過肉身,構建大地磁場,從而掌控重力!」

「想不到天下間竟然存在這般神奇的元技!天才,這絕對是天才的傑作!」洛加爾毫不掩飾地讚賞道:「不愧是驚艷了一個時代的天才,哪怕最終的成就終止於天級後期,憑著地獄牢籠,這珞珈依然有資格傲視天下了!」

可惜,這樣的天才,卻是遭了聖殿的毒手,當真令人惋惜。

甩了甩頭,洛加爾再次看向藍楓:「好吧,老弟,我承認小看你了。你現在的實力,縱然不是我的對手,也足以擊敗許多天級後期強者了。」

「洛大哥過獎了。」

藍楓謙虛地笑道,通過與洛加爾的戰鬥,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了更深入的認識,並且,事實證明,他之前對自己的實力估計,並沒有出錯,現在的他,的確能夠對大多數天級後期強者造成威脅。

洛加爾捏了捏拳頭,舒展了一下筋骨,道:「正好我內傷剛剛恢復痊癒,老弟有沒有興趣與我正式打一場,就當是幫老哥我舒展舒展筋骨。剛剛打得一點也不盡興……」

剛才那兩次短暫的交鋒,已經勾起了洛加爾體內的躁動的因子。

「既然洛大哥想打,那我就捨命相陪,只要洛大哥高興就好。」藍楓也想知道自己與洛加爾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內心蠢蠢欲動。

「好,老弟夠爽快!」洛加爾哈哈大笑幾聲,旋即身體爆發出一股更加恐怖的氣勢,那股氣勢極為恐怖,別說正處洛加爾對面的藍楓,就算是隔著數百丈的藍賢龍、羅瑞等人,都是感到膽戰心驚,心底湧起一股心悸的感覺。

在這一股恐怖氣勢的籠罩下,墨城的強者們,無一不臉色大變。

強,太強了!

洛加爾的氣勢,已經達到了天級的頂峰,再往前一步,便是神級初期。

然而藍楓卻是硬扛著這一股氣勢,任由氣勢帶起的狂風從自己的身前席捲而過,將其衣服吹得嘩嘩擺動,眼睛死死盯著身前不遠的洛加爾,全神貫注,沒有絲毫的膽怯。

此刻,無數雙眼睛都盯著半空之中的兩人,緊張的氣氛,蔓延開來。

「準備好了嗎?」洛加爾平靜地看著藍楓。

藍楓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點頭:「可以了!」

就在藍楓話音剛落之時,洛加爾嘴裡發出一聲暴喝,那壯碩的身影,在半空掠過一道殘影,發出一道尖銳的音爆,下一刻,他的身影,便是猶如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藍楓的身前。

他的速度太快了,就算是藍賢龍等人,也得集中精神,方才能夠勉強捕捉到他的運動軌跡,而天級之下的修鍊者,則是只能看到一道模糊黑影閃過,然後轉瞬間便出現在藍楓身前,卻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現在藍楓身前的。

「果然好快。」藍楓眼瞳微縮了一下,不過他的反應卻是不慢,在洛加爾消失的瞬間,便已經施展了地獄牢籠,通過重力磁場的變化,迫使洛加爾出現瞬間的停頓。

也就是那一瞬間,藍楓捕捉到了洛加爾的痕迹,然後毫不遲疑地打出一拳。

「轟!」

恐怖的力量撞擊,讓得藍楓與洛加爾彼此皆是被震退,只是洛加爾僅僅倒退了幾步,而藍楓則是倒退了十多丈,差距不小。

「老弟的戰鬥意識挺強嘛!」洛加爾讚賞了一句,然後身體再次爆發一股力量,在尖銳的音爆聲中,化作一道模糊黑影,向著藍楓暴沖而去。 下方地面。

「小楓。」藍賢龍幾人緊張得額頭都冒汗了,楊逍、楊雪、藍馨等一大群人也都緊張地看著半空。

望著那再度朝著藍楓暴沖而去的洛加爾,所有人都發出一道壓抑的驚呼。

地獄牢籠!

焰勁崩!

