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雍博文拿定了心思,看着仍恭謹地跪在盔甲背上的那小妖魔,想起還有另一件事情要問,便道:“這盔甲是仙主賜給你的?倒是有趣,這盔甲有什麼稱呼?你藏身在裏面,靠什麼來驅使這盔甲行動?”


這小妖魔塊頭如此小,僅藏身上盔甲後腰的洞的裏,卻能操縱自如若真人,那這盔甲顯然也就不能簡單地以盔甲來形容了。

或許更像是一具機器,而小妖魔就是其中的駕駛者。

對於這種東西雍博文是極感興趣的。

目前他的最大依仗就是數量龐大的傀儡部隊,可是傀儡部隊還有很大缺陷,靠着強大火力碾壓低級敵人還行,若是真遇上強敵,根本就派不上什麼用場,而三師叔的盜出來的黃巾力士設計圖太過複雜,目前仍在科研部進行研究,也不知道能不能吃透其中的法術,所以雍博文對於這種有可能應用於自家傀儡身上的東西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小妖魔猶豫了一下。

身下這具盔甲涉及到仙界某些核心的機密法術,而仙界對於這類核心機密法術的外泄一直極爲重視,曾爲此不惜越界追索,滅了接觸過泄露技術的數十門派,甚至因此發動過天雷打擊這種大殺器。

雖然它對這盔甲的技術所知不多,但泄露出去一絲半點也是重罪,這可和說些已經以仙界屬於路人皆知的八卦消息有着本質的區別。

但也僅僅是猶豫了一下,小妖魔就放棄了那一點堅持。

它相信如果自己一旦失去了任何訊問價值的話,肯定會第一時間被殺死,雖然那個姓雍的人類道士並沒有說過太直白威脅,但它卻能清楚地感覺到對方身上隱藏的殺意,絕不會有任何手軟或是容情。

“好叫上仙得知,這確是仙主賜給小的法器,用以穿行各界,護佑自身,這法器有個名目喚做自體息肉仿仙構裝傀儡!” “息肉?”

雍博文皺眉重複了一遍這個名稱中比較特別的一個詞。

居然會出現息肉這種東西,太違合了。

但小妖魔明顯是會錯了意,聽到雍博文重複這兩個字,身子不由得微不可察地抖了下,心中暗自慶幸,幸好沒有說假話,眼前這位果然也是知道一些的,要不然怎麼能一下就把握住了這個傀儡名稱中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部分。

“確是息肉!上仙沒有聽錯!”小妖魔肯定了這個詞後,補充道,“北方仙主自上任後,頗有建樹,尤其是在收復失領上,立有大功,仙皇特請了三息之一的息肉種子獎賞給北方仙主,本來考慮北方仙主領地少土,原是要獎賞息壤的,但仙主卻是主動要了息肉,拿到之後,便用在了這傀儡上。這傀儡卻是北方仙主一派仙人根據故鄉的傀儡製造術,結合仙界即有技術創造出來的,結合術法構裝後,戰力可頂半個仙人,難得是可批量製造,極大緩解了仙界與時輪天魔作戰的劣勢,如今只是受限於息肉的生長速度,以及足夠合格的操縱者,至今總數也不過十萬餘。”

息壤這種東西大家是都知道的,既然這息肉是跟息壤同一等級的東西,那也就說明了此息肉非彼息肉。

當然了,眼下的重點不是息肉。

雍博文上前把小妖魔從盔甲上拎起來,仔細檢查了一下這具盔甲樣的構裝傀儡。

盔甲的所有結合部都是封死的,沒有任何一點縫隙,後腰那處洞穴是唯一的缺口。

從這處洞穴往裏觀察,可以看到表面的金屬盔甲厚度大約在五釐米左右,再往深處便是粉紅色的嫩肉樣物質,想就是小妖魔所的息肉了,再往更深處,霞光爍爍,隱約可能看到一處球形空間,其間有閃光液體晃動,液體間還有許多觸絲樣的東西飄着。

“你是如何操縱這傀儡的?”

