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浩笑道:“或許是下面的派出所也想證明自己的能力。”


周剛哼道:“要證明,那也要有足夠的能力啊,現在我接手了,很多線索都斷了,派出所調查的資料非常少,更別說這案子真的很棘手,根本不是普通人的作案手法。

陳浩問道:“電話裏你說的不夠詳細,我想聽聽,到底怎麼回事?”

周剛點頭道:“受害者都很詭異,血液被吸乾,而且明明是剛死,但是屍體卻好像被風乾了很久一樣,非常不正常。另外就是受害者的身體上有抓痕,脖子上有咬痕,這咬痕我也想過殭屍,但是那咬痕不是電影中的那種,而是正常的牙齒咬痕。”

陳浩愣住。

他來之前也想到是殭屍,但是既然是正常的咬痕,那就不對了,殭屍的咬痕是獨有的牙洞。

而且吸血之後猶如風乾,這更不像是殭屍的作風。

“我知道了,嗯,周哥,不過我說一句,你是警察,和我一起行動不方便,畢竟警察辦案,依靠的是科學和證據,而不是迷信,所以我們分開行動,你調查你的,我暗中調查我的,有了線索,我再通知你。” 來自未來的神探 陳浩認真的說道。

周剛笑道:“我也正想說呢,要你幫忙,這報告我都沒法寫,而且目前情況還不明確,我也只是請你幫個忙看看,以防萬一。”

陳浩道:“那就好,等下你把相關的資料給我一份,我再去案發現場看看。”

周剛倒是準備的很完善,拿到了他準備的資料後,陳浩拒絕了周剛的安排,然後駕車獨自離去。

在一個安靜的道路邊停下,陳浩打開燈,然後開始看資料。

資料很少,卻很整潔,描述的也很詳細。

死者一共三個,分別是兩女一男,第一個死亡的女人是個四十多歲的鄉村寡居婦女,死於半夜,第二天中午才被發現。另外一女一男卻是一對年輕男女朋友,據說是相親認識,正在接觸,傍晚的時候騎車出去約會,結果第二天被發現死在縣城郊區的小樹林,這一男一女兩個受害者,死亡的時候,分開很遠,似乎男方有過反抗,依然送了命。

看了看死者的死亡地址,陳浩放下資料,拿出手機,打開地圖,判斷了一下,就駕車離去。

不多時,陳浩出了縣城,來到了一片樹林外。

陰陽眼觀看天地,夜晚之中,淡薄的陰氣浮動,一片寂寥。

陳浩仔細觀察,片刻後目露異色。

居然什麼也沒有看到?

沉吟片刻,陳浩打開車門走下去,走到了小樹林邊。

按照資料顯示,那年輕男女就死在這裏。

四處觀察了一下,陳浩就看到了死者死亡地的標示。

女孩在小樹林內五米的地方,而後陳浩又看到男的死亡在距離小樹林外十幾米的地方。

陳浩可以想象的到,當時男女之間,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然後,就遭遇了可怕的事、

女的第一個受害,男方嚇尿,跑了,可是也沒跑多遠,就被可怕的東西追上,輕鬆幹掉。

能做到這樣殺人取血,的確不像是普通人能幹的。

可是,如果不是人乾的,爲什麼一點異常的氣息都沒有留下?甚至,連死者的陰魂都沒有出現!這玩意連魂魄都能吃了不成?

陳浩正疑惑不解呢,突然黑貓叫了一聲。

陳浩看去,就看到黑貓對他招招爪子,然後指向了一個方向。

陳浩看過去,先是茫然不解,隨後心中一動,連忙拿起手機觀看地圖,很快,陳浩的眼睛就亮了。

死亡的三個人,和黑貓指的方向,排成了一線。

再想想死亡的三個人資料,幾乎是隔三天出現一次,也就是說,那個東西,是直線跑,在路上害人取血自用。

找到你了!

