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隨著葉凡問話,屏幕中的畫面切換,很快一尊長著翅膀的男子現出來,恐怖的氣息就算是通過屏幕也能夠清晰感應到。如今葉凡的實力已經能夠媲美人仙了,可是感受到這傢伙的氣息之後,仍是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死死盯著這尊長翅膀的鳥人,葉凡感到異常的棘手,現在他手中人仙戰力雖然萬人以上,但根本沒有對付靈仙的武力,用上萬殺戮女神卻對付靈仙,他感覺絕對會死傷慘重,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葉凡的大腦飛速運轉起來,群毆戰術雖好,但不適應去對付實力更強的人,那樣傷亡實在是太大,高低該怎麼辦?

突然,葉凡眼睛一亮道:「如果你操控戰艦突然撞過去,會出現什麼情況?」

母娘眼睛同樣一亮道:「這個主意不錯,我喜歡!」

母娘說干就干,說實話要是換做是他巔峰時期,一尊小小的靈仙自然不會放在眼中,但如今情況不同,靈仙對於他來說還是比較棘手的。但如果是用戰艦去撞的話,母娘感覺以戰艦那堅固的外表,別說只是一尊靈仙,就算是一尊無限在這裡,猝不及防下,都能夠將這傢伙撞死。

幾乎是瞬間戰艦消失在原地,它化作一道光,朝著那尊靈仙衝去。

光闌一臉的傲氣,服侍著已經快要被佔領的光王城,他的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一座能夠製造天使的神器啊,如果能夠掌握在他的手中,征服整個光明小世界輕輕鬆鬆,而如果自己能夠讓這件神器的力量復甦,絕對能夠製造出更強的天使來,只要一想到自己身邊出現無數可怕靈仙組成的天使大軍,光闌感覺自己現在就去光明大世界也能佔有一席之地了。

斜陽外 想到自己輝煌的未來,光闌是一刻也不願等了,他要馬上攻下這座光王城,將這些膽敢浪費他如此多時間的土著,徹底滅殺。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光闌的目光突然落在對面一尊美麗的女子身上,這是一個比他所見任何一個女人都要美麗的女人,尤其是她背後那對翅膀,簡直太美麗了,僅僅看著就讓他褲襠中的東西硬邦邦的,恨不得立馬轟破光王城,將這個女人剝光壓在身下,用她那對潔白美麗的翅膀取悅自己。

光闌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他的**立時就開始熊熊燃燒起來,一時間竟然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以至於突然出現的警兆讓他反應慢了半拍,當他終於反應過來時,一道恐怖的光束突然間裝在身上。

光闌作為靈仙一身實力絕對恐怖,尤其是他的身體,就算是一件仙劍砍在身上也很難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只是當他被這道白光撞中時全身骨頭瞬間全都粉碎了,那恐怖的衝擊力,直接將他的身軀撞飛,最終如若那出膛的炮彈裝在光王城上。

這一幕讓原本廝殺在一起的敵我雙方都目瞪口呆了,他們下意識的停下手上的攻擊,看著雙方絕對的第一人竟然如此應用的用自己的身軀去撞擊最為堅固的光王城,這難道是這位第一高手特殊的破城方法嗎?

不少人那一瞬間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他們絲毫沒有意識到光闌是被人撞飛的,而且此刻一條命大半已經被撞沒了,只要隨便來一個人就能將這傢伙幹掉。

兩邊長翅膀的傢伙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並不代表就沒有人出手,葉凡第一時間從生命母巢戰艦中衝出來,他沒有率領上萬殺戮女神,而是帶著三千鸞衛跟所有神母衝殺出來,然後直撲因為撞擊光王城而完全處於昏眩狀態中的光闌。

葉凡第一時間出現在光闌身前,他用的自然是龍刃,此刻的龍刃化為巨劍,閃電間就劈向光闌,這一擊已經傾注全力,不過他並未動用體內的力量,而是純粹的肉身力量。畢竟光闌雖然被戰艦撞了一個半死,但他畢竟是靈仙,身軀絕對的強大,人仙境的攻擊怕是很難奏效,還不如使用龍刃直接劈斬來得見效快。