“小的進入操縱空間後,息肉重新封閉通道,感應絲感應到小的身體自動飄附後,小的便與這傀儡構爲一體,只需心意便可操縱,與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區別。”

“這傀儡還有更大型的嗎?”

“確是沒有!大型的傀儡,仙界已經有了黃巾力士,雖然構造法術相對複雜,但威力也更大,最好的黃巾力士戰力不比普通仙人差,所以仙主就沒有研究大型的構裝傀儡。”

“仙界用於作戰的傀儡很多啊……”

“上仙所言極是,除了需要應對時輪摩尼金剛或是時輪天魔的越空攻擊外,仙人們是很少親自參與作戰的,每個仙人都是極寶貴的最強威懾之一,死亡一個都是極大的損失,所以當初寧真人一派仙人的大量死亡,纔會震動整個仙界,甚至影響到了整體戰局。”

仙人本身很少參與作戰,主要作戰的都是來自人間的協從門派和仙界製造的傀儡。

這種形式真是讓雍大天師感覺再熟悉不過了。

雍大天師殖民地獄之後,採取的主要作戰模式就是這般,人間的法師主要負責指揮佈局,而由惡鬼傀儡和地獄土著衝鋒陷陣當炮灰。

這算是英雄所見略同呢,還算是臭味相投呢?

雍博文隨手將那小妖魔放到回到盔甲背上,沉吟片刻,又問:“像這麼大的傀儡,都是你這種小個頭的妖魔操控的嗎?”

“小的不是妖魔,是受了北方仙主法式的仙僕,與妖魔沒有任何關係。”小妖魔委屈地辯解了一句,見雍博文神情淡淡,顯然對它是不是妖魔並不關心,或者是已經認定它是妖魔了,根本就不接受它的解釋,只好繼續回答問題:“大部分都是,還有少部分是以仙主親手製造的控制核心操控,直接受仙主掌管,都是做仙主親衛的。”

雍博文覺得問得差不多了,不打算再問下去,準備把這小妖魔連同這個息肉構裝傀儡一併傳進電腦存起來,帶回公司後,小妖魔還需要繼續審問,以挖掘更多關於仙界的情報,而構裝傀儡則需要送到研究所進行解剖研究,由那些專業人士進行入深分解,應該能得到不少極具實用意義的仙界法術。

見雍博文似乎不打算繼續問了,小妖魔大急,它還沒有找到逃走的機會,若是結束問話,它的下場十成十會是悲劇,就算不被當場殺掉,想也會被嚴密關押起來,再想找這種逃走的機會可就千難萬難了。它眼珠轉了轉,立刻道:“上仙,小的還有一事稟報!”

“什麼事?”雍博文隨口反問,從背上劍匣裏取出平板來打開。

“好叫上仙得知,小的受命出使各戰區,原本是極有風險的事情,臨行前仙主許小的一樣護身傳訊的法寶,每隔一段時間小的就需要激活那法寶向仙主傳達平安的信息,若是過時沒有傳送回去,仙使就會派人來調查情況!現在發送信息的時間就快要到了,還請上仙允許小的發送信息”

雍博文斜睨着小妖魔,淡淡道:“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若你傳回去的是求救信息怎麼辦?”

小妖魔忙道:“似我這等身份在仙主處是最沒有地位的,若是被人殺死了,仙主會認爲殺我的人打狗不看主人,被掃了面子而一怒報復,可若是我被人生擒活捉,仙主只會認爲我給他丟了臉,若是來的話,只怕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動手殺掉我了。小的雖然命賤,卻也不願意就這麼糊里糊塗地死掉。上仙一看就是慈悲之人,小的只要知無不言,乖乖聽話,想來在上仙這裏是性命無憂的。”

雍博文回頭看了洛楚易一眼,詢問意思明顯。

洛楚易搖頭道:“卻是不知,以往仙使宣完法令便會離開,從沒有逗留過久時間。”

小妖魔急道:“小的若有半句假話,管叫小的天打雷劈,若小的再不發回訊息,仙主定然會派人過來調查,到時候少不得會大戰一場,若是來人獲勝,小的性命怕也就不保了。便是在戰時覺得小的礙事,只怕會也在第一時間先幹掉小的。”

雍博文思忖片刻,方問:“你怎麼傳訊?我怎麼知道你傳回去的是什麼訊息?”

