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陸焰額頭冒冷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啊,肚子里還有他的小外甥呢。


「你別著急,我去。」

陸焰去勸架,果不其然被陸胤一腳踹開。

「小滿你一邊去,這裡沒你的事。」

陸焰看了神色焦急的陸眠一眼,怎麼都不肯離開,「爸,算了吧。打也打了,總不能把他打死吧?再說了,既然姐姐已經懷了孩子,還是留他一條命照顧姐姐吧。就當看在您寶貝外孫的面子上,饒了寶貝外孫的爸爸,行么?」

一番話聽下來,陸胤臉色未變,銳利的眸子,冷冷睨著陸焰,「你跟他一夥兒的?」

「不是!」陸焰立馬撇清關係,恨不得把自己跟凌遇深狠狠分割得乾乾淨淨,「我怎麼會跟他是一夥兒的呢?我這不是替姐姐和我那寶貝外甥著想么?」

乾笑兩聲,陸焰覺得,自己已經解釋很到位了。

對,沒錯!

就是看在寶貝外甥的面子上,所以才替凌遇深稍微的美言一兩句,僅此而已。

天地為證,日月可鑒!

他跟他絕對不是一夥兒的!

絕不是!

「呵。」陸胤冷笑一聲。

顯然是不信。

陸焰百口莫辯,只得踢了踢跪在地毯上的凌遇深,「哎,你說句話,咱倆是不是一夥兒的?」

「不是。」

擲地有聲。

陸焰沖陸胤笑了笑,「爸,你聽!」

十分鐘后。

陸眠坐在林沁兒身邊,抱著她的胳膊,腦袋靠在她肩膀上,神色倦倦顯然是累了,懷孕之後,嗜睡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

不過醫生說,這些都是正常的現象。

「圓圓,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懷孕這麼大的事,如果不是我們發現,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下去?」

林沁兒有些心寒,自己放在掌心裡寵著的女兒,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第一反應竟然是想瞞著父母。

她既難過又失望。

原來在她心裡,父母並不是她可以隨心所欲傾訴和分擔的對象。

「媽媽,對不起。」陸眠小小聲地道歉,「其實,一開始知道懷孕,就連我自己都懵了。」

那個時候,根本沒辦法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可以說王勃對於人販子,那是一丁點好感都不會有,這些畜牲玩意,如果可以動手打死都不為過!

當然在這個律法至上的社會,王勃還是不會做出太離譜的事情,故意讓國家難堪,不好進行判斷。

有損國家形象的事情,王勃可不願意做,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還是很明白的。

對於如何拯救這些孩子,王勃內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整個計劃不能說十分嚴謹,但是也不會出現太過的失誤。

總的來說,王勃自我感覺良好,缺乏的就是計劃的實施,以及時間的考驗。

整個計劃被王勃內心演繹推算過一遍,對於不合理的地方已經做出修改調整,將計劃命名為黎明之光。寓意為拯救孩童的黎明之光,同時也是代表著黑夜終將過去,屬於孩童的光明就要來臨。

當然整個計劃的布施,離不開這個社會的力量。最終的審判必定先經手律法的制裁,可以說這很民主。

對於犯下罪孽的畜牲,就必須接受人民和律法的審判。

王勃暗中觀察著,發現那光頭抽著煙,一副老子很叼,誰都別來惹的樣子。

要是一般普通的人,可能會畏懼於對方的形象,假裝沒有看見。不願意多管閑事,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看對方的面貌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要是得罪了對方,萬一被報復可就慘了。

大光頭看到王勃離去,也就暫時的放下心來。

雖然說看長相,他顯得很是兇惡,完全可以用來止小兒啼哭。但是他們也怕麻煩,萬一被警察盯上,也是要費一番周折。

不過他們對於從事這一行,絕對是不會有半點後悔。畢竟做這一行,早就把良心給狗吃了,不然的話怎麼會狠心做出這樣的畜牲事情?

確定了穿著古怪的人,並不是便衣警察,只是路過的行人。沒有順藤摸瓜,追查孩子來歷,以及追蹤查詢自己等人的消息。

大光頭頓時放下心來,要是被發現了。自己可能會被拋棄,雖然說他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而且上面也會給他一大筆錢,作為跑路費。

不過能夠瀟洒的生活,誰特么的願意過上跑路,躲避警察的逃亡生涯!