葉凡一劍直取光闌的頭顱,這一幕立時就讓光闌帶來的人反應過來,無數長翅膀的人仙瘋狂撲來。只可惜這些傢伙的反應實在是太慢了,當葉凡一劍將光闌的頭顱斬下來時,這些傢伙最前邊的人才靠近外圍的鸞衛。雙方立時大戰在一起,全都是人仙境的力量,雖然這些長翅膀的傢伙實力更強,但架不住葉凡這邊鸞衛的數量更多。

葉凡沒有理會身後的戰偶,他全服心神都集中在被他一劍斬掉頭顱的光闌身上,因為他發現這傢伙的頭顱雖然沒有了,但是絲毫沒有要掛的意思。

「主人應當一劍刺向他的心臟的位置,只有徹底將他的心核絞碎,才能真正將這傢伙殺死。」

腰帶器靈的話適時響起,葉凡也沒有追問,一劍就此向光闌的胸口。

「吼!」

光闌勉強回過神來,他立時感到葉凡邪惡的湧現,心中的怒意完全炸開,雖然全身骨骼被撞得粉碎,但是他的體內還是擁有力量的,強聚參與的力量,一道可怕的熾亮白光直衝葉凡而去。

這一突變當真將葉凡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光闌都如此慘了,竟然還有餘力反擊,而且這反擊還是如此的恐怖,竟然完全超越了人仙境,達到靈仙的程度。

葉凡這個時候根本無法躲避,不過他腦中剛剛閃過吾命休矣之時,整個人立時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提前轟飛,只讓那道熾亮白光完全落空。葉凡直接飛出數千米,最終狼狽的摔落地面。他顧不上狼狽,心有餘悸間開始搜尋到底是誰關鍵時刻救了自己一命。

葉凡很快就看到救自己的人,這是一個長翅膀的美女,此時她一槍洞穿了光闌的胸膛。

葉凡急忙飛過去,看著一臉慘敗的美女道:「剛剛多謝相救了。」

長翅膀的美女臉上露出笑容道:「公子不用謝,要不是你們的人重創了這個傢伙,我們想要打贏這場戰鬥根本就不可能。」

葉凡的目光落在眼前美女的身上,她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美麗絲毫不比那些神母差,尤其是她背後那三對翅膀,撐開時讓他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美。 長翅膀的女子叫著羽靈,是羽神族現任族長,她的美麗絕對動人心魄,尤其是背後那三對潔白羽翼,簡直讓她宛若一尊真正的天使。對於羽靈的美葉凡雖然心中暗贊,但他並未表現得特意的親近,這個時候大戰正在進行中,作為一方首領,哪有站在一旁泡妞的道理。

葉凡瞬間殺向另一方長翅膀的鳥人,這個時候一萬殺戮女神從戰艦中出來,她們完全沒有了初次見面時那種風流跟風騷,完全就是一尊尊殺神,手中的彎刀幾乎都能帶給鳥人們難以想象的殺傷力。

葉凡並未在一旁看戲,雖然僅憑殺戮女神就能搞定一切,但他還是第一時間從向那些鳥人,手中龍刃化為巨劍,雲飛施展出心之境來,他發現這些鳥人的武技跟天玄世界的人完全不同,招式威力雖然很大,但是過於簡單,一旦碰到速度快,只要避過第一擊,欺身而上,基本上瞬間就能將對方擊殺。

雲飛仗著自己速度快,擁有心之境,一瞬間就擊殺了數尊人仙境鳥人。戰鬥沒有任何意外,所有的來犯鳥人統統被擊殺,就連活口都沒有留下。整個過程羽靈並未參戰,這倒不是她不願意,而是根本就沒有機會,一萬名殺戮女神湧進戰場,哪裡還容得下其他人,她很明白自己同樣有翅膀,萬一被當成敵人給砍了,那就冤枉了。

「多謝公子相救,要不然這次我們羽神族怕是要面臨滅頂之災。」

羽靈在大戰結束之後第一時間來到葉凡面前,她的眼中儘是感激之色。

葉凡笑道:「這些傢伙為何僅供你們?」

羽靈嘆道:「還不都是因為我們的母巢,當初因為他們長得跟我們很相似,我們就歡飲他們來我們的羽神族做客,沒想到他們在知道我們擁有制族人的母巢之後,他們就生出搶奪之心來,這次雖然都將這波人打退,但我擔心光明小世界的人還會過來,而下一次就不會有這麼好運了。」