小妖魔解釋道:“就在那馬車上,有法符,需要依法符紋路灌注法力,馬車自然就會向仙主發出平安信息,那符是平安祝禱符,上仙是符籙大家,什麼用途一看就能明白。”

雍博文擒着小妖魔登上馬車,果然在座位處旁的欄杆上看到這麼一道平安祝禱符。

這平安祝禱符原也是創出用來傳遞訊息的。

古時傳訊不便,就是法師們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隔着千萬裏都可以甩開膀子隨便聊,便發明了一些傳遞簡單訊息的符籙,平安祝禱符便是用於報平安的一道符籙,若是輸入法力激活便發向預先定製了法術的目標發送一道平安無事的訊息。

雍博文將小妖魔扔到座位上,道:“你發吧!”

小妖魔卻苦着臉道:“上仙有所不知,小的法力有限,無法驅動這符籙,需得藉助構裝傀儡方能輸出足夠多的法力,這也是表明平安無事的重要一點。”

寫過頭,忘記看時間了,這是24日的更新

25日早還有一更。 雍博文冷哼一聲,以懷疑地目光審視着小妖魔。

小妖魔受不了這種壓力,連忙深深低下頭,再也不敢說話。

雍博文警示般的瞪了小妖魔兩眼後,方問:“這符籙必須是仙界法力才驅動嗎?我行不行?”

小妖魔陪笑道:“上仙法力通神,驅動這小小的平安祝禱符自是不成問題,小的只是不敢麻煩上仙。上仙若願意代勞,小的自是求之不得,只需按正常畫符手法,沿路灌注法力,祭下符膽,就可以了。”

雍博文一手拎起小妖魔,以防它藉機逃脫,一手伸出食指,按在這平安祝禱符的起始筆上,沿着筆畫緩緩畫了過去。

這平安祝禱符不是什麼難僻符籙,結構簡單,易學易畫,雍大天師畫了二十幾年的符,搞這種簡單的東西,簡直就是小菜一碟,眨眼工夫,一氣呵成,收到最後一筆,一跺腳,一掐訣,祭下符膽,便見那平安祝禱符浮起一層淡淡白光,隱約間就是那符籙的模樣,幾乎就在同時,馬車一震,四下欄杆車輪板箱同時光明大作,整個馬車上方騰起一輛純由光線組成的馬車,前方還有同樣神駿的拉車白馬。

光馬一成形,立刻開嘶一聲,拉動光車,奮起四蹄向前奔跑。

下方馬車隨之震動,發出轟的一聲悶響,好似平地裏打了個炸雷也似,震得雍博文心神不由得一陣浮動,便覺手中微微一滑,好似有水流出,連忙低頭瞧去,卻見原本拎在手裏的小妖魔竟是不見了蹤影。

雍博文暗叫不妙,連忙擡頭向空中那光車馬瞧去。

那光馬拉着光車已經掉頭向着仙門衝去。

仙門正悄然打開,散射限光明。

重生做回心上人 光車之下攀附着一個小小的黑影,可不正是那小妖魔。

咫尺之遙,瞬息即至,眼見着光馬光車就要衝入仙門。

那小妖魔得意之極,衝着雍博文叫道:“小輩,你廣陽派意圖謀害仙使,拒聽仙主法令,就等着迎接仙主的雷霆之怒吧……”

雍博文衝着小妖魔擡手,並食中二指遙遙一點,喝道:“破!”

