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輝身形一晃,就朝著林逸衝去。


「唰!」

張伯大手一探,直接摁住了陳輝的肩膀。

「嗯?張伯你做什麼?」陳輝扭頭一臉不解的看著張伯問道。

「暫時不要衝突,他身上有底牌,你看看這裡是哪裡?」張伯眸光凝重的說道。

官場先鋒 陳輝一聽,都是身體一震,臉上充滿了驚恐之色,他們剛剛可是比林逸先一步出發的,而且這一路上,他們也沒有看到林逸的身影。

愛情保衛戰 可偏偏現在林逸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前面,唯一的可能,便是林逸走了捷徑,而這可是天刃山哪裡有捷徑?唯一的捷徑便是那恐怖的後山。

要知道,便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強,已經進入煉骨境的張伯,也不敢走後山啊!一想到這裡,陳輝便頭皮一陣發麻,一時間眸光閃爍,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如果林逸真的是從後山上來的,那絕對不是他這種垃圾能夠招惹的。

「小兄弟,這裡有兩個山洞,不如你一個,我們一個如何?」張伯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呵呵,老東西,挺有眼力勁兒啊!」林逸在心裡冷冷一笑,便微微點了點頭,他可以不給張伯面子,不過柳如煙這小妞的面子他必須要給啊!誰讓人家長的漂亮呢,而且這柳如煙之前多少也算是提醒過他一次,這人情林逸不能忘。

「你們挑一個吧!」林逸淡然說道,這個地方雖然也可能會誕生一些天才地寶,不過在他看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太珍貴的東西,畢竟山的高度擺在這裡。

一般的練血境都能夠上來的地方,能有多珍貴的東西呢?

張伯等人一聽,頓時面色大喜。

嫁入豪門:惡魔首席的小逃妻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隨意!」

林逸還是一臉輕鬆的笑道。

張伯見狀急忙上前,朝著兩個山洞走了過去,他現在是煉骨境後期,只差一步就能夠進入大師之境,那可是已經能夠文明天下的境界了。

如果放在普通人的眼裡,那絕對是了不起的存在,完全可以開宗立派,成為名鎮一方的大佬。

便是武者之中也有了了不起的地位,遠不是他現在這樣一個煉骨境能夠相比的,到時候能得到的資源也更將會更加的恐怖。

站在如同兩隻眼睛一般的山洞前面,張伯足足墨跡了十幾分鐘,才指著右邊的山洞笑道:「我們就進入這一個吧!」

林逸微微點頭,就朝著左邊走了進去。

「張伯,我們為什麼要選這個啊?我看那邊那個似乎更好一些啊,我隱約能夠聞到有淡淡的青草香味兒傳來,裡面怕是有寶貝啊!」

劉金玲上前看著張伯說道。

陳輝,柳如煙跟另外一名一直不做聲的男人也同時扭頭看向了張伯。

張伯嘴角微微揚起,浮現了一抹殘忍而不削的冷笑,看了一眼正朝著山洞走去的林逸,才小聲笑道:「你們啊!這經驗還是不足,這裡的靈氣你們應該都能夠感受到,同樣的地方,同樣的山洞,裡面肯定都會有天才地寶的,左邊的那個山洞的確是有淡淡的青草芳香,不過我卻在青草芳香中嗅到了一絲糞便的味道。」

「糞便?」

眾人一聽,皆是眼睛一瞪,隨後便紛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有糞便的話,那裡面鐵定就是猛獸了,山洞狹窄,入如果是一些如蟒蛇一般的猛獸,對他們來說可是非常不利的。

「那另外一個山洞就沒有了嘛?」柳如煙皺著眉頭問道。

「呵呵,小姐,這個山洞我可以肯定沒有,一山不容二虎,這話什麼時候都有用,而且這裡也同樣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兒,香味兒內斂,如果是有寶貝的話,他的價值絕對在左邊山洞之上。」