說到這裡,羽靈好奇的看向那些正在打掃戰場的殺戮女神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些應當都是殺戮女神吧,不知道公子是如何收服這麼多殺戮女神的?」

葉凡有些驚訝的道:「你聽說過殺戮女神?」

羽靈笑道:「我也是聽母神說過,有一個跟她同等級的存在,能夠無限孕育神族,其中就有一種完全是用來殺戮的神族。」

葉凡好奇道:「就憑這樣似乎不能讓你一眼就確定她們是殺戮女神吧?」

羽靈抿嘴笑道:「母神說過那個跟她同級別的傢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淫棍,他創造的女人穿著都很獨特,尤其胸甲特別性感,一看就能讓人認出來。」

「哈哈!那該死的女人竟然敢如此評論我,她真以為自己就有多貞潔了嘛?」

葉凡還沒有借口,母娘瞬間就出現了,似乎對於羽靈口中那位母神竟然如此評價自己很不滿。

羽靈好奇的眨著眼睛道:「您就是母神所說那位大人?」

母娘冷哼道:「快點帶我去見那個該死的女人,竟然幹嘛偉大的我是淫棍,她以為自己就是聖女了嘛,真是豈有此理。」

羽靈遲疑道:「這個羽靈不能做主,不過羽靈可以通知母神,我想母神在聽到大人來訪之後,一定會非常高興見到大人的。」

「那你還不快去,我倒要看看混到如此地步的她,還拿什麼傲氣。」

母娘一臉的冷笑。

羽靈並未馬上就去通知她口中的母神,而是將葉凡一行人引進光王城內,當做上賓招待,無數的羽神族美女出現,她們背後都只有一對羽翼,輕柔的笑容,感覺聖潔無比。

「哼!」

葉凡的心中剛剛冒出這樣的念頭來,他身邊的母娘就不屑的癟癟嘴道:「不要被這些羽神族的外表給蒙蔽了,她們也就看上去聖潔而已。」

葉凡眨眼道:「這些女人還是處女吧,她們又哪裡配不上聖潔二字?」

母娘嘿嘿笑道:「那個該死的女人我還是很了解的,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個最為堅貞的聖女,可是骨子裡要比所有女人都來得騷。不信是吧,這些羽神族的美女我敢保證她們要麼沒有穿褻衣跟褻褲,要麼就是穿那種非常透明的那種。哼!當年那女人就喜歡這樣,跟了大帝之後這個喜好都不改。」

葉凡聞言不由好奇的看向這些長翅膀的美女,他立時發現她們的臉上都浮現誘人紅暈,似乎完全被母娘說中了。說實話,那一瞬間葉凡心中有一種想要掀起這些美女裙子看的衝動,以他的了解女人不穿褲子,或者穿那種透明的褲子,都是**極度強烈的女人,這些女人看上去聖潔無比,他實在很難想象她們的**竟然如此強烈。

「該死的淫棍,你怎麼還沒有死!」

葉凡的念頭剛剛冒出來,一道冷笑聲突然出現,就在他找尋聲音傳來方向時,一個女人突兀的出現在眼前。她身上的裝束風格是葉凡從未見過的,給人的感覺透著一股神聖的味道,這讓他的腦中一瞬間冒出女神的感覺來。

這個女人臉上掛著冷笑,說出的話也惡毒,可是卻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顯然她跟母娘是老相識了,這樣的譏諷只不過是一種平常的正常友好交流。

母娘的嘴同樣損,他一臉玩味的打量著女人,嘴角綻起一個不屑的弧度道:「假正經的女人,不要穿得這麼嚴嚴實實,我就看不出你的本質來。嘿!沒穿胸衣吧,以你那衣服的材質這模樣內里就算連一層透明的布料都沒有。這麼看來,你身上就只有這套充門面的衣服了,內里絕對空空如也。」

母娘說的很是自信,他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斷,女子被揭穿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都沒有,她很是不屑道:「老娘沒穿內褲又怎麼樣,總比你弄的那些女人就算穿了衣服也跟沒有穿一樣暴露在眾目睽睽下好,這種事情也只有你這個老淫棍幹得出來。」 母娘對於女子的嘲諷呲之以鼻,他不屑道:「女人的身體不就是用來給男人看的嘛,只不過是看的男人多一點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老子心中想什麼,就毫無保留的表現出來,總比你這個悶騷女要好。」

