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明剛才說的沒錯,3000塊錢一壺,看起來很貴,但實際上並不貴,畢竟這蛇湯擁有的功效太強,根本不是一般地方能夠買得到。


3000塊錢,平時買一瓶好酒都買不到,現在能夠買一壺這麼好喝,而且還有想像不到的好處跟功效的湯。

他們肯定不能夠再猶豫。

「好,很快就叫人送過來給你們,你們稍等一下。」侯小群點了點頭,他也是非常震驚,

他身為招待經理,竟然不知道酒店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道湯,這麼貴。

這麼貴的湯,他聽都沒聽說過,更加也沒喝過。

現在酒店的人,估計喝過這蛇湯的人不超過三個。

第一個喝的人,肯定就是那個總廚周沖,第2個第3個那就是李俏楚跟陳明。

所以別人自然還不知道,而且這麼貴的蛇湯,也是陳明直接開口定價的。

侯小群出去之後,立即跟李俏楚說。

李俏楚立即便笑道:「你直接打電話給廚房周沖,然後讓他趕緊熬湯,送過來。」

李俏楚知道這些人肯定忍不住要點,只不過他們要想多久時間,她就不知道了。

可李俏楚卻不知道,她剛剛出來,那些人就要點了,而且一點就要點兩過壺,那可是足足要6000塊錢啊。

這麼昂貴的一道蛇湯,還真不是一般人捨得點來喝的。

。 然後老朱就看見陳強站在床邊,而他叫的這一聲,讓其他人也醒了過來。

「教官。」老朱點頭微笑,心裡卻是慌得一批。

迅速換好衣服,便到了昨天預定好的位置集合。

在教官的催促下,各班快速集合完畢,然後總教官看著下方的新生,臉色鐵青,「因為你們遲到,所以早飯取消。」

瞬間,下面的學生有了怨言,結果被教官抓了出去,直接罰跑,這下沒人出聲了。

沒有過多的廢話,總教官直接宣布軍訓正式開始。

各教官帶著自己負責的班級,到了指定位置。

第一天,不論是誰,都是站軍姿,以及左右轉。

原本還有很多人都很請示,結果做起來就有人鬧笑了。

陳強看著那幾個學生,「左右都分不清,你們還能幹什麼?」

幾個學生臉色通紅,畢竟在這麼多人的目光下呢。

李千陽站在最前面,作為隊長,他必須起帶頭示範。

這邊在軍訓,在華市裡,高家,高天來看望高陰宇,「兒子,我已經查清楚了那個李千陽,家裡四口,有個妹妹,失蹤了十幾年,最近才回來的。」

高陰宇臉色猙獰,滿是怨毒,「爸,我要他死。」

「嗯,我知道,不用你說我也不會放過他,斷我高家財路,傷我高天兒子,就這兩點就必須殺他。」

高天的臉上閃過戾氣,一旁的高艷打了一個寒戰,本來她是不打算來的,但是怎麼說也是一個姐姐,不來說不過去。

高陰宇看了一眼高艷,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爸,你打算怎麼做?」

「這個不需要你管,好好養傷。」高天冷笑,然後聊了一些其他的就走了。

回到高家,高天直接聯繫了高家的一個附屬幫派華幫,現任華幫老大說華龍,也是他高天扶持的。

「大哥?」正在嗨皮的華龍接起電話。

「有個人,我們暫時動不了,但是你先去把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妹妹。」同時將關於李千陽的資料發了過去。

「是,大哥。」華龍雖然好奇但是也沒多問,畢竟是大哥讓他做的。

很快,他就集合小弟,朝李村趕去。

同時,趙昊也知道了,迅速出面,朝李村趕去,他在擔心,那一天的黑影讓他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他有種預感,一旦李千陽得家人出事,整個華市,恐怕都會淪為煉獄。