張伯一臉得意的冷笑道,這可都是他多年的經驗,如果讓劉金玲等人去選擇的話,怕多半會選擇左邊的山洞。

「嗷嗚!」

似乎驗證了眾人心中所想,一聲可怕的獸吼驟然從左邊的山洞內傳來。 柳如煙一聽,頓時眉頭一皺,身形一晃就準備朝著左邊的山洞衝去。

「唰!」

張伯如鬼魅一般欺身而上,擋住了柳如煙的去路。

「張伯?」

柳如煙皺著眉頭面帶不善之色。

「小姐,我們這次前來,可是肩負著使命在,在沒有找到能夠救命的東西,我建議你不要干預別人,以免給自己,給我整個劉家帶來麻煩。」

張伯眼神凝重,看著柳如煙沉聲說道。

「哼!我做不出那種明知道這裡有危險,還讓別人進去的事情來。」柳如冷冷的呵斥道,其實她雖然單純,可她的心思卻遠不是張伯等人看來那麼無腦。

相反,她很清楚,張伯這完全就是一石二鳥之計,他讓林逸進入有猛獸的山洞跟猛獸廝殺,而他們卻進入右邊沒有什麼危險的山洞採摘寶貝。

等他們出來的之後,不管是林逸贏了,還是猛獸贏了,他們都將會成為最大的贏家,因為虛弱之下的猛獸跟林逸絕對不是煉骨境強者對手。

桀驁男總獵兔女 他可以付出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的利益。

張伯眸光閃爍了一下,臉色有些陰沉了,「小姐一定要如此?」

「不錯!讓開!」

柳如煙橫眉冷對,冷冷的呵斥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小姐小心,我們探完之後馬上過來支援!」

張伯傲慢的冷笑道,他在劉家的地位可不低,就算是劉家的家主,見到他也會客客氣氣的,可柳如煙竟然呵斥他如同下人一般。

這已經讓張濤非常不爽了,只要他能夠再進一步,進入大師之境,到時候整個劉家將無人能夠制裁他,甚至劉家的一切都可能轉到他的名下。

「小丫頭片子,老夫就讓你先得意一會兒,你早晚終究要成為老夫的暖|床丫頭,哈哈!」

張濤再心裡冷笑連連,隨後大步流星的朝著左邊的山洞走去。

「哎,如煙啊我這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為了一個陌生人,值得嘛?」

劉金玲皺著眉頭,一臉無奈的嘆息道,隨後也急忙跟了上去。

看著四人的背影,柳如煙喃喃自語道:「生而為人,總應該有人性。」

隨後柳如煙腳尖兒在地上輕輕一點,直接飛進入了山洞。

「砰砰!」

一陣陣密集的聲音不斷的從山洞內傳來,那恐怖的勢頭,彷彿有絕世凶獸在瘋狂的撞擊整個山洞一般,讓人頭皮有些發麻。

「砰!」

又是一聲沉悶的聲音,一股腥風撲面而來,一頭有如山豬一般大小的屍體重重的落在了柳如煙的面前,這野獸通體毛髮光滑如綢緞一般,長著一條長長的尾巴,兩顆犬牙哪怕是在黯淡無光的山洞內,依舊閃爍著淡淡的紅光,十分的猙獰。

「青猀獸,這,這裡竟然會有青猀獸?」

柳如煙看著腳下的屍體,一雙如秋水般的眸子里頓時充滿了濃濃的震驚,隨後猛的抬頭看向了林逸,「這,這青猀獸是你殺死的?」

「啊!要不然呢?」林逸咧嘴一笑。

柳如煙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這青猀獸可是煉骨境後期的妖獸,而且它的速度快如閃電,根本就不是一般妖獸能夠相比的,同樣是煉骨境的妖獸,最少要三五隻才能夠殺的了它。

至於人類武者,不進入大師之境遇到這青猀獸幾乎是九死一生,更不用說是如此短的時間內斬了這青猀獸了。

「難道他隱藏了自己的修為?」柳如煙皺著眉頭在心裡嘀咕道,只是當她再度抬頭看向林逸的時候,林逸依舊還是穩穩的練血境。

「看來他應該是擁有了暗器一類的手段吧!」柳如煙在心裡想到,隨後看著林逸開口說道:「這青猀獸的眼睛跟犬牙價值不菲,你可以收起來。

「呵呵,對我沒有什麼用,你拿去吧!」林逸輕鬆一笑,就轉身朝著裡面走去,遇見就是緣分,而且這柳如煙進來,顯然是不放心他的安全。

這一隻青猀獸,他林逸還是送的起的,再說了,看守山洞的就是一隻強悍的青猀獸,那裡面的靈草怕是會更加的珍貴。

他現在境界不算是很高深,這次過來,也是為了尋找修行的資源,所以兩世為人的林逸耍了一個小心眼兒,這青猀獸我送給你了,後面的好東西你總不好意思再要了吧?

看著正朝著裡面走去的背影,柳如煙簡直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光是這青猀獸解刨的話,價值最少在一千萬以上啊!