女子沒好氣道:「你小子這次跑來我這裡不會是專門為了嘲諷我來的吧,說吧,到底要幹什麼,老娘對你經常跟人火拚沒興趣。」

母娘不屑道:「就你如今這個樣子,被一群螻蟻欺負上門來了,還沒有還手之力,老子找你幹什麼。哼!要找你可不是老子,而是老子如今的主人。」

女子黛眉一蹙,這才看向葉凡,她絕美的玉臉上現出困惑來,上下將葉凡打量,又將目光看向一直跟在他身後的靳雲跟靳妤姑侄,當然,她也沒有放過一群神母跟殺戮女神。有些難以置信的眨眨眼,女子一副見了鬼似的道:「他是你主人?」

母娘沒好氣道:「他自然是老子目前的主人,你這女人不會能量耗盡,耳朵也出毛病了吧。」

女子一臉不可思議的道:「他怎麼可能會是你的主人,看看他身後這些女人,看設計就應當是出自你之手,可怎麼變得如此保守了,這跟你的性格極度不相符啊,你這淫棍會挑選這麼一個保守的人做自己的主人?」

葉凡聽到這女人的質疑,一臉的黑線,老子這叫做矜持,你以為誰都受到了母娘那種變態審美觀。

母娘冷笑道:「他不僅是老子的主人,還將是你的主人,你應該慶幸他保守,不然今後鐵定讓你穿得跟原先那些女神戰士一樣。」

女子冷哼道:「他怎麼可能會成為老娘的主人,不要以為你看上的人,老娘就看得入眼,實話跟你說,他不符合老娘的審美觀。」

母娘嗤笑道:「你的審美觀果然獨特,當年那糟老頭夠猥褻啊,原來你喜歡那個類型。不過這也是正常的,誰叫他是製造你的主人了。嘿嘿!記得那老傢伙喜歡屁屁股大,肉又多的女人,尤其是喜歡將女人那多弄得比女人哪個地方還要**,當年他可是製造了很多用屁股生孩子的女神,如今你的母巢內應當還保留了很多這種女神的標本吧。」

女子不屑道:「老娘就喜歡父親這樣的男人又如何,礙你事了,說吧,你為何說這個傢伙會成為我的主人,瞧你那口氣一副板上釘釘的樣子,似乎老娘非答應不可一樣。」

母娘嘿嘿冷笑道:「原因很簡單,他是傳承之塔選定的主人,如今已經正是繼承了傳承之塔,那麼他就是你我真正的主人,這點是不容更改的,在來這裡之前,傳承之塔已經將認主程序啟動,要不是你的母巢早就耗光能量,現在應當已經接收到這個認主命令了。」

女子瞪大眼睛道:「他是傳承之塔選定的主人?」

「廢話,要不然你認為他為何會成為我的主人。」

母娘很是不耐煩道:「好了,咱們也不要繼續廢話了,快點帶我們去你的母巢,將之激活,好完成認主儀式,這樣就可以回歸傳承之塔,你也不用待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

女子看著葉凡嘆了口氣道:「能量早就耗盡了,現在就連製造最為普通的女神一族都困難得很,想要母巢激活完成認主,怕是需要能量才行。」

葉凡被這個女人看得發毛,他可是記得生命母巢戰艦激活需要依靠**之晶,就是不知道這個光明母巢激活需要什麼。

「不知道激活母巢需要什麼?」

女子還沒有說話,一旁的母娘嘿嘿笑道:「這女人就是一個悶騷女,雖然一直鄙視老子,但她可是要比老子還yd的人。」

女子哼道:「放屁,老娘不知道有多正經。」

「正經個屁!」

母娘不屑道:「當年製造你的那個老頭就是一個淫棍,他喜歡你這種外表聖潔,內心卻是極度淫蕩的女人。哼!什麼能量指數,那只是糊弄人的把戲,其實真正的意義就是yd指數,你的光明母巢要補充能量就必須手下女神採補男人。嘿!不要告訴我這些長翅膀的鳥人不是你手下的女神主動招惹來的,你其實是想要挑選一個主人,最好是像你主人那樣,擁有一顆yd到讓人髮指的心,這樣就可以讓你的光明母巢瞬間補充能量。」