趙昊其實想少了,在這裡,李千陽除了和家人的羈絆外,就沒有其他的羈絆,所以一旦家人出事,恐怕整個國家,甚至星球都會遭殃。

華龍先到李村,他打算最後去抓李雅。

讓小弟將加工廠圍起來,然後逼迫這裡的村民將李父的位置告訴他,在得知李父在辦公室,便上去,直接破門將李父抓了出來,同時,另外的十幾個人則是去了李村,去抓李母。

李母一臉懵的被帶走了,周圍的街坊鄰居一臉的激動,結果被小弟一亮鋼管之類的武器,就不敢吱聲了,等他們走後,村民迅速報警,然而華龍帶著小弟已經走遠了。

趙昊到加工廠后,就看見警員在場,就知道自己來遲了,毫不猶豫直接開車返回,同時打電話給自己的秘書,讓她去聯繫狂人。

狂人,是狂派的老大,其下有軍師,還有四大護法,emm,有點中二,但是沒辦法,據說狂人就是一個中二的人,然後起的名字也是這麼中二。

「狂哥。」

「老弟怎麼了?」狂人那粗狂的聲音從手機傳來。

「我一個朋友的家人被華龍抓走,我想讓狂哥幫忙找一下。」

狂人笑道,「老弟看來這個朋友對你很重要啊,行,沒問題,老弟的朋友就是我狂人的朋友,我這就讓小弟去找。」

掛了電話,趙昊又讓秘書想辦法通知還在軍訓的李千陽。

李千陽此時正在休息,他的身邊圍了一圈的女生,貌似是訓練的時候有人暈到了,周圍人慌成一片,只有李千陽很冷靜,將病患公主抱抱到陰涼處,然後用醫療手法將其救醒,那認真的樣子讓一眾女生傾心。

隨後趕來的陳強也給李千陽積極的肯定,這無疑讓李千陽風頭大出。那被救冶的女生也是一臉害羞,偶爾偷偷的看一眼李千陽,然後迅速低頭,滿臉不好意思。

「李千陽你家人的電話!」陳強一臉古怪。

基地的電話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李千陽的家人卻可以打來,這說陰李千陽的家裡在軍界是有點勢力的。他怎麼能知道,這哥電話是趙昊廢了老大功夫,才從別人那裡知道的。

「是李千陽陽哥嗎?」電話里傳來熟悉的聲音,但是李千陽卻沒有印象,不由得問道,「你是?」

「我是趙昊。」這麼一說,李千陽就想起來,上次還是自己去他家警告的。

「什麼事?」

「你的父母被抓了。」

「被誰?」李千陽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語氣中也帶著寒意,讓趙昊不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被高天。」

「高家?」

「是。」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投,別怪我了。」李千陽殺意涌動,直接驚到了外面站崗的。

幾個士兵迅速進入戰備狀態,將槍口對準這個屋子。

陳強和其他教官也走過來,「怎麼回事?」接著他也感受到這股殺意,這殺意讓他膽顫,讓他心驚,繞是他見多識廣,也從未見過殺意如此大的人,這殺意幾乎凝為實體。

周圍的溫度迅速下降,空氣中也多了一分血腥的氣息。

李千陽推開門走出來,看到外面的情景,沒說話,朝外面走去。

而士兵的槍口也對著李千陽移動,陳強伸手,剛想說話,就聽見李千陽的聲音,「不要攔我,出了事對誰都不好。」

然後就看著李千陽走出基地。

等他的身影消失不見后,這些人才鬆了口氣,就在那一瞬間,他們感覺自己被巨獸盯上一般,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他們甚至有個想法,一旦自己動了,自己絕對要死。 距離天使炸毀多個兵工廠已經是第四天了。

這四天來,莫尤帝王可謂是茶不思飯不想。

他原本以為,靠着新型的武器裝備以及帝國龐大的部隊能夠將天使牢牢地困在戰爭的泥潭中,而最初帝國部隊的挺進速度也着實讓他誤以為天使並非什麼強大的對手,於是乎下令在多個星系中建立了星系級兵工廠。

就算這些兵工廠後來盡數被天使炸毀,帝國也並非就落入了進退維艱的地步——帝國本星系依舊完好無損,這麼多天來的戰爭,一直都只是發生在天使星系之中,帝國損失的無非就是一些物資以及兩個兵團的士兵而已。

真正讓他頭疼的是前天突然降臨阿卡星系的一支天使艦隊。

這支艦隊不同於其他行星系戰場上的天使軍團那般,與當地的獸體部隊是勢均力敵的狀態,這支艦隊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大。