而且它的犬牙可是能夠用來製造一些珍貴武器的,若是能夠找到一名厲害的大師,那這青猀獸的價格還要再度往上一翻,可現在林逸竟然說不要了,而且是一點都不要。

「喂……」

「好了漂亮的女人,我說不要,那肯定就不會要的。」

林逸擺手,打斷了柳如煙,輕鬆的笑道,隨後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柳如煙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山洞,又看了一眼腳下的青猀獸,還是果斷的從腰間掏出了一把匕首,開始解刨這青猀獸了,一來,這青猀獸的價值比較驚人,特別是這一對犬牙對她的幫助很大。

再者,以林逸表現出來的恐怖戰鬥力,怕是已經不需要她的幫助了,她柳如煙再自負,也不認為自己能夠弄死一隻青猀獸啊!

一路前行,林逸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似乎正在走下坡路,也就是說在往山腹內走去,當又前行了十幾米之後,空氣中那淡淡的清香味兒,已經變得無比的濃郁起來。

「嘿嘿,看來我猜的不錯,應該是清靈果了啊!而且這種清香的味道,應該有百年以上的時間了。」

林逸興奮的笑道,這清靈果可是了不起的東西啊!雖然無法讓林逸直接進入煉骨境,可是能夠帶來的好處甚至可以伴隨他一輩子。

「咔擦!」

突然,林逸腳下傳來了一怔清脆的斷裂聲,他低頭看了一眼,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照明燈,國產手機那真是哪哪兒都好,不但價格便宜,這尼瑪照明燈也很恐怖啊! 此時一打開,竟然有點刺眼的感覺,燈光的照射下,林逸也看清楚腳下的東西了,這不禁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後彎腰扒拉了兩下,撿起一個東西才繼續前行。

右邊的山洞內,果然如張濤所猜想的那般,根本沒有任何的怪獸,一路暢通無阻,僅僅只是前行了一二十米,在他們的面前就出現了一株顏色鮮紅的植物。

那十分微弱的香味兒就是從這血紅色的植物上散發出來的,它的葉子細長,就像是小麥的葉子一般,給人一種纖細,美麗的感覺。

眾人一看,皆是眼睛一亮,雖然這血紅草不算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可畢竟也是靈草,價值最少在五百萬之上,對於煉骨境的武者來說,還能夠淬鍊一次他們的骨骼,提升骨骼的強度。

「哈哈,張伯,您果然慧眼如炬啊!竟然在這裡找到了一株血紅草!」

陳輝面色大喜,激動的笑道,隨後就準備上前採摘血紅草。

「等等,不可大意了,這血紅草往往會有一些伴生毒蟲,還是讓我來採摘吧!」張濤面色凝重的說道。

陳輝一聽,頓時面色一變,急忙後退了一步,就這一下,張濤卻疾步上前衝到了血紅草面前,然後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翻便直接把血紅草收了起來。

「哈哈,看來這次我們的運氣真的很好,這血紅草竟然沒有伴生毒蟲。」張濤哈哈笑道。

陳輝等人一聽,頓時眉頭一皺,眉宇間帶著一抹不悅之色,剛剛他們都被張濤迷惑了,這血紅草的藥性強烈,根本就不是動物所喜歡的味道,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半生毒蟲呢?

張濤這樣說,不外乎是為了霸佔這血紅草而已,畢竟陳輝是個晚輩,一旦有陳輝採摘了,張濤就算是再想要也無法開口啊!

現在他張濤採摘了,他們這些人也同樣如此,根本就沒有辦法開口。

「好奸詐的老狐狸啊!」陳輝咬著槽牙,在心裡暗暗的臭罵了一句,隨後那兇殘冷漠的眼珠子微微一轉,便上前看著張濤笑道:「恭喜張伯,您得到一株血紅草,此後實力怕是會更上一層樓啊!」

