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寶昕搖頭道:“那不好意思,今天這裏我包場了,請你們以後再來。”


花間笑臉色一變,叫聲:“找死!”挺槍便衝了上來!

“唰”

花間笑不愧是風雨同路的高手,這一槍又快又準,直奔陳寶昕心臟部位,青光一閃已經突擊到了面前,三尺長的青色鋒芒爆射而出,正是天王的得意技能—“裂魂槍”!

陳寶昕身上若隱若現的白光閃起,人微微一側,讓過心臟致命部位,硬抗了花間笑一擊。

“寶昕!”櫻桃不由驚呼一聲。

“叮!”

槍尖在陳寶昕的鎖鏈甲上爆出一團耀目的火星,沒破防!

“怎、怎麼可能?!” 花間笑雙眼瞪得像銅鈴一般,天王全力一擊居然不能破防!這怎麼可能!

“哼!”陳寶昕低笑一聲:“不過如此。”

下一刻,雪亮的刀光在花間笑咽喉處劃過。

“嚓”

-1246!

花間笑哼都沒哼一聲就倒在地上成了屍體。

“怪、怪物啊!”

風雨同路公會的人全都處於了石化狀態,居然一擊秒殺高級天王天王,這傢伙是人嗎?

陳寶昕甩掉寶刀上的血跡,望了在場的人一眼:“你們一起上吧!”

在場的人不由面面相覷,“上?”等級最高的天王都被秒殺,這些人上去還不是找死嗎。

“跑啊!”

風雨同路的人奪路而逃,真是來去如風,名副其實。 在距離那個地方不遠的地方,有著雪國的營地,那裡的帳篷都是這幾天趕製的,形狀是六角形的,呈黑色,在夜裡很難令人發現。

所以,那些土匪跟本就沒有發現雪國的部隊。

高寒坐在偌大的軍帳之中,主位之上,有一個黃金色的蟒龍椅,本來高寒是不想用的,但是鄭雲清強行的交給了他。

坐在蟒龍椅之上,高寒輕輕的倚在扶手上,手放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外面稀稀拉拉的傳來了聲音,讓后就是甲葉碰撞的之聲。

「不許動,軍隊大營,不許私闖!」一個帶頭的聲音說道,刀槍碰撞聲音不斷,應該是他們被包圍了起來。

而後就聽到任天狂的聲音:「我乃王爺的貼身侍衛任天狂,她是雪,還不趕快退下!」

「原來是任大人與雪大人,讓行!」唰唰唰,他們將自己手中的冰刃全部收拾起來。

不一會兒,任天狂就跟一陣風似的來到了高寒的帳篷外面:「少爺,任天狂能否進來!」

高寒淡淡的嗯了一聲,任天狂與雪兩人齊齊進來,給高寒施禮后:「尊少爺之令,左童及其沒有犯過多大罪過的人,全部帶來了,還有那些村民女子!」

「帶進來吧!」高寒雙目不睜,淡淡的說道。

左童進來后,給高寒行禮:「小人參見一字並肩王!」

「你們怎麼知道我的消息的?」高寒問道。

從左童的話中,高寒知道了,原來大赦天下的時候,鄭雲清將整件事情全部爆出了,由於這裡距離冰都較近,所以最先得到了消息。

並且,連高寒的官服配飾等,都一一傳出。

不單單是雪國。就連宗門勢力也全部傳到了,高寒點了點頭:「鄭家從此以後就是雪國真正的主人了。」

如果沒有通知宗門勢力,稱帝之後頂多算是亂臣賊子,但是通知了那些宗門勢力之後卻有所不同了。

因為宗門勢力不知道的話,最多也就是自稱為帝,這個國家的頂級勢力不贊同那是白扯。

但是通知了之後,高寒自信,其中飄渺宗絕對是支持的。

靜蓮宗因為有自己在,也不會不同意,自己的實力與提升速度他們有目共睹。

至於乾凌宗與火雲山莊。劍家,飄渺宗還有靜蓮宗都同意了,他們的意見有沒有都一樣,大勢所趨,至少他們在表面上會答應的。

「接下來,就看我們的了!」高寒終於睜開雙眼:「必須要抓緊速度進行!」

隨後,高寒對著左童道:「你們一共帶來多少人!」

左童算了一下:「大概有不到三百人!」

高寒點了一下頭:「你們每一百人一隊,紛紛將你們搶來的財寶與女人遣送回去,回來本王再治你們的罪!」

左童聽到之後。只得苦笑:「是,小的遵命!」

隨後便出去了,高寒一招手:「任老!」

「少爺有什麼事情吩咐!」任天狂走向前來看著高寒問道。

「找三十人輕功高,實力強的將領。跟著他們,凡是他們敢有一點異動,動女人,或者動那些財寶。或者是藏起來的,不回來的,全部擊殺。一個不留!」

高寒輕輕的彈著手指,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是,我這就去辦!」任天狂說著就想出去,高寒說:「告訴那些人,不要被他們發現了,不然就不用活著回來了!」

「是……」任天狂去了,高寒繼續閉目養神,他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試探一下他們是否真的改了。

