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陸凡看著青帝,此人眉間的青鳥圖騰,正是他的本體。


這傢伙其實挺帥的,而且氣質一絕,當得上極北天第一美男。

他嚴重懷疑,在他出現之前,冷月狐的紅顏知己就是青帝。

不用想,那個小兔兔對青帝應該也有意思,可惜遇到了我。

「大舅哥,聽說你的本體是神獸青鳥,不知我能否見識一下?」

大舅哥?這是何意?

青帝不解的看了看冷月狐,冷月狐其實也是不知道這個詞的。

但是通過猜測,夫君口中的大舅哥應該是妻兄的意思。

青帝有些猶豫,看他那眼神,這是要我變鳥給他看么?

「仙上說笑了,神獸可不敢當,但是仙上想看那便看吧。」

說著「咻」的一聲,天空劃過一道青光,瞬間輝映了蒼穹。

那是一頭形似雄鷹的神鳥,通體流光溢彩,點綴著仙氣。

「義兄的本體,連我也只見過一次,今日一見,還是那般非凡。」

冷月狐露出了憧憬的眼神,曾幾時,被這青鳥迷得神魂顛倒。

騰蛇也面帶笑容,他和青帝打過好幾回,每次都不是對手。

「怪不得打不過,他已近仙道,恐怕連老閣主也壓不住他。」

老閣主被譽為仙人之下第一人,早已初窺仙道,卻邁不過去。

這不是他自身的原因,而是這個世界變了,世人再難成仙。

青鳥流光一瞬,乾坤撼動。

陸凡有所感悟,這個青帝確實比十二王族那些半仙強一些。

「我的本體是騰蛇,獻醜了!」

蛇帝趁此機會,化作一條百米長蛇,搖頭晃尾,直入雲天。

「哼哼哼……」

陸凡坐在石凳上,嘴裡噙著笑意,看著天邊的蛇鳥呈祥。

這時瑾湘也跟冷月狐攀談起魅惑之術,聊得不亦樂乎。

騰蛇在天邊攪動風雲,大顯神威,還時不時的看向這邊。

「仙上,何不一起上天玩玩?」蛇帝終於忍不住了,大笑道。

青帝神色一僵:狗東西,你這是在玩火,可別帶上我!

卻在這時,陸凡欣然答應了,化成流光衝天而起,快如閃電。

「二位的修為登峰造極,可要悠著點,別把我傷著了。」

上天後的陸凡,並沒有暴露自己的實力,依舊保持人形狀態。

瑾湘道人微微頷首,忍不住說了句:「你家夫君當真很俊~」

「哦?是么?」冷月狐淡淡的回了一句,卻是有些急了。

「可惜我夫君已有妻室,就算再怎麼俊,也入不得您的法眼了。」

這話有股針鋒相對的味道。

瑾湘道人沒再多說,靜靜的看著天邊三道形態各異的光芒。

「仙上,聽說你有超越半仙的能力,可否讓我等見識見識?」

蛇帝托著百米蛇尾,整個天穹都鎮壓在他的淫威之下。

陸凡心中嗤笑不已,這個傢伙,就差直接開口打一架了吧?

「都是些風言風語罷了,不足為信,你所看到的就是真實的我。」

還裝?