聽到母娘不屑的話,葉凡直翻白眼,這什麼光明母巢跟生命母巢,跟他們的名字極度不相符啊,一個是淫棍,一個似乎又是d婦,簡直就是天生一對啊。

葉凡眨了眨眼睛道:「只要一顆yd的心就能讓光明母巢瞬間補充能量?」

女子微微笑道:「什麼yd之心,主人不要聽他胡說,這個能量指數其實真正的意思是真**指數,只要主人擁有一個無止境的**之心,就能讓母巢瞬間獲得強大能量的補充。」

婚久纏情:隱婚總裁夜夜來 葉凡很是好奇道:「那我要如何做,才能給母巢補充能量?」

女子笑道:「其實這一切很簡單的,主人跟我去一趟母巢就成。」

女子雖然感覺葉凡不是自己那種滿意的主人對象,但她似乎也知道由傳承之塔挑選出來的人不是她能偶左右的,現在她只希望葉凡有辦法讓母巢復甦,就算無法恢復最佳狀態,起碼要比一直處在癱瘓狀態要好很多。女子想到這裡,不由看了一眼葉凡身邊的幾十個神母,他似乎這一刻才發現這些都是最為純粹的神母一族的女人。眨了眨眼睛道:「主人啊,這些神母僅僅只是你的保鏢而已?」

葉凡淡然道:「她們都是我的女人。」

女子有些驚訝的挑眉,她掃過葉凡身後足足一百零八個具有皇血的神母,然後再看向那十八個殺戮女神,忍不住道:「神母的**可是非常恐怖的,主人一下子能夠搞定這麼多?」

葉凡對於女子的話很是無語,難道要說需求非常恐怖的人,這麼多神母跟殺戮女神根本不在話下。不過葉凡雖然沒有說,一旁的母娘不屑道:「真是少見多怪,這點神母算什麼,要不是現在老子狀態不好,定要給主人安排一萬個血脈最為純正的神母。」

聽到母娘的話,所有神母都含笑看著葉凡,那是一個女人看能夠帶給自己滿足男人的神態。所有神母在跟葉凡之前絕對無法預料到他竟然如此令人滿意,要知道葉凡給人的感覺只要她們一個上去,就能將他榨乾。可是無數次的經歷讓她們明白,也許她們的欲壑永遠也填不滿,但他絕對是一個你永遠也無法知道極限在哪的男人。

一下子一百多個神母同時流露出這種表情絕對讓女子驚訝,她感覺自己或許真的小瞧了這個男人,他也許能夠成為自己夢寐以求的主人也說不定。

心中有了這樣的想法,女子立馬請求葉凡跟她一道前往光明母巢沉睡之地,母娘要求一道跟著,不過被她言辭拒絕了,後者顯然對於光明母巢測試主人的情形非常感興趣,他或許真的想要看到這個假正經的女人露出自己最為真實一面的樣子。

既然女子嚴詞拒絕,母娘只能將求助的目光遞給葉凡,葉凡想都沒有想就拒絕了母娘的請求,只覺告訴他也許會發生什麼他預料不到的事情,還是不要讓這個yd到骨子裡的器靈參與的好。

光明母巢處於光王城地底,可以說整座城市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座母巢,葉凡是直接被傳送進入母巢所在地,無數的神族美女出現,處在這樣的環境中,葉凡感覺任何男人都會對美女形成免疫。

光明母巢跟生命母巢有些相似,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個巨大的蜂巢,它並不是放置在一艘戰艦上,而整個就是一座巨大的宮殿。踏足宮殿,葉凡發現宮殿中到處都是裸女的雕像,每一個都栩栩如生,這讓他不由相信不久前母娘的說辭,當初製造光明母巢那個傢伙絕對是一個老淫棍。

「見過母神。」

就在葉凡剛剛從哪些美女雕像上挪開視線時,一對女人出現在他跟女子身前,全都是一身漆黑如墨的戰甲,就連臉蛋都藏在戰甲中,僅露一雙眼睛在外。這些女戰士的實力都非常的強,足足三百個,每一個的修為都達到頂級人仙之境,她們顯然都是守衛母巢的力量。