“哈哈,小黑,好樣的,木馬。”

陳浩豁然開朗,抱起黑貓就用力親了一口。

……

今天第二更,全鎮停電,說是加刀片,所以又來網吧了,真心吵,左邊一個說,哥,哥,我錯了,右邊一個說快撿包。唉,用了三個小時才寫一章,以後再也不來網吧了,就寫一章,晚上來電再寫,不管多晚,我都會爬起來寫,請放心。 迴轉車上,陳浩就按照黑貓的指點,開車追去。

一路飛馳,在快要離開郴縣的時候,突然黑貓叫了一聲,眼神也變得銳利了起來。

找到了!

陳浩剎車停下,四處觀望。

深沉的野外,沒有村落,四周一片漆黑,只能隱約看到一些影子。

但是和在小樹林一樣,陳浩沒有看到任何的異常陰氣和煞氣。

難道真的不是鬼怪所爲?可是小黑怎麼能感應的到?

陳浩看向黑貓,黑貓一擡爪子指了指左邊車窗外。

陳浩明白,連忙打開車門,帶着黑貓下車。

公雞一路打醬油,看主人和黑貓完全無視它,頓時滿心不爽,看了一人一貓的背影消失,腦袋一縮,又鑽回了車裏。

哼,雞爺我生氣了,這一趟活,我不幹了。

下車之後,走了不到五分鐘,黑貓就停下來,貓爪一指前方,對着陳浩叫了一聲。

其實也不用它叫,陳浩已經發現了一個人。

不錯,就是一個人。

夜色太黑,看不清楚長相,但是看得出是個身材魁梧的男人。

這個男人坐在一塊石頭上,一動不動,很是詭異。

陳浩遲疑了一下,慢慢的靠近過去。

等到了近前,陳浩的神色再次微變。

他突然發現,自己光顧着查看陰氣和煞氣,卻忽略了人氣。

他的陰陽眼,可不僅僅能看那些陰煞之氣,還能查看活人氣息。

而眼前的男人,屬於活人的那種氣息好微弱,就好像風中殘燭,即將熄滅的樣子。

但是這個男人,卻沒有即將離世的那種狀態。

臥槽,這什麼情況?難道這貨有什麼命短的遺傳病?

陳浩心中驚奇,又靠近了一些。

這下,看的清楚了不少,的確是男人,短髮,國字臉,面無表情,坐在石頭上,身體很板直,雙手耷拉着,如同一個塑像。

就在陳浩觀察的時候,突然異變出現,那端坐穩如泰山的男子,突然一跳而起,原本平靜的表情,也變得凶神惡煞,直接撲向了陳浩。

陳浩嚇了一跳,一時間居然不敢應對,而是天罡步一轉,退後了五六米。

而男子卻不管不顧,雙手揚起,握成爪,喉嚨中發出飢渴狂躁,如同野獸一般的吼聲,直逼陳浩。他的速度,居然不慢。

陳浩反應過來,眉頭一揚,怒了。

咋咋呼呼的,嚇老子一跳,作死啊你。

這次陳浩不退反進,在男子靠近的一瞬間,直接飛起一腳,踹中男子臉部。

可是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被陳浩踢中的男子,只是頭部一歪,而陳浩,卻是齜牙咧嘴,慘叫了一聲。

臥槽,疼死哥了!

落地後,陳浩抱住腳,臉都抽抽了。

是真疼啊,就好像踹中了一塊石頭一樣,疼的筋直跳。

而男子卻不給陳浩休息的時間,繼續衝擊,然後一把抱住了陳浩。

陳浩想掙扎,卻發現這男人的力氣真大,那雙臂如同鐵閘,紋絲不動。

而後男子突然張嘴,咬向陳浩的脖子。

喵嗚!

就在這時,黑貓動了,瞬間變身,鋼爪彈出,咻的衝上,一爪抓在男人身上,把他衣衫抓破,在背後留下四道深深的傷口。

但是落地後,黑貓傻眼了。

那麼長的四道傷口,怎麼沒飆血?

而且受了這樣的重擊,這男子居然毫無反應,依然在咬向陳浩脖子。

喵嗚!

黑貓怒了,二次進階的爪子,打不過小狐狸也就罷了,連一個怪物都搞不定,那貓姐的臉往哪擱?