只是大光頭和他的同夥,卻不知道對方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擁有系統,並且開掛使用法術神通,將要帶給他們一生最為恐怖經歷的人,這僅僅只是懲罰的開始。

王勃觀察到兩個小孩,繼續坐在地板上,對著路過的行人乞討。

可能是由於被幕後的大光頭用咳嗽聲提醒威脅,兩個小孩賣力了很多。

畢竟如果繼續隨緣乞討,收穫不是很好的話,等待他們的將是毒打和餓肚子。

毒打他們倒不是很害怕,畢竟已經習慣了。他們唯一害怕的就是不給吃飯,還要被砍掉肢體。

沒錯!那些畜牲為了讓孩子努力賺錢,使出了超級毒辣的手段,餓肚子只是小兒科。

他們可是做出過更殘忍的事情,把孩子的肢體砍下來熬湯,逼迫孩子吃點他們。

自己吃掉自己身上的肉,這只是想想就令人覺得恐怖的事情,卻已經發生過不止一次。

這些事是王勃通過法術記憶回溯,在孩子的記憶裡面發現的。這麼殘忍的事情,也只有畜牲才會做出來。

對於這些畜牲,王勃認為必須在他們活著的時候,讓他們親身經歷。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才能讓他們明白,犯下的罪孽有多深重。

王勃在離開兩個小孩的時候,已經在其身上不僅僅是種下了追蹤術,更是留下了保護傘。

這個法術的作用就跟護身符一樣,不過名字有些奇怪,叫做保護傘。

唯一的區別就是作為保護傘的自己,可以隨時探查了解被保護者的情況。

看到暫時沒有任何情況,王勃也就沒有繼續待在附近,反而像路人甲一般,選擇了繼續溜達。

逛街什麼的,王勃可是沒有一點心情,畢竟被這些畜牲把好心情破壞掉了。

走到一個偏僻的公園,王勃使用千里傳音術,聯繫起了美女警花曹璇。

他可以肯定曹璇的背後,絕對是有著大背景,不是自己所看到的那麼簡單。

右手做出ok的手勢,將大拇指和食指貼臉放在嘴唇邊,中指無名指按在耳孔,小拇指充當天線。

就像小孩子玩遊戲,打手指電話一般,王勃聯繫起了美女警花曹璇,不過這警花可不是花瓶,反而有著真本事,現在都晉級成了副局長。

對於千里傳音術,這個法術的手訣,王勃強忍住沒有吐槽。

不過這真特么的設計得太隨便了,如果不是知道這是施展法術,別人還誤以為是玩手指電話,感覺很幼稚啊!

「喂!美女警花,你在忙嗎?」

「喂!你是誰?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還有為什麼我看不到你的來電顯示?」

「呃!這都不是重點,我現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訴你,麻煩你早點做好準備。」

「我憑什麼相信一個陌生人說的話?」

王勃一陣無語,這美女警花說的沒錯啊! 曹璇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3D立體虛擬成像畫影,整個人都驚呆了。

左右四處觀察,找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儀器,這才對於所謂的神仙,相信了一半。

畢竟科學無法解釋,並不代表著一定要封建迷信,她還是抱有一半懷疑。

「你是誰?找我究竟有何事?」

雖然對於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比別人強的多,但是畢竟屬於超出目前社會科學認知的範疇,所以曹璇內心還是很震驚。

「現在你應該相信了吧?我不是凡人,是你根本無法理解的存在。」

曹璇聲音有些顫抖,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未知的存在盯上,不知道對方究竟有什麼打算,希望不要是什麼違反法律,逼迫自己做出不願意的事情。

「我相信你了,麻煩你快點離開。」

呃~王勃一陣無語,自己的目的還沒有達成,怎麼就可以草率的離開。

「美女警花,我是要送你一場造化,可以讓你名利雙收,升職加薪都不算什麼事。」

聽到這話曹璇有些不解,對方沒有任何要求,還說要送給自己一份大禮。

要說這其中沒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陷阱,誰會相信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我不相信你,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企圖,難道你是想借我的手,宣揚封建迷信?那你就不要白日做夢了,我是死也不會答應的。」

聽到曹璇堅定的語氣,王勃哭笑不得,想不到這美女警花,竟然有著如此一面,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利益絕對無法誘惑人民的好公僕。

不過自己本來也沒打算想要得到什麼,只是認識的人裡面,也就這個美女警花曹璇,和警察系統有點關聯,其他人根本扯不上關係。

最主要的是現在報警,警察很可能當做是報假警,要不就會提前行動,很容易打草驚蛇。

這樣反而無法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只有這個曹璇自己對她比較了解,而且背後關係打硬,可以勝任這次的委託。

「美女警花,我騙你有什麼好處?我只是為了孩子們著想,這些人販子都是畜牲,我不忍心看著他們逍遙法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曹璇點了點頭,嫉惡如仇道。

