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立囂張的說道,一副花貓戲鼠的樣子。


「死期?哼!那得看你陳立,有沒有那個本事!」

莫宇辰不屑的掃了陳立一眼,沉穩的說道。

剛才在陳立出來的時候他一眼掃出去就已經全部瞭然。

在場的根本就沒有天武境,只要沒有天武境的存在,他莫宇辰一點都不用擔心。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

「你現在要是乖乖跪下來跟我磕頭,我還考慮給你一個舒服一點的死法。」

陳立臉上陰沉,冰冷的說道。

在他眼中,此時的莫宇辰已經是死人一個了,只是他還在想,要讓莫宇辰怎麼死,他心裡才能夠比較痛快。

「給你磕頭?老傢伙,你還沒睡醒吧?」

「陳立,別說本少爺沒給你機會,你現在迷途知返還來得及!」

莫宇辰沉著臉,對陳立勸道。

雖然他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是陳明確實是死在他手裡,莫宇辰對陳立並沒有什麼仇恨。

「小雜種,你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以為我這裡這麼多人,大晚上是來爬山的嗎?」

「你覺得你還有走得了?」

「只要你敢反抗,這裡這麼多人,一人一刀都砍死你了。」

陳立不屑的說道。

「這麼說,你就是人多欺負我人少咯?」

莫宇辰似笑非笑的問了問陳立。

「沒錯,就是人多欺負你人少。」

陳立毫不猶豫的回了莫宇辰一句。

「行吧!」莫宇辰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而後對著樹林吼道:「夜寒、仟影給我出來!」

這邊話音剛落,莫宇辰的兩百號保鏢一個不差,快速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少爺!」

亂世成聖 夜寒、仟影弓著身,對莫宇辰行了一禮。

隨後立刻將莫宇辰護住,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生怕莫宇辰受傷一般。

「留陳立一口氣!」

「雖然他兒子不是東西,但畢竟被我殺了!」

「其餘的都殺了吧!」

莫宇辰輕輕的推開夜寒、仟影兩人,頭也不回的說道。

今天晚上他本來是想等著李筱筱,沒想到卻誤打誤撞的解決了陳立。

「莫宇辰,你不得好死!」

「今天殺不了你,丹王大人也會替我兒報仇,你等著!」

陳立撕心裂肺的吼道。

現在的他完全沒有了一開始囂張。

「哼,不用他動手,此次回去,本少爺自然會親手了結他!」

莫宇辰自言自語的說道。

…… 莫宇辰自出了楓樹林之後,一路平安無事的回到王城!

他抵達莫府自己的小院時,早已經是月軒高掛!

從回府的這一路,莫宇辰一直在思緒即將於葯仲都比試的事情。

自從他得到了傳承之後,他一直努力的修鍊著。

因為他心中除去仇恨還有一個宏偉的夢想。

他從傳承記憶中發現,這個世界其實是非常的大,而且非常的精彩,他想出去看看。

古人云,讀萬卷書,不如行十里路。

如今的他,哪怕有了傳承記憶,但是無論是眼界或是見識,都還是太狹隘了。

需要多出去見見世面!

「辰兒!」

這時,院中傳出了一道渾厚的聲音,將在思緒中的莫宇辰著實嚇了一跳。

此時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莫宇辰的父親,莫淵。

「辰兒,今天晚上的大會受委屈了吧?」

莫淵見到心事重重的兒子,開口安慰道。

莫宇辰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苦笑,他的父親還是一直把他當成是小孩子,現在的他,哪裡有受到什麼委屈。