黑貓衝刺,連續幾個跳動,在男子身上留下橫七豎八十幾道傷口,幾乎都可見骨頭暴露。

可是男子對此無動於衷,只想咬陳浩。

陳浩努力撐起男人的下巴,開始還很吃力,但是很快,陳浩感知到了異常的氣息。

那是和陰氣,煞氣不同的氣,很邪惡,很陰冷……這是,屍氣。

尼瑪,這傢伙不是人。

“小黃!叫一嗓子。”

陳浩怒吼一聲。

……

“臥槽,小黃呢?你丫的咋沒跟來?”

喊過之後,陳浩才發現,平日任勞任怨,如同跟屁股的小黃,今兒不見了?尼瑪,不帶你這麼玩的,哥從未虧待過你啊!

陳浩欲哭無淚。

沒有公雞在,陳浩只能自救,一咬牙,空出一隻手,凝聚掌心雷,對着男人的胳膊一掌打中。

啪一聲悶響,男人嗷嗚一聲,鬆開了陳浩,身體哆嗦着躺了下去。

陳浩也不例外。

雖然擊中的是男人,但是被男人緊抓着的他,也享受到了一股強烈的電流治療,頭髮高高豎起,渾身肌肉顫抖,倒在地上,嘴巴都有些變型。

這就是掌心雷的感覺嗎?

媽了個蛋,逼得老子對自己下手,你也是頭一個了!

陳浩扭頭看着還在哆嗦抽筋的男人,心中咬牙切齒。

黑貓關心的跑過來,用貓爪觸摸陳浩,但是碰到的一瞬間,一股電流通過貓爪電擊了一下。

黑貓尖叫一聲,唰的跳起來,傻眼的看着陳浩。

愚蠢的主人,你身上是什麼玩意?

陳浩哆哆嗦嗦的道:“別……碰……我……有……電。”

黑貓:“……”

靜靜的躺在地上好一會兒,陳浩才感覺身體恢復了控制,慢慢坐了起來,看着依然在哆嗦的男人,目光凝重。

有人的活氣,不遇活人沒意識,被黑貓抓開皮肉,卻泄露出屍氣!

這是屍傀!

這玩意可不是天然能夠形成的,是被妖邪吞噬了生機魂魄,卻沒有完全失去魂魄的人,纔會在強烈的求生欲下,異變轉化。

而屍傀一旦成型,就不屬五行之列,和殭屍,屍鬼等一些旁門邪物同屬,但屍傀是最低級的,只能依靠本能吞噬活人的精血魂魄來延續自身的生氣,一旦不能及時補充,屍傀就會熄滅生氣,化作乾屍而死。

想到郴縣的幾個案子,陳浩就明白了,那三個死者,是倒黴的正好遇到了屍傀,這才被吞噬了生機,精血,魂魄,化作自身的養分。

不過明白了男人的身份,陳浩更疑惑了。

這傢伙是什麼人?遇到了什麼妖邪?而且居然還能從妖邪的手下逃走。

嗯,這個需要調查一下。

陳浩拿出了手機,給周剛撥打了電話。

……

來電了,第三更奉上。求點月票啥的,都三天了,分類榜前十都木有,好可憐哇。 半個多小時後,已經停止抽蓄,看起來臨死不遠的屍傀被警察帶走。

周剛留了下來。

“老弟,你確定這就是兇手?”沒了外人,周剛認真的詢問。

陳浩點頭:“確定無疑了,這傢伙不是活人,但也不是死人,屬於很奇特的一種,你們記得給它關好,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別輕易接近。另外,我懷疑這個人的出現很蹊蹺,周哥有心,就調查一下最近,特別是死人之前,郴縣發生過什麼事。”

周剛點頭,他沒再問,認識了一段時間,他知道陳浩從不說無因由的話。

“行,那我走了,查出什麼,我再通知你。”

等周剛也離開了,陳浩扭了扭身體,感覺渾身不舒服。

那種被電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說起這就來氣,公雞居然翹班了,丫是心裏也長毛了嗎?哥對你也算是待遇不錯,有吃有喝,有好處也想着你,咋就需要你的時候,你就不幹了呢?

陳浩板着臉,回到了車內。

一看,陳浩咧嘴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

小雞不錯嘛,睡得可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