若是沒改的話,那就不用客氣了,若是改了,那還有用。

天下的土匪,山賊加起來比整個雪國的士兵都要多,若都是殺了,那是多麼大的一筆損失啊。

所以,高寒想出了這個法子。

時間過了很長,天都漸漸黑了,空中的風也更冷了幾分,吹在人的臉上如同刀片一樣,讓人難以忍受。

這時候,任天狂忽然在外面說:「少爺,他們回來了!」

高寒沒有讓他們進來,而是淡淡的道:「去了多少人,死了幾人!」

「這個……」任天狂仔細的算了算:「去了二百八十人,因為一些事情死了是個,現在還剩二百七十人!」

「那十人是怎麼死的!」高寒繼續問道。

「三人想逃走,一人想強行侵犯一個女子,四人偷偷摸摸的藏了一些財物,最後兩個則是不想回來了!」

高寒頓了一下:「除了最後那兩人的死因,將他們的死因全部告訴那些人,然後詢問一下那些人願意為雪國效力,那些人想要回家的!」

……

第二天,高寒從軍帳之中出來,深吸了一下外面新鮮的空氣:「昨天走了多少人!」

任天狂來到高寒身邊:「昨天一人沒走,全部想要為國效力,我按你的吩咐,將他們編製為殘雪,由左童帶領!」

高寒淡淡的嗯了一聲:「叫他們領幾頂軍帳和一個儲物戒指,左童雖為將領,不過實力太低,所以只能授銜千夫長!」

「拔營,加快腳步,告訴左童跟上隊伍,跟不上的就不必為軍了,還是回家種田吧!」

說完,高寒理也不理的,翻身上了黑龍赤影馬,和同樣乘騎黑龍赤影馬的鄭空一起策馬先行。

「鄭空,我將這支殘雪交給你如何?」高寒問道。

「只不過三百人,太少了一點吧!」鄭空擺了擺手:「況且,我從來不愛領軍,叫我打架還可以!」

高寒呵呵一笑,沒有再說話。

的確,以鄭空的脾氣,點火就著,著了就得炸,炸了就得拚命,這樣的人非得把一支部隊全部領導炸了不行。

在領兵打仗上,鄭空甚至不如司徒劍,就更不用說還要在司徒劍之上的鄭凌。

「寒哥,接下來咱們去哪個方向啊,老是沿著這個方向都膩了!」鄭空無聊的躺在黑龍赤影馬上打著瞌睡。

高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小心從馬背上掉下來摔死你!摔不死你也得讓馬撂死你!」

「切!!!」鄭空滿不在乎的站在馬上:「你看司徒劍與劍驚天,他們兩個人家那是什麼概念,去南邊,大軍直指段家老巢,人家非得打一個痛快了!」

高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要麼不行的話,你也去不就行了!」

「別別寒哥,我只是說著玩玩,段家稱南谷,雲里來霧裡去的,我不被繞暈了才怪呢!」鄭空怕怕的躲在後面林劍騰的身邊。

林劍騰笑了笑:「我看大哥說的對,你還是過去的,聽說段家可是有很多「棍」法的!」

高寒也贊同:「不錯,這裡有劍騰就夠了,你去尋找劍驚天的部隊,我派任老跟著保護你!」

「況且,我也有任務!」高寒說道。

「什麼任務?我才不信呢,你就是想趕我走,我今天告訴你了,我是大將軍王,就是不走!」鄭空說著翻身下馬,躺在地上,居然撒潑打滾。

高寒驅馬來到鄭空的身邊:「劍驚天一路上剿匪,按他的殺氣與現在司徒劍的恨意,他們一定一個不留的全部殺掉,所以現在就要你和任老過去告訴他們這個辦法,並且由任老幫助實施!」

任天狂是絕對不會反對高寒的意見,並且現在的高寒已經擁有合靈強的實力,就連林劍騰的實力都比自己高,安全倒是不怎麼擔心:「領命!」

說著,不管鄭空同意不同意,拽住他的脖領,騰空而起,正向南邊飛去。

他猜測,劍驚天一定是先去找高手,其中最難啃的骨頭就算是南谷段家了,所以,他們一定是去南邊了。

「寒哥,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林劍騰問道。

「去豐城!」高寒說完,便策馬前行,林劍騰則是思緒到:豐城,那裡距離這裡這麼遠,而且屬邊疆,他這麼著急去,一定有事,有事啊!

說完也跟在高寒的後面,一邊猜是什麼事情,一邊思考和劍驚天對戰的那一幕。

自從林劍騰失敗后,高寒本想讓他在家修行,但是沒想到他自願出來,說是散散心。

不過出來歸出來,他這一路上話卻少了很多,一直在那考錄與劍驚天對戰。

畢竟,輸的太慘了,對方竟然連劍招都沒出,只是劍翅就讓自己束手無策,簡直是奇恥大辱。

……

自從鄭家造反,每一個城市就開始亂了起來,豐城在雪國邊境,屬於十大城市之一,自然更是亂上家亂。

很多邊境勢力開始滲透進來,想要將豐城納為自己的領地,畢竟,豐城豐城,城如其名真是太豐饒了。

裡面妖獸丹,皮毛等,還有靈藥,不計其數,其中的財富也無法衡量,所以一直有有心人想要佔領豐城。

任家,是豐城之中實力最強的一家,不過那也是以前,現在卻有所不同了。

現在的任家已經名不存實了,他們任家近期,家主弟弟任威奪位,殺了任盈盈的父親,並且將任盈盈軟禁起來。

而人家老祖出來之後,本來想教訓一下這個不孝子,但是沒想到卻被兩個勢力化真九重的武者暴起,聯手瞬間將之制住,與任盈盈一起軟禁起來。

那兩個人任盈盈認識,他們是二叔招進家來的兩個高手。(未完待續。。) 在打退了風雨同路的人之後,便再沒人來找陳寶昕的麻煩,對方估計也覺得爲了一點藥大動干戈似乎不太值得,直到下午6點,陳寶昕和櫻桃一共採集了160朵雪蓮,這才離開。

接着陳寶昕帶着櫻桃來到了天山派,櫻桃好奇的打量着這裏:“這就是你上次學到新技能的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