「哈哈,陳輝你說笑了,我年紀已經大了,區區一株血紅草能夠提升多少呢?此生能夠進入大師之境我死而無憾啊!」

張濤淡淡的笑道,顯然對於陳輝如此懂事兒還是很高興的,畢竟這血紅草可是大家一起發現的,如果有人提出要分這東西,也無可厚非。

可現在陳輝卻直接把話說死了,說成這東西是他張濤的了,那麼剩下的幾個人絕對不會為了這區區一株血紅草,而得罪他這麼一名煉骨境的老牌強者。

「張伯說笑了,以您的境界,如果有合適的天才地寶進入這大師之境還不是輕而易舉?也不知道左邊的山洞裡面有沒有什麼奇珍異寶啊!剛剛那動靜可不小啊!」

陳輝皺著眉頭陰測測的冷笑道。

眾人一聽,都下意識的看向了洞口,隨後紛紛皺起了眉頭。

殺人奪寶,這可不是什麼好名聲,沒有人願意開這個口。

陳輝見狀只能再度開口笑道:「這會兒那猛獸已經停止了咆哮,我估摸著,應該是那個小子用了什麼陰險的方法把他弄死了。」

陳輝說完,看向了眾人,結果大家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竟然無一人搭理他。

「該死的,區區一個練血境的小子,竟然就把你們嚇住了,老子真是看不起你們啊!」陳輝心裡那叫一個憤怒啊!不過一想到林逸的境界,他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冷意。

「諸位,如果你們不願意出手的話,那邊山洞內的東西可都是我的了。」陳輝陰冷的笑道,區區一個練血境的武者,他還是有信心能夠斬了對方的。

既然血紅草沒有弄到手,到時候后把另外一個山洞內的寶貝弄到手,在陳輝看來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眾人一聽,這下神情有些動容了,血紅草已經足以讓他們眼饞了,另外一個山洞內到底有什麼誰也說不好,萬一是比血紅草更加珍貴的東西呢?

張濤採摘的血紅草年份最少在五十年以上,也就是說最近五十年內沒有人進入過這裡,那麼旁邊山洞還有猛獸的話,藥材年份可能會在一百年以上。

五十年到一百年之間,可謂是華夏最艱難的時候,那個時間段人們自顧不暇,根本沒有太多的機會來探索山洞。

「那個,陳輝,不是我不想幫你啊!而是我家小姐的性格,呵呵,你知道的。」

張濤無奈的笑道。

「不錯,如煙太善良了,一旦知道我們要殺那小子,說不定會百般阻攔,到時候別人沒有殺成,再讓對方跑了,給我們留下了後患。」劉金玲站在一旁冷冷的笑道。

「哈哈,張伯,那柳如煙要說我們幾個不敢招惹,那還說的過去,畢竟人家是大小姐,可您是什麼身份?就算是家主見到了您,也是畢恭畢敬啊!而且萬一你要是因為左邊山洞的異寶,一舉進入了大師之境,試問到時候誰敢多說什麼?」

陳輝討好的笑道。

張濤一聽,頓時心跳有些加速了,他現在離大師之境那真的是只差一步之遙啊!只要能夠進入大師之境,那真的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絕對能夠一舉成為劉家最強大的存在。

「那……好吧,我來制住小姐,剩下的事情交給你們幾位,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張濤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實在是進入大師之境對他來說太過重要了,這甚至都成為了他的一塊兒心病。

「哈哈,我們三個人若是連一個你練血境的小子都收拾不了,這麼多年豈不是白修鍊了?」陳輝得意洋洋的大笑道,你不是牛嘛!今天老子就送給你一份兒大禮,哈哈。

隨後一行人又在山洞裡檢查了一翻之後,確認沒有什麼寶貝之後,便跟張濤一起走出了山洞,當看到站在天刃山上,手裡整拎著兩隻獠牙的柳如煙,一行人全部都愣住了。 「呵呵,如煙,你這是在哪裡撿來的獸牙啊?」

劉金玲抿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這是青猀獸的獠牙。」

柳如煙淡淡的說道。

「什麼?」

剛剛一臉輕鬆的眾人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帶著驚訝的目光紛紛看向了柳如煙手中的獸牙,便是張濤都是瞳孔微微一縮,心裡一時間泛起了千層浪。

要知道這青猀獸便是他遇上了也只有逃命的份兒啊!可柳如煙手中的這獸牙,光澤如新,顯然是剛剛宰殺不久。

難道這小妮子隱藏了自己的實力?張濤在心中嘀咕道。

「呵呵,如煙,你可真是會開玩笑啊!如果真的是青猀獸的話,你還能有命在這裡?」陳輝笑了。

青猀獸的強大可不止他一個人知道。

「不錯,如煙啊!咱們都那麼熟悉,你的實力我可是非常清楚的,如何是青猀獸的對手呢?」劉金玲也冷冷的笑了起來。

一直以來這柳如煙在各個方面都壓她一籌,而且整天都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她本以為柳如煙不是那種喜歡爭搶的女子,卻沒想到為了這次的試煉,竟然準備了這麼大的一個謊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