「她們都是力量女神,天生具有神力,是光明母巢現如今能夠製造出最強的女神戰士啦。」

葉凡發現這些女戰士都沒有翅膀,現在看來,光明母巢製造的女神並不是都長翅膀的。

兩人進入神殿最核心之地,這裡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就如同當初在生命母巢戰艦中見到的一樣,那體型龐大的母巢絕對讓人震撼。女子騰空而起,帶著葉凡朝著母巢飛去,兩人的速度很快,僅僅十多個呼吸的瞬間就出現在母巢上,一座神壇出現在兩人面前,葉凡的腳步剛剛落在其上就被一股神力包裹,驚訝的瞬間傳送開始了,當裹住身體的神光消失,他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一座完全陌生的環境中。

「這裡就是母巢最為核心之地。」

女子含笑看著葉凡。

母巢的核心之地,非常的奇怪,看上去這裡一切的構成都是一種樹木,因為葉凡看到率也從蔥綠的葉子,從牆壁上生長出來,完全同生命母巢不同。

「母巢其實就是一種生物,這裡就是她的核心之地,可以孕育出生命之力來,不過如今生命源泉已近乾涸,再也無法提供龐大的母巢能量了。」

女子幽幽一嘆,語氣中透著傷感,她玉手輕輕一揮,下一刻天花板上裂開一個洞,一塊晶石垂落。伸手接住,女子遞給葉凡道:「這是母巢的生命母核,主人將它收入體內,將來就可以通過它源源不斷給母巢提供能量。」

葉凡眨了眨眼,還是結果晶核,他剛想詢問如何收入體內,母核突然散發出熾熱的目光,下一刻就在女子驚訝的目光下化為液態,最終融入到葉凡的手中中。

葉凡自然吃驚,可是當他回過神來時,母核已經融入手中,他清晰感到有東西融入到宇宙樹一樣的經脈一擊黑洞一般的元竅中,然後這種感覺就向著身體沒一個角落開始蔓延,最終他感覺母核完全消失了,再也找不到它的絲毫蹤跡,彷彿它從未存在過一般。

葉凡眨了眨眼睛,很是不解的看向女子,因為他清晰感到母核雖然消失了,但他似乎多出了某種獨特的能力,只是暫時還不知道罷了。

「母核竟然主動跟你融合了!?」

女子瞪大眼睛看著葉凡,顯然她要比葉凡還驚訝,竟然圍著葉凡上下打量,彷彿他身體中有著什麼讓他難以理解的東西。

葉凡尷尬的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女子這才一臉奇怪的看著葉凡道:「你已經跟母核融合,而且還是完全融合,也就是母核已經不存在,它選定讓你成為新一代母神。」

「母神?」

葉凡吃了一驚。

女子點頭道:「母神就是類似我這種存在,相當於是光明母巢的器靈。」

葉凡吃驚道:「你是說我成為光明母巢的器靈?」

女子很是疑惑,她的目光在葉凡身上亂瞄,最終落在他的褲襠上,嘴角綻起笑容道:「可以讓我摸一下嗎?」

「摸一下?」

葉凡吃驚的看著女子,他沒有想到一個女人會對他提出這樣的請求。

女子笑道:「母神全都是女人,起作用就是給母巢收集能量,母核本來進入你的身體就是為了吸收能量,沒想到它竟然會選擇跟你完全從何,這就表明你是新一代的母神。在我們光明一系神族中,全都是女人,你成為母神,自然也是女人了。摸一下,就是看看你是否跟我們一樣。」

女子話音未落,玉手已經摸了出去,很快她臉上笑容換成了驚訝。 看著被自己抓住的葉凡,她極度吃驚道:「你怎麼還有這東西?」

葉凡翻白眼道:「我是男人,有這東西很奇怪嗎?」

女子搖頭道:「你明明已是母神,怎麼可能還有這東西,應當跟我們一樣才對啊。」

葉凡很是無語,難怪母娘會說這女人是一個骨子裡yd的女人,已經用手驗明正身了,她抓著不放也就罷了,竟還想拉開葉凡的褲子放到眼前仔細看錯一變才算放心。葉凡苦笑道:「你說這個母核是你們這類母神才有的,那為何我會跟它融合?」

女子還想說什麼,一道聲音突兀的出現道:「其實很簡單,主人是咱們光明母族唯一的雄性之母。」

「神鸞見過母親大人。」

女子急忙放開抓住的葉凡,跪地行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