小妖魔的後頸處,也就是雍博文方纔抓着的部位浮起一道血紅色的符光,叫聲嘎然而止,整個身體無聲無息地四分五裂,自光車上稀稀落落地掉下來。

光車馬呼嘯着衝入仙門,仙門旋即關閉。

廣陽派衆人蜂擁衝到仙門前,不用分說,開始撿拾小妖魔破碎的屍體。

這可是實打實的謀害仙使的罪證,怎麼也不能讓其落到仙主後派來人的手中。

洛楚易來到馬車旁邊問:“雍道友,此地不宜久留了!”

雍博文點了點頭,道:“洛掌門,安排貴派弟子集合準備撤離吧,我們這就回家!”

聞聽此言,在場的廣陽派衆人都是精神一振。

洛楚易衝着雍博文一拱手,也不多廢話,轉身就親自出去安排集合撤離事宜。

沒有幾分鐘的工夫,就聽到外面響起了震天動地的歡呼聲,想是洛楚易向集合於此的全部廣陽派弟子宣佈了這個消息。

終於能脫離這個鬼地方,返回那個陌生卻親切的故鄉了,誰能不興奮!

仙門前撿拾的一衆廣陽派高層雖然興奮,卻依舊能保持冷靜,將地上破碎的小妖魔屍體殘塊盡數收集起來,也不顧噁心,就地拼湊檢查,看有沒有遺落。

這麼仔細一拼,胳膊腿身子腦袋,各大小零件器官都一樣不缺,湊齊也就見這小妖魔雙眼緊閉,滿面驚恐,儼然還是死前一刻的模樣。

衆人又仔細覈查一翻,確認一樣不少,完整無缺,方纔稍鬆口氣,將這拼湊完全的屍體交給雍博文。

雍博文開啓平板電腦,先從中取出另一備用電腦來,將裏面存着的傀儡部隊統統導入手頭主用平板後,又將小妖魔的屍體連同構裝傀儡、馬車統統收入其中,仔細收好了這主用平板後,開啓備用電腦,仔細檢查,確認文件全都清空,這才點擊進入存有地獄之門的建築遊戲。

遊戲中,幾個看門的惡鬼正聚在一起打撲克,吵吵鬧鬧玩得好不熱鬧,突然聞聽老闆命令,立刻扔了撲克,開啓地獄之門。

無論是電腦中存着地獄之門,還是建於春城市郊的那座地獄之門,聯繫都是開拓城的唯一通路,如果需要切換聯接的話,就需要先從這邊的地獄之門傳出切換請求訊息,開拓城那邊值班看守地獄之門的工作人員向上彙報得到批准後,方纔會進行切換聯接。

惡鬼們傳出訊息後,沒多大工夫,就見那地獄之門上的符紋連續閃動,那是接到聯許可的通知,幾乎惡鬼立刻忙忙活活地驅動本地地獄之門建立聯接。

整個過程大約也就是半個小時左右,電腦裏的地獄之門便算正式打通了。

這門剛一開,就見一人自門裏跳了出來,進到遊戲裏,迫不及待地大喊:“小文,是你嗎?”

這跳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艾莉芸。

幾天不見,艾莉芸倒是清減了許多,神情雖然興奮,卻難掩其間的疲憊。

雍博文趕緊應道:“小芸姐,是我,我還在電腦外頭呢!”

艾莉芸急道:“快點讓我出去!”

雍博文不敢怠慢,連忙操縱電腦,將艾莉芸轉換出來。

艾莉芸剛出來,就見着一大堆人又跟着從地獄之門裏跑了出來,言青若、梅雅蒙、韓雅、劉意、魏榮爲首,幾乎公司全部的經理級別角色都來了,一個個滿臉興奮之色。

不過,雍博文卻沒有工夫跟這幫子手下打招呼。

艾莉芸一出來,就一把抓住雍博文的兩臂,叫道:“你個小混蛋,這麼長時間跑哪去了,我都快要急了!”上上下下一眼又一眼地不停打量。

雍博文笑道:“我這不是好好的嘛,才離開幾天……”

“幾天?你失蹤都快半年了!我還以爲你怎麼了呢!嚇死我了!”艾莉芸看夠了,確認雍博文完好無損,沒缺胳膊也沒少腿,終於放下心來,想起這段時間的焦急,不由得喜極而泣,緊緊抱着雍博文直接就哭了出來,“小文,你可嚇死我了,以後再不要這樣了!” 失蹤快半年了?