根據阿卡星系淪陷前傳回來的視頻可見,新的天使艦隊擁有足以遮蔽一整顆星球的戰艦,以及無數宛如隕石帶一般圍繞在戰艦群旁的攻擊機、偵察機。

更令人感到恐怖的是,這支艦隊的登場方式,一整隻艦隊通過上千個巨型蟲橋直接降臨阿卡星系獸體們的大本營。

在連裂變級武器都沒有動用的前提下,天使們俘虜了近九十萬名獸體,並且接收了一切獸體已完成或還未完成的工程,其中不可避免地包含了由冥河前往天使星系的星路。

「帝王,與天使的戰爭已經到了這種地步,相信你也清楚了天使們在蟲洞科技上的建樹,現在我們的一條星路徹底的被天使所得到,那麼…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最多不超過七天,神聖凱莎的天使大軍就會降臨戈洛瑞,到時候,獸體的戰爭就要由星系征服戰變為帝星保衛戰了。」

吳恩在大殿上毫不忌諱的說道。

一直都是坐在王座上的莫尤帝王,這次卻令人意外的站在至高王座最腳下的台階上。

在帝王身前的半空中,是一個二十平米的方形投影,上面不斷地重複著天使艦隊攻陷阿卡獸體基地的畫面。

此刻的帝王心情煩悶,並沒有回應吳恩什麼,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仔細的看着投影。

他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了二十遍,期間前線獸體士兵們地驚恐呼聲以及警報響起地聲音不斷地衝擊着他的大腦。

最終,他關掉了投影,轉身向著一直等候在身旁的帝國總將軍說道:「就算阿卡星系淪陷,我們的士兵也可以先後撤,然後在雷希星系重新構建防線,而且因為這次的失敗,他們會更加小心天使的進攻,你說是不是這樣……將軍?」

「陛下,實際上,阿卡戰線已經在今天完全的淪陷了,我們那些還活着的士兵們有很大一部分帶着榮譽死去了,另一部分則是為了在未來能夠響應您的號召而暫時受辱於天使了。」

不知道是不是文官出身的原因,將軍的語言藝術十分的精湛,絕大部分被他說成了另一部分,投降則是被他描述成忍辱負重。

但不管他說的是怎樣天花亂墜,阿卡戰線這一整條戰線淪陷的事實是無法掩蓋的。

倘若是其他時候,帝王聽到這樣的一個消息一定是無比暴怒的,但是此刻的他,卻並沒有怎麼生氣,而是一臉平靜的從懷裏拿出一根指揮棒,然後將星圖在身前展開,並用指揮棒指著另一條戰線上的帝國軍團說:「沒關係,我們還有灰星軍團不是嗎?據說他們已經快要攻入天使的腹地了,可以讓他們加大對天使的攻擊力度,並抽出一個兵團去解救那些被困的天狼星人。」

「陛下,灰星軍團…灰星軍團他們……」

「他們提前按照我的思路去做了?」

「不,陛下,灰星軍團他們,咕」將軍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額頭也滿滿地滲出了汗珠,「灰星軍團他們在剛剛已經失去了聯繫,有很大可能是被神河人偷襲了大本營。」

「呃…?」帝王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將軍。

後者此刻已經滿頭大汗了,倘若不是有頭盔的遮掩,怕是點點頭都會甩出許多汗水。。

這樣的他實際上已經不敢再與帝王對視了,只是害怕突然跪倒會讓自己惹上更大的麻煩,所以才不斷地重複繃緊雙膝。

好在帝王只是盯了他一會兒,然後就又繼續看向了星圖,指著另一個軍團近乎重複地說着與先前並無二樣的話。

然而將軍也是同樣重複的回答着他,一直到只剩下一個軍團他才改口道:「他們還在與星系內的天使們戰鬥着,但是也堅持不了多久。」

話已經說到了這種地步,帝王已經不再抱有什麼幻想了,他顫抖的摘下了自己的桂冠,慢慢的將其放在一旁的乾淨台階上,然後又轉過身去對着將軍說:「凡是伯爵以上的貴族、後勤以及其他預備軍團的將軍,還有那群建議讓三角體單獨進攻北域的文官們…把他們都叫來。」

將軍接到命令后很快就去喊人了,然後大概十分鐘過去了,大殿裏陸陸續續站滿了人,這在過去是極為少見的情況。

那些被叫來的貴族、將軍、大臣們完全不知道偉大的帝王召見他們的原因,他們也沒有想過,帝王居然會像那些下等星佬一樣,毫無姿態的坐在台階上。

而從帝王的表情來看…好吧,那毫無表情的臉完全看不出任何東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