「人販子都是畜牲,我最討厭這種人,明明有手有腳,卻反而不思進取,干起了破壞家庭,威脅社會,茶毒下一代的事情。這樣的畜牲,不用你說我也會將他們繩之以法。」

「嗯!我知道了,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目前我所知道的信息,然後你需要這麼配合我。吧啦吧啦……」

一番吩咐,王勃將之交代給了曹璇,讓其開始布局行動。

雖然說曹璇只是縣局的副局長,但是架不住背後有個牛批的省廳老爸,一個電話打過去。

特事特辦的口頭文件就下發了下來,然後給予了曹璇便宜行事的權利,同時也讓市區警局全力配合,爭取將這個大型人販子團伙一網打盡。

此時的王勃,在把身上的錢財散出去之後,很無奈的自我安慰。

錢財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要太多著迷於俗物。

系統娘南兒樂的不可開交,想不到宿主竟然用這種方式麻痹自己,不過為啥自己感覺到一股濃濃的酸味!

難道說這就是老壇酸菜的味道?沃特范,搞什麼灰機?

當然王勃沒有暴露自己的心塞,因為他感覺到又餓了。

本來打算吃碗熱湯麵,現在就連饅頭也吃不到了。

不過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之前帶上的狗肉還有一部分,勉強可以讓自己撐過一天。

王勃將破草扇插在腰間,一手拿著狗腿啃,一手拎著酒葫蘆往嘴裡大口的灌,好不快活!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之事明日悴!

踏著醉仙步,搖搖晃晃的走在大街上,吸引到了眾人的目光。

不過在系統娘的安慰下,知道眾人根本無法記憶自己的面貌,同時科技產品也無法記錄下來。

王勃頓時放浪形骸,好不洒脫!

王勃大笑著,把濟公活佛演繹的活形活現,收穫了一大批的追捧和掌聲。

一時興起的王勃還跳了一下大仙舞,一邊跳一邊唱濟公活佛專屬曲!

「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

趁著眾人沉醉其中,王勃果斷的開溜,畢竟自己這麼受歡迎,如果不早點離開,再過一陣等到眾人清醒,被纏住以後就走不掉了。

雖然說他很享受名人的感覺,但是他也很討厭被人糾纏的感覺。

躲到一處清涼的公園小樹林,王勃兩步跑上了一棵樹,找了個三叉位置,美美的靠在上面,躺著休息起來。

一覺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六點多,王勃感應到了自己種下追蹤術的鈔票,已經被放置到了一塊,被一個看起來很是凶煞的胖漢收起來了。

然後大光頭,胖漢,還有一個臉上有著一大片青色胎記的老女人,把兩個孩子帶著上了一輛五菱宏光,在車上還有五個殘疾的小孩。

他們直接開車前往了郊區的一個廢棄廠區,王勃通過法術觀察到了,和這輛五菱宏光類似的車還有四輛。所有的小孩加起來一共四十多個,而被他們故意致殘的就有二十五個,超過了一半數量,可見這伙畜牲多麼的心狠手辣。

卧槽特么的,這群人渣竟然拐賣了這麼多小孩,真是死不足惜!

本就打算開始計劃,結果王勃聽到了其中一位領頭的矮子的電話,知道了這群人僅僅只是整個拐賣團伙的冰山一角,王勃只能按下心中的憤恨,不得不暫緩計劃的執行。

不過雖然無法進行計劃,不過自己可不是沒有辦法,懲治一番這群畜牲。

王勃使用法術,風水留影術,將畜牲們的一切默默錄製下來,包括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這些都是將來最有利的犯罪證據。

這門法術相當強大,屬於3D全數字息影錄製,整個畫面無比真實,且自動佩戴3D特效,將畫面聲音氣味完美的錄刻下來,到時候有了這個,就不用擔心這些畜牲不認罪。 慌張無助的她,選擇了逃避,暫時不要面對父母,自己一個人冷靜的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

直到被凌遇深發現……

才像是混沌的腦袋,有了一絲清明,得以思考。

不管她之前如何拒絕生孩子,直到這一刻,一條小生命真的在她身體里孕育著,她才發現,自己無法狠下心來不要自己的孩子。

凌遇深說的沒錯,孩子是無辜的,無論她和凌遇深究竟有什麼矛盾,有什麼糾葛,都跟孩子無關。

孩子是無辜的,ta不該被牽連……

在巍瀾公館被他照顧的這幾天,她也想清楚了,前段時間他失蹤兩天去醫院做結紮手術,她得知后很生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