明明只在這裏呆了幾天啊!

雍博文心中迷惑,但見艾莉芸情緒如此激動,卻也顧不得發問,只是輕輕拍着艾莉芸安慰,又保證自己以後再也不會出這種狀況了。

艾莉芸倒底也是道家高手,養氣鎮定的工夫遠非常人能比,若不是急得狠了也不會如此失態,哭了一氣便冷靜下來,這才覺出環境不對頭。她剛剛一出來,眼裏就只有雍博文,都沒有顧上觀察周圍環境,又心神激盪,更沒那個閒心去感應四周,此時冷靜下來,立時發覺這地兒貌似不只有她和雍博文,趕緊抹了把哭紅的眼睛,從雍博文懷裏掙扎出來,轉頭一瞧,登時鬧了個滿臉通紅。

好傢伙,周圍幾十號人!

幸好廣陽派衆人都是高人,自有高人的風範和矜持,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樣見了如此熱鬧就不管不顧地上來圍觀,一個個都忙忙活活地圍着仙門轉悠。他們可不是裝樣子,而是在做仙門設置工作。

仙門是由仙界製造設立,使用的法術和材料都遠非人間力量所能破壞掉的。

廣陽派衆人唯一能做的也不過是加些封禁法術,延續下一位仙使的到來,給萬餘廣陽弟子總撤離爭取更多的時間。

當然了,這活其實用不了太多人,大部分易字輩弟子都已經離開去主持各自屬下弟子整裝撤離工作,留在這裏的多數都是長老,年紀大,法力深,什麼場面沒見過,自是不把這種情況當成一回事兒,頭不擡眼不睜,只當抱着的兩人不存在,以諸位高手的定力,就算那兩人天雷勾動地火,當場做出點什麼有傷風化的事情來,也能輕輕鬆鬆的當沒看到。

艾莉芸臉嫩,饒是如此,也被鬧得面紅耳赤,不由得輕輕拍了雍博文一下,叱道:“小文,他們是什麼人?怎麼不提醒我一聲。”

你一出來就哭得稀里嘩啦,我哪有那閒工夫還提醒你周圍有人啊!

這是心裏話,可雍博文卻不敢說,真要說了只怕艾莉芸就要惱羞成怒了,便笑道:“小芸姐,我這不是見到你太高興了,一時忘記了嘛。這些都是廣陽派的前輩,他們正忙着,等回頭我再給你介紹。這裏不能久留,廣陽派有上萬弟子要返回人間,我們得趕緊安置一下,有話等會兒再說。”安撫了艾莉芸,這才倒出工夫來,給還在遊戲裏一衆公司同仁打了個招呼。

衆人聽到雍博文的聲音,知道雍大老闆安然無恙,不由得發出一陣歡呼,雍博文旋即拿出老闆派頭,給衆人一一下達命令。

上萬人涌入,安置起來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就算地獄殖民地有都是地方,各項準備工作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完成的,公司一衆經理只來得及跟雍博文打了個招呼,就被都趕回去準備迎接廣陽派遷派的各項事宜了。

雍大老闆如此做,未免顯得有些不盡人情,不過知道是這麼大一件事情,衆人也都能理解,反正已經知道人平安無事,其餘的等回頭安定下來再慢慢聊也不遲。

廣陽派上下自戰事結束就開始做撤離準備,又是多年習慣了不停遷界作戰,再加上知道時間緊迫,不是必要的東西一概不帶,只不過半個多小時的樣子,第一批人員就已經做好準備,被帶到廣場集結等候。