藍楓十分冷靜,儘管洛加爾的速度極快,以他的眼力,只能看到一道模糊黑影,但他藍楓也不是吃素的,地獄牢籠恰到時機地施展而出,生生地讓得洛加爾出現瞬間的停頓。

「轟!」

蘊含強大力量的拳頭,猛烈地對撞在一起。

下一刻,那灼熱而狂暴的火焰,猶如煙花一般,在半空爆開。

「好強的適應力。」身子飛退間,藍楓眼瞳微縮,洛加爾受地獄牢籠的影響,雖然依舊出現了瞬間的停頓,然而這一次的停頓,卻是比上一次的停頓縮短了不少,照這樣下去,恐怕很快洛加爾便能夠徹底適應下來,讓得地獄牢籠徹底失去效用。

只見洛加爾後退的身影陡然停滯在半空,然後加速朝著藍楓閃掠而去。

「咻。」

一道模糊黑影閃過,猶如漆黑的閃電。

……

「轟!」

「轟!」

「轟!」

猶如炸雷轟鳴般急促而炸裂的聲音在整個墨城的上空響徹而起,藍楓與洛加爾的身影急劇地變換著位置,一次又一次地碰撞,讓得下方地面的人們一陣心驚肉跳。

轉瞬之間,藍楓與洛加爾已經交手數十次了,洛加爾愈戰愈勇,一次比一次速度更快,一次比一次力量更強,逐漸適應了地獄牢籠的他,讓得藍楓愈發地難以抵擋了。

明眼人皆是能夠看出,此時的藍楓,已經是強弩之末,隨時都可能被洛加爾擊敗。

「不行,這樣下去遲早要完。」再一次與洛加爾對轟了一拳,在身子被震退的時候,藍楓微微咬了咬牙,「看來得拿出一點真本事了!」

藍楓的底牌,隱藏得極深,就連地獄牢籠,他都沒有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

深深吸了一口氣,望著那猶如閃電、幽冥般的模糊黑影,藍楓的神情,再度冷靜了下來。

地獄牢籠……斥力!

就在洛加爾的身影,剛出現在藍楓身前的時候,一股與之前的吸力截然相反的力量,陡然籠罩在洛加爾的身上,讓得原本已經快適應地獄牢籠的洛加爾,身子微微一滯,臉龐也是露出一抹驚愕。

幾乎在洛加爾驚愕的瞬間,藍楓卻是猛然改變了重力的方向。

地獄牢籠……吸力!

與此同時,藍楓那重重的拳頭,攜著雷霆萬鈞的力量,以及刺目的火光,猶如閃電般猛地打了出去。

「轟!」

被詭異的重力變化搞得有些措手不及的洛加爾,只來得及匆匆凝聚力量,迎接藍楓這狂暴的一拳。

「咻……」洛加爾的身影倒飛了出去,倉促之間凝聚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抵消藍楓這一拳的衝擊力,甚至連外傷未愈的手臂,都是被那熾熱的火焰,灼燒得一陣刺痛。

兩人的戰鬥,再度被拉回到原點。

揉了揉拳頭,藍楓眉頭微微皺起,心中暗嘆了一聲:「五階中期的肉身,還是有點勉強。」

斥力與吸力的迅速轉換,對肉身造成的負擔極大,以藍楓五階中期的肉身,依舊是有些吃不消,僅僅施展了一次,他便感覺身體各處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所幸這種痛楚並不是十分強烈,尚在藍楓可以忍受的範圍。

「這是怎麼回事!」洛加爾有些吃驚地看著藍楓,他的淡紫色眼眸中,不僅沒有半點懼意,反而更加興奮了,藍楓的實力,當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瞧著洛加爾吃驚的模樣,藍楓那皺著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這邊是地獄牢籠的第二重境界,斥力與吸力!」

「斥力與吸力。」洛加爾低聲喃喃著,旋即眼睛越來越亮,「這一招很厲害!」

他臉龐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讚賞:「藍楓,以你剛才展露的實力,已經比很多天級後期強者都強了!除非遇上我這樣的天級巔峰強者,否則,一般的天級強者,絕不是你的對手!」

如果一定要給藍楓的實力定位,那麼或許可以說,藍楓的實力,與天級後期的肉身修鍊者相當。

「洛大哥剛才沒有動用全力吧?」藍楓笑著轉移了話題,好奇地問道。

他記得當初在煉器師青年賽的預選賽中,洛加爾以一人之力對抗數位天級後期強者,並且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擊敗了數位天級後期強者,至今想起,藍楓依舊是有些頭皮發麻。

下方的藍賢龍、羅瑞等人,則是有些難以置信:「這還不是他全部的實力?」

他們無法想象,洛加爾到底有多強大。

洛加爾淡淡一笑:「若是與你戰鬥還得動用全力,那豈不是太欺負你了?」

並不是他看不起藍楓,而是他的實力早已達到了天級巔峰,若是真的動用全力,藍楓多半是擋不住的,而擋不住的後果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重生燃情年代 除此之外,不會有第二個結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