騰蛇和青鳥都不信他的鬼話,試問一個法王哪能飛那麼高。

就算能飛到這來,也扛不住騰蛇釋放的威壓,早就爆體而亡了。

騰蛇躍躍欲試:「仙上就別謙遜了,在下斗膽,想開開眼界。」

青帝聽到這句話后,馬上將天空讓了出來,以免波及自身。

冷月狐神情複雜,在來之前陸凡說過自己半仙境內堪稱無敵。

但她總有顧慮。

作為陸凡的妻子,她到現在都不知道陸凡的實力為何忽高忽低。

「他的氣息在攀升,境界卻沒變,這很奇怪。」瑾湘喃喃道。

境界只是表象,從那返璞歸真的氣息來看,他至少是大帝。

奇怪的是他為何能夠模擬修為?連半步仙人都看他不透。

天邊,陸凡動了。

「蛇兄,我很欣賞你。」陸凡淺淺一笑,表示喜歡這種工具人。

不像青帝,太過謹慎,完全不給他裝逼打臉的機會。

蛇帝蛇身一擺,躍入雲中,吞雲吐霧,像極了真龍。

於虛空隱蔽處,牧羽一直在盯著這邊,看著蛇帝露出淺笑。

「沒想到這條小蛇都這麼大了,不知他還記不記得本座。」

同在上古時期,那時的蛇帝還只是泥澤里的一條小黑蛇。

而當時的牧羽早已證道成仙,是騰蛇和青鳥仰望的存在。

這邊,騰蛇釀造大勢,想逼迫陸凡釋放真正的修為。

「上仙不必再謙虛了,若有本事,儘管放馬過來便是。」

騰蛇不再遮掩,期望能夠於陸凡一戰,成就無敵威名。

「好!成全你!」

在眾人的目光下,陸凡搖身一變,再次化身極致的光明。

「他真的是光?」

距離得近了,給他們的感受愈發真切,老閣主開始顫抖了。

瑾湘小手緊促,滿眼痴醉,這世上竟有能變成光的男人。

她的本體是只玉兔,自幼修持,化形之後選擇遁入道門。

原本她不打算染指紅塵情愛的,怎奈她遇到了青帝。

後來她加入了凌雲閣,排行第八,想盡一切辦法接近他。

直到今天她才發現,自己的一廂情願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是的,她移情別戀了。

「狐狸,我想跟你做姐妹,最親密無間的那種。」瑾湘認真道。

「不,可,能!」

冷月狐氣鼓鼓的回了句,然後狠狠地瞪了瑾湘道人一眼。

「小氣,老狐帝沒教過你嗎,好東西要懂得分享,特別是好男人。」

「你……」冷月狐氣不打一出來,卻無話可說,只能幹恨。

這隻兔子的輩分比她大太多了,甚至比初代狐帝還大。

她實在想不明白。

夫君到底有什麼魅力,連活了十幾萬年的兔子精都亂了方寸。

其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999+魅力值惹得禍,簡直無解。

隨著陸凡的修為越高,他的魅力值得暴擊率就越高。

有的人可以扛住,而有的人遭到魅力暴擊后就會深陷其中。

「嗡嗡嗡~」

明光愈演愈烈,騰蛇的神情從淡然變成了驚愕,然後是驚駭。

因為下一秒,他看到了一條龍,一條巨大無比的光明聖龍。 那座望火樓,位於這座古戰場遺迹的中央,同樣也是巨俠和黑甲兩隊傳送進遊戲時的中間位置。

巨俠小隊所處的棕黑色森林地勢平坦,但障礙極多,黑甲小隊位於的血色荒原地勢起伏,但沒有明顯的障礙。

老酒下達指令要比冰茶早一些,但十幾秒的差距,誰也不敢保證哪一隊會先抵達望火樓。

巨俠小隊先抵達,雖然那座樓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決勝的作用,但可以阻止黑甲小隊的弓箭手佔領制高點。

黑甲小隊先抵達,烏圖美仁佔領制高點后,即便巨俠小隊的實力再強,勝利的天平也會朝著黑甲小隊傾斜。

如果同時抵達,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直截了當的正面廝殺,用最暴力的方式解決雙方之前的恩怨。

黑甲小隊這邊,冰茶讓水木直接全速飛到那座望火樓,無論如何不能讓巨俠小隊的人毀掉那座樓。

隨後讓肩頭的蜜獾平頭從老鼠大小變回了巨獸形態,馱著體力短板的順子和需要那座樓的烏圖美仁先行前往望火樓。

在陸小白的視野中,水木很快就變成了一個飛在空中的小黑點,快速地逼近望火樓。

而馱著兩個少年的平頭,也展現出它作為野獸的強悍之處,在起伏的荒原上快速前進,一點也不比變身之後在平地上全速奔跑的陸小白慢。

直線時全速飛行的水木,只用了不到三分鐘,就來到瞭望火樓的樓頂,收起翅膀,從殘破的樓頂輕易進入到樓內,外面的世界一覽無遺。

水木有些奇怪,這樣一座樓,就算是以地球上的現代工藝,也早就該塌了,在這座古戰場上,怎麼可能還屹立千年的時間而不倒。

冰茶的聲音透過耳麥傳來:「我們佔據至高點后,老酒一定會讓楓影找機會暗殺美仁,所以抵達樓頂之後,盡量找一個四面開闊的視野,水木保護好他。」

得到了明確的指示后,烏圖美仁和順子距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水木開始先行尋找冰茶所說的有利地形。

在這種殘破的樓里,水木很容易就找到了冰茶所說的「四面開闊」的地方,一整層中空的樓層,除了中間的一根立柱之外,沒有任何的遮擋物,地板上還有不少的孔洞,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樓底的景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