派裏的長老們不用吩咐自發地留在仙門處監視,以備不測,雍博文攜着艾莉芸趕到廣場,簡單向洛楚易介紹了一下艾莉芸,洛楚易一聽是雍博文的老婆——雍大天師介紹的時候直接把沒有領證這事兒給忽略了——趕緊施禮,口稱雍夫人,倒把艾莉芸鬧得頗有些不好意思,有心否認,可一想除了差那一小本,其他也沒有區別,真要否認反倒顯得心虛,只好硬着頭皮應下來,心底倒是對這老道士對雍博文恭恭敬敬的樣子頗爲不解。

把上萬人逐次傳入電腦,再排隊通過地獄之門,不僅麻煩,而且所花時間太多,所以雍博文打算把所有廣陽弟子統統傳入電腦,壓縮成文件後,輕輕鬆鬆地挾着電腦過地獄之門,抵達地獄之後,再把人放出來。

只是把活人壓成數據存在電腦裏,那滋味可不怎麼好受。

雍博文現場向洛楚易等人講解了一下自己的打算與作法。

好在廣陽派衆人現在只求趕緊閃人,其他的都不在意,只要能離開這鬼地方,別說是稍稍難過一些了,就算雍大天師要把他們統統切碎了再帶走也沒問題——當然前題是雍大天師得能有本事到地方再把他們重新拼起來。

見廣陽派衆人沒有質疑,雍博文也不多話,從電腦裏下載出大量惡鬼,每個惡鬼抱着一個廣陽弟子後,啓用最初版本的大功率鬼魂轉換器,如同拿着吸塵器清理廣場地面一般,來回掃過,將一批批的廣陽弟子吸入電腦之中,來一批吸一批,真真是快速方便,一點也不耽誤時間,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把萬餘廣陽弟子都吸入電腦中。

這般處理的都是普通弟子和大部分易字輩弟子,而洛楚易、潘漢易與一部分易字輩的核心弟子,加上長老們,還是採用普通方法穿過地獄之門。

廣陽派千載迴歸這麼重大的事情,總歸得有幾個自己人見證一下,不能全讓人像貨物一樣稀裏糊塗地一鍋帶過去,連怎麼回去都不知道吧!

最後只剩下這幾十個人,都聚集一處。

雍博文請洛楚易幫忙找個隱祕些的地方,最好是能夠事後摧毀隱藏痕跡的,以處理走後的首尾。

原本雍博文還打算派傀儡大軍拿下此區,好好研究一下那些時輪,但如今既然已經得罪了北方仙主,再要這麼幹就純粹是自己找死了,只得放棄。

廣陽派在這裏呆了幾百年了,對周圍情況都是門清,洛楚易等人便即帶着雍博文和艾莉芸來到後山一處小山洞中。這本是廣陽派初至此地時開闢的一處藏兵洞穴,用以隱藏弟子奇兵突襲之用,倒是荒廢好些年沒用過來。

雍博文架起電腦,便讓艾莉芸帶着衆人先行進入電腦穿越地獄之門,自己留在最後佈設引爆裝置,將最後留下的電腦和鬼轉換器清理掉以防萬一。

佈置這清理引爆裝備,雍博文謹慎地沒有使用任何法術或是符籙,而是一水的使用普通爆炸裝置,不僅在電腦和鬼魂轉換器上安裝了足以將其炸成粉末的爆炸裝備,還在其後佈置了火燒,爲了以防萬一更在山洞中佈設了大量炸彈,最後一刻把整個山洞都炸塌以埋葬現場。

愛在初晴後雨 安排完這一切後,雍博文進入電腦。

此時,所有人都已經穿過地獄之門,只有艾莉芸不放心,依舊在門前等候,見雍博文進來,這才挽着他一同穿過地獄之門。

不過三十秒之後,定時炸彈爆炸,將平板電腦、鬼魂轉換器,連同整個山洞一併炸成齏粉。

今天只有這一章,這兩天熬得太厲害,實在是困得受不了了,早些睡,養養精神,明天繼續兩章。 仙門輕微地震動了一下。

廣陽派諸長老加在仙門上的封禁法術沒有發生絲毫效果。

七彩霞光大放,仙門洞開。 爺,別猥瑣了

Leave a Reply