雖然目前三皇子之流的勢力異常強大。

但是在莫宇辰心中,也只是幾隻暫時比較強大的螞蚱罷了。

「父親,您放心吧!沒人能讓孩子受委屈!」

莫宇辰臉上露出了真摯的笑容,說道。

他知道莫淵雖然身居高位,但是也有許許多多的難處。

況且莫淵還得為遠在封地的族人著想。

要是哪一天,莫淵這棵大樹倒了,封地的莫族也會隨著土崩瓦解。

所以不能什麼事都明著幫他這個兒子。

「沒事就好,是為父多心了!」

莫淵點了點頭說道。

「父親……」

莫宇辰欲言又止的喊道。

「何事?」

莫淵側著臉,詢問道。

「此次將葯仲都解決之後,孩兒想出去歷練一番。」

莫宇辰想著要是自己離開后,就剩父親孤零零在王都,心裡突然間有一點發酸。

「可以,但是為父只有一個要求。」

莫淵臉上表情一愣,繼而點頭說道。

他萬萬沒想到兒子會突然想出去歷練,但是想到莫宇辰口中那個神秘的師父,心中也就釋然了。

「父親請講。」

莫宇辰毫不猶豫的應道。

他剛才猶豫不決就是害怕莫淵總是當心著他,不讓他出去歷練。

現在莫淵答應了,別說一個要求,就是十個要求他也答應。

「歷練地點必須在莫家封地附近的黑暗之森。」

「這樣的話你也可以順路的看看你的母親!」

莫淵一副不能拒絕的表情,堅定的說道。

莫宇辰想出去歷練,只有在莫家的封地之內,莫淵才能放心一點。

要不然,他實在不放心,畢竟莫宇辰如今就算實力再強,也還是個十幾歲的黃口小兒而已。

「行,原本孩兒也打算去一趟黑暗之森。」

莫宇辰微微一笑的應道。

在無賴龍的傳承記憶中,黑暗之森曾經就是無賴龍的地盤。

當初無賴龍飛升之前,住的洞府就在黑暗之森里。

而且他飛升之後所有財物都沒能帶走,還完完整整的留在洞府之中。

想道這裡,莫宇辰嘴角的哈喇子都要流到地上了。

「嗯,這樣的話,為父也放心一點。」

「去好好休息吧,為父也回去了。」

莫淵滿意的點了點頭,欣慰的說道。

告別了莫淵。

莫宇辰原本還想看一看馨兒。

但是,想了一想還是算了。

這麼晚了,馨兒估計早已經睡下了。

莫宇辰只能獨自一人回到了修鍊室鞏固下目前的境界。

…………

翌日清晨。

莫宇辰從修鍊中醒了過來,一番梳洗之後,提上佩劍走出了莫府。

再過一天就是丹王葯仲都舉辦丹道大會的日子。

在之前,他放出話來,要在丹道大會上讓葯仲都混不下去。

現在這麼多天過去了,他突然間發現自己這個甩手掌柜,甩得太乾淨了。

現在所有事情竟然全然不知,也不知道百里雄風已經將這件事情落實得怎麼樣了。

「莫少好!」

突然間走在路上的莫宇辰聽見旁邊有人跟自己打招呼。

側臉一看,路邊的幾個貴族公子笑眯眯的對莫宇辰點頭哈腰的,那樣子就像見到親爹一樣。

這種突兀的現象,讓莫宇辰感到陣陣惡寒。

今天這是什麼日子,這些人往日見到自己都恨不得當面吐口水。

可是今天卻如此殷勤的給自己打招呼。

莫宇辰實在想不通,只能對著他們禮貌性的點一點頭。

可是下一刻,卻讓他震驚了……

一路上,遇到的所有貴族公子多字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並且還是十分的尊敬。

就連一些攀龍附鳳的貴族小姐遇到莫宇辰也是不停的對他放電。

從莫府走到百里府這段距離,他到快要被電暈了。

「百里胖子,快給本少爺出來!」

莫宇辰剛走進百里府就迫不急待的喊道。

話剛喊出來,他就後悔了,因為莫宇辰剛喊完就看到了遠遠走來的百里策。

在王都中,誰都知道,百里策最忌諱的就是別人喊百里雄風為胖子。

今天莫宇辰可算了倒霉到家了,竟然當著百里策的面喊百里胖子……

「哈哈哈,莫賢侄來啦!」

「胖子在後面呢,快去找他吧!」

「世伯得去處理下公務,就不陪你喝茶了!」

百里策笑呵呵的打量著莫宇辰說道。

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樣子,並且看起來還很欣賞莫宇辰。

「世伯……慢走!」

莫宇辰一臉懵逼的跟百里策打招呼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